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顧姨丟在抽水痰盂的手帕,揭穿了太太不受重視的隱情

作為一個下人,顧姨比老爺和夫人還要豪橫,在易家,仿佛她才是這個家的主人,她不給易興華面子,也不給黃寅茹面子,她就是一個特別的存在,關鍵是這兩個當家主人對她還沒有微詞,家里的人也習以為常,這奇葩的現象,讓人驚訝。

難道一個下人,都可以翻身做主了嗎?

還是說,在易家有特別隱秘的事情,讓人不知道呢?

其實,顧姨的這些行為,藏在她對太太的一句話里面。

星華百貨的由來

易家的花園坐落在一個非常安靜的街角,冬暖夏涼,一共有三棟,中間的主樓有三層,主樓前有華麗的白色石階,有獅子噴泉,周圍綠草茵茵,花房,泳池和球場,因有盡有,外面看來,美輪美奐,住在里面的人也賞心悅目,讓人歡喜。

可這樣的一個房子,卻不是易家買的,而是易家二夫人娘家買的。

當年,易興華的原配死后,就娶了二太太,大太太生下一個女兒鐘靈,二太太也留下一個女兒鐘玉。

10年前,易興華投入全部身家想要開一個星華百貨,結果資金不夠,老泰山就給他送了40萬,還買了這棟房子作為他們的家宅送給了他。

有了這些啟動資金,又有老泰山的支持,星華百貨慢慢地從最開始的兩層做到了如今的一整棟,成為大上海本土百貨之中的翹楚,一舉一動都獲得了上流社會的關注。

人總容易忘本。

特別是站在高處的人,經歷太多誘惑,慢慢地忽視了身邊的人。

易興華對二太太的態度

女人都有第六感,有時候特別的準。

一個男人喜歡你,那就是滿心滿眼地喜歡你,一個動作,一個眼神,那是能夠感覺得到的,可是如果他不喜歡你,他會對你的每一個行為,每一次動作,都充滿了嫌棄。

容顏易老,人心易變。

一開始易興華對二太太很好,隨著時間的推移,事業上升,接觸的人和階層越來越多,他開始挑剔二太太。

二太太感覺到丈夫的變化,于是心里變得焦急,她知道,只有女兒有病,丈夫才會回來,于是她常常讓女兒鐘玉病著,一次又一次,易興華發現了異端,他生氣了。

他不知道,二太太的病是他造成的。

他不知道,沒有他在的日子里,二太太每天都過著煎熬的日子,她不敢告訴父母,不敢告訴下人,只能一個人默默看著女兒生病,讓自己變得越來越暴躁,一次又一次得不到滿足后,病情越來越重。

