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原著:在真愛面前退縮的白風夕,才真正懂得愛的真諦

一位讀者的評論讓我印象很深,他(她)說:「這個世界的人演不出他們那個世界的絕世風華。」

思慮良久,我還是想替這個世界的我們鳴不平。在《且試天下》里「狂放如風」的白風夕,不是也在愛情面前退縮了嗎?這樣不懂愛情的人,如何擁有真正的絕代風華?

且試天下

風都有女喚惜云,淺碧無人識寂寥

頑劣又天真、聰穎亦可人,在成為「狂放如風」的白風夕之前,風惜云本可以長成一株自由而熱烈的鳶尾花。可她是無法傳承風氏血脈的公主,是父王「迫于家命」而背棄青梅竹馬的怨由。在稚子之齡開始承受母后「時冷時熱」的幽怨眼神, 小惜云一定很難過啊!

所以,兒時的惜云跟母后不太親近,而父王又忙于政務和綿延子息,她能吸引父王更多關注的事,便只有十歲既做壓倒文狀元的《論景臺》,和十五歲又做超越前作的《論為政》。

也許你會說,惜云還有疼她寵她的寫月哥哥,而她也是他的夕煙,他們是孤獨風王族里唯一鮮活的陪伴, 小惜云心里一定還有很多溫暖。不錯!可你知道這對僅差兩歲的兄妹在「微月夕煙」以外的真實生活嗎?

只是他自小身體瀛弱,長年藥不離口,雖然他比我大,但卻反過來是我照顧他,不論吃什麼、穿什麼、玩什麼、做什麼總是我拿主意,感覺上我們不是兄妹,而是姐弟。

你又知道這不足豆蔻年華的少女心里承受過多少哥哥的寄托和期許嗎?

其實從小是哥哥包容我的……江湖上那個縱性而為的白風夕是被哥哥寵成的……哥哥,他把他所有的都寄托在我身上吧?因為我有一個健康的可以飛的身體!

你怎知道一個小小身體里逐漸有兩種力量在糾纏著長大,一個是被迫承受命運一切安排而禹禹獨行的少年,另一個才是你我眼中素衣雪月又不失赤子天真的風夕, 你知道那種「裂」的痛苦嗎?你又有經歷過嗎……

風惜云有關惜云的童年,原著里只有零散的幾千字,說實話,作者有些偷懶,而 如何在破碎故事的縫隙里串聯出她童年的真實性格,耶需要作為讀者的你我的慧心。

還有一件事。盛夏的風國迎來風王的四十壽辰,調皮的惜云跟哥哥互換身份,她以不勝體弱的借口早早離席,卻又偷偷地擠進歡笑的朝臣中釋放頑童的天性。行至宴尾,華國精彩的繩技表演引得惜云一聲格外響亮的叫好,這聲叫好惹得王座之上的父親狠狠瞪了她和哥哥一眼,還害得扮作公主的哥哥當場暈厥。惜云不肯擔這「病公主」的稱號,竟然挑戰風國唯一的大將李羨,并一劍斬斷他的龍環大刀。

這是一個小事件嗎?在暗流涌動、征伐四起、即將傾覆的東朝大陸上,在以文弱風王和唯一大將支撐的風國里,在明有朝臣爭斗、暗有華國密探的王庭中,一切還能維持多久?我想只有從此藏于淺碧山「養病」的惜云公主才最清楚!

即使在尚不清楚男女之別的年紀,孤弱的風國也需要惜云成為一個男子,這樣才能守護她的父母,守護病弱的哥哥,守護黎民家國……可是,也許在她十一歲那年,她的母后在無盡的幽怨中心死身卒,她的父王還在為子嗣血脈和王庭政務而無暇他顧,她的寫月哥哥病得越來越重, 她覺得在風國無處可去,她想要在江湖里自由呼吸……

誰不曾清清白白來到人間,摸爬滾打,才染上抹不去的塵埃?

