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看到鐘玉戴上沈彬的求婚戒指,唐鳳梧才明白她為何逃婚

唐鳳梧和易鐘玉之間的感情之路,太曲折。

本是倆人從小就定了娃娃親,但鐘玉太叛逆,易父特意設計激起鐘玉對唐鳳梧的占有欲。

他們好不容易確定了心意,要開啟甜甜的戀愛,易父又刻意對唐鳳梧說「 女婿頂半子,要好好栽培沈彬」,唐鳳梧便打了退堂鼓,但深思過后,他還是放不下鐘玉。

他們好不容易訂了婚,還一起去了巴黎,唐鳳梧又總是忽略未婚妻鐘玉,任由第三者蘇茵挑事,鐘玉隱忍了三年,也經歷過退婚風波,但還是等到了結婚這天,她再次被第三者逼得逃了婚。

唐鳳梧求婚易鐘玉

中秋宴那天,唐鳳梧借故離開了易家,鐘玉追了出去,從背后用力抱住了他。

鐘玉不是在挽留唐鳳梧,而是正式跟他道別,畢竟認識以來一直都在拌嘴,也該跟他好好說一句話了。

「謝謝你救了我三次,謝你包容我的任性,謝你教了我很多事。我脾氣壞,可是我知道,你都是為了我好。所以,我衷心地謝謝你。」鐘玉的神情看起來極其自然,「對了,現在你要去哪兒?」

唐鳳梧說他要回法國,接著又握緊她的手,問她真的會跟沈彬結婚嗎?

鐘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自己一定要拿回星華和易家花園,也就是說她在唐鳳梧和家業之間,選擇了后者。

其實鐘玉也舍不得唐鳳梧,所以她才會故意說以后在巴黎遇到時,可不要假裝不認識,說不定會跟自己的丈夫一起去那里度蜜月呢。

唐鳳梧離開后,易家因鐘靈的身世問題掀開了一場狂風暴雨。

平靜過后,唐鳳梧又突然回來了,因為他在路上差點撞到人,突然回想起第一次跟鐘玉見面的場景,就是鐘玉擋在他的車前求助 ,所以他還是無法放棄鐘玉,無法接受鐘玉跟別的男人去巴黎度蜜月,就飛快地沖了回來。

不等鐘玉緩過神來,唐鳳梧就拉著鐘玉走到了易父跟前,跟他說要娶鐘玉的事。易興華故意裝作驚訝又生氣,將唐鳳梧逐出去,質問鐘玉是怎麼回事?

鐘玉直接對父親說她要和唐鳳梧結婚,不愿意嫁給沈彬,沈彬所圖的不過是易家的家產,她不想步入母親的后塵,堅持要嫁給自己愛的唐鳳梧。

飯桌上,鐘玉跟唐鳳梧一直很親密,她給他剝蟹,他又喂到她嘴里,鐘玉可是從沒給人夾過菜。

飯后,鐘秀因大姐得到了星華總經理之位而嚷嚷,她這才知道是鐘玉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了大姐,才讓大姐反敗為勝的。

其實鐘玉的選票比鐘靈還多一張,是她自己主動放棄家業而選擇了唐鳳梧,鐘靈勸鐘玉取消婚事還來得及。鐘玉的態度很堅決:

「不,我愛唐鳳梧,愿意追隨他到天涯海角,愿意為他放棄一切!」鐘玉毅然決然,「鐘秀,你并不了解大姐,也不了解我。這座宅子,還有星華,曾對我有特殊的意義,我珍視它們,所以要奪過來,但父親想用我一生的代價來換,我不愿意!終究我要的,是一個家,有愛,有情,讓我愿意付出一切!」

鐘玉想要的,從始至終都只是一個溫暖的家,而唐鳳梧可以給她。

鐘秀覺得不可思議,她嘲諷鐘玉:這還是那個連我和鐘杰都不認得的無情二姐嗎?

