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君初相識》集萬千寵愛卻不過是替代品,順德仙姬可恨又可悲

原著講述了馭妖師紀云禾與鮫人長意之間虐戀情深的故事,除去兩位主角之外,里面還有不少人物的故事走向都非常悲情。

比如:

被愛人封印在十方陣下的青羽鸞鳥,嘗盡了百年孤寂,待破陣而出時,卻發現她苦等的那個人早已離開這人世。

渴望自由的雪三月,雖然如愿以償離開了馭妖谷,卻為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失去了最愛的人,最后只剩她孤寂地留在這人世間。

大國師寧清霍亂這世間,想用天下生靈祭奠他死去的師父,這份心思中還藏著一段無法宣之于口的情愫,只得將這份執念寄托到另一張與她相似的面容上,醒悟后才發現自己錯得有多離譜。

但是,這部著作里最讓人心疼的,卻是那個嬌縱跋扈,視人命如草芥的順德公主。

書中的順德公主是皇帝的姐姐,拜在大國師寧清的門下,也正是因為有大國師的庇護,朝堂上她幾乎與自己的弟弟平起平坐,地位非常尊崇。

不僅如此,大國師對這個徒弟幾乎是有求必應,寵愛非常。但他對順德的寵愛,是毫無原則的。

鮫人長意本在東海之上救了順德一命,她不僅不心懷感激,反而還想鮫人讓臣服于她,最后完全不顧鮫人的意愿將他抓了起來。

鮫人的法力本就十分強大,再加上又是在他自己的地盤,順德想抓他并不容易,最后是大國師出手,才將鮫人制服。

有這樣一個師父,順德養成囂張跋扈,任性胡為的性子,也就不奇怪了,說到底,她不過是個被寵壞的孩子罷了。

大國師座下弟子不少,卻唯獨對順德好得不像話,只因為她長了一張和故人極其相似的面容。

而這位故人便是大國師的師父,寧溪語,寧清暗戀自己的師父,因為顧忌兩人師徒關系,一直不敢道破。

后來寧溪語因為拯救天下亡故,寧清始終無法釋懷,在這之后,他便一直身穿白衣,說是要為天下辦喪,害死了不少馭妖師。

大國師不過是把順德當成了寧溪語的替身,正是因為這張臉,才對她有求必應。

而順德其實早就發現了這個秘密,只是沒有說破,因為只有這樣,她才能繼續活在大國師的庇護下。

但后來順德的臉被毀了。

在長意到國師府的地牢救走紀云禾時,順德被他重傷并丟在了火海中,雖然僥幸被救了下來,卻面容盡毀,身上的傷也是慘不忍睹。

順德無法面對如此不堪的自己,而大國師在意的只是這張臉,他翻遍了所有的醫書,想盡法子恢復她的容貌,強迫她喝下一碗又一碗的藥,絲毫不顧及順德的意愿和感受。

越是如此,順德對紀云禾和長意的恨就越深,為了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找紀云禾報仇,她從大國師那里要來了禁術,而這里才是順德真正黑化的開始。

修煉禁術之后的順德公主,通過吞噬馭妖師靈力的方式來提升修為,手段殘忍至極。

即使修煉了禁術,這時的順德依舊還是在大國師的掌控中,所以他才會放心把禁術交給順德。

但他怎麼也沒想到,馭妖谷的谷主林滄瀾,這些年一直在研制能夠克制霜花之毒的解藥,最后還真的被他研制成功了,便是將人煉化成妖,紀云禾從御靈師變成九尾狐,就是他實驗成功的例子。

后來林滄瀾死了,林昊青發現了他的秘密,將這法子獻給了順德公主。

紀云禾變成九尾妖狐之后,妖力強大無比,順德曾親眼見識過,所以當林昊青提出這個法子時,她沒有半點懷疑就嘗試了。

順德服下特制藥丸后,相繼吞噬了青羽鸞鳥和馭妖師姬成予,成了半人半妖的怪物,還吸走了大國師的靈力,最后整個帝都的御靈師都無一幸免成了她的食物。

此時的順德已經無人可以戰勝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將她封印,最后在紀云禾、長意和大國師三人合力之下,才勉強將她封印,但大國師最后也死在了法陣中。

這一切的禍端,皆因他的執念而起。順德的所作所為雖然可恨,但她其實也是受害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