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鐘靈設兩局,鐘秀和鐘玉兩次入坑,丟了星華百貨繼承權

鐘靈已經回娘家兩個月了,席維安等了又等,鐘靈都不愿意回家,只好自己帶著行李來到老泰山家。

易興華問席維安,你怎麼又得罪鐘靈了?

席維安很疑惑,他說看到家里周圍到處都是落葉,感覺很臟,于是他就把里里外外給掃了一遍,就因為這個,鐘靈就不高興了,離家出走了,一走就走了兩個月。

席維安是個粗人,哪里知道,鐘靈是專門留下落葉,為了傷春悲秋尋找靈感罷了,她是個感性的人,喜歡詩詞歌賦,琴棋書畫,可席維安只會拿著槍殺人,就像秀才遇上了兵,兩個人完全不在同一個頻道上。

易興華很了解自己的女兒,這點事可能會傷害到她,但肯定還有別的原因,可席維安自己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鐘靈,只能小心賠罪。

直到鐘靈逼走鐘玉,算計鐘秀,成了星華百貨的繼承人,我才明白,哪里是席維安得罪了她,離家出走,不過是她聽說易興華叫鐘玉回來繼承家產,讓她感受到了威脅,于是找了個借口回家,找機會繼承星華百貨。

鐘靈認為易興華太過偏心,不管什麼事,他從不考慮她,不關心她,也從不關注她,仿佛她生下來就是個工具人,調節家庭氛圍,照顧弟弟妹妹,順從父母的安排,從來不敢反抗,只能默默承受。

她不甘心,憑什麼她要接受命運,憑什麼她就只能乖乖接受安排?

母親身份卑微,祖母和父親不讓她見,婚約莫名其妙取消,未婚夫一家被殺,她被迫嫁給一個兵匪,還要擔負起照顧弟弟妹妹的責任,她決定反抗,不再接受父親的安排,她也要告訴眾人,她鐘靈也是有脾氣的。

鐘靈的卑微身份

大家都以為,鐘靈的母親是嫡夫人,因為她很小的時候,就被祖母抱回了家,記在嫡夫人名下,除了祖母和易興華,沒人知道她的母親,曾經是名動上海的書寓先生羅如湄。

那個時候,易興華還挺年輕,第一眼看到年輕的羅如湄時,就一擲千金,想要跟她在一起,可是受到了老母親的阻攔。

他們這樣的人家,怎麼能娶一個舞女,這不是給家族抹黑嗎?

在易老婦人的強制阻攔下,易興華放棄了羅如湄,可是那個時候羅如湄已經懷孕了,后來她把孩子生了下來,就是如今的鐘靈。

鐘靈幾歲的時候,老婦人找到了羅如湄,把鐘靈帶來回去,可是逼著她與親生母親分離,讓她認當時的嫡夫人為母,還不讓她與親生母親見面。

別看鐘靈小,可她已經有記憶了,她記得自己的母親,記得祖母的威脅,記得父親的不作為,這些給她內心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讓她從小學會了看人臉色,不敢隨便與人爭執,只能被迫接受。

這種顧全大局的意識,讓她失去了選擇愛人的機會,被迫嫁給了自己不愛的席維安,又被迫接受父親的囑托,照顧弟弟妹妹,明明她也那麼希望父親關注她,父親從未考慮過她的感受,她多次期待,多次失望,以致最后絕望。

可是不管她怎麼絕望,她依然希望父親看到她的努力,所以爭取星華百貨的繼承權就成了她的目標。

兒時得不到的東西,一生都在惦記著。

鐘靈設局趕走鐘玉

為了得到星華百貨的繼承權,鐘靈從鐘玉剛回到家里,就開始設局。

易興華一直認為,鐘玉有經商天賦,她對商業有很敏銳的觀察力和行動力,一旦讓她抓住機會,她能夠立馬找到賺錢的機會,而且她心狠,果決,四個孩子之中,鐘玉最像易興華,易興華把星華百貨當作自己的孩子,看著它從無到有,從默默無聞到聞名上海,他希望自己的女兒再次發揚光大,讓星華更上一層樓。

星華10周年慶又是易興華的生日,于是他借這個機會,請回了鐘玉,想要讓她回來繼承星華百貨。

鐘玉從小喜歡家里的人,唯獨對鐘靈特別信任。

鐘靈就利用她的信任,在背后給她使絆子。

鐘秀與唐鳳梧訂婚,鐘靈找來鐘玉的四個前男友,破壞了訂婚宴,讓鐘秀非常難過,她好不容易下定決心結婚,沒想到被鐘玉攪合了。

在鐘秀心里,這個家就只有鐘玉最恨她,最不希望她幸福,所以這四個人一定是鐘玉找來的,于是她找到了鐘玉,想要讓父親做出選擇,這個家有她就沒我,必須讓一人離開。

鐘秀和鐘玉都沒有想到,那個她們信任的大姐,竟然才是幕后黑手,鐘玉無辜背鍋,鐘秀失去了未婚夫,一舉兩得。

鐘靈這樣的做法有幾個:

第一,她一直知道,鐘玉喜歡唐鳳梧,她想要給鐘玉一個機會,讓她看清自己的內心,曾經她沒有得到愛的人,如今她希望自己的妹妹得到幸福,雖然她心里有算計,可更多的還有善良。

