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原著:方諸對葉海市的3次算計裡,藏著他的一世深情

《斛珠夫人》原著:方諸對葉海市的3次算計裡,藏著他的一世深情
2021/11/15
2021/11/15

方諸和葉海市,詮釋了什麼叫生不逢時,愛而不得。

葉海市本是海濱的采珠女,帝旭殘暴,珠賦繁重,百姓苦不堪言。

葉海市因采珠家破,走投無路之下,被方諸所救,認方諸為義父。

海市從此女扮男裝,為方諸出生入死。

方諸是帝旭身邊最得力的宦官,海市作為方諸的小公子,也可自由出入皇宮,享盡榮華。

少女長成,海市對方諸的心思,日漸明朗,曾幾何時,方諸是她的依靠和信仰。

可是身處朝堂,方諸的心思早就變得深不可測,他運籌帷幄之中,為帝旭剿除護國功臣,做盡了骯髒事。

《斛珠夫人》原著裡寫道:

「自他將六歲的她抱到肩頭上那一刻起,她已認定這熙熙攘攘的世間,唯有他堪為倚靠。他這樣冷漠自持的人,只要心中有她一席之地,她也覺得心足。」

方諸的大公子濯纓,如同海市的兄長,可兩人還是被方諸設計「自相殘殺」,海市每一次對方諸的失望裡,都會留下些許的殘念與不忍。

即便方諸一再利用她,她也不肯傷他分毫,只要他能安好,她背負再多的傷痛和屈辱也都甘之如飴。

年少的海市,只看得見方諸對她的利用和算計,卻忽視了他背後的用意,直到方諸命喪大海,海市才懂了他的一世深情。

1、濯纓與海市「兄弟相殘」

濯纓是方諸在紅藥原撿回來的孩童,當年只有十歲,在方諸的培養下,濯纓長成了英武勇敢的少年。

大徵朝與鵠庫的戰爭,新任的左菩敦王奪洛露面,分明與濯纓樣貌相似,如同孿生。

濯纓的本名,叫奪罕,奪洛是他親生的兄長。

單憑濯纓與鵠庫王絕似的容貌,他就有繼承鵠庫王位的資格,濯纓身處大徵朝,為帝旭效命,卻是異族的王子,他的身份,註定要為他招來禍端。

帝旭的弟弟季昶早有反心,暗中謀劃著利用奪罕做文章,大徵朝不信任濯纓,鵠庫同樣忌憚他,為了讓濯纓順利回歸鵠庫,方諸設計了一出濯纓刺殺帝旭的戲碼。

為了讓這戲份再逼真些,讓鵠庫堅信濯纓是忍辱負重,出生入死歸來的王子,海市也成了方諸的棋子。

方諸和濯纓向海市隱瞞了行動,方諸說:

「海市這孩子沒有城府,若是露出痕跡反為不妙。你要回瀚州,這正是難得的機緣,不可大意錯失。你哥哥左菩敦王與你叔父右菩敦王額爾濟向來不合,你回去正可有一番作為,我亦會遣人去襄助于你。」

濯纓刺傷帝旭後逃亡,海市奉命追捕叛賊,她的一箭,狠狠射中了濯纓。

強勁的力道呼嘯著刺入後背,濯纓的身子猛然向前一弓,跌下馬來。溫熱的液體,淋淋漓漓淌了滿背。

海市對濯纓再瞭解不過,她知他習慣貼身收著一枚盛酒的銀壺,她用力射的靶心,正是濯纓的銀壺。

她從六歲起跟著方諸學習射箭,箭術已是百發百中的水準,她第一次違背了方諸的命令,沒有對濯纓趕盡殺絕,她對濯纓,下不了手。

海市只以為方諸是要他二人兄弟相殘,殊不知,瞭解海市溫潤脾性的,正是方諸。

「濯纓,這是我與你打的最後一個賭。若你相信海市平日待你的情分,信她寧可抗命也不願殺你,咱們就賭這一場。若是贏了,你便贏得自由,還有——這七千里瀚州。」

方諸果然賭贏了。

海市質問方諸為何要讓她和濯纓相殘,方諸答道:

「濯纓在大徵戶籍上已是個死人,在鵠庫人中卻是亡命歸來的奪罕爾薩,不經此一箭,昶王一定不能善罷甘休,濯纓在鵠庫亦難以立足。你那一箭,射得極巧,恰在我與濯纓希望的地方。」

方諸沒有把行動提前告知海市,何嘗不是對她的保護,以他對海市的瞭解,只靠她的天性,就可以穩贏與濯纓的賭約。

他縝密的算計裡,其實是對海市的深知與深愛。

2、把海市獻給帝旭

海市女扮男裝多年,以男子的身份考中了功名,這在大徵朝,是欺君之罪。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