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結婚不圓房,一件嫁衣,撕開易鐘靈和席維安多年的隱痛

「他配不上你。」

這是易鐘玉被父親趕出家門前,對挽留自己的易鐘靈說的最后一句話。

席維安愛屋及烏

席維安不僅對易鐘靈好,對易家每個人都很好。

易興華喜歡吃北平菜,為了討好岳丈,大年三十,席維安特意派人運來很多北平的特產。

易興華愛古董,席維安直接帶了一名古董商人去易家花園,送了易太太黃瑩如一塊色澤非常好的翡翠,易興華一件鈞瓷。

易鐘玉在家宴上,不僅痛斥席維安粗暴無知,還當眾揭穿黃瑩如是第三者。

易興華氣憤之下,將易鐘玉趕出家門。沒想到,易鐘玉被一伙早就潛伏在易家花園附近的歹徒綁架。

綁匪打電話到易家,索要三十萬美金才肯放人。易鐘靈著急地去找席維安求救。

席維安的副官呂朝聞轉述了易鐘玉在餐桌上罵席維安的話,出主意讓席維安趁機給易鐘靈個教訓。

席維安想都沒想就拒絕了,他連夜派人出去搜救易鐘玉。

找到人后,席維安更是考慮到易鐘玉的名聲(事情傳出去,難免會有閑言碎語猜測綁匪對易鐘玉做了什麼),到巡捕房銷了案,稱是因為易鐘玉迷路,才鬧出了誤會。

易興華所在的商會大樓遭到襲擊,席維安不等手下到齊,就先沖進了大樓找人,手上還被兇徒砍了一刀。

可以說, 席維安對易鐘靈的愛是深入骨髓、不求回報的,岳父、岳母的喜好他記得,岳父、小姨子有難,他也第一時間站出來。

可就是這麼一個永遠把妻子擺在第一位的男人,易鐘靈不僅不喜歡,還很厭惡。

易鐘靈同床異夢

易鐘靈和席維安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易鐘靈自幼隨易老太太長大,學習琴棋書畫、詩詞歌賦,還繼承了易家的調香之技,骨子里浸潤著文香,所思所言無不透出才情。

而席維安和易鐘靈的成長經歷截然相反。

席維安從小跟著席老爺子打拼,摸槍桿子長大,思維方式直接到野蠻,動輒說槍斃,拳頭永遠比他說話快一步。

新婚那夜,席維安嫌鬧洞房的人太吵,朝天開了一槍,嚇得易鐘靈徹夜難眠。

易鐘靈惋惜梅花被人偷栽,席維安就在小路旁的梅枝上,掛了一塊木牌,上面寫著四個血紅大字——折花者死!

席維安回席公館,滿地落葉,以為下人不盡心,抽了管事的兩鞭子。舞刀弄槍的席維安想不到雨敲落葉,寫詩作畫,那些落葉是易鐘靈有心留著的。

席維安看見陸培不務正業,氣不打一處來。氣沖沖回房后,嫌窗外的鳥聒噪,讓人打掉樹上的鳥窩。他不知道這是易鐘靈不愿束縛鳥兒,特意養在院子里的。

以上種種,都只是冰山一隅。席維安的魯莽粗暴完全顛覆了易鐘靈的人生觀,讓易鐘靈有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厭惡感。

易鐘靈和席維安的隱痛

原著里這樣形容易鐘靈和席維安的婚姻:

這個家里,誰都看得出大姐(易鐘靈)對這樁婚姻的不順服,雖然承受著,但沒有愉悅。

婚后,易鐘靈和席維安分房睡,結婚但不圓房。

易鐘靈和席維安,兩個人本來相安無事,維持著表面的和氣,直到汪劍池的出現,打破了夫妻間微妙的平衡。

汪劍池是易老太太給易鐘靈訂的親事,兩家本來約好等來年春暖花開就成親。

不想,席維安因為一張照片愛上了易鐘靈,兩人再次重逢后,席家上易家提親,易興華以易鐘靈已有婚約婉拒了席家。

席老爺子抱孫心切,之前席維安屢次相親都不滿意,席老爺子急了,一聽說席維安相中一個姑娘還被人回絕了,當場就叫囂著要斃了易興華,幸好副官呂朝聞拼死攔著才作罷。

易興華是未來的親家,殺不得。跋扈慣了的席老爺子就把目標對準了汪家。

汪老先生是文壇泰斗,德高望重,卻無緣無故突然吐血身亡。沒過半個月,汪劍池被槍殺后扔進江里,下落不明。

汪劍池是家里的獨子,汪老夫人經不起打擊,沒一年就病故了。好好一個汪家,轉眼間家破人亡。

還好,黃瑩如當初不忍心看著汪劍池喪命,從呂朝聞手里奪過手槍,故意射偏,易鐘靈和汪劍池才有了多年后的久別重逢。

一件嫁衣

易鐘靈房間的床下,藏著一件嫁衣。這是易老太太和她一起,為了她和汪劍池的婚事而縫制的。

生于大家族,易鐘靈盡管知道婚事不由自己說了算,心里也勾勒過未來丈夫的模樣——一位斯斯文文的,能和她琴瑟和鳴的知音人。至少,不應該是席維安那樣。

再見汪劍池,易鐘靈回家大哭了一場。這一切落在席維安眼里,像眼里進了沙子一般的不舒服。

他突然走到床前,從床下拉出一只皮箱,惡狠狠往地上一砸,拿起里面的嫁衣用力撕成了碎片。

易鐘靈跌坐在地,無力地收集起撕裂的衣片,摟在懷里痛哭。

席維安看不下去,摔門而出,臨走前撂下一句狠話:「你最好想清楚,你到底是誰的妻子!」

寫在最后

其實,當年席老爺子對付汪家,是瞞著席維安的。

在席維安眼里,自己是幸運的:汪家突發意外,與易家解除了婚約。他欣喜若狂地請老爺子再去易家提親,岳父大人點頭應允。

而易鐘靈,多年來顧忌兩家的體面,雖然一直懷疑席維安,卻始終不言。汪劍池的「死」成了易鐘靈這麼多年厭惡席維安,不愿意與他圓房的真正理由。

席維安不知道的是,易鐘靈見了汪劍池哭,無非是哭彼此有緣無分,其實心中早已放下。

而那件嫁衣,對易鐘靈來講,與汪劍池無關,只是祖母留給她的最后一份念想。

其實,要打破易鐘靈和席維安之間的僵局,缺的只是雙方坐下來,打開天窗說亮話而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