第二:她不希望自己的兩個妹妹因為同一個人而痛苦,她希望通過這件事,讓她們看清楚唐鳳梧,看清楚自己的心。

第三:趕走鐘玉。比起鐘秀,鐘玉才是她最強大的勁敵,想要拿下星華百貨的繼承權,只要鐘玉在,她就沒有多少機會,不管她做什麼,她始終缺少鐘玉的那種決斷和敏銳。

如果鐘玉離開,鐘秀的天真根本撐不起星華百貨,其他人就只能考慮鐘靈,鐘靈就成最后的贏家。

人算不如天算,鐘玉離開沒幾天,她又回來了,于是鐘靈又設了一局,直接讓鐘秀和鐘玉出局。

鐘靈再設局拿到繼承權

上海小姐選美大賽,鐘靈找人通知了羅如湄來參觀,「剛好」被易太太看到了,太太覺得好眼熟呀,可是想不起來是誰。

回到家里,她找來了舊照片,讓鐘秀一起參考,鐘秀一看,也感覺眼熟,趁著媽媽不注意偷偷拿走了照片,想要查明真相。

正在這時候,寄漁來找鐘秀,寄漁喜歡席維安,一直想要找到鐘靈的錯處,盯著鐘靈的一舉一動,她告訴鐘秀,那4個男人是鐘靈找來的,不是鐘秀找來的,讓她要當心大姐。

鐘秀一開始認為是寄漁要離間她和大姐的關系,可是寄漁說鐘靈一直在準備繼承權的事,取消她與唐鳳梧的訂婚,就是讓鐘秀失去助力,還能讓她丟臉,同時趕走了鐘玉,一舉兩得,這樣鐘靈不費吹灰之力就能拿到繼承權。

鐘秀也不是無腦的人,立馬找人去查,真的讓她查出了端倪。

鐘秀不甘心,她找到了鐘玉,把這件事告訴鐘玉,還告訴了自己的計劃,準備在過節的時候,把羅如湄請到家里來,揭穿鐘靈的身份,揭穿鐘靈的野心,讓易興華看清她的真面目。

鐘靈找到了鐘玉,讓鐘玉考慮清楚,喜歡喜歡唐鳳梧,還說自己嫁給席維安是被迫的,過得特別不如意,她以過來人的身份告誡告誡鐘玉要慎重,以大姐的身份希望妹妹幸福。

鐘玉本就對唐鳳梧喜歡到心底,一直猶豫不決,如今聽了大姐的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大姐想要繼承權,正大光明地搞陽謀,大姐的話說到了她心坎上了,她想要一個家,一個有愛的家,她回來繼承星華,其實就是為了得到父親的重視,想要一個家罷了,如今剛好有一個人可以給她一個家,她為什麼要舍近求遠呢?

父親只能陪她半生,而丈夫可以陪伴后半輩子,前半生她活得辛苦,后半生她想過得幸福快樂,于是鐘玉選擇唐鳳梧,放棄了星華百貨的繼承權,還順便告訴鐘靈,鐘秀的計劃。

就這樣,鐘靈再次用「感情」趕走了鐘玉,這個她認為最強大的對手。

鐘玉放手了,就等鐘秀登場了。

鐘秀不知道,她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早就在鐘靈的計劃之中。

終于到了過節的日子,外面混亂不堪,易家只能在家里一家人相聚,鐘秀找人幫忙帶來了羅如湄,當著眾人的面揭穿了鐘靈的卑微身份。

鐘靈不卑不亢,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還控訴易興華,從來沒有考慮過自己的感受,從小被逼迫離開了母親,長大被逼迫嫁給不愛的人,如今被逼迫照顧弟弟妹妹,從來沒有關注自己的內心,只是把自己當作一個工具人一樣。

她就是想要星華百貨,憑什麼她不行呢?

鐘秀的一番表演,以為揭穿了鐘靈的身份,讓她難堪,其實她就是想要通過鐘秀的口,說出自己的野心,讓易興華明白自己的內心。

鐘玉選擇離開,鐘秀又鬧了這麼一出,直接出局,鐘靈利用卑微的身份,獲得了易興華的同情和自責,認清了自己大女兒的內心,決定把繼承權交給鐘靈。

董事會投票時,鐘玉比鐘靈多一票,是真正的繼承人選,可是她為了愛情已經退出競爭的舞臺,決定和唐鳳梧去國外不再回來,自動放棄了星華百貨的繼承權。

鐘靈是個感性的人,也是個有野心的人,卻也是個不讓人討厭的人,她的懷柔政策值得人借鑒。

鐘秀不知道,她做的這一切,黃寅茹也知道,她把鐘玉和鐘靈當作鐘秀的磨刀石,希望鐘秀快快長大,看清身邊的人,不再那麼天真。

鐘玉看清了鐘靈,黃寅茹也看清了鐘靈,其實易興華也知道鐘靈的謀劃,只有鐘秀蒙在鼓里,還以自己揭穿了鐘靈的身份沾沾自喜。

這一家人,個個都七竅玲瓏心,只有鐘秀才是真正的天真浪漫。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