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血鳳陣屠戮三萬幽州先鋒軍,風惜云一戰成名天下知

由楊洋和趙露思主演的古裝武俠懸疑大劇《且試天下》正在熱播。原著中不僅有廟堂權謀,還有精彩的戰爭片段。

大東皇朝搖搖欲墜之際,經濟和軍事強大的州王都在攻城略地,擴大地盤,弱小的州王唯有通過聯盟以求自保。

在青州王風行濤病逝之后,風惜云繼位為新的青州王。而幽州王也借著風行濤薨逝的時刻,出兵十萬金衣騎,向青州發動了進攻。

對此,風惜云運籌帷幄,在安排好朝堂等后方之后,親率四萬風云騎奔赴邊關,在岐城留下了三萬人馬,最后帶領一萬風云騎來到了歷城迎戰幽州王。

兵貴神速,出其不意。

在快速趕到歷城后,幽州王的先鋒隊伍在第二天黃昏或者第三天早上才能到達歷城。

風惜云對于戰場的地形情況也比較熟悉,在幽州金衣騎必經之道上有一座屹山,不高不險,山上也沒什麼樹木,無法藏人,因此金衣騎必定以為青州不會設伏。但是山下的路只有三米之寬,平常百姓車馬通行無礙,但若是大軍從此過,必然會非常擁擠和混亂。

虛則實之,實則虛之。

風惜云安排年輕的將領修久容帶領五百人在附近埋伏守候,待金衣騎的先鋒一到,便將之切成幾段。同時叮囑只要予以小小騷擾,切不可戀戰。金衣騎攜勢而來氣勢洶洶,風惜云是要借此來殺一殺幽州先鋒的銳氣。

幽州先鋒貪功冒進,在屹山被青州的修久容帶兵伏擊,三萬先鋒軍折損了五千多人馬。為了不被幽州王治罪,率領剩余人馬到達歷城后,不待修整就發起了進攻,期待能拿下歷城,將功贖罪。

白鳳旗再現天下。

面對洶涌而來的幽州金衣騎,風惜云淡定自若,一身戎裝素裹, 銀白色的軟甲十分合身地緊貼著修長的身軀,襯得她高挑而健美,腰間懸掛寶劍,白色的披風于身后飛揚,高空上艷陽灑落,映射得銀甲光芒閃爍,而被銀芒包裹的人,玉面丹唇,清眉俊目,英姿颯颯,就仿佛遠古戰神從天而降,俊美絕倫,不可逼視!

豐蘭息與白風夕十年江湖相恨相殺,見過很多模樣的她,江湖間的素容白衣,離芳閣里的妖嬈嫵媚,落華宮里的清新雅麗,淺云宮前的高貴美艷,紫英殿上的雍容凜然,而此刻的風惜云,讓豐蘭息目迷神癡,渾然忘卻身在何方,世間萬物都已消失,眼前只有她,風中獵獵作響的旌旗下,她獨立于天地間,傲然絕世!

在風惜云的背后,半空中一面迎風招展的大旗,墨色的旗面上,白色鳳凰展翅翔于云空,飛揚之中有著睥睨天下的高傲。

白鳳旗是由于青州先祖風獨影而得名,天地間獨一無二的白鳳凰,代表著青州風氏家族!

風獨影是幫助威烈帝得天下的七大名將中唯一的女將,有白鳳凰之號,封王以后則有鳳王之稱。

幽州先鋒率領的金衣騎攻城的有兩萬多人,而青州風云騎守城軍士不過萬人。雖然人數不占優勢,但是風云騎卻是精銳中的精銳。風惜云早已準備好應對之法。她擺出了風獨影所創的血鳳陣。

嗜血鳳凰,名不虛傳。

《玉言兵書》曾言「遇鳳即逃」。遇鳳王風獨影,逃;遇血鳳陣,逃。豐蘭息都對此陣也是頗感興趣,而風惜云在先祖的陣法基礎之上還做了些修改和變化,以增大陣法的威力。

戰鼓擂動,身著金色鎧甲的幽州金衣騎如金色潮水,如猛浪狂潮涌向風云騎。

眼見金衣騎將至,風惜云抬手發號施令,城下的風云騎如蓄勢待飛的銀色鳳凰,狂飆突起,慕然間張開了羽翼,將金色的浪潮攔腰斬斷,而后伸出利爪,瞬間將金色的潮水撕裂開來。

但見銀甲的風云騎和金甲的金衣騎,就如銀色的鳳凰和金色的潮水相互搏殺,鳳凰展翅,金潮退后;鳳凰揚爪,金潮撕裂;銀色和金色交織在一起,泛起的是血色,漸漸地金潮褪去,銀翅染紅。

豐蘭息和風惜云站在歷城的城頭觀戰。目光堅毅,神色冷峻。無論是刀光劍影,血肉橫飛,還是人仰馬翻,哀嚎慘叫。

這是你死我亡的戰場!

待到日落時分,殘陽如血,晚霞似火,血戰結束,風云騎置之死地而后生!

「嗜血鳳凰,名不虛傳」,連豐蘭息都贊嘆道!

此正是:血鳳陣屠戮三萬幽州先鋒軍,風惜云一戰成名天下知!

而風惜云接下來要面對的是幽州王親率的七萬大軍,她又該如何應對,咱們后面再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