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看到三姐妹在柴房受的屈辱,才知沈彬對鐘玉的愛有多窒息

易興華離世后,易家陷入了空前絕后的危機里。

日本頭目鷹司喪盡天良,找理由霸占了易家的星華百貨,連易家花園也被拍賣,易家落得破產的境地。

易鐘杰從軍,早就去了抗日前線,易家只剩幾個女眷苦苦支撐。

屈辱

買下易家花園的人,是沈彬。

沈彬助紂為虐,為了利益幫日本人做事,《傳家》原著里寫道:

「他堅信鐘玉還有私產,讓日本人打傷顧姨,逼她交待。最終,鐘玉交出那幅圣母像,里面藏著滿滿的鉆石。沈彬得意之極,鐘玉卻只是冷笑。」

沈彬曾經為了追求易鐘玉卑微到塵埃里,甚至愿意彎下腰去給她系鞋帶,好不容易得到了易鐘玉的青睞,求婚成功,易鐘玉卻無情悔婚,和前未婚夫唐鳳梧舊情復燃。

易鐘玉的拒絕,狠狠挫傷了沈彬的自尊心。

為了羞辱易鐘玉,沈彬鳩占鵲巢,霸占了易家花園。

沈彬趾高氣昂地看著易家的三位千金,花容月貌,尊貴體面的易家三姐妹,一瞬間就一無所有,無家可歸,狼狽地如同難民,沈彬心里有了報復后的快感。

沈彬帶著新歡江采薇住進了易家花園,他「好心」沒有驅逐易家三姐妹,「大方」地讓她們住在柴房里。

《傳家》原著里提到,柴房破舊雜亂,缺衣少食,易家三姐妹連吃飯都成了問題,只能靠下人們偷偷送來的剩飯勉強果腹。

易鐘秀最先受不了這樣的生活,她曾經是嬌生慣養的小公主,一瓶香水都能抵易鐘杰好幾個月的薪水,生活起居有丫鬟盡心伺候,臥室里有大浴缸,從不會為錢發愁,更沒有人敢欺負到她的頭上。

而今她只能在柴房里打地鋪,連個洗臉盆都沒有,她的小提琴被毀壞丟進了垃圾桶,就連她養的寵物貓,都沒逃得出毒手。

沈彬就是要用這樣的方式,折磨易家三姐妹,他要逼易鐘玉就范,讓易鐘玉為了活命也得委身于他。《傳家》原著里,看到三姐妹在柴房受的屈辱,才知沈彬對鐘玉的愛有多窒息。

初戀

時間拉回到易鐘玉八歲的那年。

易鐘玉是易家的二小姐,從小錦衣玉食,出門都有人力車夫接送,易鐘玉和車夫的對話,讓十二歲的沈彬永生難忘。

八歲的易鐘玉教車夫掙錢的方法,《傳家》原著里寫道:

「車夫給小小姐的父親拉車,食宿全包,工薪十塊,就跑早晚兩趟,但其實可以去拉野雞車,一個月多掙二十塊,五年攢一千二,買人力車出租,可以自己做包頭。」

那是沈彬平生第一次意識到,光靠出賣苦力改變不了命運,只有會動腦筋,才能有出頭之日。

沈彬三歲就跟隨父母逃難來到了上海,一家子窮困潦倒,居無定所,只能睡滾地龍,沈彬八歲的時候,父母兄弟死絕,他只能去住死人的棺材。

吃夠貧窮之苦的沈彬,回憶起年幼的經歷仍然會心里泛酸,他不想再過風餐露宿,被人踐踏的日子了,他不擇手段,也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易鐘玉不會記得有個少年一路跟隨她的車夫,走到了易家花園。八歲的易鐘玉,是沈彬人生中的一盞明燈,易鐘玉讓沈彬有了變通的思維,影響了沈彬的一生。

