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第一個認出「白風夕是惜云的」,竟不是豐蘭息

白風夕和黑豐息兩個人,相識差不多10年了,他們是江湖上的黑豐白夕,一個是隱泉水榭的主人,一個是天霜門的大師姐,為了爭奪誰輸誰贏,他們見面的第一件事就打架。

除開江湖中的身份,兩個人都還有朝廷中的身份。

一個是雍州的二皇子,天下四大公子之一的雅公子,一個是青州的惜云公主,名動天下。

江湖中排名不分上下,朝廷里影響力不分伯仲。

兩個人在這麼一起這麼多年,爭斗了這麼多年,可黑豐息竟然沒能認出白風夕是惜云公主,還不如一個見了幾次面的玉無緣,豐蘭息真的太菜了。

這可能俗話說的,戀愛中的人,不分男女,智商為零蛋。

玉無緣窮追猛打

從豐蘭息和白風夕進入天陰老人的霧山開始,玉無緣就對白風夕和黑豐息窮追猛打。

一開始,他是為了得到蘭因璧月,壓制自己的血咒。

天人玉家,百年前造反失敗,受玄極令的詛咒,每個人活不過30,百年來,玉家死的死,傷的傷,已經所剩無幾。

玉無緣快到20歲了,留給他的時間不多,加上血咒會隨時發作,讓他根本沒有精力去做更多的事,第一件事就是壓制血咒,不讓他出來搗亂。

聽說天陰老人的蘭因璧月可以壓制血咒,皇朝陪著他上霧山,為了拿到蘭因璧月,他設計毀了機關,沒能通過天陰老人的測試,最后與蘭因璧月失之交臂。

為了得到蘭因璧月,玉無緣犧牲了斷魂門剩余的屬下,又設計鳳棲梧,最后終于拿到了蘭因璧月壓制住了血咒。

因為這次的事,讓玉無緣發現了黑豐息的身份,原來江湖上鼎鼎大名的黑豐息,竟然是雍州的二皇子豐蘭息。

要接觸血咒,就得拿到玄極令,推翻大東統治,玉無緣一直以為只有皇朝有這個能力和野心,如今發現了黑豐息的身份,他才明白,原來還有比皇朝更牛的人存在,于是他害怕了,他要殺了豐蘭息。

豐蘭息和白風夕焦不離孟,孟不離焦,很難找到突破口。

玉無緣遠看殺不了豐蘭息和白風夕,于是他就讓人死死盯著他們兩個人,從他們兩個人的平時之中,找出突破口。

就這樣,玉無緣成了狗皮膏藥,一直死死粘著豐蘭息和白風夕,玉無緣謀略天下第一,不是虛的,他能夠通過蛛絲馬跡就能想通其中的關節。

而白風夕和豐蘭息不知道,他們的一言一行,早已進入了玉無緣的眼中。

玉無緣查出白風夕的身份

自從知道了豐蘭息的身份后,他就一直設局讓雍州內斗,最好是讓雍王殺了豐蘭息,可惜豐蘭息和白風夕太過聰明,每次都化險為夷,這激起了他更強大的斗志。

良城水患,守將求援,豐蘭息自告奮勇去良城。

豐蘭息的想法很簡答,要想爭霸天下,就得有兵,而良城就是他的機會,他要給自己鍛造一支最強大的親兵。

到了良城,豐蘭息先是了解情況,后殺了良城守將,控制了良城官員,又設計讓百姓去修筑堤壩,控制水患。

這個水壩利在千秋,造福百姓。

青州本就是愛好和平之人,這一次派兵前來圍困良城,其實就為了逼迫良城守將放棄泄洪的打算,如今豐蘭息修筑堤壩,當然是最好的結局。

白風夕找到了自己的哥哥風寫月說明了情況,他就答應獨自去見豐蘭息,風寫月有兩個想法,一個是想看看,豐蘭息的能力,能不能保護白風夕,自己的妹妹;一個是看豐蘭息的打算,看堤壩的設計合不合理,有沒有對青州造成影響。

兩個人在白風夕的調節下,很快就達成了一致。

風寫月答應,只要豐蘭息有需要,青州永遠是他的盟友。

豐蘭息以為風寫月是看在他的能力和堤壩設計上妥協,他不知道,真正讓風寫月妥協的是白風夕,因為信任自己的妹妹,所以才答應退兵。

處于戀愛之中的豐蘭息根本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所以他 錯過了認出白風夕的就是惜云。

其實,風寫月和白風夕還給了豐蘭息線索,只是他沒注意到。

風寫月「從未見過」白風夕,可他第一次見到白風夕就對她戀戀不忘,還說要帶走她,豐蘭息以為風寫月看上了白風夕,還說白風夕不是貨物,她只屬于她自己,不屬于任何人,不可交易。

豐蘭息也不想想,作為一個世子,就算是皇朝那樣霸道的人,看上了喜歡的也是直接表白,怎麼可能直接跟人討要人呢?

他們這些人從小就在斗爭中長大,什麼場面沒見過,什麼人沒有見過,就是因為見過這些,才明白要讓一個人喜歡自己,一定得付出真心,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心,而不是向一個人討要,當做一個貨物交易。

風寫月和白風夕那麼明顯的互動,只讓豐蘭息看到了「愛」,就想著吃醋,卻忘了深思其中的深意。

白風夕為了說服風寫月相信豐蘭息,還專門跑到青州軍營去,結果說了一個晚上才回來,豐蘭息很擔心,等了她一個晚上,等到她回來后,趕緊向她道歉,還說自己以為不會在提惜云公主,因為他心里只有白風夕,豐蘭息以為白風夕聽了惜云的名字,吃醋了,所以才夜不歸宿。

而白風夕聽到了惜云二字,以為自己的身份暴露了,還準備跟豐蘭息解釋來著,結果下一句話豐蘭息就打消了白風夕的顧慮。

那麼精明的豐蘭息,只要遇上了白風夕的事,立馬就變成250。

豐蘭息可以跟玉無緣抗衡,可以在百里氏和雍王的壓制下活得風生水起,可以成為皇朝的對手,但面對白風夕的時候,他的智商就立馬倒退,讓人著急。

而玉無緣卻不同,他是個局外人,只站在利益和權謀上分析事情,當他得知「豐蘭息去良城,白風夕消失一夜后,青州世子就同意退兵」這件事,讓他一下子就看清了本質。

為了確定自己的猜測,在雍州選婿之時,玉無緣直接炸了一下白風夕,白風夕的表現一下子就就徹底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不僅豐蘭息遇上白風夕智商為零,白風夕遇上了豐蘭息智商也差不多,所以才沒有防備玉無緣的話,間接證明了玉無緣的猜測。

說到底還是豐蘭息太菜了,玉無緣只憑一件事就證明了,而豐蘭息和白風夕呆了這麼久,完全沒有看出身邊人的身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