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陸續消失17年,她竟然成了億萬富婆,芙蓉姐姐是個狠人

陸續消失17年,她竟然成了億萬富婆,芙蓉姐姐是個狠人
2021/11/15
2021/11/15

從痞子蔡、後舍男生、嗆口小辣椒,到鳳姐、犀利哥、西單女孩……

過氣網紅的命運總是令人唏噓。

但芙蓉姐姐卻不一樣。

曾經的她,考研3次失敗、靠「賣醜」博出位,未婚先孕、男友劈腿、銷聲匿跡……

如今的她,長髮飄飄、氣質優雅、身材凹凸有致,還開了家傳媒公司,成了身價上億的CEO。

從被全網嘲到億萬富婆,她到底用了怎樣的手段?

她憑什麼能逆襲成功?

一、逆天改命

1977年7月,芙蓉姐姐出生于陝西的一個邊陲小縣城。

那時的她還叫史恒俠,一個頗為男性化的名字。

父母都在當地工廠上班,家境普通,資質平平。

但她從小有個夢想—— 考上北大或者清華,靠知識改變命運,從此出人頭地!

因此她比別人付出更多努力學習,可成績卻仍然不盡如人意。

1996年,她第一次參加大學聯考,分數只夠進入陝西理工學院學習機械設計專業。

雖然在校期間表現優異,還拿了獎學金,可史恒俠不甘心。

因此只上完大一,她便正式提出休學申請,並回到老家複讀,開始備戰第二次大學聯考。

沒想到,大學聯考之前她卻遭遇了一場嚴重的交通事故,左手腕和左腿粉碎性骨折,很有可能會留下後遺症。

原本該住院治療的她,仍然心系大學聯考,她費盡心思才讓醫院同意放她出去。

于是,在大學聯考當天,史恒俠打著石膏、纏著繃帶,被醫護人員用擔架抬到考點,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

媒體的鏡頭也及時捕捉到了這一刻,以至于讓她成為了 「史上最勵志考生」

史恒俠強忍著疼痛,考完第一科,卻實在承受不住傷勢的折磨,下午就被抬回了醫院。

就這樣,史恒俠再次與清華、北大失之交臂。

只能養好傷後,回到理工學院接著完成學業。

儘管如此,她卻一直在心裡告訴自己:

「我一定會成功的,現在只是時候未到,蛹還未能成為胡蝶!」

大學畢業後,她被分配到一家機械廠工作。

可別人眼中的「鐵飯碗」,對她來說卻索然無味。

那個關于清華、北大的執念,史恒俠仍然沒打算放下。

沒多久,她就辭了職,不顧父母的百般勸阻,隻身一人前往北京。

在「逆天改命」的路上越走越遠……

二、「普信女」芙蓉姐姐

26歲那一年,史恒俠開始了北漂生涯。

也是從時開始,她的人生被徹底改變。

來到夢寐以求的「大城市」,走進心心念念的北大校園,在離夢想最近的地方,她再次有了前進的動力。

初來乍到的史恒俠,乾脆在北大附近租了個小房子,買來學習資料,全身心投入只為考研上岸。

誰能想到,命運好像習慣了和她開玩笑。

連續考了3年,都是以失敗告終。

希望的火花一次又一次熄滅,史恒俠仿佛墜入無底深淵,周圍一片黑暗,怎麼都找不到出口。

壓抑、憤懣、不甘,在心中交織纏繞,她開始在清華、北大兩所高校的論壇上發表文章,來發洩積壓的情緒。

其中,一篇名為 《北大,你是我前世最深最美的痛!》的文章,引發廣泛關注。

她在文中寫到:

「北大,你等我,我一定要讓你為我感到驕傲!」

字裡行間毫不避諱狂妄和自戀,成功勾起了網友們的好奇心,大家紛紛點進去吃瓜。

她用 「青春、美貌、性感」這樣的字眼形容自己,懷才不遇的落寞,被渲染得淒美動人。

帖子熱度持續高漲,連續十多天都被頂上熱榜。

此時,她的網名還叫做 「火冰可兒」

就在吃瓜群眾紛紛猜測,寫出如此文字的到底是何方尤物之時。

她又趁熱打鐵,在北大未名、水木清華論壇上爆出了一系列舞蹈照片。

並將自己的簽名改成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照片裡的她,扭動著豐乳肥臀,擺出誇張的「S」型曲線。

