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哲遠劉亦菲《長陵》武力爆表的戰神長陵與智商高超的病秧子賀瑜

《長陵》是一本古偶非經典重生文,它并不像以往的重生文一樣,絕大多數的重生文都是女主死后靈魂賦予他人肉體上存活,以全新的身份游戲人生。而這篇文的女主是被戰敗后,死于滔滔瀑流之中被婆婆所救,最終沉睡十一年。長陵再次醒來光陰已逝十一載,記憶仿若昨日,容顏未曾變老,反而越發年輕漂亮。

《長陵》這本小說即將影視化,主角已定是由 劉亦菲,陳哲遠主演,目前正在籌備中。這篇小說的女主設定是非常強大的,武力值妥妥的厲害,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劉亦菲飾演的長陵絕對是驚艷,單從她的打戲來說必然是精彩的,一套行云流水的打戲,力量感十足,加上冷清的氣質,怎麼看都是一副美畫。

看這部小說的時候全程都離不開 「驚心動魄」這一個詞語,所謂的驚心動魄,無非是長陵的容貌美得驚心動魄,長陵的武功強大得驚心動魄,甚至以敵方打斗的陣勢也震撼得驚心動魄。

架空時代,天下戰亂,群雄并起,這本書不僅體現有蕩氣回腸的江湖熱血,詭譎叵測的權謀心術,甚至還有震撼人心的俠骨紅顏,這無疑是一場令人驚心動魄的血洗恩怨戰爭。

故事的人物設定也相當有趣,女主長陵是曾是威震四海的戰神,武功極高,修煉的內功至極霸道,性格耿直坦蕩,為人單純善良,大多時候能動手就不會動嘴的一根筋腦回路,憨厚可愛,卻聰明又善良。

男主賀瑜,西夏皇子賀小侯爺,從小就是病秧子一個,擁有高超智商卻唯獨身體殘弱病殃,還總是一副大人模樣。小時候的賀瑜還是一個老成的小大人,生活窘迫,命不由己,為了能活下去不得不去兌現諾言,硬是把自己變成話癆的小侯爺,即使是偽裝成虛偽之人,卻依舊還是那個臨危不亂深謀遠慮的賀瑜。

賀瑜身有殘障,經常命懸一線,他喜歡長陵卻不敢動容,經常口是心非把真心當作玩笑話一筆帶過,只因為他害怕長陵會孤苦無依的留在世上。賀瑜一直謹記著小時候長陵對他的一命相救直到長大也無法忘懷,長陵救他一命,放他一馬,曾經長陵的一句 「縱是免冠徒跣,行深山巨谷,仍能以衾擁覆」讓賀瑜拼命為地她的活著,就算命不久矣也不曾放棄求救自己的一絲機會。

賀瑜十一年的時光未曾參與過長陵的過往,卻在十一年后的此刻再次與她重逢,他們一路走來從相熟相知,相互扶持,再到互生愛戀。賀瑜這一生活著就是為了與長陵相遇到相守,而長陵涅槃重生為不只是復仇,還為了能替賀瑜尋找延壽的方法甚至不惜救回自己最大的仇人付流景。

長陵與賀瑜相遇是在少年時期,當時的賀瑜還是個小男孩,那年長陵十七歲,而賀瑜十歲,他們整整相差七歲。十七歲的長陵已是赫赫有名的戰神,輔佐兄長打天下,她心之所向,向往和平,卻因為一場還未開始的懵懂愛戀卻被心上人付流景的背叛和誤會而毀于性命。

長陵從未想過會被付流景設計,被敵方群雄圍攻,親眼看著越家家軍死傷無數,兄長越長盛身負重傷而不幸遇難,十七歲的長陵永遠沉睡在那一場滔滔瀑流之中,慶幸的是她被人所救,最終在江湖失傳已久的「南華針」婆婆手下醒轉過來,再次醒來已過十一年載,人事皆非。

長睡中醒來的長陵,并沒有忘記之前的記憶,她為了查明當年真相,為了給兄長報仇,決定重出江湖,再掀波瀾,決心殺死付流景,已報心頭所恨。

再現江湖的長陵女扮男裝,眼角焰生紅印記,頭戴面具,以一擋萬的戰神形象,馳騁沙場,所向披靡。盡管沉睡十一年,她身上的絕世神功絲毫未減,反而這身武功讓長陵變得無情無欲,明理是非。

