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斛珠夫人》解讀方諸,帝旭的柏奚,卻愛上海市,可憐人而已

《斛珠夫人》解讀方諸,帝旭的柏奚,卻愛上海市,可憐人而已
2021/11/17
2021/11/17

方鑒明,後來的鳳庭總管方諸,海清公的子孫。五歲的時候就被送進宮中與太子褚伯曜一起撫養,經常與皇子們同游。皇子褚忠旭的母親出生低賤,處處受制,在宮中沒有幾個同齡友人,與方鑒明卻非常親厚。

皇子中褚忠旭騎術最高,太子對馬匹每每畏怯,亦不喜歡看旁人騎馬射箭,常鬧彆扭不准方鑒明與褚忠旭出遊。每逢節慶,別的皇子都在討皇上和太后的歡心,只有褚忠旭拉著方鑒明躲著玩耍。

褚忠旭十二歲那年的大暑,四名皇子與方家世子方鑒明隨皇上往望山圍場狩獵。褚忠旭帶著方鑒明躲開眾人,去了宮中窖存冰塊的冰藏玩耍,被巡山的狩人以為冰藏被農人偷竊,隨手關了門。一個多時辰中,褚忠旭將方鑒明緊緊抱在懷裡,自己的手腳僵冷不省人事。

在黑暗的冰藏裡,方鑒明對自己立下誓約,要追隨褚忠旭走下去,走到人生終結,走到再無前路。方鑒明是這麼立誓,也是這麼做的。自此過後,褚忠旭與方鑒明愈發親近,一同騎馬練武,研習兵書,在棋盤上用棋子推演陣勢,跟一個人似的。

先皇帝修察覺天下紛亂將至,私下跟海清公解除柏奚盟約,讓海清公加入叛軍隊伍,時機合適給皇室留出血脈,自己身死。方鑒明十三歲那年,儀王褚奉儀叛亂,意圖篡位。叛將王延年、曹光、羅思遠、蘇靖非等亦割據作亂,戰火紛起。儀王褚奉儀協同叛軍進逼京都,旭王褚忠旭奮起反擊,方鑒明率清海公麾下三萬流觴軍從叛軍中殺出,與旭王褚忠旭並肩張旗殺出帝都。

此後八年,從承稷門之亂到紅藥原合戰,方鑒明始終伴隨旭王褚忠旭,忠心不二。紅藥原合戰後,叛軍全滅,旭王褚仲旭率十二萬王師重回安樂京,正式登基,稱帝旭,定年號「天享」。方鑒明承襲海清公,成為「六翼將」之一。

方鑒明實際上是帝旭的柏奚,是活著的人偶。所謂的柏奚,指的是百姓家中用來代人承受災厄、祛除病禍的柏木人偶。尋常的柏奚大多用柏木製作而成,是死的。但是,活人的柏奚,會流血、會死亡,必須十分珍愛地使用才行。海清方氏,血統奇異,世世代代都是儲氏帝王的柏奚,也只有方氏子孫能做帝王的柏奚。

每代海清公在儲氏帝王繼位登基之後,即舉行延命密儀,血誓盟約,成為帝王柏奚,代帝王承擔一切天災、詛咒、病痛。千秋功名與萬裡河山是儲氏帝王,榮華富貴與雙倍的災厄苦痛是海清方氏。只要海清公在,帝王就不會死。一旦海清公死了,帝王必須親身承擔自己的命運。

方家先祖方晉,儲氏開國就成為第一位異姓王公,也是第一位儲氏帝王的柏奚。此後,每一代青海公世子都會送入宮內與皇子一同撫養。儲氏帝王到帝旭這一代,歷經六百七十多年,傳承五十三代,海清公爵位傳承也是五十三代。五十三代青海公,沒有一個得享千年,戰死、病死、溺死、毒死、雷殛而死、無故暴斃,死狀千奇百怪,滿門孤兒寡母。

方鑒明本該是太子伯曜的柏奚,先皇帝修同方鑒明父親解除柏奚誓約而病殪,未將秘密傳予太子褚伯曜,褚伯曜在儀王褚奉儀叛亂中懸樑自盡。旭王褚忠旭柔然城下一役,身受重傷,命懸一線,「六翼將」之一的阿摩藍將褚忠旭從敵陣中拼死搶回。方鑒明統帥西軍,過了一日一夜完成合圍,全殲叛軍,與褚忠旭會合。

方鑒明從小就與褚忠旭親厚,得知褚忠旭重傷瀕死,縱馬直闖中軍大帳,衣不解甲照看褚忠旭十三天。褚忠旭剛恢復意識,方鑒明便與尚未登基的褚忠旭結下柏奚延命之約,代褚忠旭承受一切傷痛之苦。方鑒明身上的創傷,有一大半原本應該是在褚忠旭身上的。

旭王褚忠旭登基後,稱為帝旭。八年戰亂,帝旭從屍山血海中出來,心愛之人紫簪公主懷孕卻死于儀王褚奉儀的投毒;三軍將士屍橫遍野,血染山河;百姓流離失所,家破人亡。這給帝旭留下了嚴重的戰爭創傷,讓其患上了重度戰後綜合症,造成帝旭執政後性格暴虐、偏執、變態、非理性,經常作出讓人匪夷所思的行為。帝旭在紫簪公主死後,其實已經無所留戀,只想一死而已。

方鑒明作為帝旭的柏奚,為了替帝旭承擔一切惡名,也為了斬斷家族宿命,在帝旭將「六翼將」中的郭知行、鞠七七等二人殺死之後,揮刀自宮,入宮侍奉帝旭,自稱方諸,對外宣稱急病猝死。

方諸入宮之後,封為鳳庭總管,深居內宮,組建黑衣羽林。帝旭要做的髒事、惡事都由他來執行,殺「六翼將」的阿摩藍、顧大成。「六翼將」之一的蘇鳴則逃亡漠北左菩敦王奪洛處,後被方諸義子濯纓斬殺。

天享三年,鳳庭總管方諸在蛟海海邊臨碣郡遇見正被地方官吏追殺的海市,出手將其收為義子,帶在身邊培養十年,讓海市成為武舉探花,封黃泉營參將。

十年間,海市從一個海邊的采珠女,成長為明媚絕豔的少女,也將一縷愛心寄在義父方諸身上,方諸對海市也是愛意深種。本來在海市追殺濯纓回到京都之後,倆人即合婚。可惜,海市的女子身份被近畿營副將符義知曉,告知昶王褚季昶海市女子身份。褚季昶謀劃將海市調入昶王府擔當侍衛長,以此牽制制約方諸。

方諸為了保護海市不受昶王褚季昶脅迫,忍痛在望山圍獵之時,一箭將海市女子身份公諸天下,並將海市拱手送進皇宮,成為帝旭的王妃。海市在新婚之夜,撕打咬啃帝旭,帝旭未有傷害,傷害都反噬于方諸。這一夜,海市方才知道方諸與帝旭的柏奚延命之約。

方諸將海市送入皇宮之後,心裡已有死志。為此,他讓海市隨同昶王褚季昶一併護衛鮫人「琅繯」回歸蛟海,希望海市能回到塵土飛揚的人間,結婚生子,過上平凡的人生。自己則在京都與帝旭迎接近畿營副將符義的叛亂,死于暗諜硝子之手。

方諸,一生受制于家族血脈,承襲柏奚之約,自知不得善終。一刀斬斷宿命傳承,身處黑暗,不見光明。一箭射落心上所愛,心在滴血,如墮深淵。惟願將自己躺平成路,送海市去到平安寧靜所在。愛而不得,一懷愁緒,更與何人說?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