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紮心了!因為恨一個人,緹蘭才嫁給帝旭

《斛珠夫人》紮心了!因為恨一個人,緹蘭才嫁給帝旭
2021/12/06
2021/12/06

人生若只如初見,多好,美好的懷念,充滿希望。

那一年,緹蘭在絕望之中,見到了湯乾自,她那個時候手裡抱著一個孩子,一個還在繈褓之中的孩子,那是她唯一的親人索蘭。

那一年,緹蘭只有6歲,湯乾自15歲。

他們相遇在戰火紛紛的一場政變之中。

緹蘭是盲歌者,從小就能夢見別人不知道的東西,而那些東西叫做預見未來。

剛開始她不知道,她明明看不見,可她總是夢見一些有顏色的人和事,他們卻很明顯地出現在她的眼前,讓他一眼就能認出這些人是誰。

在注輦有一個傳說,就是生下來就眼瞎的人,很可能是盲歌者,他們有著預見未來的能力。

當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這樣的權利,只是一種傳說罷了。

幾百年不曾出現真正的盲歌者了,而緹蘭剛好就是,可她沒有告訴任何人,她偷偷地藏著自己的秘密,保護著自己。

那一天她做了一個夢,夢見母親被父皇質問殺害。

第二天早上,她看著盛裝的母親拉著她,讓她不要去,會死的,她還告訴她那個夢的事,可是皇后根本不聽,她認為緹蘭的夢不過是個夢罷了,從未往盲歌者身上想。

緹蘭遠看著拉不動母親,她就抱著最小的弟弟,她不讓母親帶著弟弟進宮,她要帶著弟弟玩,時間就要到了,母親看到了緹蘭的堅持,于是就把弟弟留了下來。

聽見母親遠走,緹蘭緊緊地抱著弟弟,趁著人們不注意,逃了出去。

可是她根本看不見,手裡還抱著一個孩子,她只能盡可能地找個地方藏起來。

很快宮變發生了,緹蘭聽到很多嘶吼聲,喊殺聲,她知道皇后和太子要死了,她很傷心很難過,可是她無能為力,她該做的已經做了,該說的也說了,她不可能拉著一個要去送死的人,加上她本就還小,誰也不能肯定她話的真假。

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護自己唯一的親人,手裡的孩子。

正當她到處躲藏時,她聽到了前面有人說話,她看不清人,她偷偷地走了出來,想要求助,而對面的人正是湯乾自護送著昶王也逃了出來。

湯乾自告訴昶王,殺了她,不能讓她透露了行蹤。

正在這時,追兵趕了過裡,對面開始射箭,湯乾自帶著昶王藏了起來,而緹蘭抱著一個孩子露在了敵人的箭頭之下。

湯乾自不忍心最後還是把緹蘭給帶離了現場了。

打退了敵人後,湯乾自還是決定殺了緹蘭,因為她會洩露他們的行蹤,他們不可以死在這裡,最好的方式就是滅口。

湯乾自用的是大徵的語言,緹蘭聽不懂,但是他兩次說的話,抑揚頓挫,停頓什麼的,她都記在了心裡。

她聽到這些話,心裡很安慰,她一直以為對方是要救她,她心裡充滿了感激。

正在這時,前面出現了很多的人,馬蹄聲越來越近,人越來越近,聽起來很多人,湯乾自還沒來得及殺緹蘭,他們的行為就暴露了。

他不敢再動,只能讓所有人把昶王包圍起來,盡可能地保護他。

本以為是一場硬仗,沒想到來的是英迦大君,是緹蘭的舅舅,他們是來接緹蘭和索蘭的,皇后被殺,太子已死,皇帝重傷不能理事,現在英迦大君主持大君,封索蘭為太子。

英迦大君看到是昶王他們保護了緹蘭,于是讓人送他們回去,還告訴他們,一切事情已了,可以安心回去了。

宮變結束了。

緹蘭回到了宮裡,昶王和湯乾自回到了住處,他們從此3年之間,再也沒有見過面。

3年後,昶王收到了大徵的消息,叔叔造反,父兄身死,母妃死在宮裡,姐姐下落不明,他非常生氣絕望,而這個時候注輦還沒有收到任何的消息,那一天他必須去見宮裡拜見躺在床上的皇帝,還要拜見他們的龍尾神。

