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鏡雙城》蘇摩有著平凡人的惡,也有聖人的悲憫,因恨而生因愛而亡

《鏡雙城》蘇摩有著平凡人的惡,也有聖人的悲憫,因恨而生因愛而亡
2021/11/09
2021/11/09

《鏡雙城》蘇摩這一生真的太悲傷了,從出生到死亡從未幸福地活過一天,他從小就受盡淩辱,被人唾棄,是世人眼裡視為最低微的鮫人,生來就無性別之分,全身唯有眼睛最為值錢,擁有一身傾國的容顏,卻因後背醜陋的畸形腫瘤,讓他變成了怪物一般的存在,後來背後畸形的腫瘤被奴隸主強行破開恢復了以往的容貌。

蘇摩小時候被朱顏所救,一直活在地獄般的蘇摩在朱顏身上感受到一絲家的溫暖,朱顏的出現讓蘇摩在黑暗中感受到一束暖光,曾經在奴隸身份裡朱顏給了他所有的好,在蘇摩眼裡朱顏是一個溫暖的知心姐姐,而朱顏曾經答應過蘇摩的母親要照顧他,即使空桑與海國勢不兩立,但在蘇摩眼裡不得不承認朱顏是第一個對他好的人,執拗的他明白了不是所有的空桑人都是敵人。

短暫的相伴讓蘇摩感受到家人般的溫暖,可惜這僅有的余溫即將會轉瞬即逝,後來的歲月裡這抹在他內心處有過一絲的柔軟終究被這殘酷漫長的時間所埋沒,蘇摩的人生註定是逃不過宿命的劫數,即使身份尊貴的他,但身為鮫人一族,曾經的兩國恩怨,讓蘇摩的人生更加慘敗。

空桑與海國原本是修好的盟國,空桑的勢力強大,而海國有龍神護佑,由于在七千年前空桑的開國皇帝星尊將冰族人趕到西海之上,並殺死海國鮫人的守護龍神奴役鮫人,後來那些能歌善舞的鮫人徹底成為空桑人的玩物,他們將鮫人世代訓練成奴隸,逼他們落淚成珠,甚至剜下他們的雙眼換成錢財。

這一等的罪惡行為蘇摩也在劫難逃,曾經被鎖在籠子裡當成商品販賣,被奴隸主嚴刑拷打逼他落淚成珠,即使忍受任何酷刑他都不曾留下一滴淚珠,後來聽到奴隸主想挖取他的眼珠來換錢,眼裡滿心仇恨的蘇摩心中發誓絕不讓空桑人在他這裡得到一點東西,于是他毫不猶豫的刺瞎自己的眼睛。

被打得生不如死的蘇摩以為會死在牢中直到後來被青王帶走,極為渴望自由的蘇摩終于遠離這裡的一切殊不知進入了另一個漩渦,為了以後的自由蘇摩答應了青王的條約毀了丹書,參與青王策劃的陰謀並加以訓練,蘇摩聽從青王的指示被他送往白塔去誘惑空桑太子妃白瓔,以鮫童的身份去接近她,和白瓔朝夕相處。

此時的蘇摩還未有性別之分,而蘇摩的到來讓白瓔更加歡喜,她溫柔呵護著蘇摩以朋友的身份與他相處,白瓔的善良與熱心讓蘇摩有點恍惚,他在這白塔上與白瓔相處幾年的歲月裡讓蘇摩再次感受到不一樣的溫暖,他曾經遇見過朱顏,現在遇上了白瓔,而他眼中的白瓔是那個在月下獨自唱歌的少女,是那個喜歡放著極高的風箏和看掠過白塔候鳥的女孩,是那個歡喜時會雙頰通紅地撲在他懷裡的女孩,他對白瓔的感覺是願意為了她成為男性身份,對于朱顏的感覺而言,她給予的愛像是家人般關懷,那個視他為弟弟的朱顏,那個喊她為姐姐的朱顏,可惜後來的一系列誤會他再也沒有機會和朱顏解釋了。

那段白塔中的歲月蘇摩甚至忘了積壓多年的刻骨深仇,心中唯有那明淨的夜空和月光下那潔白芬芳的少女,也許在別人眼裡這段往事極為渺小,但在蘇摩心中卻如此珍貴,曾在大典之上,那個與青王相約的計畫原本可以提前結束,在白瓔相擁他的那一刻,蘇摩終究為了自由選擇完成任務回應白瓔的滿眼期待,他踮腳輕吻了白瓔眉心上的朱紅色十字星狀封印,蘇摩的眼神由冷漠逐漸變得空茫冰冷,白瓔的封印被衝破,而蘇摩的這一舉動讓白瓔被六部唾棄,被六王處以火刑,命懸一線。

曾經蘇摩以任務之事去接近白瓔,與白瓔相處確實有些偶然間的恍惚,他以容貌去蠱惑白瓔,心中的國家仇恨令他無法忘懷,這一刻的報復成功讓他內心無比快感,逃走之後的蘇摩終于獲得了自由,然而他永遠無法看見白瓔從伽藍白塔上縱身一躍的身影,那如同鳥羽一般身影從雲荒的最高處飄然墜落,那個曾經懦弱的女子為了他竟然如此的勇敢,遠在雲荒的蘇摩再也看不到,離開了白瓔的蘇摩似乎有些東西逐漸遠去了。