沈彬再次遇見易鐘玉,是在綁架她的船上。

沈彬為了生存,加入了青幫,做的是不正常的營生,他受人指使,綁架了易鐘玉。

易鐘玉早就不再是八歲的小姑娘了,她出落得漂亮精致,再次動搖了沈彬的心。易鐘玉用自己的首飾收買了沈彬,沈彬把她推到了江里,放她從水里逃走了。

易鐘玉以為沈彬是為財辦事,實際上,沈彬是為愛,沈彬如果不幫助易鐘玉,易鐘玉即便能活命,也會被青幫的人斷手或斷腳。

沈彬以為易鐘玉會銘記這份大恩,沒想到易鐘玉逃到了岸上,被唐鳳梧所救,兩人互生情愫,關系越走越近。

上位

沈彬知道在青幫里謀生不是長久之計,他在等待一個機會,接近權貴,得到提拔,從此平步青云。

易鐘玉的父親易興華,是沈彬最大的目標。

易家的星華百貨在上海灘頗具規模,影響力很大,如果能夠得到易興華的栽培,沈彬就相當于一只腳邁進了上流社會。

更何況,他想要的不僅僅是一個幫他上位的貴人,還有他暗戀多年的易鐘玉。

易興華是良心實業家,為抗日做出了很多貢獻,由于他性格剛正不阿,觸碰到了親日分子的利益,因此得罪了很多人。

沈彬鋌而走險,在易興華遭遇刺殺的時候,挺身而出,保護住了易興華,易興華很感激沈彬的舍命相救,把他帶進了易家。

沈彬工作認真,很有想法,還多次救下易興華,易興華很欣賞這個能力出眾的年輕人,很快就將他提拔到了經理的位置。

易鐘玉提醒父親,沈彬出身青幫,曾經綁架過她,這樣的人不可重用,易興華卻有自己的打算,他說不能因為誤解,就毀了一個有志青年的前途。

沈彬主動接近易鐘玉,因為他知道易興華就算再重視他,也不會把家業交給他,他只能是易家的員工,只有娶到易鐘玉,他才能得到星華。

和沈彬同樣出身棚戶區的阿鳳,對沈彬一往情深,兩人青梅竹馬,阿鳳為了討沈彬的歡心,幫他買早茶,打熱水,可從來都沒有得到過沈彬的回報。

阿鳳看著沈彬百般討好易鐘玉,她以為沈彬之所以不愛她而選擇易鐘玉,是因為她窮,其實阿鳳不懂,沈彬深愛易鐘玉,不僅僅是因為易鐘玉有優渥的家境。

易鐘玉的聰慧和才干,才是最吸引沈彬的地方,跟易鐘玉這種女人在一起,人生會永遠有希望,沈彬想要的,正是這樣一個和他并肩作戰的妻子。

追求

讓沈彬大喜過望的是,易興華也支持他追求易鐘玉,沈彬自認為得到了準岳父的認可,對拿下易鐘玉很有信心。

沈彬為了得到易鐘玉,多次大膽表白,買她喜歡吃的糕點,給她系鞋帶,為她鞍前馬后,甚至軟磨硬泡,對易鐘玉說他能幫她爭到易家的家產。

易鐘玉覺得沈彬很可笑,易家的家產本就該是她的,她又何須靠一個外人來指手畫腳?

沈彬的野心是藏不住的,易鐘玉對他抱有戒心,《傳家》原著里寫道:

「從第一次見面,這人毫不遮掩的攻擊性,就令她生畏。是的,哪怕她不愿意承認,內心深處她一點都不想和這人有任何交集。這是獵物的直覺嗎?」

比起出身寒微,野心勃勃的沈彬,易鐘玉更愿意靠近溫潤如玉的唐鳳梧。

那時候易鐘玉還不知道,唐鳳梧才是易興華為她精挑細選的伴侶,易興華之所以讓沈彬追求易鐘玉,是為了讓沈彬刺激唐鳳梧,給唐鳳梧失去易鐘玉的危機感,只有這樣,唐鳳梧才會更加珍惜易鐘玉。