唐鳳梧無意中聽到這句話后,上前對鐘秀說她很無禮。鐘秀又覺得唐鳳梧是個外人,無權干涉。

「剛才我還是外人,但現在我是鐘玉的未婚夫,我們很快會結婚。」唐鳳梧牽起鐘玉的手,十指緊扣,「三妹,現在我有權勸說你了嗎?」

唐鳳梧霸氣護妻的行為,讓鐘秀很生氣,鐘玉很感動,鐘靈很欣慰。

原著中,唐鳳梧將鐘玉帶到了花園,突然單膝下跪向她求婚,為她戴上婚戒,而后將鐘玉和她的行李一起帶走了。

(鐘玉)這輩子,不會忘記那一刻,仿佛等了一生,仿佛填補了心中那一個無底的空洞,幸福滿溢。

唐鳳梧的求婚來得很突然,但也算是水到渠成,唐家祖傳的那枚戒指,他一直帶在身上,他跟鐘玉也早已心心相印,就差一紙婚書。

第三者蘇茵挑事

蘇茵是使館的秘書,年輕貌美、秀外慧中,唐鳳梧在巴黎工作期間,蘇茵常伴在他身邊,并經常耍小動作。

在巴黎時,那次鐘玉和唐鳳梧一起赴宴,剛打扮妥當出門,就被蘇茵撞倒了,蘇茵慌亂地給鐘玉弄衣服,越弄越臟,鐘玉只得回去換衣服,外面的唐鳳梧等得不耐煩了,就帶蘇茵先走了, 這正是她的小九九。

生氣后的鐘玉看到床頭有雙鞋子,以為是唐鳳梧的道歉方式,蘇茵卻趕來告訴鐘玉這是唐先生親自挑選的。 太有心機了,她故意告訴鐘玉,就是為了讓鐘玉多想。

鐘玉在唐鳳梧桌上放了兩人的合照,蘇茵來到后換了相框,她又特意告訴鐘玉是自己不小心摔破了,請鐘玉不要告訴唐鳳梧。

多有心機啊,變相地告訴她,唐鳳梧根本不關心桌上放的是什麼照片,也就是不關心她這個未婚妻。她當時就火了,潑了蘇茵一臉茶水,正好唐鳳梧和秘書們進門,只看見她欺負人。

唐鳳梧向來只關心工作,絲毫沒有「鑒茶能力」,他只看到了蘇茵被鐘玉潑水,卻不知這個女人為了上位,是如何傷害他的未婚妻鐘玉的。

唐鳳梧和鐘玉回國后,蘇茵也跟著回來了,繼續做唐鳳梧的助理,對他無微不至。

那天唐鳳梧回到酒店后,等待了許久的蘇茵興奮地迎上來,看到唐鳳梧的衣袖在滲血,要去給他檢查,唐鳳梧主動避開了,讓人送她回家。

蘇茵依舊不愿意離開,要留下來照顧唐鳳梧,好在唐鳳梧對她的熱情并不在意,只是出于禮貌道了謝,但蘇茵卻是很得意。

原著中這樣寫道:

唐鳳梧面對這樣的細心,無法無視,道了聲謝,但他也沒看到,轉身走向房門的蘇茵,臉上那張揚自信的笑容,仿佛一切都在她掌握。

蘇茵越來越張狂,工作時緊緊地站在唐鳳梧身邊,關心著他,看到門外的鐘玉時,眉毛一挑,嘴角噙起溫柔的微笑,很嘚瑟。

鐘玉早就見怪不怪了,直接走開,但是蘇茵卻不嫌事多。

「自從您回國后,我一直想找機會向您道歉。」蘇茵一臉小媳婦的賢良表情,「摔壞了您的相框,都是我辦事莽撞,事后又引起那麼大的誤會。請您相信,我絕對沒有破壞您和唐先生之間感情的用意,請千萬別再為了我,同唐先生爭執。」

