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華錄》看懂趙盼兒三次「主動獻身」,才明白她才是真正的狠角色

趙盼兒和顧千帆一開始的極致拉扯互撩,到后來的甜蜜,讓無數觀眾為之傾倒。在這段戀情中,除了甜之外,你又看到了多少算計呢?看懂趙盼兒三次「主動獻身」,才明白她才是真正的狠角色趙盼兒在顧千帆的千萬次撩撥中徹底沉淪,可是一絲理性告訴她,顧千帆可能只是鬧著玩的,不能當真,不能丟人。趙盼兒一直跟宋引章說,就算是賤籍也不能自卑,要獨立自強。可是,面對這樣一個身份上與她有云泥之別男人時,她怵了,她慌了。

顧千帆將趙盼兒從大牢中撈出來,內心萬般焦急,恨她不顧安危,也疼她滿身傷痕。趙盼兒一肚子的氣因顧千帆假裝不認識她而起,為了解開矛盾,顧千帆發起了一連串反問:

「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要不是我假裝不認識你,給我身邊那些視我為眼中釘的人知道原來我的死穴是你,那你以后怎麼辦?我們怎麼辦?」

聽到「我的死穴是你」,趙盼兒內心是雀躍的,但也是擔心的。前車之鑒尚在眼前,顧千帆說這些甜言蜜語張口就來,可是他真的想好要和這樣的賤籍女子在一起了嗎?他有能力和她在一起嗎?趙盼兒拒絕了他的沖動表白,讓他想好再來找自己。

這樣理性冷靜而又熾烈的愛情,在趙盼兒和顧千帆之間激情四射。

第一次,坦誠相待

顧千帆深夜來找趙盼兒,告訴趙盼兒自己曾經訂過親,盼兒大吃一驚,一解釋才知道,那個姑娘顧千帆見都沒見過,是爺爺幫忙定下的親事,后來知道他進了皇城司之后,就退親了。顧千帆表示自己雖然經常出入風月,但是從未有過什麼小娘子,也沒玩過逢場作戲。

面對顧千帆坦誠交代,趙盼兒不以為然,雙手淺淺搭在他的肩頭,告訴他,她和歐陽旭也只是「發乎情止乎禮」,沒有過越界的行為。 兩人自揭過去,顧千帆表示自己不在乎這些,趙盼兒則表示,她想說,因為她不想有任何的猜忌,隨后主動獻吻。

兩人在屋內緊緊相擁,曖昧情迷,風花雪月。鏡頭一轉,池里的兩條小魚纏綿悱惻,暗示了兩人的魚水之歡。在這段感情里,前半段的撩撥是顧千帆的主動,后期大部分都是趙盼兒主動,這樣獨立敢愛敢恨的小娘子,只要遇到了自己認定的人,主動出擊,不是輸棋一步,而是緊緊將命運攥在手里。

第一次的主動獻吻,情不自禁的背后,是趙盼兒的「認定」和「信任」。趙盼兒因為身份一直自卑,她越是要強,就越是隱喻自卑,歐陽旭的背叛不是心痛,而是打擊,她以為真的有人愿意為了她而勇敢跨越階級,沒想到最后成了歐陽旭平步青云的墊腳石。

而眼前的顧千帆,沒有說什麼誓言和承諾,只是真誠而又忐忑地告知她自己的過往,自己過去的定親,那是一種想要珍惜的緊張和害怕。 趙盼兒感受到了顧千帆的真心和深情,她勇敢地邁出那一步,既是為他,也是為了自己。

第二次,我喜歡你

趙盼兒顧千帆確定關系后經常在船上私會,滿船清夢壓星河,兩人躺在船上,遙望星空,談著甜言蜜語,談著未來。趙盼兒之前和歐陽旭在一起就被對方要求過,如果他考上了功名,她就不能繼續做生意了。

在東京打拼的日子里,趙盼兒愛上了做生意,那是她的本事,也是她的謀生手段,可是對方可是顧千帆啊,他會允許自己以后繼續經商嗎?她不知道。

趙盼兒問顧千帆,「如果萬一我們成親了,我還能繼續做生意嗎?」顧千帆只是回問,「那你喜歡嗎?你要是喜歡的話就一直做」,末了還強調了一句,「不是說我們如果會成親,而是我們一定會成親」。

在愛情里很容易被沖昏頭腦,甚至會為了對方而犧牲自己,犧牲愛好,犧牲事業,甚至更多。如果顧千帆為了長遠來看,不讓她經商,她大概也會同意的,甚至不需要他主動開口,只要影響了他他都會毫不猶豫放棄。

可是,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答案,不是不能經商,也不是必須繼續經商,而是看她是否喜歡。趙盼兒從未在愛情里獲得過這樣的呵護和寵愛,她滿心歡喜,爬起來深情告白, 「顧千帆,我喜歡你。」然后吻了過去。

趙盼兒的這次主動獻吻,是一種被理解被懂得的感動和歡喜。 顧千帆的深情和尊重,讓趙盼兒在愛情中得到了最大的滿足。原來愛情就是愛情,無關事業,無關其它。

第三次,劫后余生

顧千帆為了救蕭相和弟弟,在一場搏斗中身負重傷,昏迷兩日,一清醒立馬跑到趙盼兒跟前報平安。顧千帆感謝趙盼兒拼盡全力的救助,才讓他脫險。顧千帆心疼地吻了吻她的臉頰,未干的淚痕咸咸的,就像他此刻的內心,苦澀發咸。

他不想她再哭了,尤其是為自己而哭。兩人深情對望,趙盼兒沉默不語,只是默默地點了點頭,委屈又可憐。顧千帆經歷了劫后余生之后,有些后怕,他直言,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娶她……趙盼兒主動獻吻,堵住他未說完的話……

劫后余生的吻,是害怕后更珍惜的吻。

寫在最后

看懂趙盼兒三次「主動獻身」,才明白她才是真正的狠角色,為了愛勇往直前,跨越階層,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