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與君》第19集才恍然,鮫珠先于原著出場,才是最好的安排

隨著長意在北淵逐漸站穩腳跟,紀云禾也有了天君的幫扶,仙師要為天下辦喪的野心也一覽無余,順德愛而不得的悲劇即將呈現,紀云禾和長意即將迎來久別重逢,虐戀即將重啟。

正應了那句老話,一切開始于結束之后。紀云禾和長意的愛恨糾葛終因紀云禾的撒手人寰,有了新的轉機。

整個上半部的劇情,鮫珠貫穿始終。鮫珠代表著長意的一份真心,卻終究沒有拯救得了紀云禾的性命。

其實,早在關押青羽鸞鳥的十方陣中,長意和紀云禾一吻定情,鮫珠就出場了。

而且在紀云禾渾然不知的情況下,長意把鮫珠輸入紀云禾體內,很多劇迷們都表示特別不能接受,覺得鮫珠的出場太早了。

明明在原著中,鮫珠的閃亮登場是在長意成為北淵尊主之后。

且是在,長意從仙師府救出紀云禾,紀云禾因為被當做藥人,身體幾乎是油盡燈枯,時日無多的情況下,為了給紀云禾續命,長意不顧空明的反對,強行將鮫珠輸入紀云禾體內的。

但是,當我看到第19集,長意因為對抗順德仙姬,內丹破碎,生命岌岌可危,而紀云禾體內的鮫珠也開始狂躁不安,我才恍然,鮫珠先于原著出場,才是最好的安排。

為什麼這麼說呢,且聽我細細說來!

一、鮫珠定情在十方陣中,在聽了青羽鸞鳥和寧若初的愛恨糾葛后,紀云禾假扮寧若初,化解了青羽鸞鳥的那份執念。

眼瞅著十方陣即將成為死陣,紀云禾終于愿意勇敢一次,向心而行。

她一邊教著長意人間的游戲剪刀、石頭、布,一邊數著一二三,卻在長意握緊拳頭后才出了布,然后說我贏了。

最后才解釋游戲規則:你贏了,我跟你走;我贏了,你跟我走,總之,就是不分開。

也正是因為那句:不管發生任何事情,我們都永遠在一起,從今往后,再無謊言,永遠、一直,一起。

長意看似動了真感情,才主動吻了紀云禾,并趁機將鮫珠送給了紀云禾。

在當時看來,我一度以為,代表承諾和信物的鮫珠,僅僅是長意純真的浪漫。

二、鮫珠的由來和意義直到長意因為倔強的自尊不肯討好順德仙姬,紀云禾被狠狠的懲罰,長意當著順德仙姬說的一番話,才暴露了鮫珠的由來和意義。

他非要等到紀云禾來,才唱《贊頌自由》,就是為了讓順德仙姬能放了紀云禾,給她自由。他不過是用自己的尊嚴和自由,換心愛的人的自由罷了。

他嘴里說著送鮫珠要挑良辰吉日的鬼話,不過是趁機告白紀云禾,他的一片真心。其實,鮫珠,早就被他送給紀云禾了。

他說:

鮫珠,唯天賦異稟之鮫人,潛心修煉多年,才可修成。

因其彌足珍貴,絕不能輕易相贈,若贈與他人,便是鮫珠最深切的情誼,絕不收回。

也代表著,此生絕不相負。

只望得鮫珠者,得償所愿!

可見,鮫珠并不是普通的一個東西。

鮫珠,不僅來得不容易,并不是每個鮫人都能修煉的,它代表著獨一無二,還代表著長意的真心,還有他的承諾,以及他對心愛之人愿望的成全。

且,在紀云禾和他說完逃跑計劃后,要求長意把鮫珠取出來以便關鍵時候用來保命,長意卻毫不客氣地將鮫珠封印在了紀云禾體內。

因為他怕紀云禾又騙他一個人逃跑,而自己攬下所有的罪責;

