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看不懂「天下第一」李淳罡,白瞎了原著457萬字

《雪中悍刀行》看不懂「天下第一」李淳罡,白瞎了原著457萬字
2022/01/10
2022/01/10

《雪中悍刀行》最濃墨重彩的一筆,是李淳罡。

僅他那一句:

天不生我李淳罡,劍道萬古如長夜。

茫茫浩然之氣,撲面而來。春秋十三甲,李淳罡是當之無愧的甲首,天下第一。可對于這天下第一,他輕輕鬆松就拿起,輕輕鬆松就放下,放眼天下,如此瀟灑豁達之人,他敢稱第一,無人敢稱第二。

至于王仙芝、鄧太阿之流,生生世世只能望其項背。

至情至性。

電視劇裡的李淳罡一出場,就是一副邋裡邋遢的糟老頭子形象,頭髮鬆散,衣衫破爛,斷了一臂,滿身臭味,還喜歡摳完鼻子摳腳丫子。

誰能想到他就是當年那個「天下敵手一劍敗之,天下女子一手勾之」的青衫劍神呢?

電視劇裡的徐驍對著皇帝都不曾有過多少恭敬,可對著李淳罡深深地鞠了一躬。可惜,李淳罡正眼都不看他一眼。

很多人說,電視劇裡李淳罡的第一次出手,那雨,滴成劍,一招仙人跪太玄幻了。可我卻覺得拍得極好,因為不如此喧嘩如何能把原著裡那個「劍道明燈」李淳罡躍然螢幕上。

可曾經,那樣一個英俊瀟灑,人見人愛,狂妄到極致的天才劍神,怎麼就落魄到了如此模樣?

因為愛情。

李淳罡年少時,桀驁不馴,放蕩不羈,從不知情為何物,一直到他親手殺了小綠袍。他在失去的那一刻,才豁然明白了愛情。

所謂的愛情就是, 你傷了她,卻比傷了自己還要痛。

人人都知道李淳罡是因為敗給王仙芝而消失于江湖,可其實,他不過是失去摯愛之後,心灰意冷,自我折磨了二十年。

為什麼徐鳳年遇到了那麼多高手,唯獨對李淳罡和溫華念念不忘,因為,李淳罡和溫華皆是最為至情至性之人。

有多少人為了權和名,背信棄義,喪盡天良,可唯有李淳罡為了摯愛,能自斷一臂,能隕落江湖,能不成仙,不輪回,能死前為了劍道開山,只為讓小綠袍看看那一劍。而唯有溫華能為了一個「義」字,毫不猶豫地放棄名和利,甚至放棄那一把被奉為信仰的木劍,永不提劍。

當一個人的劍道是無畏無匹,心中卻能存摯愛,當一個人能灑脫至極,也能用情至深,那麼這個人的劍道不是飛升,不能成仙,而是:

世間劍士獨我李淳罡一人,世間名劍唯我李淳罡一柄,山不來就我,我不去就山。有山在前攔去路,我就為後人開山。

天生李淳罡如此至情至性之人,劍道才始見一絲光明。

天縱奇才。

當你看到電視劇裡李老劍仙,一聲「劍來」,那無數道士的劍都紛至遝來,你會覺得太玄乎了。

可李淳罡的劍術本就如此玄幻,而《雪中悍刀行》也從不是武俠小說,它本身就是玄幻小說。電視劇裡那一聲「劍來」的氣勢,恰恰展現了原著裡的震撼:

李淳罡想起她臨終時的容顏,當時她已說不出一個字,可今日想來,不就是那「不悔」兩字嗎?

李淳罡走到大雪坪崖畔,身後是一如他與綠袍女子場景的撐傘男女。

她被一劍洞穿心胸時,曾慘臉笑言:「天不生你李淳罡,很無趣呢。」

李淳罡大聲道:「劍來!」

輝山所有劍士的數百佩劍一齊出鞘,向大雪坪飛來。

龍虎山道士各式千柄桃木劍一概出鞘,浩浩蕩蕩飛向牯牛大崗。

兩撥飛劍。

遮天蔽日。

這一日,劍神李淳罡再入陸地劍仙境界。

二十年前,他因為摯愛之死,境界大跌,在綠袍兒的故鄉,畫地為牢二十年。二十年後,他觸景傷情,終于走出了那段情傷,因為綠袍兒的那句「不悔」,他一聲「劍來」,再成一代劍仙。

你看那漫天飛劍,你以為是李淳罡的劍道,卻不知那是他的情劫,亦是他的心魔。他曾大敗于此處,如今故地重遊,終于解開心魔,再度成仙。

那一聲「劍來」之後的李淳罡,才是真正活過了的李淳罡,才是那個天縱奇才的李淳罡。

人人都看到了那個摳鼻子的糟老頭子,可是,人人似乎都忘了,那個糟老頭子于劍道一途,從來都是天縱奇才,那把劍,他想放下了,就能輕輕鬆松放下,想要拿起來了,漫天飛劍,都將在他手中。

