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歲鄧萃雯自幼身世悲慘,先無父母後無家,愛江華如命卻被「算計」落得一世駡名:我自出生就是個意外

2011年一部《甄嬛傳》,孫儷憑藉甄嬛一角一躍成為大女主戲的不二人選。

然而你知道嗎?

《甄嬛傳》正是作家流瀲紫受影視劇《金枝欲孽》編寫的作品。

而在孫儷成為大女主的不二人選之前,鄧萃雯才是大女主的不二人選。

她的身上兼具「猛」與「狠」,電視劇只要她出現,全場的男子都要靠邊站。

霸氣自信的大女主戲對鄧萃雯來說是手到擒來。

但就是這樣一個在螢幕上大放異彩的演員,卻在生活中歷經坎坷。

她從出生起就被父母放棄,也因為情感上的缺失背負駡名。

初登舞臺萬千寵愛,因戲生情聲名狼藉,她的人生充滿戲劇化,半點不由人。

我從出生起就是個意外,母親不讓我喊她媽媽

1966年,鄧萃雯出生在香港。

她17歲的母親看著懷中哇哇大哭的奶娃娃束手無策甚至感到厭煩,絲毫沒有升級為人母的欣喜與感動。

與她母親保持同樣態度的男人是她的父親,她的父親也才比她的母親大三歲。

她的母親放到現在社會還是未成年,她的父親放到現在也不符合法定結婚年齡。

囿于當年沒有計劃生育政策,兩人只能在不得已的情況下生下鄧萃雯。

兩個孩子根本照顧不好一個更小的孩子,更何況這個小孩子的存在已經影響了他們的正常生活。

鄧萃雯在父母身邊待了兩個月,身體狀況也越來越差,她不靠譜的父母將她送到爺爺奶奶家交給長輩撫養。

等到鄧萃雯長到五歲,她那不靠譜的父母離了婚,又各自組建了新的家庭。

父親每月會給爺爺奶奶送生活費,媽媽只會在外公生日的時候才會出現。

在鄧萃雯的記憶中,父母看望自己的次數少得可憐,自己也根本不記得父母大概長什麼樣子。

儘管如此,鄧萃雯還是被剝奪了喊媽媽的權利,那是在母親組建了新家庭之後。

母親鄭重地囑咐鄧萃雯以後不要喊我媽媽,她不想讓新的孩子和丈夫知道自己過去的事情。

在別的小孩放學之後歡樂玩耍的時候,年幼的鄧萃雯已經開始買菜做飯了。

因為爺爺對鄧萃雯的管教很嚴厲,拿筷子的姿勢不對要挨打,吃飯時坐姿不正確會挨駡。

奶奶患上了嚴重的風濕,想做家務事也只能是有心無力。

年幼的鄧萃雯只好承擔起買菜做飯的重擔。

更不用說同齡小朋友都看過的動畫片,鄧萃雯根本沒有機會看。

她只能坐在電視機旁,跟著爺爺奶奶看他們愛看的節目。

雖然鄧萃雯什麼事情都做得很好。但爺爺從來沒有表揚過她。

有一次,鄧萃雯因為參加學校組織的排球比賽誤了回家的時間,送她回去的老師愣是被爺爺提著耳朵教育了兩個時辰。

鄧萃雯的身世被爺爺悉數捅給李老師,鄧萃雯的自尊心也受到了強烈的打擊。

其實年幼的鄧萃雯感覺到自己跟別的小朋友都不一樣,但她又不知道具體不一樣在什麼地方。

被生活壓抑得不像個孩子,鄧萃雯只能通過看電視節目來逃避殘酷的現實。

她甚至希望自己能跟電視劇中的角色互換人生,因為那是她可望不可求的生活。

她只知道自己小小年紀就被父母拋棄,小小年紀就要學會各種生活技能。

沒有愛和鼓勵,也沒有溫暖和包容。

她在原生家庭中缺失了愛與被愛的權利,雖然後天獨立,但她終究是一個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其實鄧萃雯的爺爺並非不愛她,只是擔心她會走上父母的老路,所以在教育她的時候才會顯得格外嚴厲。