誰不曾從懵懵懂懂起學步,直到一次次跌倒后的某一天,才學會不吭聲地邁向成年?

誰不曾貪戀父母的溫暖而不肯長大,直到失去以后,才獨自面對人間的悲哀?

在那暗流涌動的東朝末年,淺碧山中原本就沒有風惜云,有的只是厲兵秣馬的十萬風云騎,是無數武功高強又默默守護家園的俠隱,是惜云心中家國天下的男兒寂寥……

風惜云

只道江湖情且淺,原是廟堂水太深

這是她一直以來從未想過的,這是一直以來她從來不去想的,這是一直以來她從來不敢去想的!因為她就是不肯不愿不敢!那是她最最不愿承認的!那是她最最不可原諒的!

1 他是風夕一直以來不愿去想的!

可心總會隨他漂泊異鄉。因一枚玄尊令而短暫相會的白風黑息,很快又要因各自的不同立場而相忘江湖。佚名洲頭,船已經在走了,風夕輕盈地跳到岸上,拒絕了豐息同路去祈云的挽留。可直到黑船上唯一的白色消融在暮色的天際里,風夕還癡立在岸邊,喃喃地說:「況且那個約定我都沒答應呢。」

她沒答應的是豐息的華國之約麼? 也許連作者也沒發覺,風夕真心想辯白的,是她沒答應燕瀛洲以生命相許的來世之約啊!

2 他是風夕一直以來不敢去想的!

在追查斷魂門的途中再遇豐息,風夕嘴上不說,可心里總是歡喜的。因為志同道合,所以她甘心褪去素衣、換上舞娘妖嬈的紅裙,只為配合他的謀算而跳一曲艷舞。可直到斷魂門事件結束,大半個華國財富盡入豐息囊中,風夕才明白他此行的真實目的。

「江湖、侯國都讓你玩弄于指掌間,這樣深的城府、這樣精密的算計誰比得上啊!」風夕冷冷一哼。

「你……十年如故!」

她氣憤地奪門而出,可豐息卻還在揣測和計較她生氣的起因。十年相伴十年守護,能對任何人、任何事都一笑置之的白風夕,唯獨對他控制不住情緒!在他的算計和利益面前,她的愛一定顯得很可笑吧!可心為何不是一笑了之,而是百般挑剔?

風夕與豐息

3 他是風夕一直以來不愿承認的!

豐息來到華國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在迎娶純然公主之后,真正掌控整個華國。即便如此,風夕還是選擇站在他身邊,助他實現謀取天下的愿望。很看不起豐息的算計吧,風夕這樣想。可望著他進宮赴宴的背影,她為何把一抹嘲笑化作心里的苦澀?枯坐在庭院中半日,看到他提前回來又神情懊惱的模樣, 她的心為何小心雀躍?為何要把一絲歡快的笑容用嘲諷的大笑來掩藏?

或許自己知道,只是不肯承認,不肯細思。

4 他是風夕一直以來不肯原諒的!

怎麼又是在冬天?當落英峰上緋紅的火光沖天時,當久容以血為祭救她于生死關頭,當林璣和一萬多名風云騎的英魂埋葬在落英山上,為何只有曾經那個溫潤無欺的少年沒有及時出現在身邊?為何……

如果說隱瞞燕瀛洲的生而害風夕錯殺是命運的捉弄,那麼落英山的遲到又算什麼?難道要怪任穿雨那「雙王不能同步」的逆耳忠言?要怪那廟堂之上的籌謀太深?

只是一切終究還是遲了,他們十年的情意不曾訴說,就因落英山上埋葬的數萬英魂而劃下深深的裂痕,再也無法愈合。

既然豐息做過那麼多事情不可原諒,該恨他吧?可為什麼又在他生辰那夜彈出一曲《清平調》?所以,還是舍不得他嗎?

