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身陷4角戀,如今翻身成影帝,他才是娛樂圈的隱藏高手?

前幾天寫了朱孝天,很多寶子留言想看仔仔,周渝民。「寫一篇仔仔吧。」「什麼時候安排上我的白月光——周渝民?」

「想看周渝民,想看仔仔。」

留言太多,就不一一放出了。這讓我很驚訝。但仿佛又在意料之中。《流星花園》播出20年,只要提及「花澤類」,大家就忍不住犯花癡:「好帥!」是呀,誰能忘記這樣的花澤類?憂鬱。

癡情。

同時又兼具深情。

花澤類對杉菜說:「今天看你打籃球,那拼命的樣子還滿迷人的。」說罷,一滿眸子如小鹿般凝視著你。輕輕吐出的一句話,如一股溫柔的「超聲波」,誰能抵擋住?都說周渝民就是花澤類本類。喜宅,愛發呆,更一樣容易害羞。2002年,周瑜民作客陶子的採訪節目。還沒說幾句話,就開始抿嘴臉紅。

陶子見狀,開始逗他。對周渝民遞上來的寫真集,欲拒還迎:「我不要我不要,收你太多禮物了。」周渝民閉著眼,歪著頭,雙手拿著寫真輯,往陶子那裡一遞:「收下啦!」

陶子開始翻看他的新寫真,其中有一張秀肌肉的照片。周渝民瞄到後,突然羞澀地「嗷」了一聲,把頭別開。像是裹在身上的浴巾突然被人扯掉,趕緊躲起來。

這樣的周渝民萌化少女心有沒有?!重要的是——他讓女性朋友「母愛氾濫」,自發激起強烈的保護欲。更讓男性朋友爭相模仿——當年有多少人學他穿白襯衫,裝憂鬱來把妹?

周渝民的帥氣與生俱來。濃眉大眼,又留著一頭中分發。往假石堆上一站,就是一標準男模。美男子向來備受推崇。更何況還是散發著憂鬱氣質的周渝民。讀高中時,好多學妹慕名而來,趴到窗口看他。

「我那時並不認為自己有多帥。」但他總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拒絕和人交流。為此他差點錯失「花澤類」一角。2000年,《流星花園》開拍的消息遍佈臺灣。當時,F4中只剩「花澤類」沒有定人選。大S更是放話,全臺灣找不出像「花澤類」那樣的男生!但應徵者們還是慕名而來。周渝民也在列,但是陪朋友前來。面試房間內熙熙攘攘,周渝民如置身事外。他一個人坐著,神情卻因為無聊而發呆出神。

看得人血脈卉張。但越往後,我卻覺得這不僅僅是滿足情欲感官。而是「陳零」和「韓綺羅」的彼此救贖。也是大S和周渝民的「靈魂交匯」。好演員,都會把情緒真實地投入其中。

看得人血脈卉張。但越往後,我卻覺得這不僅僅是滿足情欲感官。而是「陳零」和「韓綺羅」的彼此救贖。也是大S和周渝民的「靈魂交匯」。好演員,都會把情緒真實地投入其中。

周渝民開始嘗試撕掉身上的「偶像」標籤。不真實感是自身的。但外界的「鄙視」才讓周渝民如芒在背。一次,周渝民參加一個頒獎典禮,在後臺碰到某個藝人。出于禮貌,他主動上前打招呼。「哦,我知道你們,就是那個XXF4嘛!」對方「口吐蓮花」,極為不屑。

爆紅幾年,周渝民聽到太多類似的聲音。「你們只要站在那裡帥帥的就好了。」但這位藝人的話,讓周渝民骨子裡發冷。是的,這就是同行眼裡的「F4」,他們只是花瓶,從未真正被尊重。那幾年,周渝民被公司安排走歌手路線。周渝民始終不甘心。他忍不住向公司提出意見:「可不可以多安排些演戲的工作?「在他的堅持下,《戰神》如期而至。周渝民一人分飾兩角,同時出演「陳零」和「陳聖」。一個外向奔放,一個憂鬱自閉。

這部劇呈暗黑風格,又散發著別樣的文藝氣息。播出後,收視率卻不如《流星花園》。但喜歡的觀眾還是給《戰神》投上寶貴的一票。有人說:「整部劇的臺詞都是這樣,帶著淡淡的哀愁,算不得華麗,卻恰如其分地打動人心。」《戰神》是周渝民的轉型之作。「因為《戰神》,我徹底愛上了演戲。演戲能讓我把內心一些壓抑的東西提煉出來。這是其他工作做不到的。「

他因《戰神》找到歸屬感。更因《戰神》尋覓到愛情。

不久,「花澤類」和「杉菜」戀愛的消息,傳遍整個娛樂圈。好事的媒體又把周渝民的緋聞女友們,推到他面前。「仔仔、大S、許瑋倫與許茹芸之間錯綜複雜的4角關係,究竟是誰愛誰、誰甩誰、誰劈腿?」周渝民三緘其口。

