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似故人歸》卿瑤黑化逼宮,以北淵換云禾的命?這個反派太討厭

《恰似故人歸》中我都覺得順德跟卿瑤相比,似乎順眼了不少,順德仙姬是可恨之人也有可憐之處,但是卿瑤就不一樣了,從始至終自我安慰不說,還欺騙狐王她和長意兩情相悅,利用自己父親在北淵的威望,想逼迫長意對云禾下手不成,還想背后對云禾下黑手,怪不得從青丘遷移到北淵,青丘有這樣的后代,白淺都快氣活了吧?

卿瑤作為狐族少主,卻是個自我感動的人。長意早在認識卿瑤之前就和云禾相愛了,而且和卿瑤相處那麼多年,長意從來都是公私分別,私下從未接受過她的好意,態度已經擺的很明顯了,卿瑤卻為了救長意,騙狐王說她和長意是兩情相悅。剛開始我還覺得她人不錯,為了救長意,不惜耗費那麼多靈力,怕狐王不答應,估計撒謊,但我沒想到她連自己也一起欺騙了。

長意接云禾回來后,對于卿瑤更是保持距離,不明白卿瑤為什麼總是一副長意背著她藏了個小情人一樣,不禁對紀云禾虎視眈眈,還跑到昏睡的狐王面前說什麼攔不住長意了。如果不知道前面的故事,真的容易讓人誤會是丈夫寵妾滅妻,明蘭嫡母都沒她委屈。狐王聽說女兒受委屈,也艱難醒來,恰逢云禾為了救北淵和林昊青私下商量,查找寧悉語的資料,確認寧若初去世的真相,狐王趁機給出致命一擊,卻被云禾阻擋過程反殺。

卿瑤全程看著自己父親傷人不成被反殺,卻糾結狐族一致要求誅殺紀云禾,并以整個北淵逼宮長意。真的很搞笑,整個狐族都是被長意救下的,北淵也是在長意的帶領下推翻凌霜臺朱凌統治的,那些投靠北淵的仙友不是云禾救下的,就是奔著青羽鸞鳥來的,卿瑤哪來的自信?

這個反派真的很討厭,看看林昊青,雖然一開始也討厭,但是洗的很白,尤其是對紀云禾,是大愛,他能成全紀云禾和長意,也會在紀云禾需要的時候給出幫助,他從未想過破壞,一心只有成全。這個卿瑤,真的比順德還討厭,你說是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