「綠茶」就是這樣的,明明都已經過去的事了,她非要提醒鐘玉是因為她跟唐鳳梧吵架的,非要再次挑起矛盾。但在鐘玉眼里,蘇茵只不過是三等的秘書而已,根本不屑于跟她爭斗。

鐘玉被蘇茵氣得要退婚

其實鐘玉生氣不是因為蘇茵的存在,而是唐鳳梧沒有把這件事當回事。

鐘玉回到易家,生氣地鬧著要退婚,唐鳳梧追著讓她給一個合適的理由。鐘玉提出自己的要求,讓那個女人離開他身邊。

可是唐鳳梧不明所以,他說:「蘇茵是個有能力的秘書,工作盡心盡責,她接受政府任命,擔任使館秘書,我沒有理由辭退或調走她。」

唐鳳梧不懂鐘玉怎麼會因蘇茵鬧退婚,鐘玉氣的就是這點,她并非真的想退婚,只是唐鳳梧為何就不懂她呢?看來是她高估了他,高估了愛情。

鐘玉被氣走后,蘇茵依舊不肯罷休。

唐鳳梧一直想找機會哄哄鐘玉,讓男助理幫忙訂一束花,被蘇茵私下「截胡」了,訂的是一束百合花,還有一張小卡片。

鐘玉本是很高興的,看到那張卡片上的詩,笑容蕩然無存。

那是雪萊的詩《致》的節選:我不能給你人們所稱的愛情,但不知你能否接受,這顆心對你的仰慕之情,連上天都不會拒絕,猶如飛蛾撲向星星,猶如黑夜追求黎明,這種思慕之情,已跳出了人間的苦境!

唐鳳梧這才察覺到蘇茵的壞心思,回去特意交代她以后不要插手自己的私事,會將她推薦給新的駐法公使,而他將駐留上海。

而鐘玉這邊氣得堅決要退婚,易父去世后,為了完成父親的心愿,她又不得不跟唐鳳梧完婚。

鐘玉跟鐘秀一起在裁縫鋪修改旗袍時,又遇見了蘇茵,鐘玉本是躲著她,要離開。無奈蘇茵太死皮賴臉, 問她對未來的居所有什麼設想?說是唐鳳梧的母親委托自己留意房子的。

鐘秀都忍不住生氣了,這種事是該由新婚夫婦商量決定的,她又費什麼心思呢?蘇茵又繼續挑釁了:

「外交部特邀唐先生留上海,作為私人助理,我要同王秘書一同入住,自然是要關心的。對了,昨天我在家具店,看到一張18世紀的法式床,垂著美麗的帷幔,精致又優雅,我想您應該會很喜歡。」

唐鳳梧本是要蘇茵離開的,她不但不愿意,還找到人家的未婚妻來挑撥離間,要住到他們家去,夠不要臉的。

鐘秀也終于明白了二姐退婚的原因,換誰都無法接受,唐鳳梧一味地堅持工作中的原則,卻把鐘玉傷到如此地步。

蘇茵破壞結婚現場

盡管對唐鳳梧很失望,鐘玉還是不得不跟他結婚,大不了婚后各住各家算了。

婚禮上,鐘玉看到了蘇茵站在女儐相之中,心中不是一般的難受,被仇人易書業代替 父親領著入場就算了,臺下又站著想取而代之的女人。

蘇茵本以為鐘玉會發飆,可鐘玉又豈能讓她如愿?依舊是一副驕傲的神情。蘇茵暗暗發誓,易二小姐能忍過今天,但絕不信她能忍一輩子,看來她是注定要惡心鐘玉了。

當唐鳳梧接過鐘玉準備吻新娘時,臺下的蘇茵看得如癡如醉,一位婦人沖上來打了她一巴掌。

唐鳳梧感到心痛,不為蘇茵,而是因為鐘玉的隱忍。因為以鐘玉的性子,看到蘇茵混進來定會大鬧一場,如今的她一聲不吭,反倒是說明她已經不在乎唐鳳梧了,只是把婚姻當作了一場交易。

打蘇茵的女人是司長夫人傅太太,傅太太拿出一疊照片,是蘇茵跟自己丈夫的親密照,不堪入目,蘇茵也嚇得臉色慘白。

傅太太臭罵一通蘇茵后,又將矛頭指向了唐鳳梧:

「唐先生,你年輕有為,前程遠大,卻替我丈夫收容情婦,婚禮都變成了藏污納垢的地方。還是說,你與她也有不可告人的關系,結婚都不忘讓她做女儐相,這交情可不一般哪!易二小姐,你可真大度!」

比鐘玉反應更大的是蘇茵,她大罵是鐘玉搞的鬼,要毀了她,又裝作楚楚可憐的樣子,在現場表演。

鐘靈接過了她的話,說是鐘玉早就發現了那些照片,但并沒有理會,已經夠容忍她了。鐘秀也質問唐鳳梧為何不將蘇茵趕走?

