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起洛陽》宋茜圍觀黃軒「電車困境」,哭戲卻讓人身臨其境

最近,追《風起洛陽》的小夥伴,大概會發現,劇情陷入了一種「迴圈」——武思月(宋茜飾)與百里弘毅(王一博飾)設法相救替人頂罪被關押的高秉燭(黃軒飾),而途中,武思月又陷險境,等待救援……神都小分隊陡然開啟了「連環相救」的模式!

撲朔迷離的真相中,危機層層加碼!觀眾因此為小分隊的命運緊著心弦時,也對他們的「同袍」情誼動容。

這部改編自馬伯庸小說《洛陽》的影視作品,也通過這段出身不同階層的人,為調查洛陽懸案而發生的故事,將富麗繁華的神都景觀全景式展現,並對其下觸目驚心的陰謀、對抗有著深刻的摹寫。

當然,《風起洛陽》令人驚豔之處,不僅在于它將古裝、懸疑甚至有點搞笑的多種類型組合「玩出花」了,還在于它對于女性角色的塑造,讓女性角色徹底擺脫了「掛件」、「花瓶」的「刻板印象」,更能展現真實的女性魅力!

譬如,宋茜所飾演的內衛月華君——武思月,就是以其身上的「真女性力量」打動眾人的。

武思月從身份上看,既是武藝高強、深受聖眷的內衛,又是家世顯赫、典雅雍容的高門貴女,堪稱「神都女官天花板」了。

然而,在高貴的身份之下,對芸芸眾生的一片赤誠、善良,才是她最為可貴之處,也是聖人給予她充分信任的本質原因。

譬如,電視劇中的重要場景——不良井,是繁華的神都之下,見不得天日的陰暗角落,住著眾人鄙夷的、輕視的罪臣、賤籍之後。

但是,武思月不問出身、只問真相,並將最真切的同情給予了不良人們——和神都小分隊為了心中的正義、神都的安寧數次深陷險境,披荊斬棘。

因此,當兄長篤定高秉燭和宋涼勾結,並逼迫他認罪時,武思月全然不顧兄妹之情,更不管什麼人情世故、聖人心思,立誓找到王登成,洗刷冤屈。

知世故而不世故,護聖人更護萬民,這樣赤忱而不功利的大愛之心,才是我們想看到的真正的女性力量!

不想,武思月被王登成扣下,成為要脅高秉燭的工具,勒令其在母親和武思月中選擇一人。

一邊是有生養之恩的母親,一邊是視若知己的同袍戰友,王登成擺在高秉燭面前的生死題,是經典的「電車困境」。而這段戲裡,不僅高秉燭掙紮、痛苦,宋茜扮演的武思月,表現也極富張力。

一開始,雖然被縛著,眼圈發紅,但她的情緒裡並無對死亡的恐懼,而是對王登成的控訴,以及對于高秉燭母子被破面臨這樣生死抉擇的深深同情。

但當高秉燭母親為了兒子,為了「道義」甘願赴死時,升格鏡頭中,武思月的驚愕、震撼,填滿了她的眼睛。而這個情緒,顯然會蓋過痛本身。所以,武思月沒有崩潰大哭,而是將哭未哭,有些恍惚。

隨著救援的到來,宋茜恰好將它收住。而此時積攢的痛苦,不是不發,而是被導演延宕了些許後,在高秉燭母親的墓前正式爆發,淚水積蓄在眼眶中,她抱進雙膝,不忍再看。

一場將哭未哭,一場淚下潸然。宋茜完美地處理了這兩場哭戲,讓觀眾看見武思月這個角色意氣風發、剛正不阿之下的情感和悲憫。

宋茜如此打動人的哭戲,想必與她對「武思月」的深入揣摩不無關係——不僅要在感情上感同身受,在身體上也要雙向奔赴,這樣「武思月」才能活靈活現、立體動人。

所以,宋茜在背後一直勤學苦練,將武思月的每一個動作內化于心,並轉化為精確的肌肉記憶。

值得一提的是,宋茜在拍攝期間腰部還意外受傷了——筋壓迫到神經,幾乎到了要吃止疼片才能睡著,更甚者走不動路的地步!

但她沒有放棄,還是咬牙堅持了下來。這既是出于對演員這個職業的敬意,又出于對「武思月」這個角色的喜愛和責任。

如今,《風起洛陽》正在海外同步熱播。基于宋茜的廣泛海外影響力,想必此時也有更多海內外觀眾愛上了武思月;而基于武思月的赤誠,海內外觀眾也會對演員宋茜有更深的了解和認同。

那宋茜和武思月接下來還會為我們帶來什麼刺激而又感動的故事呢?讓我們一起見證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