論劍道一途,李淳罡十六歲入金剛,十九歲入指玄,二十四歲便達天象。此後六年一劍不出,練就劍開天門。他跟王仙芝的那場大戰,他只使出了兩袖青蛇,卻不曾使出劍開天門。若他心無劍道,毫不惜才,只求勝負,那麼他和王仙芝的那場大戰,勝負猶未可知。

他敗了,但正因為敗了,他才真正是「劍道的萬古明燈」。

李淳罡死前,王仙芝千里奔襲,只為了讓他看一眼那小綠袍的轉世。李淳罡于晚輩王仙芝何嘗不是知遇大恩。

何所求。

看《雪中悍刀行》,你會發現劍術高者,皆有所求,或求名,或求利,或為朝廷所用,或求得道高升。可唯有李淳罡,你很難看出他求什麼。

他不為名。他能因為惜才王仙芝,自毀名聲,也不使出絕技劍開天門。他不為利,他之所以護徐鳳年出北涼,不過是因為徐驍年年替他為綠袍兒掃墓。

說實話,很多年前看原著,我讀不懂李淳罡的「一劍破甲二千六,一氣千里又百里」的自盡打法,更讀不懂他的死前千里借劍。可如今再看電視劇,終于明白,不懂情愛的李淳罡就是個劍癡,他求的是劍術的登峰造極。而懂了情愛的李淳罡,痛失所愛,求得不過是活得痛快,死得其所。

他隨徐鳳年出北涼,一劍破水甲,逼退吳六鼎,一腳踢翻黃龍船,與王仙芝大戰,後破甲二千六,不想生死,不念歸處,只求心之所想,肆意而為。

等到他大限將至,他歸于綠袍兒的墳前,千里借劍鄧太阿,為劍道後輩開山。不管是王仙芝,還是鄧太阿,說什麼天下第一,天下第二,誰又不曾仰望李淳罡這一盞劍道明燈。

天不生我李淳罡,劍道萬古如長夜。

天不生李淳罡,劍道真的萬古如長夜啊。

劍道因為有了李淳罡,才更進一層樓。

原著寫道:

輕輕一拋。

這一劍開天而去。

羊皮裘老頭兒拋劍以後,不去看仙人一劍開山峰的壯闊場景,只是坐在墳前。

一輩子都不曾與女子說過半句情話的老人細語呢喃,只是說與她聽。

天色漸暗,羊皮裘老頭兒視線模糊,如垂暮老人犯困,打起了瞌睡。

驀地,他有些吃力地睜開眼睛,望見一襲綠袍小跑而來。

李淳罡輕聲道:「綠袍兒。」

綠衣怯生生站在他身前,輕聲道:「我叫綠魚兒。」

獨臂老人已是將死之人,合起眼皮,仍是顫抖著舉起手:「綠袍兒?」

這一襲小綠衣不知為何,靈犀所致,伸出小手,握住老人,點頭道:「嗯!」

那個誓報殺父之仇卻不忍殺他,只能死在他的劍下的小綠袍兒,終是回來見了他一面。

前塵往事,滿腹深情,一代劍神,就此隕落。

看懂李淳罡,才能看懂整部劇。

《雪中悍刀行》原著一共20本,字數有457萬字,構架磅礴,氣勢恢弘。

當這457萬字搬上了螢幕:天下第一紈絝,一身白衣出北涼,張若昀那一雙鳳眼,那一身氣魄,把原著裡的徐鳳年躍然螢幕上。而集中了全劇幾乎所有震撼場景的李淳罡,很多人會覺得稍顯誇張。

可真的一點都不誇張,甚至是很多原著裡的東西,哪怕電視劇已經儘量演繹也演繹不出來。

而這部劇也只有看懂了那漫天飛劍的李淳罡,才能真正算是有所收穫。

原著最讓我最喜歡的一點是,作者用了大量的筆墨描寫那些配角們。這些配角們不是為了襯托主角而存在,他們完全獨立了出來,各自有各自的精彩。

而李淳罡和溫華則是原著塑造得最成功、最重彩的兩個人物。 這部劇始終圍繞著「劍道」這兩個字,而真正的劍道是什麼?

是李淳罡。

無匣也無鞘,暗室夜常明。

三尺木馬牛,可折天下兵。

欲知天將雨,錚錚發龍鳴。

提劍走人間,百鬼夜遁行。

飛過廣陵江,八百蛟龍驚。

世人不知何所求,那襲青衫放聲笑:天不生我李淳罡,劍道萬古如長夜。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