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大結局:湯乾自為何造反?揭曉一段暗藏10年的愛恨

《斛珠夫人》大結局:湯乾自為何造反?揭曉一段暗藏10年的愛恨
2021/12/07
2021/12/07

諸般事定,誰知竟是腥風血雨的前奏

鮫人琅嬛的到來,令一切危機一掃而淨。

昶王謀逆失敗,才知真正的昶王早在幼年時期就成了亡靈。這不過是一個少時被家裡賤賣,孤苦無依的替代品。一杯毒酒,結束了這個贗品王爺的生命。

帝旭與方鑒明成功解除了柏奚,且不受反噬。他終于又成為一個有痛感,有血有肉的人,再也不是那個性情不定,無知無覺的昏聵帝王。

他終于可以守著緹蘭,靜待第一個孩子的降生,從此帝后琴瑟和鳴,褚氏江山後繼有人。

方鑒明的未生花之毒,在喝下琅嬛的血以後得以解除。帝旭趁此機會,放了他與海市二人自由。

海市與方鑒明隱姓埋名,本想著,他們終于可以生兒育女,白首相莊。過著一生一世一雙人的閒適生活。

山之高,月出小。月之小,何皎皎!我有所思在遠道,一日不見兮,我心悄悄……

如果這就是大結局,該有多好。

可惜,人世間總容不下那麼多的美好。大喜之後,迎來的竟是大悲。

緹蘭被擄,湯乾自受索蘭蠱惑造反

緹蘭被擄,叛軍攻城,帝旭親自上陣應敵。而統領叛軍的首領,竟是湯乾自。

湯乾自是黃泉關主帥,鎮守大徵門戶,是個有勇有謀的邊關將領。可他為何竟受注輦王世子三言兩語的蠱惑,就決定助紂為虐,攻打帝都?

原因有二:

其一、他犯了欺君之罪,帝旭遲早要辦他湯乾自是昶王的隨扈將軍,當年護送昶王前往注輦。昶王幼年斃命,換了另一個小孩,冒充昶王。

這或許是注輦的計謀,一則免除對質子看護不力的罪責,二則培養假昶王成為自己手裡的懸絲傀儡,將來回到東陸為注輦所用。

昶王是假,湯乾自應該是最清楚不過的。不過,他或許也只得隱瞞不報,因為如果昶王離世的消息傳回大徵,他這個隨扈將軍有直接責任,他與隨同的五千兵丁都是死罪。

而索蘭的告秘,將昶王的身世揭開,湯乾自犯的就是欺君大罪。

其二、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緹蘭湯乾自攻打天啟城的目的,不在帝王之位,而在于一個女人,那就是帝旭的淑容妃緹蘭。

