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鐘玉被第三者在婚禮上挑釁,我才懂唐鳳梧從未深愛過她

易興華臨死前唯一的心愿:讓鐘玉盡快和唐鳳梧結婚,越快越好。

他甚至采用了極端的方式逼迫鐘玉。

然而,彼時的鐘玉和唐鳳梧在情感上出現了很大的問題。黃瑩如勸解道:明知道他們感情出了問題,非要這時候逼他們結婚嗎?你向來是一個開明的父親,鐘秀和鐘杰你都選擇放任自流,為什麼非要把鐘玉逼到這個地步?

易興華知道自己已經被日本人死死地盯上了,這就意味著自己的時日已然不多,他必須為這個家族的每一個人考慮,所以只能走極端讓鐘玉務必嫁給唐鳳梧。

「他堅持讓鐘玉完婚,因為武有席維安,文有唐鳳梧,勢必能在風雨飄零的上海灘護得易家周全。」

第三者的挑釁

蘇茵,一個有長相、有學識的姑娘,她是唐鳳梧的貼身秘書。

她頗有心計,鐘玉三番五次被她氣得跳腳。

一次,蘇茵故意換掉了唐鳳梧辦公桌上的裝著鐘玉照片的相框,趁鐘玉發現的時候,蘇茵又故意說:上次是我不小心打翻了相框,重新換了一個,不過還好唐先生到現在都沒有發現,不然我就要挨罵了。

在鐘玉看來,蘇茵就是想告訴她: 看吧,你未婚夫連你照片的相框是什麼顏色都不記得,我都換了這麼久了,他都沒發現,就說明,他平時根本不怎麼看你的照片,不在乎你。

鐘玉看出了蘇茵的挑釁,將手里的茶水順勢潑到了她的身上。這一幕恰巧被唐鳳梧看到,再加上蘇茵一副楚楚可憐博同情的樣子,唐鳳梧便認定是鐘玉無理取鬧。

這樣的誤會已經不止一次地上演在他倆的感情之中,鐘玉也不止一次地向唐鳳梧提出將蘇茵調走的想法,可唐鳳梧卻不以為然。他覺得,蘇茵在工作上又沒什麼差錯,為什麼要調走,鐘玉的建議違背了他用人的原則。

鐘玉曾經氣鼓鼓地對鐘秀說: 我能忍受她,但唐鳳梧的原則我無法忍受。

我現在才理解,為什麼當初易興華說鐘玉和唐鳳梧不合適,并在全家人面前說 「我倒要看看,這倆人誰會臣服于誰」。

鐘玉的性格十分高傲,屬于那種需要別人哄著來的人。而唐鳳梧又是一個極其講原則的人,當一個女人需要哄的時候,你卻要喋喋不休地給她講道理,那麼這段關系遲早以失敗收場。

有一句話說得好: 女人是形式邏輯的典范,是辯證邏輯的障礙。

鐘玉向唐鳳梧提出了退婚,獨自搬回易家花園長住。這時,唐鳳梧才感知到了事態的嚴重性,才萌生出了要將蘇茵調走的想法。

人就是這樣,往往在失去某樣東西的時候,才知它的重要性。所以,我很詫異,這種感情,到底是一種需要還是一種愛?

或許,就像弗洛尹德所說:成熟的愛,是我愛你所以我需要你;不成熟的愛,是我需要你,所以我愛你。

很顯然,唐鳳梧對鐘玉的愛屬于后者。畢竟,當鐘玉離開了,他才感知到她的重要性。

可恨的是,蘇茵陰魂不散。

當她得知唐鳳梧和鐘玉的感情出現裂痕時,便開始想方設法的見縫插針。她曾故意在路上裝作偶遇鐘玉的樣子(其實早就打探好了鐘玉的行蹤)說:我先前碰見唐家太太,特意讓我留意婚房,我發現畢勛路上有一棟花園洋房不錯。

一旁的鐘秀嗅出了怪味,回懟到:人家小夫妻的事兒,用得著你操心嗎?

