《風起洛陽》武則天:兇殘聖人,手上沾滿娘家人和婆家人的鮮血

誰都知道,《風起洛陽》中的女皇聖人,就是歷史上的大周女皇武則天。

女皇是個不輸男兒的英明君主,她「既有容人之量,又有識人之智,還有用人之術」,能「挾刑賞之柄以駕禦天下,政由己出,明察善斷,故當時英賢亦競為之」。

正是因為她有傑出的才能、堅毅的決心和識別人的能力,對政治很具有天賦,所以能以女性之身,從男性手中攫取權力。

而她最令封建男性史家詬病和批評的,就是她的冷酷無情,以及她對敵人表現出來的殘忍和報復心。

女皇武則天極其的兇殘血腥,不提她殺戮的大臣,單看她對待娘家人和婆家人時的手段,其心狠手辣就展現得淋漓盡致,令人不寒而慄。

但是,平心而論,凡事有果必有因, 女皇對待娘家人冷酷,其實也是有緣由的,還是因為陳年舊怨。

隋末唐初之際,女皇的阿耶武士彠搞投機獲得成功,成為大唐應國公。他的結髮妻子相裡氏,給他生了四個兒子。

之後,兩個小兒子夭折,當時任職宿衛、為國盡忠的武士彠,沒有請假回家處理小兒子的喪事,只是暗自傷心悼念。

等到第二年,妻子相裡氏也病死了,武士彠仍然沒有請假回家,依舊兢兢業業的堅守工作崗位。

高祖李淵知道後非常感動,誇讚他以身為國無人能比,並親自過問武士彠的終身大事,為他做媒迎娶高門楊氏女為繼室夫人,也就是女皇武則天的親娘榮國夫人。

武士彠的行為對皇帝來說,是忠貞不二的,很值得嘉獎;但對他家裡的妻子兒子來說,恐怕就不是好丈夫好父親了。

再加上武士彠對小嬌妻楊氏所生的三個女兒愛如珍寶,更引起兩個原配大兒子武元慶、武元爽的憤恨。武氏兄弟不敢、不能針對親爹,只能把賬一筆一筆都記到繼母楊氏母女頭上。

貞觀九年(635),在外地做官的武士彠聽說太上皇李淵駕崩,忠心的他居然嘔血而死。 他死後,被他捧在手心的楊氏母女,就成為原配大兒子的眼中釘,處境很不樂觀。

如果楊氏生有兒子,按北朝遺風,或許武元慶兄弟不管是爵位還是財產,都很難佔便宜;但楊氏沒兒子,武士彠的爵位還得由原配長子武元慶繼承,還能獲得恩蔭的官職,並霸佔更多的遺產。

要是武元慶兄弟顧及面子,可能會讓繼母和妹妹的生活有保障,但從史書記載看,武元慶兄弟顯然沒有底線,對繼母百般刁難、肆意欺淩。

還不止是武元慶哥倆欺負,他堂兄弟武惟良、武懷遠、武懷亮的家人也沒少幹捧高踩低的事。

不堪忍受繼子欺淩的楊氏,就帶著女兒返回長安,投靠親戚寄人籬下,到了貞觀十一年(637),14歲的武則天進宮,成為太宗皇帝的才人。

再後來,經過武才人的苦心經營,在永徽六年(655)十月十三,被高宗李治立為皇后,終于苦盡甘來。

這時候的武則天,其實並沒有找兄長算舊賬的想法,畢竟在傳統觀念中,女人還是要依靠娘家人的。

所以,女皇把擔任始州長史的堂兄武惟良擢升為司衛少卿,瀛洲長史武懷遠擢升為淄州刺史,大哥武元慶從右衛郎將擢升為宗政少卿,二哥武元爽從安州戶曹擢升為少府少監,希望他們能成為自己的臂膀。

榮國夫人楊氏為此還設宴宴請繼子和侄子們,一來炫耀閨女,二來也牢騷幾句:你們還記得從前欺淩我們娘們的事嗎?如今你們的富貴還不是要靠俺閨女?

講真,楊老太的舉動雖然有點小家子氣,但其實也是人之常情,畢竟人家真的靠閨女挺直腰杆、揚眉吐氣了不是?

