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生有你》一個動作看出,聶東遠認出盛方庭,為什麼他不相認?

今天對于盛方庭來說,是個大好的日子。

他已經在醫院呆了一周多兩周了,今天終于可以出院了。

不僅如此,舒琴和聶宇晟分手了,成為了他的女朋友,如今正來接他出院,讓他突然覺得自己變成了人生贏家。

什麼報仇,什麼過去,通通都忘掉吧。

正在這時候,一個特別熟悉的人出現在他們面前,瞬間把他拉回到現實,原來他還是他,那個被拋棄的人。

聶東遠和盛方庭的母親

聶東遠曾經還是個小企業老闆時,就認識了盛母,那個時候,盛方庭有了原配妻子,但是他和盛母也算是心生喜歡。

但是他們不能在一起。

後來聶東遠和盛母分開,那個時候盛母懷孕了,沒有告訴聶東遠,正如談靜沒有告訴聶宇晟一樣,偷偷把孩子給生了下來。

盛家是華僑家族,在當時非常有名,算是名門望族,注重禮儀和道德。

盛母未婚生子,當然是被人笑話,連帶著盛家也抬不起頭,有一個這樣的女兒,讓家族蒙羞,一些人比較同情她,對她還算可以,大部分對她是不好的,背後流言蜚語不斷。

盛母才不管這些,她依然我行我素。

盛母生下了孩子後,就給聶東遠寄了一張照片,然後每個生日都會給聶東遠寄一張,想要讓他知道孩子的情況。

聶東遠一直關注著盛方庭,他從來不曾忘記這個兒子,盛方庭讀大學的時候,是聶東遠動用了一切關係,花了不少錢,為他找的推薦人,為了親眼看看兒子,他還偷偷跑到盛方庭的學校,拍了一張照片。

聶東遠或許不是個好父親,但他一定是愛盛方庭的。

盛方庭生病,聶東遠第一次公開他的身份

盛方庭在盛家生活比較招人嫌棄,他想要獲得祖父的認可,跟著祖父學國畫,他下了很多苦功夫,畫壞了的筆都裝滿了一個地下室,可祖父直接告訴他,讓他不要進自己的畫室,因為他內心不定。

他特別不甘心,自己的表哥表弟畫得還沒他好,可他們深得祖父喜歡,讓他先生羡慕。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被拋棄的孩子,所以才不得祖父喜歡。

他是一個娘不疼的人,爹 不詳,兄弟不認的人,他內心渴望證明自己。

他努力讀書,終于讓他考上了大學,正當他準備努力讀書時,他生病了,得了很嚴重的白血病,需要骨髓才能活下去。

盛母回家找了自己的親人,很多人都不願意去抽血,只有少數人去,還都不合適。

盛方庭覺得自己是被命運拋棄的人,有些自暴自棄,他想如果自己有父親,有兄弟姐妹,他一定不會活得這麼艱難。

盛母沒有辦法,只能打電話給聶東遠,聶東遠跨越千里來到醫院輸血,發現自己不匹配,于是讓自己的兒子聶宇晟也去抽血,沒想到聶宇晟竟然和盛方庭的血匹配。

聶東遠告訴了聶宇晟一切,聶宇晟一開始很抗拒,只是後來釋然了,在他看來,有個兄弟姐妹也好。

他漂洋過海去給盛方庭輸送脊髓,然後忍著感染的風險,又坐著飛機回了家,沒有見盛方庭一面,也不知道他是男是女。

但是在聶宇晟的心裡,已經認可了這個弟弟。

因為不知道是誰救了自己,盛方庭把這件事歸咎到「幸運之神」的身上。

他認為是自己的祈禱和命運讓上天感受到了,所以才派個人來救他,讓他可以繼續實現自己的報復。

盛方庭開始佈局報復東遠集團

盛方庭一直想要證明自己,自己不比聶宇晟差,他想要得到聶東遠的認可。

他一直以為自己是太差了,所以不得聶東遠的認可,才不把他帶回家。

他渴望有父親,有兄弟,有家人可以保護他,而不是像如今這樣,遇上了什麼事只能自己扛,可惜他的祈禱從來不奏效。

祖父不喜歡他。

表兄弟不喜歡他。

母親常常讓他放棄。

他覺得自己憑什麼放棄,憑什麼被拋棄,他要證明自己,要讓所有人知道,盛方庭的能力不差,從來不輸任何人。

于是他來到了國內,來到了世界上零售業最強的企業當業務經理,然後讓舒琴靠近聶宇晟,慢慢地了解聶宇晟和聶東遠的情況,同時他也隨時關注這東遠集團,想要一舉拿下它。

沒有人知道,他心裡其實不是那麼渴望成功,也不是那麼渴望權利,他只是想要鄭敏自己罷了,證明自己不該被拋棄。

他其實是個可憐的人。

盛方庭第一次見到聶東遠,眼神復雜

盛方庭雖然想要得到聶東遠的認可,可他幾乎從來沒有真正面對面見識過聶東遠,他只是在網上,在遠處,關注著她。

或許是畏懼,也或許是認為自己如今的實力還不夠。

他想要等到自己拿下了東遠,然後再去聶東遠面前炫耀一番,沒想到陰差陽錯的在醫院見到了他,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胃出血做了手術,如今終于好了,準備出院。

喜歡的人舒琴和聶宇晟分手了,如今成了他的女朋友,加上病好了,他很開心,準備出院後去狂歡一場。

正在這時候,聶東遠出現了,他帶著權叔出來找孫平,正好就遇上了盛方庭。

盛方庭的眼神很復雜,一直盯著聶東遠看。

聶東遠和舒琴兩個人有說有笑,他站在旁邊神遊,想要從聶東遠臉上看出任何的東西,可惜他失望了,聶東遠就把他當做舒琴的上級,一個不認識的人。

原來只有他自己記得,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那麼他報復一下,心安理得了,再也沒有什麼負擔了。

聶東遠為什麼不認盛方庭?

聶東遠其實一眼就認出了盛方庭,但是他沒有上前相認。

他其實一直在和舒琴說話,就是想要多觀察觀察這個兒子,他每年只能從相片上認,如今真人站在眼前,讓他有些不知所措。

他怕說多了讓人誤解,說少了讓人以為他不喜歡。

于是他一直跟舒琴說話,只有當舒琴把話語轉到了盛方庭處,他才會帶上兩句。

等到盛方庭走了,聶東遠一直看著他,兩次回頭想要看得更仔細些,他的眼神也很復雜,有欣慰,有喜歡,也有遺憾。

但是他卻沒有去和盛方庭相認,為什麼呢?

這麼多年,他都缺席了,如今孩子已經長大了,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不想打擾。

其次,他或許和盛母達成了一定的協定,不去相認。

再次,他如今的身份,他如今的處境,不太適合去認一個私生子。

最後,他不想讓聶宇晟為難。

但聶東遠對盛方庭的愛,不比聶宇晟少,只是身份使然,讓他無法與盛方庭相認了,能夠面對面見一面,讓聶東遠很滿足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