沈彬被易興華提拔,也被易興華利用,他苦追易鐘玉沒有結果,易鐘玉追隨唐鳳梧去了國外,沈彬迅速轉變了路線。

沈彬知道自己在星華的職業生涯到頭兒了,娶不到易鐘玉,他在星華再努力也沒用了,于是他果斷跳槽,投奔了星華的競爭對手昌隆百貨。

逃婚

易鐘玉和唐鳳梧訂婚,陪他在國外待了兩年,唐鳳梧是一名出色的外交官,工作繁忙,易鐘玉放下了高門貴女的身段,盡心盡力侍奉著唐鳳梧。

驕傲不可一世的易鐘玉,心甘情愿為唐鳳梧端茶倒水,洗手作羹湯,兩人起初融洽恩愛,可這樣的日子久了,易鐘玉心里就慢慢失衡了。

易鐘玉開始計較自己的付出,她為唐鳳梧放棄了繼承家業,追隨他到了異國他鄉,做起了他的賢內助,她原本以為他會回報她同等的愛,沒想到他卻和女秘書蘇茵曖昧不清,寒了易鐘玉的心。

蘇茵攪黃了易鐘玉和唐鳳梧的婚事,易鐘玉重新考慮她和唐鳳梧的關系,她接受不了自己的丈夫和別的女人舉止親密,唐鳳梧還因為蘇茵,多次對易鐘玉表達不滿,他認為是易鐘玉無理取鬧。

易鐘玉主動提出退婚,沈彬得知易鐘玉沒有嫁給唐鳳梧,卷土重來,再次強勢追求易鐘玉。

沈彬覺得,他除了家世比不上唐鳳梧,其他各方面都不輸給唐鳳梧,最主要的是,他比唐鳳梧更在意易鐘玉。

沈彬愿意捧著易鐘玉,對她百依百順,沈彬說他可以為易鐘玉赴湯蹈火,可是對易鐘玉來說,沈彬可以成為生意上的朋友,卻很難真正走進她的心里。

易鐘玉投資了沈彬的娛樂總會,她覺得有錢一起賺就挺好,沈彬也因此得了不少好處,易鐘玉利用自己的人脈,把沈彬引薦給了財力雄厚的喻老先生。

易鐘玉還特意撮合沈彬和喻家五小姐在一起,喻五對沈彬很感興趣,想和沈彬進一步發展,沈彬卻逃跑了,因為他愛易鐘玉,真的不僅僅是因為錢。

《傳家》原著里,沈彬對易鐘玉說:

「易鐘玉,你聽好了,我不要什麼喻五小姐,我就認定你了,別想將我推給別人,沒用!我不是你最愛的人,可我一定是最愛你的那個人。如果這座城市真會毀滅,明天都要死在戰火里,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單地離開。」

沈彬說自己十二歲就認定了易鐘玉,他當綁匪擄走了易鐘玉的戒指,卻一直沒舍得賣,把她推到水里是為了救她的命,他如果真的攀附權貴,完全可以選擇喻家小姐,可是他仍然死心塌地追求易鐘玉。

易鐘玉被沈彬打動了,她在唐鳳梧那里受到的冷落的挫折,在沈彬這邊得到了補償,她不想再卑微地等待唐鳳梧了,和沈彬在一起,至少不用委屈自己。

易鐘玉接受了沈彬的求婚,可沈彬的所作所為,讓易鐘玉不得不逃離,易鐘玉看清了沈彬的本質,懊悔自己竟然有過想要嫁給他的念頭。

報復

沈彬和日本人勾結,為他們提供煙館等場地,這件事觸碰到了易鐘玉的底線,沈彬卻狡辯說,自己不參與經營,他從來都沒有投敵叛國,只是自保而已。

易鐘玉慢慢發現,沈彬癡情的外表下,藏著數不盡的謊言。

那枚求婚戒指,根本就不是她在船上被他擄走的那一枚,而是他不惜花重金重新定制的。

連妓女阿鳳都瞧不起沈彬,《傳家》原著里寫道:

「他懼怕日本人,開了賭場,開了煙館,同時也是為了利益。她雖地位卑賤,在被日本人欺辱的時候都油然而生一股恨意,沈彬沒有。

他為了要得到的東西,可以出賣自己的靈魂。沈彬叫阿鳳滾,阿鳳卻灑脫地走了。今天,她也徹底放開了這個男人,他不值得她的愛。」

易鐘玉再次拒絕了沈彬,而唐鳳梧愿意為易鐘玉做出改變,并且,唐鳳梧為抗日奔走,被抓了也不屈服,兩個男人一對比,差距就出來了。

一個為自己的利益精打細算,委身于敵人;一個心懷天下,舍身取義,易鐘玉終于認清了自己的內心。

易鐘玉從來都沒有愛過沈彬,她的心里只有唐鳳梧,沈彬對易鐘玉咆哮道:

