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媚意天成、可鹽可甜的舒羞,可不是個簡單人物

《雪中悍刀行》媚意天成、可鹽可甜的舒羞,可不是個簡單人物
2022/01/05
2022/01/05

《雪中悍刀行》中,陪世子徐鳳年二次遊歷江湖的美女高手舒羞,可不是個簡單人物。

舒羞,出身于原西楚南疆的旁門左派,擅使巫蠱術,精通媚術和易容術,調教幼女的本事更是獨樹一幟,是宗門裡難得一見的巫女,被奉為神明,有望繼承宗主位置。舒羞對于這個不到百人的旁門左派鄙夷不屑,瞧不起宗門的小家子氣,找了個機會從宗門裡逃了出來闖蕩江湖。

舒羞本就是天然尤物的豐韻女子,屬于讓男子看一眼就想到床第歡愉的狐媚子,胸前風景更是氣勢洶洶,又精通床上十八般武藝三十六種姿勢,愛慕者絡繹不絕,在江湖上很是逍遙自在。舒羞行走江湖最厲害的本事,不是內力,也不是刺殺,而是有易容術支撐的床第媚術。只要給她一張畫像,一套完整的易容器具,她便能在半天時間裡變成畫像中的人,幾乎可以以假亂真。

某一日,舒羞從崆峒山一位中年道人手裡得到一本殘破的《白帝抱樸訣》,修行後功力大漲,境界大為提升,但是殘本只有整本心法的三分之一。舒羞暗暗打聽得知,全本《白帝抱樸訣》在北涼王府的聽潮閣裡,于是偷偷潛入王府,還沒瞧見聽潮閣的影子,就被王府裡藏匿的高手打得半死,被北涼王徐驍拿下。徐驍留了她的性命,讓她完成刺殺任務來換取活命的機會,成為北涼王府豢養的鷹犬之一。

徐鳳年在武當山得王重樓移花接木大黃庭後,開啟第二次遊歷江湖之路。北涼王徐驍給徐鳳年安排了老劍神李淳罡、九斗米老道魏叔陽、東越楊青風、南唐呂錢塘等眾多高手隨身護衛,其中就有西楚南疆的舒羞。徐驍將舒羞心心念念的《白帝抱樸訣》給了她,承諾這次出行安全歸來,要秘笈給秘笈,要女人給女人,但是如果徐鳳年出事,就趁早以死謝罪。

襄樊城外蘆葦蕩一役中,舒羞協同九斗米老道魏叔陽、南唐楊青風將符將紅甲中的木甲斬殺,呂錢塘則與符將紅甲中的火甲同歸于盡,徐鳳年被呵呵姑娘賈家嘉偷襲重傷,靠著大黃庭和李淳罡的氣機導引因禍得福,大黃庭登上四重。

此戰過後,靖安王妃裴南葦被徐鳳年帶離青州。覬覦著徐鳳年的舒羞,被徐鳳年委以重任,利用擅長易容的本事,路上與靖安王妃裴南葦共處一室,將裴南葦的嬉笑嗔怒癡,皺眉抿嘴,一愣一驚,都記在腦海,以便製作人皮面具,謀劃裝扮成靖安王妃裴南葦,作為北涼安插在靖安王府的暗諜。

武帝城外,龍虎山老道趙宣素趁李淳罡與王仙芝東海一戰之際,趁機襲殺徐鳳年。舒羞和楊青風被趙宣素壓制,瀕臨死境,徐鳳年出手,方才脫困。此時的舒羞,對徐鳳年有所歡喜,只不過徐鳳年從來沒有將她放在眼裡。

回到北涼王府,徐鳳年孤身赴北莽,易容大師舒羞給準備了六張人皮面具給他。舒羞還用十年壽命作為代價,打造了一張入神面皮,給了野心不小的慕容桐皇。不久之後,慕容桐皇去了北莽,潛伏在北莽王庭。而舒羞離開北涼王府,偽飾成靖安王妃裴南葦,奔青州靖安王府而去。

靖安王趙衡為了面子,收下了舒羞易容的偽王妃。趙衡用自己身死謀得世子趙珣的世襲罔替,對外宣稱靖安王妃裴南葦同日而死。趙珣繼任靖安王,舒羞憑著人情世故與肖似裴南葦,留在趙珣身邊,深得趙珣喜歡和信任,甚至被青州高層官場腹誹為女子藩王。長久相處,舒羞與趙珣假戲真做,互生情感。趙珣明知道舒羞的暗諜身份,也不放在心上。

涼莽大戰期間,徐鳳年南下廣陵道接西楚複國失敗的女帝薑泥回北涼,路經青州,將靖安王趙珣丟下廣陵江。假王妃舒羞雖然驚懼害怕徐鳳年,還是跳入江中救了趙珣,情不知所起,情不知所終。

靖安王趙珣聯手燕敕王趙炳、蜀王陳芝豹叛亂,沒有聽從瞎子謀士陸詡讓他在臨兵部尚書銜的征南大將軍吳重軒平定廣陵道戰事之後,迅速動身返回靖安道轄境的對策,失去了對靖安道的掌控,成了被趙炳、陳芝豹綁上戰亂的傀儡。

夢想著做皇帝的趙珣,給燕敕王趙炳的世子趙鑄做了嫁衣裳,連身邊的女人舒羞都被「三姓家奴」的祥符名將、廣陵道副節度使宋笠看上,居然討要舒羞侍奉。廣陵江的船上,趙珣幫舒羞穿上了納蘭右慈送過來的龍袍,倆人自盡而亡。

舒羞,一個從西楚南疆走出來的巫女,有著氣勢洶洶的怡人風景和擅長易容的高超手段,歷經江湖詭譎兇險,在夾縫中求生存。一朝入得藩王府邸,有了一份真情實意,有了一個真心以對,時間不長,最是情長,人間值得,死而無憾。 正所謂:結髮為夫妻,恩愛兩不疑。藩王意氣盡,賤妾何聊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