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溫《幸福到萬家》發現拋棄幸運的渣男大勛,和王慶來是一類人

《幸福到萬家》這部電視劇太好看了,我反反復復去看了前面幾集,發現很多讓人深思的地方。

比如幸運的男友大勛這個在電視劇中從未露過面的男人,和老實人王慶來其實是一類人。

他們都是那種沒有什麼擔當的男人,遇到事情只會窩里橫不會出頭的男人,而幸運本身不像姐姐的性格那麼強勢,其實如果就算后來幸運能夠如愿嫁給了大勛,她的情況只會比幸福更加慘。

因為幸運嫁給大勛不僅僅是寒門高嫁,而且她自己本身也是個性格軟弱的人,一心只想依靠他人。

如果她的婚姻中遇到什麼困難,一旦她發現了大勛的自私和沒有擔當她就會比幸福還要慘。

大勛和王慶來本質上是同一類人

為什麼我說大勛和王慶來是同一種人?

其實這里面不是說兩個人外表看起來有多老實,而是這兩個男人從骨子里都是那種沒有什麼擔當的男人,只會窩里橫,欺負自己女人的男人。

其實像王慶來這種老實人,比較容易看出他的本性。

就像幸運看到王慶來第一眼就看出了他的老實過頭背后的窩囊,但是她卻沒有看出自己男友大勛有教養背后的無擔當。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

原因非常簡單。

因為王慶來窮,因為大勛有錢。

是的,原因就是這麼簡單。

當一個人沒有錢,非常窮的時候沒什麼能力的時候,大多數表現的就是像王慶來那樣讓人感覺很老實,很卑微。

因為王慶來從小的生存環境讓他習慣了忍,也習慣了這樣的老實,所以很多人都會一眼看出他的窩囊。

但是大勛就不一樣了,他家庭優渥,父母都有地位受人尊重。

而且他從小也受過良好的教育,表現的彬彬有禮,但是因為他是富人家的孩子,所以生活中自然很少有人欺負他,輕視他,所以他表現出的都是那種讓人感覺很舒服的有家教的樣子。

而且有錢真的能夠讓人忽略很多,有錢可以讓人形象變得高大。

所以在幸運的眼中,大勛是個家庭優渥,自身優秀的男孩子,他有教養,待人彬彬有禮,而且還是個重點大學法學院的學生。

無論是金錢帶來的濾鏡,還是名校光環帶來的偏見,都不會讓幸運將大勛和王慶來這種男人聯想到一起。

但是事實是他們從本質上是同一類男人,只不過區別是王慶來生在貧苦家庭,而大勛生在富裕家庭。

而對于像幸運這種從農村考出去的女孩對這種城里的男孩子,尤其是家庭條件優渥,自身看起來很有教養的男孩好感更是倍增。

因為這里面不僅僅是大勛本人的魅力,更是金錢塑造的那種體面魅力讓幸運忽略了很多。

所以后來當幸運被欺負,大勛的反應證實了他和王慶來其實是同一類人。

區別只是王慶來窮,而大勛有錢。

大勛的逼問,暴露渣男本質

在姐姐的婚禮上,幸運跑到一個角落去給男友大勛打電話。

結果正在打電話的時候,幸運卻被萬傳家一行人盯住,然后搶走了手機,而且幾個大男人還把她圍住,萬傳家更是過分扯爛她的衣服,將她全身摸個遍。

其余的幾個幫手更是幫忙將幸運的手腳固定,讓她動彈不得。

幸運一直在呼救,而且整個過程電話并沒有掛機,電話那頭的大勛聽見了幸運被欺負的全過程。

事后,大勛作為男友面對自己女朋友受到傷害,不僅僅沒有一絲的心疼和憤怒,反而是一遍又一遍地追問幸運整個事情。

而且幸運一遍又一遍地解釋,什麼都沒有發生,但是大勛完全不信任她,他覺得自己女友臟了,想要分手,他絲毫不相信幸運的辯解,他就是從電話那頭聽到的只言片語就否定了他們之間的感情。