但年幼的鄧萃雯根本不懂,也無法理解。

她心心念念的都是自己能快快長大,遠離這裡的一切。

1984年,鄧萃雯年滿18歲,到了可以自己掙錢自己花的年紀。

她最初的理想是成為一名空姐,因為在天上飛來飛去看上去自由無拘束。

但鄧萃雯不知道的是,想要成為空姐年齡必須到19歲,她還差整整一年的時間。

考空姐的願望落空,鄧萃雯無意間看到了TVB招收藝員的消息。

藝員培訓班培訓時間為半年,一般時間學習知識,一般時間實際演練。

除了能掌握演戲的技巧,實習期還能拿到兩千塊錢的工資。

能夠獲得酬勞還能掌握技能,鄧萃雯思索過後,瞞著生病的爺爺考進了84屆無線培訓班。

鄧萃雯在培訓班和郭富城、邵美琪、黎美嫻等人成為同學。

從小養成的自卑性格讓鄧萃雯沒有底氣,雖然她出落的落落大方,卻依舊擔心自己會在結業時被判定沒有前途。

在培訓班的化妝課上,鄧萃雯還被老師說不適合出演古裝劇。

但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鄧萃雯的螢幕處女作正是古裝劇,還是劇中的女一號。

新人鄧萃雯搭檔大哥萬梓良出演影視劇《薛仁貴征東》,這部劇不僅開啟了鄧萃雯的演藝生涯,也開啟了她在娛樂圈第一段纏綿悱惻的戀情。

《薛仁貴征東》還在拍攝,鄧萃雯的爺爺沒熬過病魔折磨離開了人世。

她的奶奶也因為傷心過度身體每況日下。

某天鄧萃雯回家匆匆看望了奶奶一眼,奶奶希望她能留在身邊陪著聊聊天。

這是一個老人處于強弩之末的請求,但忙碌的鄧萃雯並沒有察覺。

她為了趕劇組的進度返回片場,奶奶隨後中風不省人事,沒過多久也離開了人世。

接連失去兩位親人,鄧萃雯的內心不可能不悲傷。

她從沒人要到無家可歸,內心的脆弱也在頃刻間顯露出來。

萬梓良的陪伴對鄧萃雯來說,既像一劑強心針,又像唯一的那根浮木。

從小沒有感受過什麼父愛,萬梓良的出現彌補了這份缺憾

缺失了父愛的鄧萃雯對另一半的要求其實很簡單:

能夠像父親一樣成熟,能夠在工作和生活中照顧好自己。

《薛仁貴征東》一拍就是三個多月,鄧萃雯也和萬梓良朝夕相對了三個多月。

萬梓良比鄧萃雯大9歲,雖然稱不上香港娛樂圈的一線藝人,但在娛樂圈闖蕩多年已經小有名氣。

彼時的萬梓良成熟穩重,見多識廣,無論是在工作上還是生活中都能指導鄧萃雯一二。

在鄧萃雯忙著給爺爺辦身後事的時候,萬梓良也一直陪伴在鄧萃雯身側予以鼓勵。

別看萬梓良張黎一副大哥樣,照顧起鄧萃雯卻異常溫柔細膩。

他會溫柔的給鄧萃雯寫情詩,會毫不吝嗇的送鄧萃雯禮物。

哪怕是兩人在大街上發生了什麼不愉快,萬梓良都會不顧情面跪在鄧萃雯面前請求原諒。

兩人愛得有多熾熱濃烈,分手時就有多慘澹蕭條。

鄧萃雯和萬梓良在媒體大眾面前轟轟烈烈地愛了兩年,還是走向了分開的結局。

除了荷爾蒙不在活動感情變淡,更多的原因是萬梓良對鄧萃雯的掌控。

鄧萃雯在萬梓良身上看到了祖父曾經的影子,她不願意在愛情裡受到束縛。

她的逆反心理再次出現,不僅一把抹掉兩人在一起時的美好,更是讓鄧萃雯主動提出了分手。

其實兩個人分開也並非不可預估,因為萬梓良是站在為鄧萃雯好的角度指點她應該怎樣生活。

而在鄧萃雯看來,她喜歡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哪怕摔得遍體鱗傷也沒什麼好怕的。

當關愛變成枷鎖,相愛的兩個人註定走向不同的人生道路。

不過彼時的鄧萃雯根本顧不上傷心,因為她演藝事業的高光時刻即將來臨。

被譽為「小翁美玲」,揭秘鄧萃雯的成名路

其實鄧萃雯能夠上位跟翁美玲脫不開關係。

翁美玲是在1983年大火的,憑藉《射雕英雄傳》電視劇三部曲中的黃蓉一角火遍了大江南北。

劇本《薛仁貴征東》原本是遞到她手中的,但翁美玲卻臨時辭演了。

TVB看著初出茅廬的鄧萃雯長相酷似翁美玲,不僅直接將這部戲的女主角給了她,更是對外宣稱鄧萃雯就是「小翁美玲」。

就在鄧萃雯跟萬梓良合作影視劇的那一年,香港演藝界發生了一件大事,一件影響鄧萃雯演藝道路的大事。

1985年,「俏黃蓉」翁美玲在家中離世。

她去世的消息轟動了整個香港娛樂圈,湯鎮業也受到萬人唾棄指責。

一代佳人香消玉殞,有人念念不忘死亡真相,有人機緣巧合嶄露鋒芒。

機緣巧合嶄露鋒芒的人,正是鄧萃雯。

她一出道就頂著「小翁美玲」的稱號,如今翁美玲仙去,鄧萃雯順理成章成為了「翁美玲的接班人」。

她先後在《倚天屠龍記》、《俠客行》、《決戰皇城》等影視劇中驚豔亮相,活潑可愛、機靈俏皮的模樣也深入人心。

用鄧萃雯自己的話說就是自己從沒接過配角。

雖然出演的都是主角,但鄧萃雯的薪資依舊不算高。

剛入行的她月薪只有2500到3000左右,入行六年之後月薪才剛達到6000元。

除了最基本的日常開銷和參加活動支出的費用,鄧萃雯幾乎就是如今的月光族。

她覺得自己像沒頭蒼蠅一樣亂撞,也迫不及待的想要尋找一條新出路。

當一眾女港星心心念念嫁入豪門的時候,鄧萃雯主動退圈,出國學設計。

1990年,鄧萃雯剛一結束跟TVB的合作,就坐上了飛往美國的飛機。

巧合的是鄧萃雯在國外遇到了暗戀她七年的一個男人。

被一個人惦記了七年,說不感動那都是騙人的。

看著眼前深情款款的初戀,鄧萃雯毫不猶豫的與對方確立了關係。

她也將原本的求學地洛杉磯轉學到紐約,學習室內設計。

在兩人相愛期間,鄧萃雯也萌生過嫁給他的念頭。

但心裡的自卑讓鄧萃雯沒有勇氣說出口,鄧萃雯自覺承擔不起這份愛,為了逃避現實,她回到了香港發展。

三年時間轉瞬即逝,娛樂圈的新舊更迭更是迅速,等到鄧萃雯回到香港發展的時候,演藝圈早已沒有她的一席之地了。

彼時的娛樂圈前有當家花旦關詠荷,後有有口皆碑的宣萱,鄧萃雯高不成低不就,只能淪落到出演配角。

演配角對鄧萃雯來說既是機會又是考驗,而鄧萃雯也沒有錯過這個好機會。

她仔細研究了配角演員的表演,才發現原來出演配角一樣可以出彩。

鄧萃雯自己對演配角還沒有生出什麼抵觸心理,聞風而來的亞視早已磨好了斧頭。

亞視對鄧萃雯開出了豐厚的待遇,也承諾會給鄧萃雯最好的資源。

鄧萃雯喜滋滋的選擇跳槽,卻不知道這一跳竟讓自己身敗名裂。

與江華相戀背負「第三者駡名,鄧萃雯慘遭雪藏

1996年,鄧萃雯出演了電視劇《我和春天有個約會》。

《我和春天有個約會》中有四個人物鮮明的女演員,鄧萃雯是劇中絕對的女一號姚小蝶。

該劇一經播出就創下收視狂潮,鄧萃雯的名氣也迎來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春風得意的鄧萃雯憑藉片酬購買了兩套房,一套用來養老,一套用來出租。