再說,家裡出了皇后總歸是好事吧,娘家人可以借皇后之力讓自家門第再上一個新臺階,而皇后封賞升遷娘家也可以抬高自己的出身、鞏固自己的地位。

如果武元爽、武元慶兄弟向繼母和皇后妹妹低一下頭,過去的陳年舊怨,大概就此隨風而去,武家人相親相愛到永遠,實現雙贏的結果。

但偏偏武氏兄弟很頭鐵,或者他們對繼母和妹妹的印象,還保留在受他們欺淩時的模樣沒有刷新,對有心炫耀的繼母一點面子都不給,甚至有意挑釁的說:

俺們能做官,是因為俺爹是開國功臣,俺們是功臣子弟,所以很早就進入仕宦行列,可從沒想過因為皇后的關係,去得到朝廷的非分恩寵,反而要為此日夜憂慮畏懼,並不覺得這有什麼榮耀。

武氏兄弟言語中的輕視,可把楊老太氣壞了,新仇舊恨齊上心頭,催促女皇為她解氣。

女皇的地位本來就是靠自己單槍匹馬拼搏而來的,娘家人以後能幫忙也不過是錦上添花,不能幫忙女皇也不稀罕,既然哥哥們給臉不要臉,那也別怪自己不客氣追究陳年舊賬。

于是,女皇這才磨刀霍霍向兄弟們,把屠刀舉到娘家人頭頂:

①武元慶、武元爽,女皇異母兄長。

在楊老太宴會不久,女皇就上疏高宗,請求讓兄長們出任邊遠州的刺史,以示自己的謙恭,以及抑制後族之意。高宗對皇后的自律感到欣慰,出武元慶為龍州刺史,武元爽為濠州刺史。

元慶到龍州後,不久就因憂懼而死。元爽在乾封元年(666)受堂兄武惟良的牽連,流放振州,憂死。

按這哥倆頭鐵的勁頭,個人感覺他們很難會自己嚇死自己,其中或許有女皇的黑手也說不定。

②武惟良、武懷遠,女皇親堂兄,二伯父武士讓的次子、三子。

在楊老太宴會後不久,武惟良和武元慶、武元爽等一起被貶,武惟良被貶為始州刺史,但武懷遠不知為何沒有被貶官。

乾封元年(666)八月十四,女皇毒殺外甥女賀蘭氏,歸罪于兩個堂兄,把他哥倆賜死,並改姓蝮氏,開除他們的武氏屬籍。

因為這件事,武氏兄弟的所有子弟統統被流放。

③善氏,女皇的親堂兄武懷亮的妻子,武惟良的親大嫂。

善氏是楊老太的堂侄媳婦,在堂叔武士彠死後,善氏對楊氏這個堂嬸母很不禮貌,行為大概比較過激,因而成為楊老太最恨的人。

乾封元年(666)八月,善氏受魏國夫人之死事牽連,沒入掖庭,楊老太讓閨女好好修理善氏給她解氣,女皇為了讓老娘開心,就命人用鞭子抽打善氏,「肉盡見骨而死」。

④魏國夫人賀蘭氏,女皇外甥女,母韓國夫人武順,父賀蘭越石。

因為姨媽的緣故獲得封號,卻和姨夫高宗不清不楚,女皇對這個爬姨夫床的外甥女很嫌惡。

乾封元年(666)八月十四,女皇命人毒殺賀蘭氏,並歸罪到堂兄武惟良兄弟頭上。

⑤賀蘭敏之,女皇外甥,魏國夫人母弟。

因為武氏子弟被殺被貶,女皇就讓外甥改姓武,繼承老父親武士彠周國公的爵位,但這小子恃寵而嬌,多有不法過事,還專門給姨媽添堵,讓女皇很不痛快。

鹹亨二年(671)六月十三 ,武敏之被姨媽恢復本姓,除名,流放雷州,八月初六,賀蘭敏之行至韶州,被姨媽派人縊殺,年29歲。

⑥嗣魏王武延基,武元爽之孫,武承嗣之子,女皇侄孫兼孫女婿。

大足元年(701)九月初三,和舅兄李重潤私下議論二張,被賜死,次日,懷孕的妻子 永泰郡主李仙蕙受驚嚇難產死。

自從賀蘭敏之死後,慘遭流放的武氏子弟們才獲得解脫,因為女皇不能讓自己老爹沒人祭祀嘛。

所以, 武氏子弟們大約在鹹亨四年(673)時,都被女皇從流放地召回授官,武家開始進入雞犬升天的時代。

武氏子侄們如武承嗣、武三思等人,顯然都比父輩更有眼色,為了武氏的江山大業,他們心甘情願地充當女皇的馬前卒,為姑媽披肝瀝膽、為虎添翼,所以,他們也總算擺脫被姑媽針對的苦日子。