易興華沒有愧疚,沒有后悔,有的只是不滿。

當一個人不喜歡你的時候,你不管做什麼,都是嫌棄。

女人不要太天真,深情只會折壽。

易興華娶家庭教師

二太太生病了,外祖父害怕鐘玉受到傷害,他移民國外時,順帶把鐘玉帶走了。

在那之前,易興華已經喜歡上了來家里教書的黃寅茹,黃寅茹長得漂亮溫柔又善良,對所有的女兒視如己出。

黃寅茹不像二太太那樣作,她的表面功夫做得非常好,讓易興華以為他娶了一個賢妻良母,其實黃寅茹根本不像表面那樣好。

鐘玉一眼就看出來,她抗拒黃寅茹,也不喜歡黃寅茹生的兩個孩子。

鐘玉只認可鐘靈,從來不認可黃寅茹,在她眼里,黃寅茹就是小三,是靠美色上位的人,不值得她尊重。

10年前,鐘玉不喜歡黃寅茹,10年后,她依然不喜歡黃寅茹。

可是黃寅茹為了得到易興華的認可,一再表現自己。

她主動為鐘玉布置房間,卻不知道鐘玉喜歡什麼,還讓女兒占了鐘玉的房間。

她為鐘玉找一個貼身丫鬟,卻是看不起鐘玉又浮躁的女子。

她關心鐘玉有沒有吃飯,讓鐘秀讓著鐘玉,是為了讓易興華對她們產生同情,顯示鐘玉的囂張跋扈。

黃寅茹看似處處圍著鐘玉,生怕她受了委屈,其實她一直在制造麻煩,處處為鐘玉樹敵。

黃寅茹以為自己做得神不知道鬼不覺,可鐘玉一眼就看穿了,她看破不說破,反正就不按照你給的路子走。

主動布置房間,被鐘玉用來關狗,最后鐘玉拿回了鐘秀住的房間。

主動給的丫鬟,被鐘玉拒絕了,她直接指定了一個踏實貼心的婢女。

至于黃寅茹的示弱,早就被鐘玉一句「暗示」,加深了易興華對她的愧疚,根本不會計較鐘玉這些任[性.行.為]。

黃寅茹示弱,鐘玉偏不讓她如愿,亂拳打死師傅,鐘玉從不按照黃寅茹的計劃出牌,總是這麼直來直往,讓人防不勝防。

顧姨的輕視

鐘玉對于黃寅茹是無視,而顧姨對于她則是輕視。

星華百貨10周年慶典,也是易興華大壽,真正的雙喜臨門。

鐘玉受到了消息,立馬趕了回來,讓易興華非常的開心又期待,那個離開了10年的女兒,終于要回來了,他想要彌補自己對她的虧欠。

黃寅茹嫁給易興華這麼多年,早已洞察了他的心思,親自為鐘玉布置房間,生怕自己布置得好,買的都是頂級好貨,把房間布置得華麗又高貴。

為了讓鐘玉住得舒心,她專門找來了管家顧姨,讓她給出意見,看看自己的布置有沒有哪里不符合心意。

她這樣做的目的有三個:

一,如果到時候鐘玉不喜歡這個房間的布置,可以推給顧姨,說明顧姨不用心,怪也怪不到她的頭上。

二,她想要告訴所有人,她這個繼母,對女兒一視同仁,關心丈夫的所有女兒,急丈夫所急,關心丈夫想,讓人看到她的賢妻良母性質。

三,她想要告訴左右人,她才是這個家的主人,宣誓自己的主權,只有她可以隨意安置家里的人。

可惜她想多了,本來她只是想要給顧姨一個臺階,讓她提點提點,顧姨立馬拿出主人的架勢,看了一圈,發現很多東西都要換,于是她好不矜持地指出了黃寅茹太太不如意的地方。

顧姨的眼里對黃寅茹完全沒有對主人的尊重,反而像個主人一樣,發號施令。

黃寅茹買了一張名畫,她聽易興華說鐘玉喜歡,她專門給顧姨展示了下,順便用手摸了摸畫面的一角,顧姨看見了她的動作,眼里手里滿滿的嫌棄。

她走過去,拿出來一張帕子,使勁地擦拭黃寅茹摸過的地方,然后把它丟在抽水痰盂里面,輕輕放水沖了下去,仿佛想要丟掉什麼臟東西似的。

在顧姨眼里,這個房子是二太太的,二太太走了,鐘玉就是這個家的主人。

不管她離開十年,二十年,只要她還活著,什麼時候黃寅茹,什麼易興華,都不能是這個家的主人,他們屬于鳩占鵲巢。

易興華知道顧姨的心思,黃寅茹也知道顧姨的心思,可他們不敢趕走顧姨,畢竟這是二太太身邊的老人了,是維護鐘玉最忠實的使者,誰也無法趕走她,她會站在這里等著主人的歸來,為主人服務。

說到底,黃寅茹和易興華都不是顧姨心里的主人。

對于忠心的人,都值得尊重,主人離開了十年,估計早已忘記了她的存在,可她依然堅定不移地守著這個家,等到主人的歸來。

所有人都忘記了鐘玉的愛好,她十年如一日地記住了,鐘玉有這樣一個忠心的仆人,這輩子值得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