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是演訣別,將漼時宜跳樓和紀云禾獻身一對比,差距就出來了

紀云禾終于在劇迷的千呼萬喚中,下線了。

這場觀眾期待已久的訣別催淚大戲,果然不負眾望,讓屏幕前的我們,哭得是肝腸寸斷,狂撒淚水。

記得,上一次,讓我爆哭的劇情是《周生如故》,漼時宜一襲紅衣跳樓的名場面,我幾乎是泣不成聲,情難自已。

同樣是演訣別,將漼時宜跳樓和紀云禾獻身放在一起對比,催淚效果的差距就出來了。

一、悲情基調鋪墊虐劇,一般都比較注重悲情基調的鋪墊。好的氛圍渲染,能夠更快更深地將劇迷的情緒帶入到劇情之中。

顯然,《周生如故》和《恰似故人歸》都成功地收割的全民的淚水,足以說明,它們在悲情基調鋪墊這一塊都是成功的。

但,就在動筆之前,我又去重溫了一遍漼時宜跳樓和紀云禾獻身的明場面,《周生如故》的虐心程度還是略勝一籌啊。

為什麼這麼說呢?且聽我說說真實的感受。

一心為民,心懷天下的小南辰王,為了小皇帝和上百大臣的性命,不惜丟下手中的刀,被俘,最終因剔骨之刑慘死。

這已經將全民的悲傷情緒拉上制高點,可蒙在鼓里的漼時宜在這時又收到了周生辰的絕筆告白血書。

漼時宜哭得幾度昏厥,肝腸寸斷,臉色煞白。

明明她那麼傷心,那麼心疼,可她嘴角還是露出一絲苦笑,因為周生辰從未食言。

哪怕是即將走到生命的盡頭,他依然記得對時宜的承諾,他在死前寫下:「辰此一生,不負天下,唯負十一」的血書,是告別,也是告白。

這一場不為人知的暗戀,漼時宜終究還是等來了一個答案。

滿滿的悲劇氛圍感。

除了血書,漼時宜還將視為生命的王府捷報搬出來了,含淚細看,然后丟入火中,燃燒殆盡,就連那封不離手的血書,也丟進了火里。

一個人如果把視若珍寶的東西都毀了,那她除了一心求死,還能有什麼別的想法呢?

冊封前,與母親見面,母親為她謀劃了最后的出路。

而漼時宜幾乎沒說一句話,只是含淚跪拜母親,內心的獨白:請原諒不孝女,像極了訣別前的最后一眼。

而下車接受萬民跪拜的場面,更是將悲傷感拉滿。

先有楊邵逝死要為時宜殺出一條血路,再有時宜走出宮門看向等待跪拜的文人雅士,但她只是笑著落淚看著等待接應自己的朋友,然后瀟灑的轉身,向城樓走去。

她明明可以選擇逃出宮門,但為了家族,為了朋友不受牽連,她放棄了唯一的機會。

只有楊紹看懂了她的心思,一句「送姑娘」,就讓眼淚奪眶而出。

接下來,漼時宜的每一步,基本都是在扔催淚彈,丟披肩,扔頭飾,去耳環,外加內心的獨白,這一切都暗示了,漼時宜準備跳樓了。

看劇的我們,心情也跟著跌入冰點,有不舍,有心疼,有惋惜,有難過,還有遺憾。

而《恰似故人歸》中紀云禾的下線,幾乎是沒有太多的基調鋪墊的。拍攝手法,更側重于安排身后事。

比如,紀云禾找空明要瞬間提升靈力的丹藥,找卿瑤冰釋前嫌,寫信給青羽鸞鳥講述當年十方陣的真相,給長意留下一封無關痛癢的心情報告。

這種種安排,跟《周生如故》比起來,催淚的效果還是差了那麼一點。

真正的高能場面,是紀云禾眼看著朱凌催動寒霜之毒,三千萬花谷馭靈師瞬間倒地,痛苦不堪,逼得她不得不立馬做出選擇。

她甚至沒來得及多說一句話,就騰空飛起,催動靈力前,不舍地回頭看了長意一眼,然后就散盡周身靈力,跌落下來。

就是這臨別回頭的一眼,瞬間讓觀眾看到了紀云禾的不舍,立馬來了淚點。

我們心疼紀云禾的大愛和犧牲,也心疼長意失去摯愛后的悲痛欲絕。

二、男女主對白在周生如故中,由于男主周生辰死在了漼時宜之前,所以他們之間是沒有對話的。周生辰和漼時宜的對白,從始到終,都只是出現在漼時宜的回憶中。

但往往,回憶殺,更讓人痛心。

她想起了,和周生辰的初次見面的場景,聽周生辰跟她說她是第一個正兒八經的徒弟;

想起師傅囑咐她開口說話的場景,想起她第一次開口喊師傅的興奮;

還想起了他們一起暢游南蕭的快樂,一起淋的雨,一起在宮殿留下的秘密。

最重要的是,她還想起了和師姐說自己有一個除了娘親無人知曉,自幼就喜歡的人。

她幾乎把和周生辰在一起的美好時光都回憶一遍,仿佛這樣,她就能走得更加堅定,更加了無遺憾了。

這讓還沒從小南辰王剔骨之刑的悲傷情緒里走出來的我們,怎麼受得了?

