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方世玉》「雷老虎」陳松勇病逝,曾想把遺產全捐給菲傭

《方世玉》「雷老虎」陳松勇病逝,曾想把遺產全捐給菲傭
2021/12/18
2021/12/18

17日,台媒突然爆出80歲演員陳松勇病逝的消息。

據台媒報導,陳松勇17日下午15時07分病逝于桃園長庚醫院安寧病房,享壽80歲。

據其好友表示,早在一個多月前,陳松勇身體就出了狀況,生前醫生曾建議他洗腎可以維持生命,但他決定讓自己好好地走,臨走前神智仍相當清楚。

陳松勇病逝的消息出來後,迅速在內地登上了熱搜。

很多人都忘不了,他飾演的那些經典角色。

在臺灣省娛樂圈,被許多人稱為大哥的他,一生頗具江湖色彩。陳松勇出生在一個貧困的家庭,爸爸雖然疼愛他,卻喜歡用棍棒教育。

因家境貧寒,上完小學後,他便四處打工擺攤,還被黑幫勒索過保護費。不過稍大點後,被人欺負他便拳腳還回去,再也沒人敢欺負他。甚至還傳出過他短暫地加入過黑幫的消息,這個消息他沒有正面回應,只是表示黑幫的界限不好定義。

但他十幾歲時確實脾氣火爆,賣海鮮的老闆曾見他年紀小想欺負他,在賣魷魚時與他有口角,他直接把人捅了一刀揚長而去。

因為這件事,他們家賠了不少錢,他被爸爸吊在樹上打得奄奄一息。

直到十三、十四歲,爸爸才沒有再打他。

每次因擺攤他被員警驅趕或者開罰單,他就躲到片場,久而久之就對電影產生興趣。

不過他入圈的契機是因為沒有錢借宿在朋友家,但朋友開的卻是黃店,導致他被員警一抓再抓。他乾脆躲進電視臺住宿,住久了乾脆演起了閩南劇。

1970年,陳松勇轉戰電影圈,演過許多經典劇集及電影,不過因外形,他的角色多是大哥或者混混。

比如在譚詠麟、劉德華合演的《至尊計狀元才》中飾演蔣河山。

在片中,他是臺灣幫龍頭老大,蔣芸芸堂哥。

《監獄風雲2逃犯》裡的大圈龍。

片中的他本與周潤發飾演的鐘天正不合,但二人先後均被逼要逃獄,二人在逃獄期間共患難,產生了一段不一樣的友情。

而陳松勇的事業高峰,應是1989年,在《悲情城市》裡飾演的林家的大兒子,經營商行的林文雄。

片中的另外一個主角,是梁朝偉。

陳松勇並不是「林文雄」的第一人選,當時是監製楊登魁大力推薦他,還遭到導演侯孝賢的反對,但最後陳松勇還是演了。

沒有劇本、沒有臺詞,就靠著情境揣摩演出,就靠自己的生活經驗,還真讓陳松勇打敗成龍、鈕承澤的競爭,拿到金馬獎最佳男主角獎。

不過內地觀眾最熟悉他的角色,莫過于《方世玉》裡霸道而不失可愛的雷老虎。

「以德服人」是雷老虎的口頭禪,也是讓很多內地網友記憶猶新的點。

在《新少林五祖》裡,他是馬佳善,依舊是一個活寶。

陳松勇能說會道,為人又豪爽,是台綜的常客。

罵人一絕的他,還出書,教說話的藝術。

他上《康熙來了》,為了表現自己健康,體力又好,還表演了一段自錘肚子。

不僅如此,他還讓小S狂打他的肚子,結果小S打得氣喘吁吁,他什麼事也沒有。

為了健康著想,每天三四包煙的陳松勇把煙戒了。

但是他卻無法戒酒,甚至在《康熙來了》節目上直接喝了起來。

他對于酒的喜歡,身邊的朋友基本都知道。陸小芬就爆料陳松勇拍戲的時候開拍前都會喝一兩口,一瓶酒可以喝1、2個月,但如果沒有戲拍的時候,可以從早喝到晚,別人怎麼勸說都沒有用。

2006年,陳松勇突然中風送醫,右半身癱瘓,生活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最嚴重時,右半邊麻痹三年後又因為胃出血送醫,身體越來越差,視力也因為白內障、視網膜出血,一眼幾乎失明。

之後他先後又患上肺積水、腎病等各種疾病,但他堅持不戒酒,覺得人生苦短,不如享受當下,健康情況每況愈下。

自從生病後,陪在他身邊的都是菲傭。陳松勇終身未婚,他曾表示年輕時太窮,沒有辦法給女孩未來,不敢談戀愛。

40歲時他愛上一個20出頭的女子,但仍以分手告終,此後決定不再交女友。

他在《康熙來了》裡曾公開表示,如果不能給對方永遠的承諾,不如不要交往。

他也坦言,自己身邊的感情都是現買現賣即可,他也質疑一些女子是否是為了他的錢才投懷送抱。

沒有妻兒的他由菲傭Yule照料,他把Yule當女兒,讓Yule叫他「阿爸」。他感謝她細心照顧,不僅送她黃金,還說:「以後死了會給她200萬。」

近年來,他身體稍微好轉些後,他便又會去參加友人的聚會,稱也在注意身體方面的調養,不然錢還沒有花完,人就過世了。

台媒曾好奇他的存款,他自豪地回懟:「錢多到不知道要給誰!」

今年春節,他受邀參加「關懷演藝人員春節聯歡晚會」,透露自己並沒有高血壓,但有糖尿病,左眼已經完全失明,右眼視力只剩下0.6。

在病逝前兩個月,他還與金鐘導演李嶽峰在公園偶遇,邀請其去家裡喝酒。

陳松勇病逝前神智非常清楚,醫生認為只要洗腎就能繼續維持生命。但他認為認為自己已年過八十,在人世間已經太久了,無須眷戀,且多年病痛,不如不要執著。他堅持不需插管等積極治療,只需要臨終關懷。

他說他「沒什麼遺憾」,唯一覺得遺憾的是「錢剩太多,到死也沒花完。人死了就死了,墓碑沒什麼用,想採取樹葬。」

按照陳松勇好友的說法,陳松勇走得很安詳。這一回,他可以在另一個世界快意地喝酒了。

祝他一路走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