與事業一同而來的還有愛情,鄧萃雯也迎來了第二段戀情的男主角江華。

劇中的兩人愛的死去活來,劇外的兩人也逐漸擦出了愛的火花。

江華比鄧萃雯年長四歲,無論身高還是樣貌都與鄧萃雯十分相配。

不過與鄧萃雯不同的是,江華早在1992年就與香港女歌手麥潔文結婚了,在遇到鄧萃雯這年,江華的兒子都已經兩歲了。

其實就連鄧萃雯自己也分不清自己對江華的感情,因為他不知道自己愛上的究竟是劇中的角色還是現實中的江華。

港媒聞風而動守株待兔,果不其然在鄧萃雯的住處旁看到了江華的身影。

江華被拍到連續六天進出鄧萃雯的房間並一同看電影,悄無聲息間落實了兩人婚外情的消息。

在鄧萃雯看來,自己是解救講話脫離苦海的女人,自己是江華的拯救者。

鄧萃雯以為自己跟江華情比金堅,但殊不知江華為了自己的前程出賣了她。

兩人的婚外情一曝光,麥潔文就站出來指責鄧萃雯在自己懷孕期間插足兩人的婚姻。

為了證明事情的可信度,夫妻兩人更是一同登上節目箭頭直指鄧萃雯。

江華暗指鄧萃雯炒作,更是在節目中表示自己很被動,這一切都是鄧萃雯主動的。

鄧萃雯被江華的操作傷透了心,她也因緋聞纏身被公司雪藏了起來。

江華看到鄧萃雯的下場跳槽到TVB,拍攝了電視劇《西遊記》,他扮演的唐僧也算是最帥唐三藏。

不過江華後來的影視角色並沒有在觀眾心中留下多深的影響,唯一被觀眾念叨的是他從演員轉行賣起了保險。

2016年他接受採訪的時候提起鄧萃雯,居然還大言不慚表示自己曾經很愛鄧萃雯。

因為一系列變故,鄧萃雯的移民計畫慘遭擱置,也迎來了人生最低谷的時刻。

一場金融危機從1997年持續到1999年,鄧萃雯的資產全部打了水漂。

為了維持生計,她擔任司儀,主持抽獎,登臺唱歌跳舞......

雖然一無所有,但鄧萃雯卻感到前所未有的輕鬆。

不久之後,她又遇到了男友鄭敬基。

鄭敬基對鄧萃雯無微不至,但兩人到底還是愛的不夠深沉。

相戀一年多後,鄭敬基遠去加拿大謀求發展,歷經風雨的鄧萃雯也重新回到TVB發展。

2004年,香港影視圈每況愈下,宮鬥劇《金枝欲孽》迫不得已提上日程。

劇中如妃原定人選邵美琪檔期衝突辭演該劇,鄧萃雯成功撿漏出演了鈕鈷祿·如玥一角。

說來也巧,劇中的如妃與生活中的鄧萃雯有許多相似之處。

鄧萃雯與如妃互相成就,她也憑藉該劇火遍了內地。

鄧萃雯重回事業巔峰,也被金牌導演李添勝塞進《巾幗英雄》劇組。

黎耀祥憑藉該劇一舉成為TVB首個「三料視帝」,鄧萃雯也被譽為香港無線的「40點收視天后」。

2009年鄧萃雯再次登上頒獎台,43歲的她終于斬獲了視後的頭銜。

鄧萃雯確實沒有明確的感情觀,因為她從小就沒有感受過什麼是愛,也從沒有人在愛情方面給她最正確的引導。

不過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鄧萃雯不會像劇中的如妃一樣老死宮中,因為外面還有更廣闊的天地等著鄧萃雯去探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