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看完大結局才明白,原來從未露面的注輦王才是博弈高手

《斛珠夫人》看完大結局才明白,原來從未露面的注輦王才是博弈高手
2021/12/08
2021/12/08

看了《斛珠夫人》的大結局,不由讓人感慨萬千,原來全劇最厲害的不是料事如神的帝旭和方諸,而是一直躲在幕後不曾露面的緹蘭父王!他究竟是怎樣一個擅于運籌帷幄的博弈高手?區區三步棋子,就險些讓大徵覆滅,落入他手。如今,我們再回過頭來看看,這位注輦王是如何在縱橫交錯的經緯上布下每一顆棋子的……

第一步棋——狸貓換太子的「昶王」

大徵的四殿下——褚季昶,幼年時便去了注輦當人質,雖然有大將軍湯乾自在注輦保駕護航,可昶王仍然沒能逃脫早夭的厄運,就這樣悄無聲息的葬身異國他鄉。注輦王在民間買來一個樣貌年齡酷似昶王的孩子,讓他頂替了昶王的身份,從此坐擁榮華富貴,更為注輦攻破大徵打開天啟城門。

這個注輦孩子的童年,想必應是在「模仿褚季昶」中度過,他必須要忘記自己的一切,由內而外地塑造出一個嶄新的大徵「昶王」,從此走上一條不歸路。他雖為昶王,但畢竟是贗品,所以他總是戰戰兢兢,時刻都要領會湯乾自眼神中的要領,生怕自己稍有不慎露出破綻。尤其是當他回到大徵故土的那天,自下船後的一言一行,皆要依照湯將軍的眼色行事。

昶王回到帝旭哥哥身邊,首要大事即要贏得帝旭的信任。于是,昶王開始裝傻充愣,日常只顧蒔花弄草,優哉遊哉的孵他心愛的鷹隼蛋,一副無心事業的模樣,但暗地裡,他卻在韜光養晦,伺機而動!他暗中勾結了叛臣蘇鳴的舊部下——符義,而符義的舊主蘇鳴早已叛逃到了瀚北邊境的鵠庫左王麾下,也就等同于昶王也搭上了鵠庫左部這條線,因為,對手的敵人就是朋友。

那麼,後來半道上冒出來的「鄢陵帝姬」的背後主使又是誰呢?我認為正是昶王 。他和鄢陵帝姬是親姐弟,同是聶妃的子女,所以,他才會對褚琳琅的一切習性如此熟悉,比如,她酷愛牡丹,還有她左手臂上幼年留下的燙傷……起初本是由昶王提及找尋儀王之亂時散失的皇室血脈宗親,後來假琳琅一出場,也是昶王第一個跑上去,親切地呼喊「牡丹姐姐」,沒有任何猶豫,更不見一絲遲疑,他是如此的篤定!

反正大家都是假的,質疑對方就是在暴露自己。一個冒牌弟弟,一個贗品姐姐,這兩姐弟相處起來貌似一點也不生分,反倒是異常融洽,若是聶妃泉下有知,估計得從棺材板裡跳出來不可!最後,鄢陵帝姬行刺帝旭敗露,昶王為何能全身而退呢?

首先,這位假「鄢陵帝姬」並非普通女子,她原本就與帝旭有滅族之仇,而且她還是真正的鄢陵帝姬的表妹,兒時常在宮裡一同玩耍,所以她對表姐的所有嗜好都了然于心,能混進宮來成功假扮她,是很容易的事。再加之她從小流落在尼華羅,而昶王幼時便去了注輦,他們二人,可說是八竿子也打不到的關聯。帝旭更不會往昶王身上細想,他只想好好補償他這些年在注輦受過的苦。

其次,在亂箭射來的那一刻,昶王義不容辭的擋在了帝旭身前護駕,成功的演繹了一出苦肉計,面對為了自己的安危可以捨生忘死的弟弟,他這個哥哥還如何忍心去懷疑這個弟弟呢?也好在假帝姬臨死前,獨自扛下了所有罪過,只留下那句「他會替我殺了你……」

第二步棋——潛伏多年的施內官

少府監的主事施霖,原籍注輦,潛伏在大徵宮中多年,表面上是慣會阿諛奉承的施內官,背地裡城府別有洞天。曾經,有兩次可以暴露他的機會,但帝旭和方諸恰恰與他擦肩而過。不得不說,施霖的智謀絕對在昶王之上,正因為他選擇了單線聯絡,即便昶王東窗事發,他也能獨善其身。

