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撩而不娶」的渣男沈如琢,徹底撕開了宋引章的真面目

先是被周舍騙財騙色,囚禁毒打,好容易逃出生天,卻又落入了沈如琢的愛情陷阱之中。

別跟我說,你不知道沈如琢是大渣男哈,從種種跡象來看,這個男人對宋引章絕對會「撩而不娶」的。

而正是這樣的沈如琢,才讓觀眾徹底看清了宋引章的真面目。

撩而不娶既為渣

沈如琢是議禮局檢討沈銘之子,可以說,沈家,也是東京的大戶人家。

顧千帆告訴宋引章,他平日里愛好音律舞樂,沒有什麼劣跡。

但見到沈如琢和宋引章在一起,張好好卻說,他這是又看上宋引章了。

她要把這件事早一點告訴趙盼兒,像沈如琢這種多情的種子,宋引章根本就沒有招架之力。

所以,從表面上看,這個沈如琢究竟是好是壞,還有點說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但我認為,沈如琢并非正人君子。

第一,顧千帆隸屬皇城司,他辦的都是大案要案,不會跟坊間的勾欄柳巷有什麼太大的關系。

何況,從顧千帆對趙盼兒所說的話中得知,他從未有過什麼小娘子。

對于男女之間的兒女情長,自然是不會感興趣的。

所以,他并未聽說沈如琢的劣跡,完全在情在理。

而張好好則不一樣,她本身就身處樂籍,以色侍人。

可以說,她對萬花叢中的男人,再了解不過了。

故而,對于沈如琢的判斷,我覺得張好好的觀點更為準確。

何況,沈如琢對宋引章的步步緊逼,也給人極其不舒服的既視感。

他會突然出現在宋引章的身后,悄無聲息地給她扇扇子。

還會在她低頭做事的時候,緊緊地貼過去,差一點讓宋引章撞在自己的懷里。

更會在宋引章不允許的情況之下,忽然摘掉宋引章的簪子等等。

這種種跡象表面,他就不是一個穩穩當當的正人君子,總是在做一些逾越的孟浪之舉,儼然一個活脫脫的登徒子。

不僅如此,在宋引章對他將自己的經歷和盤托出,問他真不嫌棄自己臟的時候。

沈如琢說的不是宋引章不臟,而是說的「不嫌棄」三個字。

說實話,這三個字很重要,從這三個字中便能體會出,沈如琢也覺得宋引章臟,只是,他大度,不嫌棄而已。

面對一個「臟」的合離過的女人,沈如琢這個世出名門的公子,怎麼可能娶她呢?

即使,沈如琢對宋引章有3分欣賞,3分喜歡,但娶她是絕跡不可能的事情。

所以說,打從一開始,沈如琢對宋引章只有撩撥,沒有想過娶她的這件事。

而在男女關系當中,撩而不娶,便是渣。

恰恰是這個大渣男,徹底撕開了宋引章的真面目。

典型的心機女

顧盼兒和三娘不止一次說過,宋引章身子弱,連開了茶坊之后,都不怎麼讓她干重活。

但沈如琢突然來到宋引章身邊的時候,她用力推了他一下。

沈如琢十分驚嘆,說她的力氣還挺大。

這時候,宋引章說,她每天抱著十幾斤的琵琶,可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娘子。

從這段劇情中便可窺見,宋引章的人品。

她說的沒錯,琵琶那麼重,她每天都能抱著,可盼兒和三娘卻覺得她身子弱,干不了重活。

這足以說明,宋引章喜歡在朋友面前裝弱小,沒有全力付出過真心。

趙盼兒和三娘如此掏心掏肺地對她,她卻對她們有所保留,這不就是典型的心機女嗎?

看到這里,突然恍然,周舍的真面目當時便被趙盼兒給扒得干干凈凈的。

宋引章明明知道,他就不是什麼好人,為何還要跟周舍私奔呢?

