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席維安6句話撕開易鐘靈真面目,她才是易家最虛偽的女人

易鐘靈嫁給席維安,對她來說,是莫大的痛苦。

易鐘靈是易家的長女,標準的大家閨秀,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她渴望能有個情投意合的伴侶,琴瑟和鳴,沒想到父親易興華卻逼著她嫁給了粗魯的席維安。

席家是土匪出身,靠槍桿子打出來的地位,席維安當上了副司令,有錢有勢,易興華選中這個女婿,是因為時逢亂世,只有席維安這樣的人,才能保護易家的平安。

為了家族的利益,易興華犧牲掉了女兒的婚姻。

怨偶

席維安對易鐘靈一見鐘情,易鐘靈對他十分抗拒,那時候易鐘靈已經有交往了一段時間的男朋友汪劍池,但仍然阻攔不了席維安追求易鐘靈的熱情,席維安不在乎自己能否得到易鐘靈的真心,只要每天能看到易鐘靈的人,他就心滿意足了。

其實席維安看見易鐘靈的照片,從此對她念念不忘,很有命運安排的意味。

席維安英俊挺拔,易鐘靈的堂妹易寄漁對席維安很有好感,做夢都盼著能夠嫁給席維安,但易寄漁父親出身不好,只是易家的養子,論家世,易寄漁不太能夠高攀得上席維安。

為了引起席維安的注意,易寄漁特意去照相館拍了照片,想以照片為信物示愛席維安,易寄漁還讓堂姐易鐘靈陪她去了照相館。

易寄漁少女懷春,連拍照都不夠放松,只得一遍遍要求重拍,她很重視接近席維安的機會,易鐘靈則很有耐心地坐在旁邊,不經意捧起一本書,攝像師被易鐘靈婉約優雅的氣質打動,按下了快門。

易鐘靈的照片被照相館貼在了玻璃上做宣傳,路過的席維安被照片里的女人勾起了相思,他派人全城搜尋佳人,遲遲沒有結果,直到一個雨天,席維安的車子飛快開過,濺了易鐘靈一身泥點。

踏破鐵鞋無覓處,席維安終于見到了夢中情人,沒想到真人比照片更靈動柔美,席維安要帶易鐘靈上車,給她賠罪,易鐘靈拒絕了席維安要送她回家的要求。

易鐘靈的大方得體,善解人意,更加讓席維安欲罷不能,這個女人明知道他是一位軍官,卻絲毫沒有攀附討好的意味,席維安認定了自己的選擇——非易鐘靈不娶。

以席維安的條件,多少姑娘想嫁給他都沒有機會,席維安卻只對易鐘靈有感覺,奈何易鐘靈已經有婚約了,席維安仍然不死心,非要和易鐘靈耗下去;席老爺子見兒子癡心不改,再這麼耽誤下去婚姻大事怕是無望了,于是心一狠,自作主張,對汪劍池一家下了毒手。

汪家幾乎被席父滅門,汪劍池死里逃生,為了保命只得流浪在外,易鐘靈以為汪劍池已死,她的心也跟著死了。

易鐘靈以為是席維安動的手,對他恨之入骨,這樣殺人如麻的莽夫,是易鐘靈最看不上的,但席維安的強勢求娶,父親的無情逼迫,都讓易鐘靈沒有別的路可走。

易鐘靈從來都是易家最懂事的大女兒,為了保護易家,易鐘靈含淚嫁給了席維安。

攤牌

席維安文化水平不高,喜歡動粗,動輒打罵下人,有人冒充古董商進入易家,要行刺易興安,席維安不問青紅皂白,就把可疑之人全都槍斃了;看著席維安在岳父家里大開殺戒,易家女眷全都緊張得變了臉色。

易鐘玉為大姐鳴不平,說父親安排這樁利益婚姻,是拿易鐘靈當籌碼,易鐘靈自己也被席維安嚇得夠嗆,卻還是勸易鐘玉不要亂說話,易鐘靈說自己和席維安的婚姻不是她想的那樣。

易鐘靈連解釋,都是有力無心,她和席維安的婚姻狀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

婚后兩人貌合神離,席維安一廂情愿,易鐘靈委曲求全。易鐘靈努力做好妻子的本分,為他準備好熱飯熱湯,干凈的衣衫,席維安感覺有易鐘靈在就很安心,易鐘靈卻只是履職而已,她對他,做不到動心。

席維安愛屋及烏,不僅寵愛易鐘靈,還對易家人有求必應,他盡心盡力保護「老泰山」易興華。有了席維安當靠山,星華百貨這才在上海站穩了腳跟,蓬勃發展,安然存活,不用害怕各方地頭蛇盤踞。