而且他在幸運最艱難的時刻說了幾句話更是將原本不堅強的幸運推上了絕路。

事發之后,幸福及時將幸運救下,等到幸運反應過來,她第一時間就是找手機,但是電話那頭大勛早已掛掉了電話。

而且事后幸運一直打電話給大勛,他一直不接,好不容易幸運去外面打通了電話,結果電話那頭只有質問,沒有作為男朋友的心疼和憤怒。

而且幸運還一直在電話這頭哭著解釋:「沒有,沒有,他們什麼都沒有,他們就是鬧著玩的。喂,你說話啊,你怎麼不說話呢。」

原來電話那頭大勛甚至連解釋都不想聽直接掛掉了,這個時候幸運剛剛被人欺負,而自己的男友卻如此態度,讓她更加難過。

后來幸運回到家,一直非常悲傷,她平白無故受欺負,而且男朋友也不要自己了,嫌棄自己臟你,她一天洗三個澡,把身子都搓紅了,說身上有一股臭味,什麼都洗不掉,在家中一直靠喝酒麻醉自己,甚至有了輕生的念頭。

后來大勛也給幸運打電話了,但是不是安慰,也不是為她出頭,而是一直追問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

而幸運最不想提的就是那件事情了,但是大勛卻一直逼問她,他說:「我就是好奇想知道,你們鄉下人鬧婚,到底是個怎麼鬧法。」

幸運一直跟他解釋沒發生什麼,但是大勛根本不相信,他繼續說:「幸運,我這幾天也問了一下,他們告訴我說鄉下鬧婚什麼事都干得出來,你是我女朋友,我有權力知道,我就是想知道他們究竟對你做了什麼,我不該知道嗎?」

大勛說幸運是他女朋友他有權利知道這件事,但是他其實心里早就有了答案,其實不管幸運說什麼, 他都會先入為主地覺得幸運臟了,不配做他的女朋友了,他的追問不過是想要確定堅定自己的想法罷了。

這追問的表象下不過是他的虛偽和沒有擔當罷了。

幸運一直解釋說什麼都沒有發生,問他到底想知道什麼。

結果他說:「我就想知道,他們到底模你哪兒了,為什麼單單鬧你,那沒有鬧別人啊。」

這句話更是讓人震驚,因為他這句話是在 責怪幸運,不是憤怒別人。

他責怪幸運是不是不檢點或則水性楊花導致大家都鬧她,而不鬧別人。

他從心底認為幸運被人欺負不是別人的錯,而是幸運自己肯定做了什麼導致別人都只鬧她一個人,這種心思不知道有多黑暗。

不去責怪行兇者,反而怪起受害者來了。

這樣的男人從來不會信任你,也沒有一點擔當。

出了一點事情就只會窩里橫,責怪幸運,這樣的男人在遇到事情的時候他的渣男本性就暴露無遺。

后來甚至分手,他都沒有勇氣自己去說,而是拜托自己母親出面結束了這段感情。

分手不敢出面,毫無男人的擔當

最后大勛還是不相信幸運, 動了想要分手的念頭。

但是可笑的是他連分手都不敢自己去說,而是拜托自己的母親出面解決這件事情。

可見這個男人是有多沒有擔當,就連當面說分手的勇氣都沒有。

大勛母親用他的號碼給幸運打了個電話,說:「姑娘,有些話大勛說不出口,我幫他說,你是個很優秀的孩子。但是,你跟他不合適的,不如趁現在早點分開互相都別耽誤。」

大勛母親這個話意思已經非常明確了,但是幸運還是不敢相信,她想讓大勛親口對她說,結果電話那頭說就算是大勛,也是一樣的話。

還說:「姑娘有些話,外面沒說破,是給你留面子。你的事情我們都知道的,我們家親戚朋友也挺多的,那身份也都不大一樣,要是以后這個事情傳出去的話,那我們在親戚當中不好做人的呀。你跟大勛啊,就到此為止吧。」

這段話徹底傷透了幸運的心,因為大勛和他的家人都認為她已經名聲敗壞了,不配成為他們家的人了。

不管幸運如何解釋,他們都不會相信幸運的話,也不在乎事情的真相,他們只在乎自己的名聲會不會受到影響,自己的利益會不會受到損失。

所以我才會說如果幸運真的嫁給了大勛,那麼將來她的下場只會比幸福更慘。

因為這種人他們不會在乎幸運的想法,也不會在乎事情的真相,他們的眼中心里只有面子和利益。

而幸運是一個農村的孩子,無依無靠,性格又軟弱,如果真的嫁到了這樣的家庭中,只會吃更多的苦頭。

而王慶來是老實人嗎?

不,他不過是沒錢的無奈罷了,表現的處處小心膽小。

其實一旦王慶來有錢了,他也會是第二個大勛罷了。

沒有擔當,沒有血性,只有自己的利益和面子。

所以女孩,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了,你身邊那個人到底值不值得托付終身。

愿天下女孩,所遇都是良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