性感的動作,辣眼的長相,明明那麼普通,卻又那麼自信……

這些照片被大量轉發,從論壇一路火遍整個互聯網,

「芙蓉姐姐」的稱號也就此誕生。

然而,由于她的形象和帖子裡所描述的出入太大,網友們深感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

與名氣、熱度一起湧來的,還用鋪天蓋地的謾駡、侮辱。

一時間,「芙蓉姐姐」成了低俗的代名詞,而隱藏在這一切背後的史恒俠也成了被全網黑的「普信女」。

但這些都不是讓她退縮、停留的理由。

命運的齒輪開始轉動,史恒俠心中的執念也開始有了動搖。

三、放飛自我

兩次大學聯考,三次考研。

輾轉8年間,她為了離夢想更進一步,奮戰5次,卻次次失敗。

此時的她,竟然有了放棄的念頭。

既然已經「紅」了,為何不抓住機會再添一把火?

在那之後,史恒俠徹底放飛自我。

她不再和考研糾纏不清,而是和商業公司簽了合同。

頂著世俗的嘲笑和挖苦,開始以「芙蓉姐姐」的身份出現在各種場合。

走穴、商演、蹭熱度……

在舞臺上、鏡頭前,擺出標誌性的「S」造型,靠賣醜吸引眼球。

從2005年開始,她開始進軍影視、歌壇、主持界。

參與微電影拍攝、推出個人單曲、演話劇、籌備演唱會、擔任公益節目主持……

可嘗試之後,她才發現自己似乎被困在了「芙蓉姐姐」的枷鎖裡。

她拼命想要撕掉「網紅」的標籤,不曾想這條繩索卻越來越緊,直到把她勒得無法呼吸。

不管走到哪裡,那些意味不明的表情、語調,總是包裹著她、跟隨著她。

即使登上頒獎舞臺,拿下一個又一個獎項,儘管收穫了大把名利,卻仍然不能平息外界的罵聲。

當某網站將她評選為 「影響中國的60位時代女性」,與宋慶齡、張愛玲等人齊名時,芙蓉姐姐又一次站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這樣一個靠賣醜博人眼球的「網紅」,怎麼配得上如此意義深厚的獎項?

曾經無比渴望的萬眾矚目,此時站在聚光燈下的史恒俠卻只感到無地自容。

歌手王蓉甚至發佈了一首 《芙蓉姐夫》,公開諷刺她。

露骨、刻薄的歌詞,簡直不忍直視!

當然,「芙蓉姐夫」也確有其人。

雖然那時兩人還沒領證,但芙蓉姐姐仍然對這個小她15歲的男人愛到了骨子裡,哪怕只是一張手寫的結婚證書,也願意許他一生一世。

可惜沒多久,芙蓉姐夫就因為受不了赤裸裸的網路暴力、人身攻擊,而選擇了劈腿。

沒想到,被拋棄的芙蓉姐姐卻發現自己 意外懷孕了。

她找到前男友想討個說法,不料卻遭到一番羞辱。

不僅被質疑孩子到底是誰的,還要她生下來先去做親子鑒定。

大概從這一刻開始,芙蓉姐姐才從此前的混沌中清醒過來,不然,她將跟「鳳姐」一樣,逐漸走向毀滅。

考場失利、情場失意,加上靠賣醜換來的熱度、流量,不過都是虛無縹緲的一場夢。

思量再三,她決定把孩子生下來獨自撫養。

在這一年後,芙蓉姐姐開始淡出大眾視野。

熱搜上沒有了她的身影,網路上那些造型奇葩的照片,也在時間的洪流中慢慢褪去色彩。

有人或許會說,這不過是互聯網的定律,網紅流量來去匆匆,本來就見怪不怪。

但眾人不知道的是,實際上芙蓉姐姐並沒有離開,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各種意義上的失敗,她不想再用那樣的方式吸引眼球,不想再無意義地消耗人生。

就這些銷聲匿跡了17年,等到再次歸來,她已然改頭換面。

四、過氣網紅的逆襲

在消失的這段時間,在我們看不到的地方,史恒俠付出著翻倍的努力。

她潛心修煉、提升自我,看書、學習、減肥、練瑜伽、學茶藝……

為了給孩子樹立榜樣,也為了給自己尋找另一條出路。

她丟掉那些妄自尊大的言論、稀奇古怪的姿態,開始向知性、成熟轉型。

她不斷給自己充電,學習行銷、推廣知識,一步步進軍商界,創辦了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靠著以前積累的人脈,建立起自己的商業版圖。

這一次,她不再是嘩眾取寵的「初代網紅」,而成了真正意義上的「勵志女神」!

