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偷藏不住》已影視化,男主翟瀟聞演段嘉許,女主趙露思演桑稚

《偷偷藏不住》這本書我已讀過好幾遍,無論是實體書,還是廣播劇都沒放過重刷的機會。愛過段嘉許的人,將不會愛上任何人,人人都說段嘉許是人間理想型,了解過段嘉許的人都知道他是個溫柔紳士的人。

我將永遠臣服于段嘉許的溫柔,也永遠羨慕于有著段嘉許的桑稚。段嘉許并不是人人所說的人間理想,在沒有遇見桑稚之前他的生活是黑暗的,但是遇到桑稚之后,他的人生充滿了陽光。

段嘉許并不是那種家世優渥的孩子,他沒有強大的家庭背景,也沒有完整的童年,但他有引以為傲的家教,所以他的整體形象是非常接地氣的并且對生活儀很有式感。原本以為段嘉許的童年會像其他小孩一樣幸福無憂地長大,直到他的爸爸段志誠因醉酒駕車而撞死了一個女孩的父親,原本那個小女孩的父親還有搶救的機會,卻因段志誠害怕承擔法律責任而轉身逃走。

段志誠逃跑回家,段嘉許和媽媽勸段志誠自首,可段志誠不想坐牢而愚蠢地去跳樓最終摔成植物人,從此之后段嘉許經常被別人指指點點說成是殺人犯的孩子,無可奈何之下他們為了父親的生命,只好把房子和僅有的積蓄都給段志誠當做醫療費用。

段嘉許的家庭是不幸的,但刻在骨子里的溫柔是與生俱來的,盡管他爸爸做過錯事,別人將惡意轉向他的身上,讓他忍受了多年的流言蜚語,但他對生活依然是不抱怨、不氣壘并且他會向熟悉的人展示出溫柔的一面。

段嘉許的遭遇實則令人心疼,在他十五歲的時候得知自己的父親撞了人,母親生病瞞著他自己。上國中的那段生活簡直是他的噩夢,那時候的國中,段嘉許與那個女孩讀同一所學校,同一個班級,那女孩為了找段嘉許還她父親一個公道,就一直羞辱著段嘉許,還把段嘉許推下樓梯,不惜放下狠話說一輩子都要段嘉許給他們一家贖罪。

段嘉許在學校的那段生活是黑暗的,同學們也紛紛地疏遠他,甚至還覺得他父親留下的債務都由段嘉許來償還,因此段嘉許就一直承受著所有。直到上大學的時候,他媽媽的病情越發嚴重,被查出癌癥,早些年之前就有所發覺,但因家里沒有錢,媽媽就一直瞞著段嘉許。

段嘉許好不容易借到錢,可惜媽媽最終還是走了,留下躺在病床上的父親,段嘉許沒有一天是活著輕松的,他大學期間就一直努力兼職,都是在為了給他父親交一年10萬塊的看護費和他要上學的生活費,即使有足夠的錢,他的父親最后因肺積水而死。

段嘉許一生最親密的兩個人都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徹底變成了孤兒,失去了父親和母親,一個人承擔著生命之中的痛苦與難過。段嘉許把這段黑暗的經歷藏在心底,無人理解他為了承擔父親撞人逃逸的罪,忍受別人流言蜚語十多年,父債子償了十多年,別人不曾放過他,他也沒法放過自己,他是施害者家屬,也是別人眼中的罪人。

段嘉許從國中開始就不斷在為他父親的行為買單還債,母親去世令他傷心至極,父親昂貴的醫療費用壓得他喘不過氣,他不斷地通過打工兼職,去維持生活,替父親還債,過去的傷疤他不敢去觸碰,也不敢去想。

在段嘉許剛要上大學的時候,本來準備好的錢就被債主搶走了,他媽媽還活著的時候就一直找親戚借錢,媽媽受盡了恥辱也不曾放棄過求救父親的一絲機會。借錢的那段時間,他和媽媽就一直被親戚辱罵,罵他們不要臉還敢來借錢,直到媽媽倒下的那一刻,段嘉許依舊忍受著辱罵向親戚借錢,即使被罵得很慘,也不放過救助媽媽的機會。

段嘉許黑暗中得到的唯一的光是遇見了桑家兄妹兩人,他們在母親病重的時候伸出援助之手借他三萬塊緩解燃眉之急,可母親最終還是離開了。

他也曾一度以為自己可能不會擁有幸福,可在那一年夏天的午后,他遇見了人生中意想不到的驚喜——桑稚。桑稚的溫柔,桑稚的單純都很吸引他,他一步一步地靠近,小心翼翼地呵護,同時也偷偷地把小心思藏起來,桑稚的出現是段嘉許在黑暗生活中得到的唯一的光,是在無邊的自卑上向他伸出的那雙溫暖的手,是救贖,也是希望。愛上桑稚的那一刻也曾想過他們的未來,他害怕桑稚會跟著他受苦,也害怕像所有人所說的,他以后會成為段志誠那樣的人,他從來不喝酒,也不在桑稚面前抽煙,他在做任何事情都是循規蹈矩的。

自從父母死后,段嘉許帶著自卑,小心翼翼而努力地活著,他不相信命運,也絕不在其他人的言語中選擇自暴自棄,跌入泥潭。但他始終相信自己會像媽媽說的那樣,也像他自己所想的那樣,他會活得比任何人都好。

段嘉許贖完所有的罪,可能還是會因此抬不起頭,也可能過著不算特別好的生活,但他一定會比現在過得好,至少他不會再承受這暗無邊際又無期限的牢籠。段嘉許受盡了世間的不公平但依然是溫柔的,他知道桑稚需要安全感卻會毫不猶豫地向她坦白一切。

段嘉許會用溫柔耐心的口吻對桑稚說 「小桑稚,哥哥跟你說個小秘密,哥哥有好多債主。」說完的時候腦海里一直浮現著一句堵在他心里的話,這句話成為他前半生的夢魘—— 「你這種人有什麼資格過好日子。」即使沒得到桑稚的回應,或是錯過桑稚的回應,他依舊會喃喃低語地說 「但我們小桑稚得過好日子。」

段嘉許會抽煙,但他從來不在他的小朋友面前抽,他家境不好但他的教養好,他溫柔上進,熱愛生活,他會用此生承諾一輩子對桑稚好。段嘉許愿聞其詳,桑稚如愿以償,他說會在二十七歲之前結上婚,最終還是實現了。

段嘉許是個很溫柔的人,因為家庭的原因他曾愧疚曾自卑,但是最后他也勇敢地沖破了自己的桎梏。我永遠都記得段嘉許在他爸爸去世之后對桑稚說的一句話: 「只只,我是不是真的年紀太大了?那我怎麼爸媽都沒了啊。」

段嘉許的溫柔令人沉迷,段嘉許的家庭令人心碎,這個擁有溫柔與心碎相矛盾的大男孩讓桑稚疼愛不已,關愛有加。桑稚照亮了段嘉許整個青春里的光與執念,是驅散他半生寒冷的溫暖。

如果段嘉許沒有遇到桑稚,他這一輩子也許就這樣了,他那段年少的時光灰暗且難熬,過早地承擔起本不該他承擔的責任,段嘉許不應該的這樣的,至少他往后的生活是幸福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