誰知,蘇茵卻說:作為唐先生的私人助理,我是要一同入住的,當然要操心了。

話音未落,鐘玉內心無限翻滾,沒想到她都離開唐鳳梧這麼久了,唐鳳梧居然還沒有辭退這個討厭的女人。

這更加讓鐘玉肯定了退婚是正確的決斷。

父親的遺愿

易興華死在了日本人的槍下。

易興華生前以父之名命令鐘玉務必盡快和唐鳳梧結婚,婚期已經訂好了。鐘玉當時憤憤不平的反抗,她不愿意選擇一個不拿自己的感受當回事兒的男人。

即便要同唐鳳梧結婚,那也不是現在。

而如今,父親去世了,「與唐鳳梧結婚」變成了父親的遺愿,鐘玉再也無法反抗。

鐘秀曾經極力勸解鐘玉一定要想清楚,卻被黃瑩如攔住了,說: 你當真不知道你父親為何要將鐘玉嫁給唐鳳梧嗎?如今易家正風雨飄搖,同唐家結親是為了保護你二姐,也是為了保護家族,你二姐遠比你有遠見,今天的事,以后不準再提。

鐘玉也走上了和鐘靈一樣的道路。以奉獻自己,來綁定婚姻,從而換取家族的安寧和自己的周全。

可鐘玉是那樣高傲的,會像鐘靈一樣放下自己的驕傲嗎?

鐘玉和唐鳳梧的婚禮,按照易興華的遺愿如期舉行。

鐘玉的心情并沒有很開心,任憑顧姨為她擺弄著婚紗。一向耿直的鐘秀忍無可忍地問: 二姐,那位蘇小姐到底算秘書還是算情人。你當真打算婚后與她同住一個屋檐下?或許,在很多人眼里看起來,這種事情很正常,可這種事情發生在你易鐘玉身上,就很不正常,二姐,你的高傲哪里去了?

鐘靈站出來緩解尷尬說:唐先生做事情有他自己的原則,蘇小姐在公事上既然沒有差錯,怎能無緣無故解雇她呢?

說道原則,鐘玉就來氣。可如今這光景,就不能完全由著自己像當初父親還在時的那樣任意妄為了。

鐘靈和鐘玉好似都在為現實妥協,可鐘秀沒有。她執意勸解鐘玉: 原則?那麼我想問問大姐,當初席老夫人將那位容小姐(席家給席維安找的小妾)領進易家大門,還不到兩個時辰,就被姐夫扔出去了。如果唐鳳梧真愛二姐,為什麼不能學姐夫那樣,這至少可以說明,二姐同他的原則比起來,微不足道!再說了,那位蘇小姐公私不分,怎麼就沒差錯?

鐘秀的話音剛落,鐘玉猛然抬頭,怔怔地看著她。

連這麼單純的鐘秀都能看出來的道理,精明的鐘玉又怎會感知不到呢?

可是為了易家,她必須隱忍。

其實,唐鳳梧愛鐘玉遠沒有鐘玉愛他多。

當初,鐘玉決定和唐鳳梧在一起時,易興華不同意,他告訴鐘玉,如果鐘玉選擇和唐鳳梧在一起,她將永遠得不到易家花園的繼承權。要知道,這座宅子對于鐘玉來說可是意義非凡,那里藏著她和母親所有的記憶。可鐘玉為了能和唐鳳梧在一起,毅然決然地放棄了易家花園的繼承權。