雖然,昶王知道施霖和他同屬一個陣營,他們共同的目標都是帝旭和方諸,但他卻摸不透,在施霖背後的那雙大手。 在「鄢陵帝姬」事件後,施霖身邊的細作被捕,而他卻光著膀子趴在帝旭面前負荊請罪,大喊冤枉,自己有失察之罪。帝旭和方諸也真是被他給糊弄過去了,僅對他略施小戒這事就過去了。倘若他們由此在施霖身上深挖下去,一定會有所收穫的,只可惜……

但心思縝密的施內官如何不知這細作內情,不過只因不是他管轄的那條暗線,何故節外生枝呢!只要不連累到他,隨昶王去吧!

第二次,方諸只差「一布」就能將施霖的面具撕下了,但又被他錯失了良機,最終釀成大患。

那日,施霖讓手下人把一籃子破布條拿去燒掉,其實那些皆是繡在布條上的過期情報,恰巧當日,鞠典衣來了少府監挑選布料,就是那般湊巧,一塊碎布條被風吹到了她的手上,柘榴雖然眼盲,但她的心亮,就那樣在指尖一輕輕摩挲,她便察覺出了異樣。剛好這一幕又被突然出現的施霖看見了,便藉故將柘榴引到了昶王府……

施霖也不清楚柘榴到底有沒有發現什麼,但柘榴很確信施霖是做賊心虛了,在她返回綾錦司的時候,清海公剛好在等候她,她為何沒能第一時間告知她的發現,說出施霖是細作這一驚天秘密呢?或許,當時清海公對她說的話,更讓她震驚吧! 要是那天,柘榴告訴了清海公施霖有問題,定會查出他是注輦人的身份,在他的少府監興許能找出蛛絲馬跡來,但說什麼都晚了。這個秘密伴隨著柘榴的假死而永遠封藏了。

後來,即便昶王謀逆失敗了,這把火更是燒不到施霖身上,一來注輦以他家人性命相要脅,讓他不要妄言,二來施霖和昶王之間確實沒有任何實質性的證據證明,他們兩人私下有往來。

第三步棋——緹蘭和湯乾自

這是整盤棋局中至關重要的一步,也是最後的殺手鐧,二者缺一不可!所以,緹蘭才會和湯將軍一同來到大徵,這是注輦王下得最妙的一手棋。就沖湯乾自對緹蘭的感情,注輦王便可牢牢地將大徵後宮和前朝拽在手裡,一朝利用它們翻雲覆雨,掀起驚濤駭浪來。

但自打緹蘭進宮後,就安守本分,不再和湯乾自有任何瓜葛,反倒是湯將軍放不下緹蘭,忘不了他們曾經在注輦的情分,這正中注輦王的下懷,這也正是湯乾自的致命弱點,只要稍加挑唆,他就會為了緹蘭奔命。

還是帝旭小看了湯乾自的深情,以為把他調到苦寒的黃泉關,便可斷了他對緹蘭的念想,沒曾想,反倒是弄巧成拙了。湯乾自遠在邊關,根本就無從得知皇宮裡的緹蘭到底過得好不好,他只能靠自己臆想,結合當初他尚在天啟的景象,覺得帝旭喜怒無常,定不會善待緹蘭。所以,在注輦王世子——索蘭,寄給他龍尾神掛墜的那一刻,他便馬不停蹄地秘密潛回天啟,幻想著是時候該上演一齣「英雄救美」了……

但凡他有腦子,自己去打探一番,親眼看看緹蘭也好吧!她到底是好或不好,一目了然的事情,可他偏信索蘭的一面之詞,一怒為紅顏,終釀慘劇。

從昶王到蘇鳴、自奪洛到符義,還有安插在緹蘭身邊的兩個婢女,他們在削弱帝旭的勢力上功不可沒,正當帝旭以為細作盡數掃清時,原來他們不過皆是馬前卒,那位看似人畜無害的注輦世子索蘭,才是將他置于死地的利刃,而從始至終手握這把利刃的人,正是他和緹蘭的父王——注輦王。原來,他才是真正的心得玩家,僅靠著一個兒子和女兒,就險些將大徵拿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