易鐘靈也深知這一點,為了易家,她也必須利用好席維安,明知汪劍池一家的慘劇和席家脫不開干系,易鐘靈也仍然順從地嫁給了席維安。

易鐘靈一邊嫌棄席維安難登大雅之堂,吃相難看,一邊卻需要他做靠山,她仗著席維安對她的偏愛,在家里總是冷言冷語,還經常跑到娘家一住就是好幾個月。

席維安不是個在乎細節的男人,易鐘靈回娘家,他便追去看她;她沒有溫情,他就加倍給她熱度,畢竟易鐘靈是席維安一生最愛的女人,為了易鐘靈,他愿意一再遷就。

然而易鐘靈的任性他能接受,他無法容忍的是,他為易家做出再多讓步,易鐘靈仍然把他當外人;汪劍池歸來,易鐘靈還和他見了面,易鐘靈讓汪劍池幫忙裱畫,兩人的接觸,讓席維安醋意大發。

易鐘靈那句「外人」刺痛了席維安的心,席維安撕毀了易鐘靈珍藏的嫁衣,兩人為此爆發了激烈的爭吵,《傳家》原著里,席維安字字誅心:

「瞧瞧這張臉,我早看透你了,信不信,就算汪劍池當著你的面被打死,為了你自己,為了易家,你還是會毫不猶豫地嫁給我!

憑你的頭腦,早該料到汪家的結局,可你還是嫁了!表面清高得不得了,骨子里自私又涼薄,一邊享受我帶給你的利益,一邊譴責我的無恥!好啊,你當我是骯臟東西,看都不想多看一眼,那你又是什麼?啊?是什麼?

為了利益出賣婚姻的大家閨秀,妄想在娘家的家族爭得一席之地,甚至渴望著你父親的那個位子,跟四馬路上為錢賣身有什麼不同?卻在我面前,裝什麼三貞九烈!」

被丈夫痛罵「不如四馬路上賣身的娼妓高貴」,《傳家》席維安6句話撕開易鐘靈的真面目,她才是易家最虛偽的女人。

野心

身為易家的長女,易鐘靈明白自己身上的責任,她犧牲掉了自己的幸福,以為父親能夠看得見,結果星華百貨的繼承權,易興華并沒有給易鐘靈。

易興華唯一的兒子易鐘杰當了醫生,拒絕經商,三個女兒為了拿到星華百貨各顯神通,易興華說她們三人都有機會,要看她們的表現,才能知道誰是最合適的繼承人。

易鐘玉從不避諱自己的野心,她直接宣誓主權,并且說大姐不適合經商,鐘秀又對生意不感興趣,星華早晚是她易鐘玉的。

易鐘靈看著妹妹易鐘玉的爭搶,表面上默不作聲,其實心里翻江倒海,易鐘靈為易家付出最多,人人都知道她溫柔賢淑,善良脾氣好,但她所謂的「優點」,如果放在商場上,反而成了弱勢,因為過于柔弱的外表,總是讓人誤解她不夠有手腕,撐不起易家的門面。

為了擴大星華的影響力,易家提出創造自有品牌,易鐘靈擅長制香,她發揮自己的特長,打造了可以媲美法國的香粉和香水。

易鐘靈把制好的香粉拿給父親易興華看,為了給星華百貨研制有競爭力的新產品,易鐘靈潛心半年,眼睛都熬紅了,沒想到易興華的反應是波瀾不驚,他對易鐘靈的「作品」沒什麼興趣,他說易鐘靈自己看著做就好,隨后就抱怨起了另外兩個女兒不省心。

易興華對大女兒易鐘靈說:

「你是長姐,平日里得多教教她們,你看這兩個孩子啊,一個性情倨傲,我行我素;一個不顧外人在場,當眾讓自己的姐妹難堪,真是沒一個讓人省心的。」

易鐘靈答應父親,會從中調和,易興華卻沒有注意到,易鐘靈眼角閃過的失落。

同樣都是女兒,就因為她是長女,就被迫承擔起了照顧和管教弟弟妹妹的責任,其實易鐘靈又何嘗不想象易鐘玉和易鐘秀那樣,隨意胡鬧撒嬌,任意妄為?

易鐘靈過于懂事得體,所以沒有人能覺察到她的欲望,她謙卑溫和,表面上總是把機會留給弟弟妹妹,實際上,易鐘靈同樣渴望得到星華的繼承權。

易鐘靈為了打敗易鐘玉和易鐘秀,有一套自己的手段。

易鐘玉是易興華的繼室周氏所生,易興華年輕的時候背叛周氏,在外面和黃氏廝混,易鐘秀就是黃氏的女兒,易鐘玉痛恨黃氏破壞自己父母的婚姻,連帶著仇視易鐘秀。

易鐘玉和易鐘秀水火不容,易鐘靈便在從中挑撥離間,激化兩人的矛盾。席維安早就看透了易鐘靈的本質,她從不圣潔高貴,她有自己的私心和丑陋的算計。

唐鳳梧和易鐘秀有婚約,易鐘玉為了報復黃氏,同時不讓易鐘秀有唐家為靠山,便主動勾引唐鳳梧,唐鳳梧在易家兩個千金之間搖擺,最后徹底被易鐘玉填滿了心房,易鐘秀愛慕唐鳳梧的長相和氣質,明知道她和唐鳳梧之間沒有愛情,卻還是答應了和唐鳳梧訂婚。