現在想想,她有兩個目的。

第一,她對趙盼兒說周舍有錢。

說白了,她也只是奔著周舍的錢去的。

第二,她說周舍有家族勢力,可以幫助她擺脫賤籍。

但從頭到尾卻只字未提,她喜歡周舍。

所以說,周舍娶她是為了騙財騙色。

而宋引章嫁給周舍的目的,又何曾單純過呢?

這兩個人,誰也別說誰,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只是,她們誰都沒有想到,他們的所需,對方壓根沒有,才鬧到如此難堪的地步。

所以說,宋引章絕對不是大家看到的那種傻白甜的人設,而是一個頗有心機的女孩子。

又蠢又虛偽

或許,若是宋引章真是那種頗為聰明的,極有心機的女孩子,也倒罷了。

沒準,憑借她聰明的頭腦,不錯的姿色,還有卓絕的琵琶技藝,還能在京城的諸多達官貴人中,取得一席之地,庇護趙盼兒的一時安好呢!

可問題的關鍵是,這丫頭傻不傻,尖不尖的。

有時候竟是做些又蠢又虛偽的事情。

自從宋引章認識了沈如琢,這個男人便跟個粘不沾似的,整天抽空地往她身邊鉆。

不斷的獻殷勤,要麼說她琴藝精湛,要麼說她有勇有謀,要麼說她歷經苦難,令沈如琢心生憐愛。

而宋引章卻始終冷漠相對,一個好臉色都不愿意給他。

但在沈如琢單獨約她出去的時候,她卻盛裝打扮,這哪里像是一個想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樣子啊!

怎麼看,都有幾分欲拒還迎的小兒女之姿態。

關鍵問題是,被沈如琢看中了要害,她卻偏偏嘴硬的說沒有。

明明,宋引章已經對沈如琢動了心思,卻還要一幅冷臉相對,不免給人一種極其虛偽的既視感。

說實話,若我是沈如琢,肯定會在心里說,宋引章你就裝吧!

我看你還能裝多久,明明已經嫁過人,懂得男女之間的那點事兒,卻還故作清高,不斷拒絕我,不就是為了能夠引起我的注意嗎?

當然,這僅僅只是我自己的揣測哈!

但因為這件事,卻完全能夠證明,宋引章真的是既蠢又虛偽。

讓人看出了心事,卻還極力否認,這未免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了。

一念相思分兩人

古代的男人,總是三妻四妾的一腳踩多條船。

現代的女子覺得那是渣。

可是,這種事兒,換性別思考呢?

女人同時對兩個人男人動心,是不是也算渣呢?

而宋引章就是那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那個女人。

顧千帆和趙盼兒還未正式定親,故而,他們的關系還并未公之于眾。

所以,在宋引章撞見顧千帆和趙盼兒的時候,顧千帆便將一本絕世南潯的譜子送給了她。

說是特意求來的,但話里話外已然表明,他是聽她姐姐趙盼兒所說,她喜歡他才去求得。

這話,哪怕是個傻子,都聽得出來,顧千帆為的是趙盼兒,而并非是她宋引章吧!

可宋引章卻自作多情的認為,不但沈如琢也看上了她,連顧千帆對她也有意思。

故而,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才會同時思念兩個男人。

這邊想著顧千帆對她的好,那邊又想著沈如琢對她的贊。

這分明就是對這兩個男人都動心的意思,所以,才同時想著他們對自己好。

看到這里,真心覺得宋引章是個渣女。

都說人以群分,物以類聚,你自己是什麼樣的人,便會招來什麼樣的人。

因為宋引章的潛意識里就是渣,故而,她才會招來渣男的青睞。

所以說,這麼一看,同時想著顧千帆和沈如琢,才是宋引章「吸渣」的真正根源所在。

而「撩而不娶」的沈如琢,才是徹底撕開宋引章真面目的那個人。

沒有他的出現,我們還不知道宋引章竟然是這樣的人。

對此,大家怎麼看呢?歡迎留言討論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