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看《夢華錄》,才懂趙盼兒和他不圓房的背后,各懷心思

趙盼兒與歐陽旭相遇,是在三年前。當時,歐陽旭落榜失意,不慎掉入河中,是趙盼兒將他救了上來。由此兩人互生情愫,訂下婚約。在劇中,有一個問題令人好奇。趙盼兒與歐陽旭的感情是一見鐘情,跟顧千帆是由「厭」生愛。那麼,在趙盼兒心中,對這兩人愛的方式,可有不同呢?而這,恰與趙盼兒和歐陽旭不圓房的背后,各懷心思有關。

趙盼兒對顧千帆說,「我雖然和歐陽旭訂婚三年,朝夕相伴,但我們發乎情,止于禮,并無肌膚之親。」

這話可不可信呢?眾所周知,趙盼兒與歐陽旭在三年前訂婚,并在父母的墳前發過婚誓。他倆的訂婚與眾不同。別人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倆是自由戀愛。由于父母雙亡,訂婚儀式也是自己辦的。歐陽旭無家可歸,在趙盼兒家食宿三年,相當于是搭伙過日子了,形同夫妻,早已圓房才是。然而,趙盼兒并沒有說謊。

趙盼兒是什麼心態呢?對于她來說,此時才脫樂藉不久,對婚姻是既有憧憬,也不無迷茫。憧憬的是不再受樂藉約束,可以正常的婚戀了。迷茫的是像她這種有過七年樂藉生涯的女子,現實殘酷,即便已脫藉,也難覓一樁舉案齊眉,明媒正娶的婚姻。大多數人的歸宿,是給人做妾。

就在這時,歐陽旭出現了,一個貧窮但有抱負的書生,愿意娶她為妻,許她一個美好未來。如此,如何不令趙盼兒喜出望外?但是,趙盼兒畢竟不同于宋引章。歐陽旭的承諾,有幾分可信呢?尤其這還是一個落魄無著,靠她養活的窮書生。而這便是趙盼兒的心思吧?只有守住底線,將來才有回轉的余地,只因未來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再看歐陽旭,他的心思是什麼呢?這可從她攀附高慧反映出來,婚戀對他來說,只是一個改變境況的跳板。

當初,他流落江南,一文不銘。在他看來,只有攀上了趙盼兒,才能解決衣食之憂,從而靜心讀書,準備科考。而能把趙盼兒跟他捆綁在一起,使趙盼兒甘愿為他付出的最有效方式,便是婚戀。同時,為了減少分手的障礙,方便抽身,在圓房這件事上,他有所保留。而這,也正是他提出分手后,趙盼兒沒有死纏爛打的原因吧?

對此,有觀眾說,「歐陽旭應該有兩手準備。如果沒中榜,他可能就與趙盼兒成婚了,不再把趙盼兒當跳板,而是當作了一張長期飯票。這時,趙盼兒也會徹底接受他。這叫門當戶對,彼此都放心了,踏實了。」這話可有道理?

趙盼兒的謹慎,是可進可退,為了將來能更好。她對歐陽旭無二心。歐陽旭的謹慎,亦為給自己留退路,但他一開始就心術不正,把趙盼兒當作跳板。同樣的行為,由于動機不同,善惡殊異。

趙盼兒對歐陽旭和顧千帆的愛,并無區別。有一句話說「對于真摯的人來說,每一段戀情,都是真心投入。」趙盼兒正是一個真摯的人。反之,歐陽旭對趙盼兒失之真誠,對高慧同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