他很悲傷,很難過。

平時進宮,被人羞辱,被人欺負,他從來都是無視的。

可是這一次他心裡壓著憤怒,怎麼壓都壓不住心裡的怒火,一怒之下扯下了龍尾神的畫像,羞辱了神明。

在注輦,龍尾神是非常神聖的,誰都不可以侮辱,一旦有人做出無禮的行為,是要被當做奴隸三年的,還隨便讓人挑,不能選擇。

正當大家要把他拉走當奴隸時,緹蘭出現了,她帶走了昶王和湯乾自,從此他們就成為了朋友,三個人在注輦,慢慢地處出了友誼。

慢慢長大後,緹蘭喜歡上了湯乾自,而湯乾自也喜歡上了緹蘭,昶王當然是樂見其中。

一天,緹蘭最喜歡的兔子被一個嬤嬤給淹死了。

她去的時候,嬤嬤正在說,它反正就要死了,殺了吧。

那一句話,她記住了10年,這10年她一直以為當年湯乾自是要救她,如今從嬤嬤口中她才知道,那是殺了吧....根本不是救她。

曾經有多愛,如今就有多恨。

剛好大徵的皇帝帝旭已經登上了皇位,如今準備把昶王接回去。

英迦大君找到了緹蘭,讓緹蘭嫁給帝旭,緹蘭毫不猶豫地同意了。

英迦大君讓昶王保護緹蘭,讓她順利嫁給帝旭,昶王答應了。

私下裡,昶王和湯乾自找到了緹蘭,說會想辦法,讓湯乾自和緹蘭兩個有情人終成眷屬。

如果不知道那句話,緹蘭或許會委屈自己,如今知道後,她有了自己的考量。

在前往大徵,離開注輦之前,她做了一個決定,在大家去祭拜龍尾神的時候,她讓婢女代替她走,而她騎著馬前往深林深處。

她聽到了一個傳說,但是從來沒有人去實踐過,她想要去試一試。

她跑到了密林深處,而湯乾自也跟著來到了她的身後,他們到了一個湖邊,看到了一種花叫做綺羅。

緹蘭問湯乾自,願意跟她一起走嗎?

湯乾自猶豫了,緹蘭明白了,他終究有自己的未來,會説明昶王登上高位,而昶王接近她不過是因為她是盲歌者,可以預見未來。

湯乾自流淚了,緹蘭拿著綺羅,那一滴眼淚剛好滴在了花朵上,她把花裡的水滴在自己的眼睛上,瞬間她的眼睛恢復了,她的盲歌者能力消失了。

千百年來有一個傳說,在密林深處有一個湖,湖裡住著龍尾神,湖邊有一種花,那種花很奇特,需要謊言者的眼淚澆灌才會開,開了立馬就謝,一旦開了花會留下液體,這種液體滴在盲歌者的眼睛裡面,盲歌者會恢復視力,失去預見能力。

她終于看見了,看見了那個曾經讓她愛慕的男子。

如今她不會在被騙了,她知道自己要做什麼,她不會成為帝旭的棋子,也不會成為昶王的棋子,她只會做她自己。

回到了大徵,昶王讓她的婢女代替她嫁入宮裡,而他留在外面,為他所用。

昶王以為自己算計了帝旭,因為可以通過湯乾自和緹蘭的感情委屈緹蘭,可是她不知道的是,緹蘭眼盲心不盲,她一直知道自己的價值,所以在這之前,她直接把斷了所有人的念想,而當著昶王的面嫁給了帝旭。

昶王見到緹蘭的那一刻,才知道原來他不過是一個笑話。

而緹蘭早已不受他控制。

緹蘭選擇嫁給帝旭,是因為她恨湯乾自,可心裡還是放不下他,因為她走了,湯乾自會被昶王問責,而她不走被昶王安排她不甘心,只有她嫁給帝旭,一切都迎刃而解。

她順從英迦大君的吩咐,可以保護弟弟,保護湯乾自,也絕了昶王的心思。

從此她只能當個妃子,在皇宮裡孤獨終老,但她終于可以做自己,再也不是任人擺佈的棋子,人人想要爭搶的盲歌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