索蘭騙取了緹蘭隨身攜帶的護身符龍尾神,致信湯乾自,騙說帝旭因為偽昶王一事遷怒注輦,虐待緹蘭。緹蘭以護身符為信物,向他求救。

聽了這一席話,湯乾自想起了自己曾夜探俞安宮,親眼見到緹蘭被帝旭折磨得痛苦不堪,被喂涼藥,還差點被掐死。湯乾自心疼得無以復加。

于是,他答應了索蘭的要求,去父留子,殺帝旭,扶緹蘭的孩子登上王位,讓緹蘭成為攝政太后。

于索蘭而言,這是他的野心,只要緹蘭成為攝政太后,羸弱不堪的小國注輦,以後就可以隨意拿捏大徵。

于湯乾自而言,他要殺了帝旭,才能救緹蘭出火坑,讓她成為大徵朝權勢最大的女人。

因為,緹蘭是他這一生愧對的女人,也是最重要的女人。

原著中,湯乾自和緹蘭之間,曾有一段暗藏10年的愛恨糾葛

無所倚仗的少年將軍

湯乾自的父親是黃泉關參將,他自幼的夢想是向河洛人學藝,而志不在軍營。迫于母親的極力要求,十五歲的湯乾自參加了科考。

于是,他武試的時候,故意露出破綻,得了最後一名,只想給母親一個草草的交代即可。

誰知帝修第四子昶王要去注輦做質子,仲旭的母親為了以示對季昶母親的鄙夷,選了武試最後一名的湯乾自,草草封為五千騎,一路護送季昶去了注輦。

到了注輦,不得勢的皇子季昶尚且日子難熬,更何況他身邊的護衛將軍湯乾自。

注輦王宮發生政變,湯乾自領著手下一幫鬚髮未全的手下,潛伏在腥風血雨的暗夜裡,保護著還是孩子的昶王。

這時,一個盲眼的女孩出現在他們面前。那是尚且六歲的緹蘭,抱著繈褓裡的索蘭。她的父王殺死了母妃,自己抱著弟弟逃出寢宮。

湯乾自擔心這個女孩暴露了他們的行蹤,一旦被叛軍抓獲,他和昶王以及手下這幫兵丁,將會成為要脅注輦王君和大徵皇帝的籌碼。

他對季昶說:「 殿下,不能留她性命。」手裡的佩刀已然架在了緹蘭的脖子上。只是,緹蘭眼盲,她看不到湯乾自此刻兇狠的眼神,和那把架在她脖子上的佩刀,也聽不懂湯乾自那一句異國語言。

最後,湯乾自心裡的那一點憐憫之心,讓他沒有對這個孩子下得了手。為了防止緹蘭的哭聲引來叛軍,他將緹蘭拉到了自己的身後。恰逢叛軍搜尋而來,原來叛軍首領是緹蘭的舅舅。眾人都以為湯乾自救了緹蘭,緹蘭也是這麼認為的。

其實,那時的湯乾自也不過也是個十六歲的少年,為了自保,他真的打算殺了緹蘭。

「他從來沒有舍己護人的襟懷,那個血流成河的夜裡,到處都是殺戮與陰謀,為了保全他自己與季昶,縱有一百個緹蘭,他也會不假思索地揚刀斬下。」

湯乾自對緹蘭,有算計亦有真心

緹蘭一心以為,湯乾自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湯乾自本身也是一個清俊儒雅的少年郎 ,緹蘭漸漸愛上了他。

身為公主,享受萬千人的供奉,到最後終究會成為王權的犧牲品,緹蘭自知,終有一日,注輦會將她送給某個國家或部落,作為利益交換。

她曾要求湯乾自帶她離開。湯乾自縱然心痛,也只得斷然拒絕了,他不敢亦不能。緹蘭是注輦公主,他是異國將軍。大徵還有他的母親,如果帶走緹蘭,他的母親就會因此受牽連而喪命,他也不能拿丟下季昶。

因為,湯乾自和季昶有更大的圖謀。他們要回到大徵,奪取至高的權力。縱然他不想,但從他跟著季昶出來的那一天起,他的命運就註定了與季昶捆綁在一起。

在注輦,緹蘭就是湯乾自和季昶的守護神,她用自己公主的身份,守護這兩個孤苦無人重視的少年。

緹蘭還是西陸幾百年不曾出現過的盲歌者,她的夢可以預示未來。她曾在夢裡看到了母親被自己的父親殺死,那場政變之夜的殺戮,她早已預見。

所以,湯乾自和季昶會將她帶到東陸,利用她夢境預言未來的異能,將她與他們捆綁在一起,做權力爭奪這個棋盤上一顆重要的棋子。

湯乾自也真心喜歡緹蘭,願為她的眼,牽著她的手,帶她領略世間繁華、四季變換。他也 曾發誓總有一日,會帶她離開。

只是他背負得太多,身係數千人的性命,甚至是兩個國家之間的外交和平,最終被季昶的野心挾裹著往前走。

緹蘭對湯乾自,有愛亦又恨

生活在王宮裡,緹蘭看不見東西,連侍女有時都會哄騙她。她只相信湯乾自,他不會騙她,只要是他說的,她都願意去相信。

直到有一天,緹蘭養的狸貓產下了幾隻幼崽,有兩隻太弱。宮裡一個來自東陸的婆子擔心這兩隻貓將病氣過給其他的貓仔,用東陸話說了一句:「 殿下,不能留它性命。

這句東陸話的每個語音語調,早就映刻在了緹蘭的心裡。當侍女告知她這句話的意思,緹蘭方才明白,湯乾自在認識自己之初,就把她當做了累贅,想要殺了她。

大徵朝結束了八年的儀王之亂,帝旭登基,紫簪皇后已去世,注輦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決定將緹蘭送給帝旭為妃。緹蘭一口應承了下來,她想要印證一個謊言。