她為他放棄了最珍貴的東西,而他卻不愿意為她放棄自己所謂的「不是原則的原則」。誰更愛誰,一目了然。

鐘玉最終還是說服自己對于純粹愛情的執念,走上了婚禮殿堂。

可就當她站在舞臺中央時,卻發現了蘇茵居然混在女儐相(伴娘)之列,正在如癡如醉地看著唐鳳梧。

讓鐘玉意想不到的是,一位婦人突然沖上來,狠狠地扇了蘇茵一巴掌。

退婚

唐鳳梧很心痛。

如果是平時,以鐘玉的性格,肯定不會容忍蘇茵出現在自己的婚禮上,可如今,鐘玉隱忍了,這就意味著她已經將他的婚姻看作了一場交易。交易可以不動情不用心。

唐鳳梧可真是個奇怪的人。 先前,鐘玉很在意蘇茵的存在時,他到若無其事;可如今她不在意蘇茵的存在時,他卻覺得自己不被重視。

其實,說到底,鐘玉和唐鳳梧在一起的戀愛規則都是由唐鳳梧來定的。而他的戀愛規則,永遠是以他的感受為中心的,說白了,就是更愛自己罷了。

原來鬧了半天,蘇茵挨下的那一巴掌,是因為她破壞了別人的婚姻,人家老婆找上門了。這一切的策劃,都是鐘秀在幕后所為,她想讓唐鳳梧看清蘇茵的嘴臉。

可當唐鳳梧看到蘇茵被打的時候,卻將目光落在了鐘玉身上。

如果唐鳳梧了解鐘玉,就應該知道,鐘玉不會干這種事情。她不是一個喜歡為難女人的人,在她的觀念里,感情出現紕漏,歸根結底是自己男人的問題,所以何必去為難女人。就連當初黃瑩如這個外室,她也不曾真正記恨過,她記恨的不過是自己的父親。

再者,誰會傻到在自己的婚禮上鬧這麼一出。

鐘玉面對唐鳳梧質疑的眼神,覺得有必要澄清:婚禮前,我就收到蘇小姐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我將它們都扔掉了。我對你的蘇小姐,根本毫無關心。

唐鳳梧卻一再強調:她不是我的蘇小姐,我和她只是工作關系。

鐘玉再也忍不住,從客房的抽屜里翻出蘇茵給唐鳳梧寫的那些曖昧信件,挑了一封不算露骨的當眾念了出來。

唐鳳梧一再解釋,他對她沒有任何意思,只是她一廂情愿。

這讓我想起了《知否》中的一句話: 你男人至少是你半輩子的依靠,你就是不喜歡他,也要拿住了他,別叫旁的女人得了空襲,不要擺什麼清高的臭架子,便是男人沒那花花心思,也得你有能耐看住了。

即便唐鳳梧沒有那種花花腸子,可蘇茵的居心叵測大家全都看在眼里。

蘇茵只要在唐鳳梧身邊一天,鐘玉就會擔心一天。可唐鳳梧卻選擇寧愿讓鐘玉擔心,卻不愿辭掉一個不相干的女人。

鐘玉在心里做了很大的斗爭,是完成父親的遺愿還是堅持自己的感情觀念,最終,她選擇退婚,原著中這樣寫道:

我可以容忍這位蘇小姐的挑釁和挑撥,但我真的不愿意過那樣不愉快的生活。因為,你是一個把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的人,也就是說這位蘇小姐會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甚至我的房間來去自如。你所謂的原則,侵犯了我的隱私,這是很不公平的。而你,也永遠不會為我放棄原則。既然這樣,我認為最理智的做法,就是放棄你。我父親說得對,你不適合我,我不會同你結婚的。

面對鐘玉委屈的情形,唐鳳梧第一時間不是去追去哄,卻還是堅持自己的原則,對鐘靈說:大姐,請你轉告鐘玉,我送出去的婚戒,絕不會在收回來。

如果唐鳳梧深愛鐘玉,他不會在失去她的時候還能極度理智地堅持自己的原則。

什麼是深愛?就是在她離開時,亂了方寸,失了心智。

作家張小嫻曾說:我們放下尊嚴,放下固執,放下個性,都只是因為放不下一個人。

而唐鳳梧卻恰恰是相反的。

他放不下固執,放不下原則,卻能放下鐘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