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軒轅敬城到死都不知,骯髒雙修的老婆為他籌謀一生

《雪中悍刀行》軒轅敬城到死都不知,骯髒雙修的老婆為他籌謀一生
2022/01/05
2022/01/05

軒轅敬城站在已有二十餘年未曾踏足的院子裡,當著妻兒的面殺死了三弟軒轅敬宣。

正好雷聲轟鳴,大雨將至,軒轅敬城意味深長地感歎, 「徽山上下,都髒透了。」就讓大雨洗刷掉一切的骯髒吧。

老祖宗軒轅大磐喜好雙修,不顧倫常玷污家族女輩;三弟軒轅敬宣調戲嫂子欺負侄女;二弟軒轅敬意貪圖江湖名利,阻攔侄女下山……徽山上下,唯一純粹乾淨的軒轅青鋒,現在也要被捲入泥潭之中,可悲啊。

然而,翻閱原著就會發現,整個徽山上下,除了軒轅大磐之外,最「髒」的就是軒轅敬城的老婆,她不愛軒轅敬城,自願做老祖宗雙修的爐鼎,還和小叔子有「姦情」,可謂是「人盡可夫」。

很多原著黨表示,軒轅敬城的妻子是全劇最突兀和噁心的角色,因為內心的不甘,害了軒轅敬城一輩子。

但露子依然願意用最善意的眼光看待她,她一生都在「賭氣」,看似傷害了軒轅敬城,其實為他籌謀一生,對他深沉的愛。

一、真心錯付,與「戀人」無緣,嫁給軒轅敬城是「賭氣」

在嫁給軒轅敬城之前,她也曾是快意的江湖兒女,嚮往自由、隨性的生活。在熱血沸騰的年紀,他遇到了男裝打扮走江湖的王妃吳素。

她無可救藥地愛上了那個瀟灑的少年,他劍藝高深莫測,五官硬朗帥氣,偏偏還有一顆與她一致的快意江湖的初心。

然而,心愛的「男人」卻是個容貌無雙的女子,一腔熱情和湧動的芳心,付諸流水。隨著王妃吳素的離開,她暗黑致鬱的生活便開始了。

這種「不可能」,比愛而不得更痛。從此以後,她的愛只能寄託在家裡的那幅畫像上,那是她憑著記憶一筆一畫勾勒出來的心上人的模樣。

吳素的離開,也斬斷了她快意江湖的所有可能,她從此遁入悲涼哀傷的宿命之中。遇到了愛她如命的兒郎軒轅敬城,她不愛他,但還是嫁了。

那時候的她,想要報復的只有自己,想要斬斷的也是自己心中的情絲。然而,因為她不肯放過自己,最後拖累了一個真心愛她的人。

偏偏這個深愛她的男人,還是與她夢中情人的性格完全相反。江湖兒女以武論尊卑,軒轅敬城卻一心沉浸在書中,明明是軒轅家最有希望的嫡長孫,卻沒野心,沒出息,性格懦弱。

軒轅敬城將她視為心中的女神、白月光,明知她心中有念念不忘的深愛之人,明知她不愛自己,明知她心中有苦楚,依然選擇隱忍,默默守候。

妻子不讓他進屋,他就二十餘年不進門,每年都會送一壇當歸酒,將內心深處的愛繼續醞釀,即使對方不聞不問。

煩悶的妻子,將恨和不滿都轉移到他身上,恨他懦弱,恨他不爭,恨他隱忍。他每年送來的酒,她都沒喝過,直到最後一刻,才明白他二十幾年來送當歸的含義—— 人生當苦無妨,良人當歸即好。

很多人覺得他二十年在門口止步,是「不敢」,其實是對妻子的尊重、愛護和呵護。只要她開心,只要她痛快,他怎樣都可以。

二、自願和老祖宗雙修,「人盡可夫」,逼迫「窩囊丈夫」反抗

軒轅敬城和妻子之間的鴻溝,不止是「不愛」,還有老祖宗軒轅大磐這個「惡魔」。

軒轅大磐是個老變態,偏愛「雙修」這一邪魔外道,對家族的女輩痛下黑手。對于家族的女孩來說,被老祖宗選中,是人生黑暗的開始,是可怖的。

然而,剛嫁進門沒多久的軒轅敬城妻子,不守婦道,不顧倫常,主動請纓,自願入問鼎閣和老祖宗一起「雙修」,做他練功的爐鼎。

這一做法讓軒轅敬城在軒轅家徹底成了一個笑話,他在兄弟面前抬不起頭,被女兒看不起,被弟弟嘲笑折辱,被妻子傷害。

很多人都表示看不懂軒轅敬城妻子這一迷之操作,自己不痛快為何要拖愛你的人下地獄?自己無法和心愛的人在一起,為何要傷害一個真心愛你的人?