唐鳳梧則是一如既往地堅持著最初的想法:

「蘇小姐是政府派駐的秘書,貿然解聘,依慣例今后不得從事相關職務,會影響她的未來。鐘玉要與我相伴一生,該懂得如何理智。」

蘇茵聽到這話,倒是燃起了一絲希望,可鐘玉呢?她一直在隱忍,選擇不與之計較,而是離開,這還不算理智嗎?

鐘玉再道:「我可以容忍這位蘇小姐一直挑釁挑撥,但我真的不愿過那樣不愉快的生活。因為,你是一個把工作和生活混在一起的人,也就是說這位蘇小姐會在任何時候任何地點,甚至我的房間來去自如。你所謂的原則,侵犯了我的隱私,這是很不公平的。而你,也永遠不會為我放棄原則。既然這樣,我認為最理智的方法,就是放棄你。」

鐘玉心中真是涼透了,都這個時候了,唐鳳梧還在堅持著他所謂的原則,不惜一次又一次地傷害著鐘玉,直到有一天鐘玉被第三者取而代之了,唐鳳梧都不會知道。

鐘玉即使心痛得無法呼吸,依舊頭腦清醒,她摘下戒指逃了出去,這樣的婚,不結也罷,免得以后受盡委屈。

沈彬向鐘玉求婚

鐘玉的身邊也不缺追求者,沈彬就是其中之一。

鐘玉跟唐鳳梧訂婚前,沈彬就一直在追求鐘玉;鐘玉鬧退婚后,沈彬覺得自己機會來了;鐘玉逃婚后,沈彬更是勇敢地向她求了婚。

沈彬對鐘玉一見鐘情,他14歲那年遇到了8歲的鐘玉,聽到小小的鐘玉跟車夫講賺錢的法子,幫忙推車的沈彬聽進去了,由此改變了人生,那時他就對鐘玉印象深刻了,所以第二次收錢綁架她時,才放了她一條生路。

只是沈彬愛錢大過愛鐘玉,鐘玉跟唐鳳梧訂婚后,沈彬自知在易家沒太大前途了,他便轉身投靠了昌隆。

但沈彬對鐘玉依舊不死心,鐘玉結婚那天收到的關于蘇茵的信件和照片,就是沈彬送她的新婚禮物,婚沒結成正如了他的愿。

后來興華大樓被人炸塌,唐鳳梧扒出鐘玉后離開去救其他人,沈彬便成了鐘玉醒來后見到的第一個人。

趁著鐘玉對他心存感激之際,沈彬拿出一只鉆戒,稱是那天綁架鐘玉時摘下的,一直沒舍得賣掉,又借機煽情一番。

「死神面前,眾生平等。今天他們可以轟炸星華,明天又不知會轟炸哪里,誰都不知道生命會何時終止。所以,不管今天生了什麼,對你的沖擊又有多大,誰都不能阻止我說自己想說的話。易鐘玉,你聽好了,我不要什麼喻五小姐,我就認定你了,別想將我推給別人,沒用!」

「我不是你最愛的人,可我一定是最愛你的那個人。如果這座城市真會毀滅,明天都要死在戰火里,我也不會讓你一個人孤單地離開。」

死里逃生后的人往往最容易被打動,鐘玉這一次沒有推開沈彬,而是在他熾烈的懷抱里,變得慢慢柔軟了,那枚戒指真的戳中了她的心。

沈彬這是在向鐘玉求婚,鐘玉已經無所謂了,選擇沈彬一起掙錢也行。所以鐘玉說道:

「用我的戒指來跟我求婚,你以為,誰會答應這樣的求婚呢?哪兒有這麼便宜的事?」

沈彬心中大喜,也就是說鐘玉已經接受了他。后來沈彬帶鐘玉去劃船時,向她正式求了婚。

唐鳳梧「追妻火葬場」

鐘玉在難民營取浙江難民的名單時,遇到了在此工作的唐鳳梧。

唐鳳梧無意間注意到了鐘玉無名指上的戒指,將她關在了簡陋的辦公室里,扣住她的手腕,盯著手指,憤怒地問那是什麼?