小時候,為了哄緹蘭睡覺,貼身侍女弓葉給她講了一個纈羅花的傳說。

海賊村寨裡有一個古怪的傳聞,說是用纈羅花芯裡積蓄的夜露洗眼,可以令盲歌者雙眼複明,變回正常人。可是,假如纈羅還在燃燒,就取不出露水,待它自然熄滅時,露水也早就蒸幹了。若是用水澆熄火焰,葉露便隨水流去,若是以冰雪來掩埋纈羅,這驕傲的花就立時縮為焦黑一團。世上唯有一個辦法能夠熄滅纈羅的火焰,留存葉露,那就是要一個常年的謊言,與那說謊者的一滴眼淚。

從注輦前往東路的途中,有一座閔鐘島,島上有一個湖泊。那湖裡住著龍尾神,湖邊長滿了纈羅花。來往大徵與注輦的船隻,都要停靠這座島,祭拜龍尾神。緹蘭這一生,能名正言順踏上閔鐘島的機會,就只有嫁去大徵這一次。

趁著上島祭拜龍尾神,緹蘭騎著馬獨自沖入了島上的森林。湯乾自騎馬追隨而去。兩人都來到了那座傳說中的島中湖,湖邊盛開著金黃的纈羅花。

緹蘭問:「是不是,震初?那會兒是嫌我累贅的吧?」湯乾自回答:「不是的。」

「震初,你知道,眼睛看不見的人,是頂討厭被人騙的。我知道你那時候也才十六歲,也怕死,不知道我是誰家的孩子,不願被連累,還怕我洩露了你們的行蹤……一切理由,我都替你想過了,震初,道理我都明白,可還是一樣不甘心。」

緹蘭撫上湯乾自的面頰,用指尖從他的眼角拂下了一滴眼淚,只有一滴,湯乾自自己都未曾發現的淚。

緹蘭將這一滴眼淚放入纈羅的花芯,燃燒的纈羅花熄滅了。緹蘭取花露淋向雙眼,從此後竟然複明,但卻失去了盲歌者的異能。

她印證了湯乾自的謊言,毀了自己盲歌者的異能,不想讓自己再被湯乾自和昶王綁在一起。

送嫁的船到達港口,湯乾自和季昶做好了安排,讓侍女代她進宮,把緹蘭送到一個隱秘的地方,湯乾自回頭再來接她。就說是他在西陸娶的娘子。

但緹蘭放棄了,她不忍心因自己的逃走,而讓湯乾自獲罪。她對他有恨,但愛亦更深。為了護住湯乾自的性命,也為了注輦國的命運,緹蘭還是一步步走入天啟,嫁給了帝旭。

原著中,昶王謀逆之時,海市讓張承謙護衛了緹蘭,湯乾自並未按照計畫與昶王裡應外合,而是固守黃泉關,不讓鵠庫人有絲毫的機會趁亂入侵大徵。

最終張承謙奉斛珠夫人之命,將緹蘭送往了黃泉關,與湯乾自從此長相廝守,是全書中最圓滿的一對。

可惜劇中的二人,雙雙殞命,一個為帝旭殉情,另一個則因謀逆失敗,帶著悔恨而去。與此同時,也毀掉了方鑒明與海市的幸福生活。

寫在最後

其實,不管是小說、電視劇,還是現實生活,人活著都很難純粹。多數人都無法避免算計與無可奈何。

惟願大家都能珍惜眼前的人間煙火與柴米油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