對于婆家人,女皇其實最初也沒有暴露出有什麼殺心,當然,高宗的異腹子們要除外,畢竟他們是女皇親兒子的競爭對手,所以女皇肯定會對他們下狠手的。

但對于高祖、太宗的龍子鳳孫們,那些出閣擔任一方大吏的親王們,女皇出于維穩的目的,對他們一直是優禮有加。

中宗第一次即位後,高祖的兒子韓王元嘉加太尉,霍王元軌為司徒,舒王元名為司空,滕王元嬰開府儀同三司,魯王靈夔(kui)太子太師;太宗的兒子越王貞為太子太傅,紀王慎為太子太保。

女皇就是念及他們地尊望重,所以對他們特加虛位,以安齊心。

但隨著女皇廢中宗立睿宗,又是毀乾元殿就地造明堂,又是搞永昌帝業的瑞石寶圖,又是加尊號聖母神皇,就跟當年王莽代漢的路數差不多,李家的親王們就坐不住了,就私下搞串聯相約起兵。

身為李氏子孫,當然不能坐視江山移姓而無動于衷,起兵也實屬正常,但這些尊貴的親王們,能力實在太菜了,平時吃喝玩樂還行,擱到正經事就成大菜逼了,白瞎手裡的各種資源,水花都沒飄起來幾朵,就被女皇鎮壓了。

女皇也沒想到李氏諸王居然如此不堪,如果說最初她因為不知深淺還不敢對親王們怎樣,現在李氏諸王們卻自曝短板,把自己的無能展現出來,女皇內心嗜血的凶獸就被徹底釋放出來,李氏皇室就此成為砧板上的肉,開始被腥風血雨所籠罩。

高祖子孫:

①韓王元嘉,高祖第十一子。

垂拱四年(688)九月,坐與李貞通謀,自盡。兒子 黃國公李譔同被殺,改其姓為虺(hui)氏。

②霍王李元軌,高祖第十四子。

垂拱四年(688)八月,越王李貞和琅邪王李沖父子起兵事敗,九月,元軌被捕,徙居黔州,途中遇害,改其姓為虺氏。長子江都王李緒,同時被殺。

③舒王李元名,高祖第十八子。

載初元年(690)七月,與兒子 豫章王李亶,同為丘神績所構陷,父子同被殺。八月,次子 鄅國公李昭被殺。

④魯王李靈夔,高祖第十九子。

垂拱四年(688)九月,坐與李貞通謀,流放振州,自盡,改其姓為虺氏。次子 范陽王李藹

⑤常樂公主,高祖第十九女,高宗的姑姑兼親家。

公主女趙氏嫁給中宗李顯為妃,因為高宗對姑媽兼親家很禮遇,讓女皇很看不順眼,幽禁兒媳婦趙氏把她餓死,並貶斥公主和駙馬趙瑰。

垂拱四年(688)八月,越王李貞起兵,常樂公主響應,失敗,夫妻同時被殺,改其姓為虺氏。

⑥嗣鄭王李璥,高祖第十三子鄭王李元懿的兒子。

永昌二年(689)十月初十,被殺。

⑦東莞郡公李融,高祖第十五子虢王李鳳的第五子。

垂拱四年 (688)九月,坐與李貞通謀,被殺,改其姓為虺氏。

⑧汶山郡公李蓁(zhen),高祖第十子徐王李元禮的二兒子。

永昌二年(689)四月二十二,被殺,家屬徙巂(juan)州。

⑨廣漢郡公李謐、鄱(po)陽郡公李諲(yin),高祖第十六子道王李元慶的第五子和第六子。

永昌二年(689)四月二十二,被殺,家屬徙巂(juan)州。

⑩武陽郡王李晈、钜鹿郡公李晃,高祖第二十子江王李元祥之子。

載初元年(690)九月初二,遇害。

南安郡王李穎,高祖第二十一子密王李元曉之子。

載初元年(690)八月,被殺。

⑫長安郡公李脩珌六兄弟,高祖第二十二子滕王李元嬰的兒子。

六人于垂拱間遇害。

太宗子孫

①越王李貞,太宗第八子。

垂拱四年(688)八月,越王李貞和兒子 琅邪王李沖起兵,事敗同時被殺,改其姓為虺氏。

②紀王李慎,太宗第十子。

永昌二年(689)七月,被誣告謀反,流放巴州,改姓虺氏,道卒。

諸子 義陽王李琮、楚國公李睿(璿)、襄陽郡公李秀、廣化郡公李獻、建平郡公李欽,並遇害,家屬徙嶺南。

③曹王李明,太宗第十四子。

永隆二年(680)十月初一,坐附庶人賢,降封零陵郡王,黔州安置。永淳元年(682)七月二十九,被都督謝祐逼迫自盡。

④嗣恒山郡王李厥,太宗第一子恒山郡王李承乾的兒子。

永昌二年(689)九月初一,被殺。

⑤廣都郡公李璹(shu),太宗第六子蜀王李愔的兒子。

永昌元年(689)四月二十三,被殺,家屬徙巂(juan)州。

⑥汝南郡王李煒,太宗第七子蔣王李惲的兒子。

永昌二年(689)四月二十二,被殺,家屬徙巂(juan)州。

零陵郡王李俊、黎國公李傑,太宗第十四子曹王李明的兒子。

永昌二年(689)四月二十二,被殺,家屬徙巂(juan)州。

高宗子孫:

①梁王李忠,高宗第一子。

永徽七年(656)正月初六,皇太子李忠被廢為梁王。顯慶五年(660)七月初六,被廢庶人,徙于黔州。麟德元年(664)十二月十五,坐與上官儀交通謀反,賜死,年22歲。

②澤王李上金,高宗第三子。

上元二年(675)七月初九,杞王李上金坐事,安置灃州。載初元年(690)七月,以謀反罪見殺,子 義珍、義玫、義璋、義環、義瑾、義璲七人,並配流顯州遇害。

③許王李素節,高宗第四子。

上元三年(676)十月十二,郇王李素節降封鄱陽郡王,袁州安置。載初元年(690)七月,以謀反罪見殺,八月,子 瑛、琬、璣、瑒等九人並遇害,惟少子琳、瓘、璆、欽古以年小,特令長禁雷州。

④章懷太子李賢,高宗第六子。

上元二年(675)六月初五,雍王李賢被立為皇太子。調露二年(680)八月二十二,被廢為庶人,幽禁別所。開耀元年(681)十一月初八,徙巴州。文明元年(684)二月初八,被丘神績逼自盡,年32歲。

長子 安樂郡王李光順,天授二年(691)賜死;次子 桂陽郡王李守義,垂拱四年疑似被打死;三子 嗣雍王李守禮,從684至699幽禁十五年,「每歲被敕杖數頓,見瘢痕甚厚」。

⑤中宗李顯,高宗第七子。

永隆二年(680)八月二十三,英王李顯被立為皇太子。弘道元年(683)十二月十一即皇帝位。嗣聖元年(684)二月初六,被廢為廬陵王流放幽禁。

聖曆元年(698)三月初九,廬陵王李顯一家被召回,九月十五被立為皇太子。聖曆二年(699)周曆臘月(夏曆十二月)二十五,皇太子李顯被賜姓武。

原配嫡妻 和思皇后趙氏,是高祖外孫女,母常樂公主。

上元二年(675)四月初七,因為婆母和親娘不睦,被婆母幽禁餓死。

嫡長子 李重潤,初名李重照。

永淳元年(682)三月二十五,才滿月的李重照被祖父高宗立為皇太孫。文明元年(684)二月初八,被祖母廢為庶人,與父一起被流放幽禁。直到698年召回。

大足元年(701)九月初三,和妹夫 武延基私下議論二張,被賜死,年19歲。九月初四,懷孕的 永泰郡主李仙蕙受驚嚇難產死。

⑥睿宗李旦,高宗第八子。

嗣聖元年(684)二月初七,豫王李輪被立為皇帝,改元文明。天授元年(960)九月十二,皇帝李旦被降為皇嗣,賜姓武氏。

嫡妻 劉氏,妾 竇氏

長壽二年(693)周曆正月(夏曆十一月)初二,莫名遇害。

五個兒子李成器、李成義、李隆基、李隆范、李隆業。

從長壽元年(693)開始與父一同被幽禁,到699年才被放出來。

其他不明世系宗室:

宗室李直、李敞、李然、李勳、李策、李越、李黯、李玄、李英、李志業、李知言、李玄貞等數十百人,在載初元年(690)八月,遇害,除屬籍,幼者流嶺表,又為六道使所殺。

可以說, 不管是武氏子弟,還是李氏子孫,在女皇面前都是戰戰兢兢,如履薄冰,女皇六親不認的嗜殺態度,讓所有人都恐懼,她的雙手真的是沾滿了娘家人和婆家人的鮮血。

雖然當皇帝的殺戮親人,基本都屬于常態了,非法上位的皇帝,誰還沒殺個十個八個親人?不都是為了鞏固自己的皇權嘛?倒也無可厚非。

但像女皇這樣,已經坐穩江山後,對待無權無勢的皇室子孫,幽禁了還不算完,還無故杖殺、賜死,就真的是太兇殘了。

再加上她是中國史上唯一的女皇,因為性別的歧視,她的殺戮行為,就更容易被男性史官無限放大、而口誅筆伐,這,也是必然的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