鐘玉甩開唐鳳梧,說那是跟沈彬的訂婚戒指:

我接受這枚戒指,是想讓自己徹底放棄你,也想證明給你看,世上有人比你更懂得珍惜我,更明白我的價值。不過,現在,我不這麼想了。雖然我們走不到一起,但我希望你平安。保重。

唐鳳梧這一刻才意識到,自己即將真正的失去鐘玉了,再不把心里話說出來,恐怕就沒有機會了。

「易鐘玉,我忍你很久了。」從那場婚禮開始,整整五年,「你總怪我堅持原則,不把你放在心上,如果我真得那麼堅持原則,就不會向你求婚!從認識你開始,我的原則就不堪一擊了!」

原來唐鳳梧知道鐘玉生氣是因為覺得他沒有原則,因為他不把身邊的女人趕走,實際上他根本就沒正眼瞧過蘇茵。

唐鳳梧也揭穿了鐘玉當初執意嫁給他的原因,是她想要向父親證明自己,只要自己想要的,都可以得到,所有的一切在她眼中都是一樁生意。

鐘玉問知道還為什麼要娶她?唐鳳梧的一番話震驚了鐘玉。

「那是因為我愛你!」唐鳳梧終于說了出來,「明知你是怎樣的女人,我還是無法自拔地愛你!」

「是,我是疏忽了你,可我從沒有背叛過你。這五年來,我竭力彌補我的過失,做得還不夠多嗎?」他本來還可以一直堅持下去,但這枚突如其來的訂婚戒刺痛了他的心,「愛情,不能時刻用頭腦和理智去算計得失;婚姻,是忍耐、退讓,是不計較的彼此付出。走到中途,二話不說,甩手就要走人,甚至選擇別的人,這才是背叛!」

鐘玉沒想到,原來唐鳳梧愛她要比自己愛他更多,只是已經發展到了這種地步,鐘玉也懶得再回頭了。那麼唐鳳梧就得多下功夫,才能把妻子重新追回來了。

唐鳳梧一改往日的端正作派,故意通過難民營的工作留住鐘玉,故意把車弄壞,制造倆人在路上獨處的機會,最狠的一招是成功挑撥了鐘玉和沈彬的關系。

其實鐘玉也認真考慮過沈彬的求婚,只是沈彬太患得患失,每次看到鐘玉和唐鳳梧站一起,都惱羞成怒,這樣的人有點可怕。而且他也不該撒謊的,鐘玉調查出了沈彬歸還給她的鉆戒,并不是當初被他摘走的那只。

最終,沈彬失去了鐘玉,鐘玉跟唐鳳梧重修于好,根本原因還是他們兩人依舊相愛,都深深地愛著對方。

「這段時間我坐在辦公室前,只要想到你會接受沈彬的求婚,我就什麼事都干不下去。然后我突然想明白了,感情這種事沒所謂原則,向自己的愛人讓步又有什麼關系?道義不要了,我不想失去最愛我的女人;原則不要了,我也不想失去我最愛的人。沈先生不送這個把柄給我,我也會設法讓你們分手的,我不要做你的兄長和朋友,我要做你的丈夫!」

唐鳳梧終于想通了,所謂的原則和道義,都不如自己最愛的人,因為感情這事本就沒所謂的原則。

鐘玉也一直愛著唐鳳梧,所以無法做到徹底斷絕,明知他的意圖,還要配合他做各種事情,只是不想割斷兩人的聯系而已。

這就是真愛,不管經歷過多少磨難和考驗,最終還是會在一起。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