飾演和性格相反的角色,對他們而言是個挑戰。更何況,劇中還安排了他們多場親熱戲。

看得人血脈卉張。但越往後,我卻覺得這不僅僅是滿足情欲感官。而是「陳零」和「韓綺羅」的彼此救贖。也是大S和周渝民的「靈魂交匯」。好演員,都會把情緒真實地投入其中。

「和大S都很投入角色,因為激情戲多難免也會尷尬,在某一刻我也會覺得我已經愛上了戲裡的女主角,不過幸好導演喊停的時候,我還是能抽離。」

他們越發默契,卻不知愛情的情愫悄然開始。這部劇之後,他們有意無意保持聯絡。猶如隔著一層窗戶紙,等待對方戳破。2005年7月,周渝民因疲勞駕車發生交通事故。他隨即昏厥。慶倖的是,他被車窗外行人拍打的玻璃聲敲醒。周渝民睜開眼,掏出手機,準備打電話給公司。當他撥出號碼時,電話卻顯示了大S的來電。如心靈感應般。周渝民不記得在電話裡說了什麼。只記得沒多久,大S就出現在交通事故現場,像個天使。周渝民心中的窗戶紙被徹底捅破。「我那時覺得,心裡好暖好暖。」

不久,「花澤類」和「杉菜」戀愛的消息,傳遍整個娛樂圈。好事的媒體又把周渝民的緋聞女友們,推到他面前。「仔仔、大S、許瑋倫與許茹芸之間錯綜複雜的4角關係,究竟是誰愛誰、誰甩誰、誰劈腿?」周渝民三緘其口。

他的緋聞成迷。但只承認大S一個,必定是契合了他當時的擇偶標準。前幾年,周渝民參加內地一個採訪。主持人做了個情感心理小測試。「枯樹因為春雨長出了葉子,隨著秋天的到來,一陣秋風把葉子帶走了。」在這個故事中,主持人讓周渝民選擇一個希望扮演的角色:A.枯樹 B.春雨 C.葉子 D.秋天 E.秋風周渝民答道:「 E.秋風。」主持人剛開始說了句,「好冷酷。」接著,她念出「秋風」的含義:「你對不成熟的對象不感興趣,內心希望受到有力的保護。」周渝民不好意思地笑了。這,就是他內心的寫照。

周渝民外表軟萌害羞,實則崇拜成熟的長者。年齡是其次,重在心智。他曾說,父母的離異給小時候的自己造成陰影。他極度渴望家庭的圓滿。

但父子間不順暢的溝通,導致他自我封閉。他不想和人吵,也不願和人爭。要麼宅在家,要麼發呆。猶如活在蝸殼裡的蝸牛。這樣的人,是極度渴望一個引導者能帶領他,給予他新觀念和新想法。帶他走出內心的繭房。朋友如此,配偶更如此。大S很好的充當了的個角色。她比周渝民大5歲,事業有成,在感情上也更加積極主動。但這段「姐弟戀」在2007年走向終結。沒有撕逼,沒有甩鍋。大S主動說是自己提的分手。周渝民則說,「我如果沒有達到那個東西(成為真正的演員)的話,你要做一個人的依靠是很困難的。」

周渝民

周渝民

「他不行,白面書生演不了硬漢。」周渝民略有耳聞。但他不急著證明自己。而是等。2009年,蔡嶽勳找到他。一個痞子員警,有槍戰,和黑幫搏鬥,演嗎?演!周渝民暗暗接下。結果令人驚豔。周渝民一改往日溫潤如玉的形象,痞氣瀟灑——愛搞怪。

也愛把妹。

《痞子英雄》播出後,大獲好評。「陳在天」也被列為周渝民的十大經典角色之一。周渝民向大家證實了,自己不僅有顏,也有演技。2011年,第46屆金鐘獎,周渝民惜敗趙又廷視帝之爭。有點可惜。但對周渝民來說,「入圍就夠了。」「我交了一個螢幕上的功課,讓所有的導演看,我可以做。」

歲月不負有心人。2013年,憑藉電視劇《回家》,一舉奪得第48屆金鐘獎視帝。周渝民握著獎盃,略有哽咽地說:「請容許我為大家鞠一個躬。」全場掌聲雷動。

面對採訪,主持人問感覺怎麼樣。周渝民說,「像松了口氣」。「我再也不用去對很多人交待,很多我努力交待情。」這麼多年,為了當初那句「XXF4」,周渝民一直憋著口氣。努力著,較勁著,誓要成為實力擔當。2013年,周渝民化身「楊三郎」。蘆葦叢叢間,他奮力追敵,一個翻身,就將對方射殺。無需過多臺詞和表情。因為「從楊三郎的眼裡,我看到的是一匹狼!」

2016年,他們的寶貝女兒出生。周渝民終于完成「可以讓人依靠」的心願。完成花美男到熟男的蛻變。

曾有人感慨,我們的青春沒了。因為周渝民長大了,結婚了。不再是那個溫潤如玉的「花澤類」。對此,我想引用下流瀲紫寫給周渝民的一封信:

「我喜歡的男生,永遠是這樣外表冷靜,內心熾熱的男子。我喜歡看著電視裡的周渝民,嬉笑怒駡,恣意人生。因為他就該是活在銀幕上,和著我們翠色含煙的青春,一同綻放在記憶的最深處。」

時代翻滾而過,偶像已老。周渝民不再屬于「花澤類」。他成就了多樣的角色,豐富了多面的人生。回首再看「花澤類」,周渝民說,他很珍惜,因為這是第一個帶他入圈的角色。「花澤類」存在周渝民的心中。也存在我們的記憶深處,具像清晰。

時光倒退至20年前。那個白衣少年,款款向我們走來。憂鬱著,微笑著。如謙謙公子,溫潤如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