後來的蘇摩每當夜裡總會想起那個站在白塔上的女孩,那個經常盯著他看臉頰通紅的女孩,夜裡一閉上眼睛腦海裡全是她的身影,之後的每一年,每一夜他對白瓔的念想只增不減,後來他明白了自己真的愛上了那個女孩,可惜蘇摩終究是躲不過宿命的影子,國家仇恨不允許他貪戀一絲的溫情,不肯讓她近自己的靈魂一分,終究還是孤寂一人轉身離去,他傷害了白瓔,欺騙了她。

離開了白瓔一人游離雲荒,寂寥修行,忍受萬里餐風飲露,這一路上的艱辛苦難無人知曉,無人訴說,能讓他堅持的動力唯有那白衣少女,曾經那個一襲白衣如流星墜落的女子,如今成為了他心中的摯愛,在這個漫長的流放中,蘇摩因心中的那一抹情愫決定化身為男兒身,後來的他流離中州,汲取鮫人漫長的生命為交易,收集換取強大的力量成為一名人人畏懼的傀儡師,蘇摩的強大無人知曉他的為此付出了何等代價。

百年過後再次見到白瓔之時她已成為了空桑王朝的太子妃,那個曾經勸他忘記的白衣少女早已不是蘇摩心中的女子,歸來之時卻物是人非,她是空桑王朝太子妃背負著複國的使命,而此時的蘇摩早已化為冥靈,是世人都怕的怪物,在這個滄海桑田的世界裡,他們註定是陰陽兩隔,生死相抵,如今空桑與海國勢不兩立,千年仇恨必將敵對,海國千萬遺民流離失所,空桑十萬移民沉于無色,怎叫他們如何再相認?

空桑已滅,雲荒已亂,滄流帝國的入侵戰爭之事即將觸發,苦守十年的伽藍帝國真嵐為了讓空桑十萬冥靈重見天日,便于蘇摩結下了空海之盟,所有的人都有使命,唯有蘇摩深陷過去的執念中,他曾經有痛恨過自己,為了空桑的一名女子而成為男兒身,他恨自己在這百年的修行中依然對白瓔的愛念念不忘,此時的蘇摩以海皇的身份和白瓔的丈夫真嵐達成空海之盟,歸來之時等到是這樣的消息怎能叫他不心疼,他再也忍不住了,終于無助的落淚,落得那麼的無力感,這一次他終于要和白瓔告別了。

白瓔的封印被解封,神龍釋放,他與白瓔的情緣在此要結束了面臨的戰爭也隨之來臨,白瓔的使命,白瓔的幸福,蘇摩都會毫不猶豫像之前犧牲自己的性命一樣去為她換取血肉之軀,蘇摩不顧一切地逆改 「星魂血誓」打破星辰運行的軌跡,將一半的血給了白瓔換取新生的血肉之軀,讓白瓔擁有了 「人」的實體,這一法術的實施讓他們享有一個命運,同生共死,一榮俱榮,一損俱損,永遠相伴。

蘇摩的這一舉動他是有私心的他想與白瓔有所牽連,想讓白瓔回到他身邊感受她短暫的陪伴,蘇摩寧願逆改星辰的軌跡,寧肯扭轉夙命,縱使他知道面臨何等毀滅性的懲罰,他為了白瓔寧願萬劫不復也要給了她生命,蘇摩體內的那股強大的惡力量讓他失去理智,使他傷害了白瓔,動用這股力量讓蘇摩的容顏逐漸衰竭,為了不讓白瓔得知他與海國的女祭遠赴怒海外的哀塔用 「斬血」之術斷掉和白瓔的聯繫,這在四十九天的斬血他祭獻了體內所有的鮮血,那種生不如死的痛苦讓他再無意識為白瓔做任何事了。

蘇摩給了白瓔的生命讓她永遠恢復血肉之身,他不惜脫離星辰運行的軌跡,跌入深淵,至此萬劫不復,此次的斬血蘇摩與白瓔此生再無牽連,他把自己的所有祭獻給了上天,將血液融入七海,為了白瓔解除了星魂血誓,蘇諾的死他獲得了最初純淨的靈魂,也獲得了巨大的力量,這股純淨的魂魄操縱七海的力量集合五湖四海的水淹覆了雲荒,使鮫人獲得了自由,而蘇摩便將永沉于大海。

蘇摩臨死前對白瓔的最後一吻,那刻骨銘心的一吻終于對她說出了 「我愛你」這三個字,而蘇摩也聽到了白瓔回應 「我也是」時,他終于笑了,也終于可以解脫了,死在白瓔的懷裡化成了霧隨之消散,他向白瓔承諾每年的十月十五他會化做潮汐,是他回雲荒看她,這一刻的戰爭已結束,鮫人回歸碧落海,真嵐凱旋歸來,空桑王朝復蘇,這一切都已回復風平浪靜的最初狀態。

蘇摩這一生為了愛,為了國他終究還是獻出了自己,悲慘的命運,顛沛流離的宿命也逃不過最終傾海而死,如果你問蘇摩他的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會說: 他是一個飽受摧殘卻不屈于命運進而打破宿命的人,是一個冷傲決絕卻不肆意濫殺的人,是一個歷經世事活得清醒冷靜,因恨而生、因愛而亡的人,他身上有著平凡人身上的惡,也有著聖人心裡的悲憫。

他一人游離雲荒掙扎著百年來根深他心的愛情,空有傾國的容顏和無邊的法力也敵不過他想要一絲的幸福,曾在雲荒的百年始他終不肯給自己一點喘息的機會,直到後來他的靈魂永遠在海天之間徘徊著。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