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徐脂虎正直青年,為什麼扛不住風寒?原因在她自己

《雪中悍刀行》徐脂虎正直青年,為什麼扛不住風寒?原因在她自己
2021/12/31
2021/12/31

徐脂虎自從她嫁入了盧家時,就存了必死之心。

這是一個最重要的原因,讓她抗不過風寒。

哀莫大于心死,一個人如果沒了求生的欲望,那麼她活著就如行屍走肉一番,很痛苦也很煎熬,這樣的人,活不長,一旦經歷了一點點的事情,就很容易抗不過去,別說風寒,或許一場驚嚇也能把她「嚇死」。

為什麼說她嫁入盧家就存了必死之心呢?

一:她最愛武當山的小道士。

徐家和武當離得比較近,很小的時候,徐驍就常去武當,那一年一襲紅衣,14歲的徐脂虎也上了武當,在半路上遇上了放牛的武當山道士,洪洗象。

她開玩笑地問,小道士,你多大年紀了?

洪洗象就真的低下頭,開始扳手指頭,等到他終于搞清楚了自己多少歲時,那襲紅衣佳人早已走遠。

一時相見, 一見鍾情,這個騎著牛的小道士就入了徐脂虎的心。

徐家或許除了」徐鳳年」都比較長情,愛一個就是一生,戀一人就是一輩子,徐驍是,徐脂虎也是,徐驍愛吳素,三千弱水只取一瓢;徐脂虎愛小道士,今生不能嫁給你那就留在心裡一輩子。

後來徐脂虎問小道士,騎牛的,你什麼時候下山?

洪洗象說:等我成為天下第一。

從那以後,徐脂虎不再問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使命,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她不能因為愛他,就讓他放下夢想,放下人生,那不是愛,是束縛。

徐脂虎走了,帶著對小道士的愛走了,今生不能嫁給自己最愛的人,那嫁給誰都是一樣的。

二,遠嫁盧家,破罐子破摔

有情飲水飽,無情一般心。

徐脂虎小小年紀就傷了情,可是她除了情,還有責任。

娘親吳素早死,她是家裡的老大,老大總是要擔起照顧一家孩子的責任。

她是北椋的郡主,生來身份尊貴,享受了榮華富貴,就得承受這身份帶來的利益和責任。

北椋是異姓王,擁有35萬大軍,朝廷忌憚,江湖忌憚,文人忌憚,他國忌憚,幾乎人人忌憚,北椋想要與人合作,就必須有所犧牲。

為了與江南文壇合作,讓文人可以在朝廷為北椋說話,就必須要有籌碼。

兩個家族之間,最合適的籌謀就是聯姻。

作為大姐的徐脂虎,她從小就有保護弟弟妹妹的責任,于是自願嫁去江南,讓弟弟妹妹可以呆在一起,不經歷分離之苦。

可是徐脂虎高估了她的身體。

徐家四個孩子,三個孩子根基不錯,都可以學武,而徐脂虎卻不適合學武,只能當個普通人。

就算是普通人,她的身體也和別人不太一樣,比一般人都要虛弱很多。

她入了江南盧家,盧家根本沒有給她應有的尊重,給了她一個將死的丈夫,就是希望她不留後,沒依靠,讓她在江南成為笑柄,成為寡婦。

不僅如此,那些人還敗壞她名聲,讓她的名聲跟北椋一樣讓人敬而遠之。

沒了愛人,又嫁了遠方,還不得待見,常年無人訴苦,讓她心中悲苦,卻無處發洩,只能走一天算一天。

她那麼張揚,那麼愛紅衣,可是自從嫁去了江南,她就把最愛的紅衣收起來了,穿上了一身素衣。

心已死了,不再計較任何喜歡。

如果不是徐鳳年偶然路過江南,或許都不知道自己的姐姐將病入膏肓。

可能有人會問,既然徐脂虎存了必死的心,為什麼還要堅持吃藥?

徐脂虎知道自己要死了,活不了多久了,她其實是開心的,也是解脫的。

可是她還有責任沒有完成,她必須撐住,撐到徐鳳年當上北椋王,要不然她來這裡的吃了這麼多苦,就白費了。

哪怕死,也要死在世襲罔替之後。

嫁入了盧家後,徐脂虎幾乎沒有什麼爭論,早已失去了一個郡主的驕傲,只安心做一個盧家婦人。

盧家克扣她的炭火,月銀,她從來不說。

外人敗壞她名聲,盧家從來不保護她,反而還說她,她也不反駁。

如果不是徐鳳年來到江南,她或許都不會去爭取任何東西,最後悄無聲息地死在盧家,到時候徐驍又可以找茬來跟盧家掰掰,最後還可以為北椋爭取一段利益。

為什麼要這麼卑微,一切不過是為了自己的弟弟。

長姐如母,徐鳳年是徐脂虎看著長大的,她希望他能夠順利襲爵,這是所有人為之努力的方向,她也不例外。

她希望自己有生之年,能夠聽到自己的弟弟長大成人,能夠獲得北椋的認可。

哪怕丟失了她的名聲也在所不惜。

當徐鳳年不願意與盧家為敵,為難她時,她想到的唯一方法,就是坐實自己「[蕩.婦]」的名聲,去祭奠一個「敗壞她名聲以求上位卻被徐鳳年拖死的人」。

名聲反正已經差了,不在乎再多一條,死前能為弟弟做一件好事,也算是死有所得了。

最後

自從嫁入了盧家,自從離開了家人,自從失去了愛人,徐脂虎就有了心結。

她已經嫁到江南,名聲已經敗壞,她不可能再嫁給小道士了,哪怕小道士下山來,他們之間也不可能了。

徐鳳年當上了北椋王,她的人生也就走到了盡頭,就沒必要再活著為北椋繼續帶來恥辱了,她死了比活著有用。

所以她自從嫁入了江南,就存了必死之心。

加上得了一場風寒,身體的生機比普通人流失快,本就體虛的她,活下來就更加艱難。

正在這時候,趙黃巢還橫插一腳,找人來刺殺她,讓她本就破敗的身體,更加雪上加霜,直接讓她失去了生命。

她的心情,在一松一緊之間,早已沒了張力。

徐鳳年沒來江南之前,她是緊張的,她害怕自己死了,徐鳳年還沒有世襲罔替。

徐鳳年來到江南,達到了目的後,徐脂虎就放心了,一切塵埃落定,她終于不用擔心,就算她親眼看不到徐鳳年登上北椋王的寶座,可他這件事已經板上釘釘,讓她可以放心去死了。

于是她放鬆了。

這時候趙黃巢又來一嚇,讓她的身體一下子就洩氣了,再也拼不起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