「易鐘玉,你到底將我當什麼,召之即來揮之則去的一條狗嗎?」

易鐘玉搖了搖頭,說道:

「打從一開始你就在騙我,可是我卻認真考慮過你的求婚。只是在相處的這些日子里,我越來越發現,你只是把我當成了一件求之不得,非得到不可的東西而已,所以你的脾氣時好時壞,憤而離開,又委屈回來。沈彬,你想過嗎,你是在和自己較勁!」

沈彬氣急敗壞,借由鷹司的手,霸占了易家花園。

他以為高貴的易鐘玉,住進了柴房,過著比下人還糟糕的生活,她就會向他求饒,沒想到,易鐘玉仍然輕蔑地看著他。

沈彬的女朋友江采薇,殺掉了易鐘秀的貓,易鐘秀找她理論,江采薇對沈彬撒嬌:

「人家聽說龍虎斗是名菜,也想嘗一嘗,就吩咐廚房去做了,一只貓而已嘛!」

沈彬丟了兩張鈔票扔給易鐘秀,易鐘玉直接把錢扔到了江采薇的身上,易鐘玉說:

「這位小姐,Prince最近嚴重腹瀉,食欲不振,約莫體內寄生绦蟲或弓形蟲過量,建議你拿著這錢,盡快去醫院檢查,免得得什麼不治之癥。」

江采薇求著沈彬帶她去醫院,易鐘玉一招就試探出,這個女人不過是個庸俗貨色,沈彬再次感受到了易鐘玉的羞辱,她總是有辦法刺痛他的軟肋。

沈彬知道,江采薇只是個花瓶,愚蠢又乏味,他是想用江采薇來刺激易鐘玉,沒想到反被易鐘玉拿捏。

沈彬根本打擊不到易家,三姐妹雖處困境,卻互相鼓勵,姐妹一條心,共同克服難關,她們身上的堅韌和勇氣,最令人嘆服。

她們把柴房收拾得干凈舒適,加了床和書桌,還開墾了菜田,身處陋室,只要心懷希望,也能開出芬芳的花朵。

沈彬威脅易鐘玉,說他可以隨時讓她們姐妹三人淪落街頭成為乞丐,如果她答應嫁給他,她就可以做堂堂正正的沈夫人,易家花園還是她的,她還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易鐘玉很清醒,委身于沈彬這樣的男人,何來堂堂正正呢?

易鐘玉沒有一蹶不振,更沒有向沈彬示弱,她憑借著自己的經商才能,白手起家,開起了成衣店。

沈彬路過易鐘玉的店鋪,看到她對客人卑躬屈膝,心里很不是滋味,沈彬痛罵易鐘玉有失身份。

易鐘玉卻說:

「我是生意人,順境的時候站著掙錢,逆境的時候就跪著掙錢,不過是笑一笑,說兩句好聽的,他們高高興興掏錢,我也痛痛快快把錢掙了,有什麼高低之分?

你呀,從來沒想通這一點。錢,沒有貴賤,只有靈魂才有。你連你自己的出身都看不起,但用錢是買不來的。當有一天,你不再以出身為恥,你的錢才能幫你自身增值,否則一輩子跨不過這個坎,賺再多錢,心里也是空。」

細品易鐘玉這段話,才知沈彬為何一輩子也配不上她。

易鐘玉一無所有,也是真正的貴族;而沈彬的靈魂,則永遠留在了貧民窟。

寫在最后

《傳家》原著的最后,沈彬沒有喪失底線,而是暗中協助易家三姐妹刺殺了鷹司,幸好他沒壞到骨子里。

沈彬為愛不擇手段,糾纏易鐘玉,不可否認,沈彬的確深愛過易鐘玉,但他對易鐘玉的感情,其實早就變質了。

沈彬不是放不下易鐘玉,而是在和自己較勁,他對易鐘玉的愛,極端到了令人窒息的地步,那這便不是真正的愛,而是自私的占有欲。

#電視劇傳家#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