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盧家不讓進門,徐鳳年設一計,盧家乖乖尊他為上賓

《雪中悍刀行》盧家不讓進門,徐鳳年設一計,盧家乖乖尊他為上賓
2021/12/27
2021/12/27

徐鳳年放走了王泉林,自己給了靖安王一個臺階下,去迎接他的「怒火」。

徐鳳年以不小的代價,死了8個鳳字營的士兵,又死了一個呂錢塘,還重傷了好幾個人,才打退了靖安王合謀找來的「高手」。

靖安王遠看留不住徐鳳年,只好給他賠罪,還給了木馬牛,像送瘟神一樣地送走了他。

離開了青州,徐鳳年向陽城而去。

陽城有徐鳳年的大姐,徐脂虎,她嫁入了江南盧家,是當地的一個大戶人家。

徐脂虎本來喜歡武當的洪洗象,可是洪洗象這個人,比較死板,他一定要成為了天下第一才下武當山。

他喜歡徐脂虎,也明白徐脂虎的用心,可他依然堅持自己的原則,不成為天下第一,不下山,誰來都不行。

徐脂虎請過洪洗象,洪洗象拒絕了。

徐鳳年威脅過洪洗象,洪洗象還是拒絕了。

隨珠公主也曾誘惑過洪洗象,他依然堅持呆在山上。

徐脂虎遠看不能打動洪洗象,為了自己的弟弟,為了北椋的聲譽,為了拉攏江南世家,徐脂虎嫁到了江南。

徐脂虎嫁到江南後,沒多久丈夫就死了,丈夫死後,徐脂虎不受盧家待見,可她毫不在意。

她是全天下最俏的寡婦,也是全天下嫁妝最多的寡婦。

她可不像那些江南女子一樣,天天待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作為一個寡婦,她時常參與白馬寺的清談會。

因為長得漂亮,每次參加清談會,那些所謂清流名士看到了她,眼睛都移不開,他們一邊看不慣她,一邊又對她垂涎欲滴。

她根本不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也不在意任何人的目光,她只在意自己。

江南那些到郡府的清流們,在京城為官,不敢為難作為人屠的徐驍,為了投效朝廷,報答朝廷,自證身份,于是就欺負徐脂虎,把她編的不入流。

這些事情傳到了宮裡,讓宮裡那位寫《女戒》的娘娘都對徐脂虎有意見,都想拿徐脂虎試問,可惜有徐驍在,也只能說說而已。

娘娘都只能說說而已,那夫家盧家當然也只能用語言編排徐脂虎,或者擠兌孤立她罷了,也不敢做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也害怕徐驍來一場馬踏江南,人屠的名號可不是隨便叫的。

徐脂虎不受盧家待見,徐鳳年當然也不受盧家待見。

徐鳳年剛來到陽城,想要探親,誰知道敲門敲了很久,也不見主人來開門。

終于等來一個人,自稱盧東陽,盧府管家,聽說是徐鳳年來探親,立馬當著所有人的面,拿出來一個牌子寫著「免」,意思是今天不見客,改日再來。

魏叔陽從一開始都表現得非常的客氣,想到這裡是大郡主的夫家,給他們一個面子,讓徐脂虎好做人,沒想到對方根本不給面子。

盧東陽本來不姓盧,因為他對盧家忠心耿耿,盧家賜給了他家姓。

他只是盧府的二管家,算是位高權重了,被人捧得有點飄了,根本不把徐鳳年這個「紈絝世子」放在眼裡。

當然也有可能是故意為之,出來當馬前卒的。

為什麼盧家這麼不待見徐鳳年呢?

第一,盧家不想與徐家扯上關係,保全盧家。

這個時候,徐鳳年世襲罔替的關鍵時候,大家都盯著徐鳳年的一路行蹤,青州一行,皇室驗證了靖安王的忠心,而如今到了江南,那盧家可是首當前沖,畢竟他們與徐家可是姻親關係,盧家要自證清白,就得避開徐鳳年。

如果盧家一開始就打開大門,迎接徐鳳年,那盧家就有親近徐家之嫌,這樣會給皇室找到藉口收拾盧家,為了保全盧家,盧家只能做戲,謝門拒客。

第二:盧家確實不喜歡徐家人。

有愛屋及烏,就有恨屋及烏。

盧家在江南是大族,徐鳳年一行,走到哪裡,大家都心知肚明,盧家不可能不關注,也就是說他們知道徐鳳年來到了江南,就在外面,但是他們不願意見。

因為他們一家討厭徐脂虎,跟著徐家所有人都討厭,不希望接觸徐家人。

而那句「徐脂虎敗壞家風,有何顏面出來見人」就是最好的證明。

可是徐鳳年是那麼能放棄的嗎?徐曉都拿他沒辦法,更不要說一個小小的盧家了。

徐鳳年設計了一計,讓盧家不得不出門迎接他,而且還得好好地供著,保護著,生怕再出了什麼事故。

徐鳳年的計謀很簡單,那就是在盧家附近來了一場刺殺。

對,就是一場刺殺。

盧家剛才拒絕了徐鳳年,轉身就來了一場刺殺,還在盧家附近,誰都會多想。

盧家要幹什麼呢?想要殺了徐鳳年?在這個世襲罔替的關鍵時候,盧家是不想活了嗎?

其實是不是盧家根本沒有關係,但這就是會讓有心人想到是盧家所為,徐鳳年要是有什麼損失,少了什麼零件,盧家不敢想。

盧家能怎麼辦?

他們只能打開大門,迎接徐鳳年進府,好好供著,不僅如此,還得自證清白,自己家沒有派人去殺他。

徐鳳年要是在這個關鍵時候死去,那麼盧家肯定是首當其衝,被皇室問罪,被徐驍問罪,盧家怎麼賭得起?

他們不敢得罪皇室,因為皇室拿捏著他們的命,可他們也不敢得罪徐驍,徐驍有35萬鐵騎,如果誰殺了徐鳳年,徐驍反正沒了繼承人,沒了後顧之憂,誰知他這個人屠會幹出什麼不得了的事,誰又能擋得住,受得起?

當然了,這一次刺殺,也給了盧家臺階下,正如徐鳳年在青州為靖安王做的事一樣,他總會想辦法給人一個臺階,讓皇室找不到錯處。

他們這個時候請徐鳳年入府,皇室就不會怪罪他們,因為他們是為了保命,而不是為了故意抗命。

不得不說,徐鳳年非常了解時局,也非常理解對方的顧慮,他不願意讓人為難,于是只能設一局,保全所有人。

徐鳳年是個非常善良的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