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斛珠夫人》帝旭娶海市強迫生子,是與方諸的交易,為保護各自愛人

一、方諸因為「柏奚」身份命不久矣,無法給海市幸福,親自將她送給帝旭,謀求的是帝旭對她庇護一生

我們能確定的是,方諸愛海市,海市也愛方諸。方海市越挫越勇,一次次表白失敗,一次次重拾信心,只為了有一天能站到師父的身邊,聽他親口說一句「我也愛你」。可方諸對海市的愛又何曾少呢?

海市生病的時候,他默默心疼情不自禁親吻她的額頭;海市喝醉後,他會含情脈脈說情話「願得一人不相離」;每次面臨災難時,他都第一時間支走海市;海市和周幼度走得很近時,他會爭風吃醋……

經過周幼度的「點撥和挑釁」之後,方諸終于認清自己的內心,他喜歡海市,喜歡這個一直養在身邊的徒弟。越是清楚內心,越是愁思苦楚。 如果自己不是柏奚,如果自己並非命數不多,如果不是不能給她幸福,他又何苦這般將她拒之千里之外呢?

糾結之際,新的災禍悄悄降臨。方海市一直以男兒身份面聖,官居高位,這本是欺君之罪,可是若能一直瞞下去也就相安無事。然而,心懷不軌的昶王似乎慢慢發現了這個真相,準備借此生事,將方諸和方海市一併處置。

方諸洞察一切,反正自己也無法給她幸福,又不希望她被昶王做局害死,便親自揭穿方海市的女子身份,親手將其送到皇帝的龍床上。 帝旭對海市頗為欣賞,得知她的女兒身份,直接就帶回了寢宮,一夜之後將她封為斛珠夫人,此後無人敢問為何方海市是女的?為何皇帝不追究其欺君之罪?

方諸這麼做,不是不愛方海市,而是太愛她了,只能通過這個方式為她謀求一生的平安順遂。他對方海市說, 「恨我亦何妨,只要你還活著,哪怕生不如死。」

二、緹蘭不能懷孕,迫于壓力,帝旭想為國家留下子嗣,又不想為難和委屈緹蘭,答應娶海市生子,是護緹蘭一輩子安穩

面對方諸的「算計」將還是送到身邊,帝旭不是瘋批發作,而是將計就計,兩人默契十足,一拍即合,各有所需,娶海市強迫生子,其實是為了保護緹蘭。

帝旭前期的暴怒無常,都是因為放不下紫簪導致的。永失所愛的痛苦,都反噬到了緹蘭身上。他反反復複地折磨緹蘭,強行臨幸,又逼迫她喝涼藥。緹蘭被折磨得身心俱疲,身體被拖垮,直至出現崩漏之狀,才換來帝旭對感情的面對和醒悟。

他接受了緹蘭,溫柔相對,然而之前的折磨和虐待得到了報應,一直喝涼藥的緹蘭,終生不孕。自從紫簪去世之後,帝旭幾乎不近女色,緹蘭嫁過來之後,他才慢慢接受和愛上緹蘭。 對于只有一個妃子的帝旭而言,妃子不孕,不是個人私事,而是國家大事。

帝旭深愛緹蘭,不願納妃,言官口誅筆伐,勸不動帝旭,就將筆墨暗指淑容妃。帝旭陷入兩難境地,他不想納妃辜負緹蘭,不想讓溫良的緹蘭捲入後宮的勾心鬥角之中,更不想緹蘭被當成禍國殃民的狐狸精。 他沒有萬全之策,別無選擇。

在這個時候,他最信任的方諸,親手將方海市送到自己的身邊,他靈機一動。方海市簡直就是納妃的不二之選。 第一,他知道方海市和方諸的感情,也瞬間就明白了方諸將方海市送給自己的意圖,他這是在成全方諸。第二,方海市和緹蘭的關係非比尋常,若是將方海市納入後宮,既能為國家留下子嗣,又能給緹蘭找一個好閨蜜,後宮安穩,護她周全。

寫在最後:

本劇的三觀和走向一直被觀眾詬病, 帝旭和方諸的羈絆,是踩在累累血債之上的感情。當他們遇到各自心愛的人之後,處境更加微妙,既不想辜負對方,又想保護心愛的女人,最終走向了這樣的境地。

對于兩個女人來說,這兩個男人的行為,只是一意孤行,並不值得歌頌。緹蘭絕對不希望帝旭為了保護自己,將海市捲入這後宮之中。而海市雖然會聽方諸的一切指示,但她也絕不同意師父以保護和愛護之名,將自己推向帝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