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原著緹蘭:熬「無愛婚姻」15年,改嫁湯乾自終獲幸福

《斛珠夫人》原著緹蘭:熬「無愛婚姻」15年,改嫁湯乾自終獲幸福
2021/11/18
2021/11/18

緹蘭回憶起自己的前半生,覺得就像一隻晶瑩寒涼的冰盞,外表精緻絢麗,實則脆弱得隨時要融化。

緹蘭幼時,很喜歡那樣盛著珍果香蜜的冰盞,可是越捨不得放手,捧得越緊,冰盞就會融化得越快,冰水從指縫間流走,是刺骨的寒痛。

她的半生,也便如此。

《斛珠夫人》原著裡寫道:「父母、兄弟、摯友、戀人,所有她要挽留的人們,為著這樣那樣的緣由,都遠離了她。每邁出一步,腳下都有無窮無盡的歧途,各往各的方向去了,到頭來,每個人都是孤身前行。」

緹蘭身為注輦國的公主,身份尊貴,長大後又順利嫁給大徵朝的帝旭,封為淑容妃。

淑容妃生活奢華,喜歡剪金箔做妝花,落瓣如吹雪,內侍爭搶著去打掃服侍。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看似風光的女子,其實心中有著難以癒合的傷痛,她半生經歷的變故,每一場都可以剝奪軟弱之人的性命。

緹蘭,幸好她足夠勇敢剛強,熬過半生的刀光劍影,欺辱折磨,還能與所愛之人共度餘生,她的苦盡甘來,實屬不易。

劫後餘生

緹蘭幼時眼盲,又遭遇宮廷政變,險些葬身火海。

不足六歲的緹蘭抱著才出生不久的弟弟索蘭,姐弟倆弱小得像兩隻小貓,茫然不知發生了什麼,卻清晰地聽見皇宮裡的廝殺之聲。

褚季昶和湯乾自,在那場變故裡忙著自保。

褚季昶是大徵朝送過去的質子,而湯乾自是褚季昶的護衛首領,兩個少年也不過才十幾歲。

面對緹蘭的求助,湯乾自無能為力,為了隱匿行蹤,保全自己,湯乾自對褚季昶說:「殿下,不可留她性命。」

在性命攸關之際,湯乾自連他和褚季昶都難以確保能活下來,兩個異族身份不明的孩子,不值得他去冒險。

注輦公主緹蘭聽不懂大徵朝的語言,光憑湯乾自的語氣,她以為他會救她,明明是最殘忍的一句話,緹蘭卻靠此得到了安全感。

湯乾自終究沒有忍心對兩個孩子下手,緹蘭視他和褚季昶為恩人,躲過了那場浩劫,緹蘭和湯乾自之間,有了微妙的情意。

褚季昶和湯乾自,會帶著緹蘭去聽戲,去坐船,兩個少年牽著緹蘭的手,他們暫時拋下了身份枷鎖,在一起度過了最無憂無慮的時光。

緹蘭會喚湯乾自的字,震出。

她攀著青年將軍的衣襟,如同一個行將溺斃的人捉住救命的稻草,全然不知自己的面孔與湯乾自之間只隔著那樣危險的窄窄一寸。

緹蘭對湯乾自說:「你們早晚是要回東陸去的,你們走了,這個王城,我也一日都待不下去了。震初,我要和你一塊走。」

湯乾自過了好久,才沉聲回應道:「我帶你走。總有一天,我帶你走。」

這一諾,就是一輩子。

終有一天,緹蘭還是知道了湯乾自在宮變的那晚,並沒有想過保護她。

緹蘭將湯乾自引到開出纈羅花的湖邊,笑著問他:「是不是,震初?那會兒是嫌我累贅的吧。」

湯乾自撒了謊,而這謊言,是緹蘭想聽又不願聽的。

說謊者的眼淚,滴入纈羅花蕊,可以使「盲歌者」複明,湯乾自的眼淚,讓緹蘭重見光明。

「常在身側,卻素未謀面的戀人,此生第一眼望見,他的神情不是向來的沉穩溫煦,竟是歉疚與退縮。」

而緹蘭選擇複明,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保護湯乾自。

「盲歌者」有預測人命運的異能,「盲歌者」複明,也就失去了預言未來的能力。

緹蘭清楚褚季昶的野心,如果褚季昶知道緹蘭是「盲歌者」,一定會忌憚她,利用她,尤其是不能讓她落入帝旭的手裡。

緹蘭,她一步都不想讓湯乾自為難。

緹蘭與帝旭的婚姻,是注輦和徵朝的盟約,兩個人都沒得選。緹蘭和湯乾自的戀情,好像還沒開始,就慘澹地結束了。

褚季昶和湯乾自,計畫著用婢女冒充緹蘭嫁給帝旭,可緹蘭還是決絕地走向了帝旭

《斛珠夫人》原著裡寫道:

「她是這重重機關中要緊的一枚楔子,她若抽身一走,滿盤皆亂,湯乾自下場只有一個死字,他自然知道。可是無論如何,她決不會眼睜睜看他去死,這他也是知道的。」

緹蘭如約嫁給了暴戾的帝旭,而回朝後的湯乾自,被派去了戍邊,湯乾自和緹蘭分開的十幾年,湯乾自靠醉酒回憶緹蘭;而緹蘭,守著無愛的婚姻,熬了半生。

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