在遇見更好的自己的途中,曾多次將她拒之門外的夢中高校,也終于拋來了橄欖枝。

2009年,史恒俠受邀來到北大演講,她說:

「 我締造了平民文化,樹立了平民文化的榜樣,讓和我一樣有才華有夢想無後臺無背景的人,不再畏懼世俗的指指點點,事事非非,勇敢地用實力和命運拼搏,開拓自己的成功之路。」

臺上的她,一襲紅裙,光芒四射。

褪去刻意表演的痕跡,臉上散發著發自內心的自信。

一字一句敲擊著莘莘學子的心扉,情不自禁投來飽含敬意的目光。

這一刻,史恒俠終于卸下了「芙蓉姐姐」的外衣,以真實的自己面向大眾、面向世界、面向未來的人生!

從那之後,關于她的一切開始趨于低調。

流量為王的時代到來,網紅一茬接著一茬湧現、消失,

「初代網紅」們的熱度早已散去,芙蓉姐姐的「光輝事蹟」也早已被拋之腦後。

等她再次引起眾人關注,已經是2016年。

王寶強和馬蓉的離婚事件鬧得沸沸揚揚,她卻趁機發了一條博文, 高調向王寶強求婚的同時,還曬出了自己的4本房產證、一摞銀行卡,以及一把豪車鑰匙。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仍然是記憶中芙蓉姐姐的作風。

一瞬間,網上再次炸開了鍋。

有人說她過于囂張,有人說她為了蹭熱度不擇手段。

也有人根據她曬出來的一系列東西,估算出此時的 芙蓉姐姐已經身價過億,成了名副其實的女富婆。

這一回,與爭議一同到來的,還有眾人的恍然大悟:

芙蓉姐姐這是真的逆襲成功了?

短暫的高調之後,她不再貪婪熱度和關注,而是再次選擇重回平靜。

對此,芙蓉姐姐曾留下這樣一段文字:

「生活過于低調和樸素,也是希望精力不要被消耗,能專注自己喜歡之事。」

說起那段不光彩的往事,那段墜入黑暗的日子,她坦言自己也曾滿腹委屈,也曾想過放棄。

一次採訪中,記者問她:「你是在洗白嗎?」

史恒俠給出了這樣的回應:

「我根本就沒有黑過。

我作為一個女人發幾張自己的素顏照怎麼了,你聽說過我違法亂紀涉黃涉毒嗎?」

言語間仍然透露出無盡的自大。

大概也是因為這與生俱來的「質量」,支撐著她沒有被流言蜚語擊垮。

即使她成名的方式不被大多數人認同,畢竟那樣搞噱頭、炒作的手段實在算不上高明。

好在後來的她終于從中醒悟,沒有繼續沉溺其中,而是變得愈發堅強、愈發清醒,更清楚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

不管是出身平凡的她,還是自命不凡的她。

不管是被打上「芙蓉姐姐」標籤的她,還是拼命撕掉這個標籤的她。

如今的史恒俠,既是44歲的單親媽媽,也是身價過億的CEO。

她仍然會在網上分享自己的生活、狀態,美食、電影、採摘、自拍……

但不管是哪一種,從她身上卻再也看不到「芙蓉姐姐」的影子。

從被群嘲的「賣醜」網紅,到真正意義上的成功女性,她做到了。

網路盛行的今天,想「紅」其實很簡單。

一個幾分鐘、幾十秒的短視訊,或許就能帶來千萬流量,讓你輕鬆出圈。

但這樣的「走紅」方式,和當初那些故弄姿態的賣醜又有何區別?

盲目追求熱度,迎合低級趣味,拿獵奇當噱頭,不能成為長久之計。

同為初代網紅,有的人在自毀的路上越走越遠,已經銷聲匿跡。

正如芙蓉姐姐在網上曾經說過的那句:

「也就幾十分鐘,壞脾氣的風被征服了,天亮堂了,藍燦燦的,還掛起象徵勝利的雙彩虹。」

生活如此,人生亦是如此。

只有不斷沉澱自我、提升素質,傳播有價值的內容,才能在自己的領域穩紮穩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