訂婚宴上,易鐘秀的四個前男友突然出現,攪黃了這門親事,易鐘秀誤以為是易鐘玉從中作梗,為了得到唐鳳梧而使出的手段,姐妹兩人大打出手,易鐘玉還因此被趕出家門。易鐘玉和易鐘秀兩敗俱傷。

易鐘秀后來才知道,壞她好事的人,不是易鐘玉,而是易鐘靈。

易鐘秀不敢相信一向對她照顧有加的大姐會在背后出陰招,她特別注意了易鐘靈,發現了易鐘靈的身世之謎,易鐘靈不敢示人的出身,是她的污點,也是她的武器。

反擊

《傳家》原著里提到,易鐘靈名義上是正妻嫡出的長女,實際上她有著非常不光彩的出身,生母是風塵女子,易鐘靈是易興華尋花問柳的結晶,易家為了名聲,把易鐘靈寄養在大太太名下。

幸好祖母細心培養易鐘靈,不僅看出她有制香的天分,把香譜傳給了她,還讓她學了很多知識,易鐘靈出落成了標致的大家閨秀,但仍然改變不了她卑賤的出身。

席維安氣頭上說易鐘靈和四馬路上那種貨色沒區別,是無意間把易鐘靈打回了原形。

易鐘秀當眾拆穿易鐘靈的身世,并且控訴易鐘靈在背后收買人心,破壞姐妹關系就是為了得到星華,易鐘靈反而將計就計,哭得梨花帶雨,坦白承認自己趁易鐘玉離開,百般圖謀星華。

易鐘靈嘶吼道:

「鐘玉可以直接要易家花園,要星華股份,不在乎人言,鐘秀有媽媽和鐘杰支持,即便是父親,也樂觀其成。那麼我呢?有誰問過我了嗎?父親您只對我,鐘玉任性,鐘秀單純,要我時刻照顧她們,關心她們,每回說到生意,就說我沒天分,也不感興趣。可那不是我親口說的吧?

我每年生日,親生母親北上看我,都被祖母趕走,大雪天跪求,也見不到我一面,因為她身份卑微,祖母要我時刻銘記。我戰戰兢兢長大,處處謹慎小心,不敢有絲毫違逆的言行。祖母替我訂婚,我就訂婚,父親叫我嫁席維安,我就嫁他,哪怕婚后他指著我,說易家大小姐不比四馬路上的娼妓高貴,我也得為了易家忍耐,低聲下氣請他中秋回家過節。

就算如此,父親依舊要我去關心妹妹,我用心研制的香料賣得再好,也得不到您一聲夸。這個家里,有誰關心過我的想法?我犧牲了所有,只想換得父親的疼愛,如同您對鐘玉鐘秀的疼愛,可從來沒得到過。所有的兒女之中,只有我,是自生自長的,明明都是我至親,有著血緣的家人,卻像一個孤兒,住在一座孤島。」

易鐘靈的反擊,是一箭三雕,不僅發泄了自己半生的委屈,還讓易興華對她有了愧疚感,席維安也被易鐘靈的隱忍戳痛,后悔自己不該對她說混賬話。

果然,易興華將星華總經理的職位給了易鐘靈,易鐘秀這才明白,自己本想扳倒大姐,反而給她做了嫁衣,成全了易鐘靈。論心機,易鐘秀根本比不上易鐘靈。

寫在最后

《傳家》逼走易鐘玉,算計易鐘秀,利用席維安,易鐘靈才是狠角色。

易家三姐妹之間的扎心算計,易興華才是罪魁禍首,他混亂的私生活,導致了兩女一子不名譽的出身,易鐘玉敵視易鐘秀,易鐘靈從小隱忍,終于爆發了撕心裂肺的反擊。

好在易鐘靈和席維安先婚后愛,席維安的深情,終于打動了易鐘靈,易鐘靈在這段利益婚姻里,意外收獲了天賜良緣。

無論是易鐘玉還是易鐘靈,都渴望得到父親的認可,易鐘玉生母含恨離世,她被迫跟隨外祖父生活了十年;易鐘靈犧牲了自己的婚姻,她們內心都有缺口,易興華卻忽視了子女們的情感需求。

易鐘玉叛逆,易興華為之頭疼,可他永遠不知道,把喜怒哀樂都掛在臉上的易鐘玉,其實內心簡單純真,沒有城府;而一貫懂事善良的易鐘靈,她極致的隱忍和算計,才最該讓人警醒。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