如果一切都能回到初遇的冬天,還在那株老桃樹下,還在那堆熱情的篝火旁邊,少年的風夕和豐息相依取暖、互訴衷腸,他們早早表明心意、真誠相待,那麼以后的故事會不會不一樣?

只是江湖之水從不倒流,當末日東朝的腐朽糜爛讓大地上血流成河,他們還是會遵循心中堅守的「道」,舍卻愛恨,從江湖之遠涉水而來,再毅然投入拯救蒼生的洪流之中!

且試天下

凰王涅槃護天下,風夕重生還天涯

讀到東旦之決的時候,不知道你們是否跟我有一樣的心情,那不是豐息一決雌雄的熱血沸騰,而是風夕悲憫蒼生的心痛萬分。

「三才歸元」對壘「五星連珠」,說是平局亦是死局,所以才令一向冷靜自持的豐息說出瘋狂和怨懟的話來:

聲音微微一頓,目光一冷,無端的生出一股怨氣:「我就要試試他的仁心與能耐,看看玉家的人是不是真的無所不能!」

那最后一句令惜云一愣,似不敢相信這種任性之語會出自永遠冷靜自持的他,呆呆地看著他半晌,咬牙道:「若是玉石俱粉,你便從蒼茫山頂跳下去罷!」

「放心,我絕對會拉著你一起跳的!」蘭息馬上接道,話一脫口,兩人同時一驚。

若是玉石俱焚,他真打算拉她一起去死嗎?他真的舍得她嗎?風夕心痛地握緊拳頭,任驚濤駭浪洶涌成漩渦,給早已下定的決心打上最后一個死結。

一切都如風夕所料,在大戰前夕,她早早地安排護衛,既要保證風云騎大將的安全,也要久微安全地離開戰場,她一直以來堅持的,她從始至終不變的,只是想護周圍的人安然無恙,以安她心……

如今她身邊還剩的,是東旦渡上的數十萬戰士,是那個因戰瘋魔的人,還是舍不得他啊!那麼就以生命之護給他另一種選擇……

曾經的惜云公主,如今東旦渡上孤身歷劫的凰王,就是江湖里白風夕的前世今生。

也許她的皮囊終將冷硬如鐵,可內心深處,依然空谷幽蘭。

所以,鳳凰用一己之身護住了東旦渡上數十萬將士的性命,避免了兩敗俱傷涂炭更多的生靈,也喚醒了為戰而狂的豐息的初心。那麼就用他的所有喚回江湖里的白風夕吧,哪怕是「雪老天山」……(使用后施術者僅剩一月壽命)

那世界的太多算計、太多糾葛、太多生死,原是你我這種和平年代的平凡人所不曾經歷過的, 他們的絕世風華,無不是用驚濤駭浪打磨拋光后的身影反射出的塵世光彩。不經歷那樣的風雨,他們與我們,確實有很多不同。

但是共同經歷過2020年的我們,都該了解那場與病毒賽跑的生死時速,都該深深感激逆風鳳翔的白衣天使,他們就是我們這個世界的絕世風華。 所以呀!親愛的讀者,你曾經以為的演不出,大概是還沒有真正經歷、沒有用大愛之心折射世間萬物罷了。

白風夕

這一生,終歸跟父輩不一樣了啊

她與他,恰似太極之兩儀。她在至明之中殘一抹藏不掉的黑,那是她對命運真相的凄哀;而他卻在至暗之中生一點熄不滅的白,那是他對命運殘酷的不甘。刀山劍海,百轉千回。她們終于緊緊相擁成一個圓,拼出一生一世的圓滿。

幸好、幸好,他送她的是「蘭因璧月」,而她也不再是「鳳影空來」,風夕和豐息,他們這一生,終歸跟父輩不一樣了啊!

那麼,追著小說成人的你我,是否也將為今生可能的不一樣,為著心中期待的圓滿,而在這道阻且長的人生旅途中,行則將至、行而不輟、未來可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