長陵追殺付流景必然是當前首要任務,但付流景的作惡多端,讓長陵在復仇中牽扯到無辜的生命因付流景的自私而因此喪命,眼看局勢重現,似乎早就計劃好一切,后果早已料到。

長陵并不會只為復仇而不善觀其變,但她的計劃永不會改變,自從得知背叛者是當今皇帝,她便一路奔向皇城,進入武院,甚至憑借一身絕世神功當上武林盟主,只為揭發當年真相,為越家報仇,為兄長報仇。

因一場叛變而引起的一場腥風血案,不僅有江湖恩怨,詭譎權謀,兒女長情,甚至還有諸多的世態炎涼。原本長陵已是無情無欲的人,但她終究抵不過一個小她七歲男孩的「話癆」而變得有溫度,有感情。

重生的復仇之路上,長陵遇見賀瑜,這個愛笑又愛嘮叨的男孩一路陪伴著她,盡管長陵嫌棄他吵,討厭他的偽裝,但心里時刻又為他體弱的身體而擔憂。賀瑜的機智與活潑無疑是長陵復仇路上的小太陽,他一笑,她便嘴角上揚,他一吐血,她便慌亂不已。

賀瑜深知長陵并不是無情之人,曾經在幼年時期他無意間偷看長陵沐浴,偷窺她少女的秘密,雖然賀瑜看著長陵憤怒不已,想暴打他一頓,奈何長陵看他年紀尚小,身患頑疾,非但沒有殺人滅口,反而渡其真氣為他續命。

長陵并非是感情用事之人,而是非常明事理,也特別清楚所在局勢,她不會因一時報仇而讓政局動蕩。她接近仇人,將計就計,利用局勢,不殺無辜,甚至愿意用自己的內力救人,寧愿冒風險也不想殺小孩,這就是賀瑜眼中的長陵,她并非是無情無愛之人。

但倔強的長陵會因自己的一身絕世神功而變得十分敏感,天賦絕佳的她能發現別人的不尋常之處,實力讓她不需要廢話就可以讓人聽話,但傲嬌起來的長陵會因為一次中毒內力被封而無法為自己療傷,大夫曾說只要她哭一場,疏泄情感身體就能恢復如初,奈何長陵就是不會。

在感情上長陵是直截了當的,她愛恨分明,可以拼盡全力救人,也懂得不應該犧牲別人,不會把恩和怨混淆,可事情一旦與賀瑜相關,她變得兩難齊全,矛盾不與,甚至為了不讓自己有所選擇,她可以舍命為賀瑜求得延壽之法,甚至救助仇人付流景。

付流景傷害過長陵,也救過長陵,但她不會因付流景做過的彌補而抹消他之前做過的算計和陰謀。復仇占據長陵的全部,殊不知賀瑜才是她的心之所向,這一路上賀瑜陪伴著她打鬧,給她勇氣與溫暖,雖然賀瑜經常愛嚼舌根子,為了保命撒謊愛開玩笑。

曾經眼看著還是小孩子的賀瑜已經長大成男子漢,也學會嘻嘻哈哈偽裝自己的情緒與歡喜,可誰還記得十一年前那個真實性格冷淡、寡言無聊的賀瑜,雖然賀瑜一開始是以葉麒的身份待在長陵身邊,但小時候的那一面之緣,那一場救命之恩早已把長陵歸于他心底。

十一年前的賀瑜進入越家,欲與越家同歸于盡,被長陵所救,便一生傾盡于她。賀瑜為了活命拜入天竺高僧迦谷門下,但因性情與執著未能習得《釋摩真經》,為了尋得長陵,賀瑜習得第二重,但尋得長陵十一年終得無果。

賀瑜性子冷淡,沉默寡言,因先天宿疾把自己逼成了一個風趣幽默的話癆,后來以葉麒身份跟隨長陵,為了長陵以命殺敵,為救長陵的哥哥長盛將自己救命的紫金丹予長盛,卻深受重傷、時日無多,又被萬箭穿心,幸得被符宴歸所救,學成伍潤神功得以保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