明明周生辰從未有過謀逆之心,明明他一心都是家國安定,明明他從未做過一件對不起家國的事情,那麼好的他怎麼就落得個慘死的下場呢?

我們的悲傷情緒,也隨著漼時宜的回憶,再度席卷而來,一發不可收拾!

而紀云禾和長意呢?

長意眼睜睜地看著紀云禾散盡靈力,然后跌落在長意的懷里,長意除了不敢置信和脫口而出的兩個字:云禾,他還能怎麼辦呢?

就在紀云禾說:大尾巴魚,我這次真的要變成風了。

長意還在安慰自己,以為是這地方太冷了,火急火燎地帶紀云禾回云苑,因為云苑暖和。

紀云禾最后的要求是,停在云苑外,最后看一眼雪。

看著痛苦和奄奄一息的紀云禾,長意還在騙自己:云禾,你還沒有告訴我答案,我還沒有原諒你,我不準你死。

他那麼迫切地希望,可以留住她。

而紀云禾那一口隨即而來的鮮血,瞬間擊敗了長意所有的防備。

他搖晃著她的身軀,喊著她的名字,云禾,云禾,一句比一句用力,他近乎慌亂地崩潰了。

他不斷的給紀云禾輸送靈力,希望還能挽救紀云禾的性命。

而紀云禾在斷氣之前,還在想著安慰長意,她摸著長意的頭,嘴里念叨著,摸一摸就不疼了。

就這一個簡單的動作,瞬間把我們拉回,他們初相識的場景,他們惺惺相惜的歲月,紀云禾到死仍放不下長意,而長意始終也不肯相信紀云禾即將離他而去。

就這樣雙向奔赴的愛情,甘愿為對方舍命的愛情,到死都還在安慰對方的愛情,又如何能不讓人感動得落淚呢。

這麼看來,還是紀云禾對長意的「摸頭殺」,更讓人哭得痛快一些呀!

三、內心獨白都說人在將死的時候,會回憶過往的美好,會在內心吐露不能說的秘密。

漼時宜和紀云禾也不例外,她們都在臨別之際,懷戀過往,吐露心聲。

漼時宜的內心獨白:

女兒知道,娘想以自己的命,換我一命,但女兒無法逃,我不能讓娘替我死,更不能連累清河君上千族人。

我自入王府,得師傅教誨,得同門愛護,未曾有過半分報答,而今師傅蒙冤慘死,同門慘遭屠戮,仇人近在咫尺卻不能殺,已是痛苦至極,絕無可能在與其成婚。

今日女兒不孝,叩謝娘的養育之恩,親娘恩準女兒,舍棄漼姓,自主普除名;

自此,崔實在無不孝女,時宜也只是南辰王府的十一。

南辰王軍,從主帥到軍中的每一個兵卒,都赤膽忠心,為國為民。天理昭然,總終還我王軍強白的一日。

周生辰,我來嫁你了,若有來生,換你來先娶我可好,你不說話,我就當你答應了。

她幾乎是一步一句,句句肺腑,句句傷情。

不知是距離城樓的距離太長,還是觀劇情緒太飽滿,她竟不自覺地說了那麼多想說的,我們也跟著情緒大起大落。

她說出了自己的處境,心境,還有不得不做出的選擇,以及心中所愿,還有對來生的期許。

最后終身一躍,只留下那句:周生辰,我來嫁你了,在空中回響!

把劇迷的情緒,抓得牢牢的,層層遞進,想不痛哭一回,都難呀。

而紀云禾呢?她終于對著長意,在獨白中說出了不敢說的秘密:

大尾巴魚,其實我也想跟你說,我從未背叛過你。

可是我不敢!

我撒下了以大局為重的謊,騙過了所有人,也騙過了我自己。

我只是害怕,怕我做的這一切,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

替你做決定是錯,逼你離開是錯,在懸崖上刺你一劍讓你心死也是錯;

將你這顆赤子之心傷得千瘡百孔也是錯,讓你這個溫柔如水的人變得面目全非也是錯。

但是現在,再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反正你我之間,再也無法回頭了。

大尾巴魚,忘了我,也讓自己解脫吧!

她終究只是在自己的幻想里,說出了真相。

只可惜,字字句句,全是真心,發自肺腑,而長意一句也沒聽到。

而鮫珠此時不受控制地回到了長意的體內,紀云禾就這樣隨風而去了,她自由了,自由的像風一樣。

長意還沉浸在悲傷之中,他不敢也不愿相信紀云禾已經死去的事實。

他還在為自己做最后的辯解:她一定是在騙我,她從來沒有跟我講過真話,之前她為了讓我走,便騙我,殺我,所以現在,他一定是想讓我放了她,所以在騙我假死。

但,這一次,紀云禾真的走了,從此馭靈師靈脈永遠沉寂。

但比起漼時宜傷心還有意難平的情緒,紀云禾的下線,我們還有一點點欣慰。

因為活著的紀云禾,她活得太辛苦了。

萬花谷是牢籠,仙師府是牢籠,北淵依舊是牢籠。

她一生所求,皆是自由,但從未自由。

索性,這一次,她真的自由了,可以像風一樣自由。

更何況,我們都知道,紀云禾還會以新的身份歸來,那是一個沒有前世記憶的小狐貍。

她單純,可愛,無憂無慮,她可以隨性灑脫地活著。

這麼來看,還是《周生如故》讓人悲得更徹底呀!

你覺得呢?歡迎留言談論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