在露子看來,軒轅敬城妻子的自甘墮落,一方面是自暴自棄,和無能無用的丈夫賭氣,此外,還有更深的意義。

1.逼迫丈夫反抗。軒轅敬城再怎麼窩囊,她再怎麼看不上這個男人,事已至此,她也能體會到這個男人的真心,以及對她的尊重和珍惜。這樣一個老實的男人,在家族的鬥爭中敗下陣來,被弟弟們踩在頭上,被看扁,被看輕。

實際上,軒轅敬城如果下山進京謀事業,也是可以走出新的天地的。在原著小說裡,關于軒轅敬城的才華有過這樣的描述。

人人都看得出來,軒轅敬城的窩囊和沒出息,就是因為一個不愛自己的女人自困徽山而導致的。

她或許沒那麼愛他,但她也不想耽誤他的大好前程。她自己的一生已經毀了,不能再毀他的。

她用了幾乎毀滅自我的方式來「拯救」和「成全」丈夫,可是這個癡情的男兒,即便忍受了最痛苦的「戴綠帽」之傷,依然不肯離去,依然選擇默默守護。

她不讓進門,他就不進;她不想見他,他就退居一旁。 這麼多年來,軒轅敬城老婆一直視他為「無用之人」,其實不是厭惡,而是恨其不爭。

他本可以過一個不這麼憋屈的日子,可是他自願將自己囚禁其中。

從某個層面來看,她的推開,是希望他逃離,可惜,她還是低估了他對她的愛。

2.保全軒轅嫡長子一家。軒轅家族本來該交到軒轅敬城這個嫡長子的手上,可惜他要武功沒武功,要出息沒出息,只會埋頭苦讀詩書。這樣任人宰割,他能隱忍,可她們母女怎麼辦?

她選擇入問鼎閣,自願成為老祖宗的爐鼎,其實也是在搏一個「護佑」。她天真的以為,有了老祖宗這個靠山,即使軒轅家沒有軒轅敬城什麼事,依然能保全他們大房一家老小。

當然,有了軒轅大磐這個老祖宗在背後,一直覬覦她美色的三弟軒轅敬宣,只敢嘴上調戲,不敢真的付諸不軌的行動。

但她妄圖交換的「保全」也僅此而已,沒想到軒轅大磐這個老東西,竟然將手伸向了她的女兒軒轅青鋒。

得知女兒要重蹈自己的覆轍之後,她唯一的想法就是「認命」。這種時候能指望軒轅敬城這個「窩囊廢」嗎?軒轅青鋒問她有沒有其他下山的法子,她絕望地說要是有別的法子,她早就逃了。

軒轅敬城一輩子都是窩窩囊囊的過著,隱忍不發,在弟弟們的壓迫下得以一絲喘息。沒想到,這一次,他終于有了一個男人和父親該有的模樣。

他首次暴露自己的武功,視死如歸, 「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面對天象境的老祖宗,他毫不畏懼, 「管他什麼境,誰都不許動我女兒!」

就連妻子都不曾想過,在軒轅敬城身上還能看到傲氣和風骨這種東西。送軒轅敬城離開時,女兒軒轅青鋒是擔心和憂愁,只有她一臉平靜,甚至有點小小的期待和崇拜,他終于「反抗」了。

「這輩子娶你,我不後悔。」他說。

她終于飲下了他倒的那杯「當歸酒」。

軒轅敬城和軒轅大磐同歸于盡之後,她如孤魂野鬼一般來到崖邊,幽幽說了一句「敬城,不跟你賭氣了。」說完,縱身一躍。

以身殉情,為她和軒轅敬城淒美愛恨畫上了一個句號。

寫在最後:

一開始我總想不明白,軒轅敬城妻子的動機,為什麼自我毀滅自甘墮落還不夠,還要拉著深愛自己的男人一起下地獄?

後來,我才想明白,她對他的愛和袒護未必少。嫁給他是年少無知的賭氣,和老祖宗雙修,是逼他出逃這個「骯髒」的家族。

可惜軒轅敬城一輩子就是個癡情人,一生為情所困,一生為愛隱忍。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