他還怕紀云禾頂不住殘酷的雷刑,怕她丟了性命。

所以他把鮫珠封在紀云禾體內,希望鮫珠能在關鍵時刻,保護紀云禾的安全。

但這些,他從沒有跟紀云禾說過,他總是拿信物當借口。

三、鮫珠的強大修復作用斷崖一別,紀云禾大殺四方,為長意的善良討公道,也為長意逃跑爭取更多的時間。

她以一人之力,抵擋仙師府的萬千追兵,還「死」在了順德仙姬的一箭穿心之下。

而隨后,紀云禾憑借人妖合一的力量重生,那血紅的雙眼和九根搖擺的大尾巴,就是她最后的倔強。

她橫掃仙師府的追兵,還把順德狠狠地拍在了崖壁上,好不痛快!

然而,仙師一出場,紀云禾就敗下陣來。

仙師發現了紀云禾的秘密,她是半人半妖的怪物,她終于擺脫了寒霜的束縛。

但她也成了仙師府的階下囚。

在被關入仙師府地牢的那些年,紀云禾被當做藥人,受盡折磨。

她除了要忍受順德仙姬的百般凌辱,還要忍受各種毒藥帶來的痛苦;

而支撐她活下去的,除了紀云禾堅強的信念,還有對長意的思念,亦有長意沒有被抓住的好消息。

但最主要的是鮫珠強大的修復作用。是鮫珠,一次又一次護住了她的命。

四、鮫珠是傳遞長意安危的信號源其實,早在長意被紀云禾打下懸崖的時候,紀云禾就能通過鮫珠安分程度,感知長意的身體狀況。

我就明白了,鮫珠和長意體內的靈丹,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的。

而紀云禾,也就是憑著這點,判斷長意的安危。

果不其然,長意在北淵,聯手狐族對抗順德,不惜靈丹破碎,以命換命,也要將順德抓住。

可惜,功虧一簣,順德還是在仙師的幫助下,逃走了。

而長意的拼命,也讓靈丹瞬間出體,顯出肉眼可見的破碎之勢,而后陷入昏迷。

緊接著,身陷仙師府大牢的紀云禾,體內的鮫珠,也開始狂躁不安,發出十分不友好的信號。

比起順德的百般凌辱,還有各種毒藥的摧殘,這突如其來的鮫珠躁動,更讓紀云禾害怕,更讓她坐立難安,更讓她心如刀絞。

感知到鮫珠的躁動,她就慌了!

她不知道長意傷到了哪里,更不知道傷到何種程度,但如此程度的躁動,足以說明,長意危在旦夕。

但她出不去,她什麼也做不了,她只能在地牢里,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叫來人,而毫無回應。

她在結界里,費盡力氣,想盡辦法,但終究還是無濟于事,最后只能癱坐在地上無聲地哭泣。還有什麼能比這個更折磨人呢?

這種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無力感,真的太抓心了!也正是這樣的場面,才讓我們看到了紀云禾有多在意長意。

其實,不管是劇版,還是原著,鮫珠都沒有能救下紀云禾的性命。紀云禾還是在長意的百般呵護下,死了。

不過,比起原著中,情急之下,長意破釜沉舟地拿出鮫珠給紀云禾續命,雖然感人,但遠不及劇版鮫珠貫穿全劇始終帶來的浪漫、煎熬與感動。

換句話說,先于原著登場的鮫珠,讓長意和紀云禾的感情線更加豐滿有趣,也讓他們之間這場雙向奔赴的愛情,更加打動人。

曾經,對于紀云禾來說: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但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但因為長意的赤城之心,她甘愿舍了自由,去成全長意的自由。

而長意呢,他帶著一身的寶貝、善良、登陸。

因為紀云禾,他自愿開口說話,主動送出鮫珠,甘愿丟了尾巴,不悔的付出真心,還在順德那里卑躬屈膝,卻也因為紀云禾的「背叛」,攢夠了絕望和傷心,「黑化」逆襲!

旁人也許不知,但唯獨那顆距離心口最近的鮫珠,見證了他們之間的愛恨糾葛!

從始到終,只有真心,沒有假意!

這樣看,鮫珠先于原著登場,才是最好的安排!你還覺得長意的鮫珠送出去早了嗎?歡迎留言討論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