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任嘉倫抱是什麼感覺?景甜感動到哭,熱巴覺得不可思議?

第一對《與君初相識》中的云意夫婦,云禾在劇中狠心和長意說分手,然后將其推下懸崖中,這麼做的目的是讓長意能自由,被心愛之人傷了之后的長意,崛起了,變成搞事業的一把手,一鼓作氣成為北淵的王,以小編這個旁觀者的角度來看,他是在麻痹自己,不去想云禾,而他雄起的部分原因是因為救云禾,一切準備就緒之后,他便帶領北淵攻打仙師府,大隊人馬想的是擒賊先擒王,只有癡情兒長意想到的是救云禾,就在順德給云禾致命一擊的時候,長意來了,他從天而降,就像救世主一樣,云意夫婦這麼久沒見,長意倒學會說風涼話了,借此機會嘲諷下云禾。

哎呦喂,這條魚尾巴那麼大,心眼怎麼這麼小,但小編理解,畢竟當年戳心窩的坎兒還沒有邁過去,長意這樣子,也是情理之中,兩人寒暄幾句之后,該辦正事了就是鯊順德,長意一招就把這個高高在上的仙姬打趴下,當初是本魚救了順德一命,沒成想此人非常狗,禍亂天下,既然這樣,本魚就親手將自己當初犯下的錯,在這里解決了,施完法術之后,帶著云禾順利的出逃,注意小細節,手是緊緊抱著的,云意夫婦逃出來之后,來到一處懸崖上,安全是安全了,但兩人的隔閡還在,長意本想問清楚,結果云禾突然遭到雙脈反噬,見到她這麼痛苦的樣子,大尾巴魚緊張極了,趕緊為其輸入靈力,云禾用痛苦的臉說著自己是怪物時,且看長意的表情,滿臉寫著擔憂與心疼。這是云意夫婦第一世的重逢。

在下部《恰似故人歸》中,化身成男子的阿紀,因為中了小人的迷煙,于是靈力不能施展,幻形術就這樣失效了,變身女兒身,被趕來救援的長意看到了,看到此人的真實容貌,他慶幸這是他心心念念的人,終于回來了,與云禾的美好回憶,重新乍現,見云禾受傷,趕緊抱著阿紀來自己房間養傷,醒來之后的阿紀還迷糊著呢,長意進來之后,滿臉的喜悅之情,這時他還不知道阿紀失憶了,于是像從前對云禾那般對阿紀,說著隱晦的情話,可惜的是阿紀一點都不領情,還以為此人多半有些精分,十分會變臉,不在一個頻道的兩人,各說各的,長意還在等著她喚自己大尾巴魚呢,很明顯現在不是時候,耐心等阿紀恢復記憶吧!此次的重逢是長意的視角。

云意夫婦真正的相認,是在地火炎洞中,不放心這個鮫人的阿紀,跑到炎洞支援他,在她使用法術期間,脖子上帶著的紅珍珠,被炎洞的氣溫融化了,于是關于云禾的記憶碎片出來了,一下子飛入阿紀的腦海中,此時的她才是真正的紀云禾,于是說出那個專屬稱呼,大尾巴魚,聽到這這稱呼,長意意識云禾回來了,兩人攜手共抗山河之力,平息此次的火山爆發,云禾因為用勁兒過大,昏倒在長意懷里,這次他指定能護住心愛之人。

第二對《周生如故》中的辰時夫婦,周生辰在本劇中是個戰神王爺,因此常年征戰四方,留時宜一人在家中,這一別就是一年多,時宜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梳著劉海的小姑娘,而是露出額頭的少女了,知道時宜來之后,周生辰轉身看過去,兩人對視了一眼,師父上下打量自己的徒兒,長成大姑娘了,時宜雖然還是不會說話,但是滿眼都是對師父的思念之情,都看直眼了,仿佛在說,這麼長時間不見,師父怎麼又變帥了,等著師父喚她名字時,才回過神來,趕緊請安,之后眼睛就開始含淚了,這是開心的眼淚,眾人寒暄完之后,時宜詢問師父的傷勢,雖然師父說著不在乎,但時宜心里怎麼都不是滋味,聽到師姐說自己可以留下照顧師父時,時宜別提有多開心了,立馬陰轉晴,和師父呆在一起就是高興呀!

在本劇還有一次重逢是,時宜因為家中有事,需要在漼家多住一些時日,周生辰肯定是要回西洲的,因此師徒二人就要分離些時日了,等時宜忙完自己家的事,就出發去西洲,在去的過程中,出現一個大插曲,時宜被困在某一城中,獨自面對敵軍的入侵,馬上敵方就要破城而入了,時宜性命堪憂,擔心徒兒的周生辰,單槍匹馬就來解救大家,影視劇中,沒有什麼比遇見危險時,男主騎著高馬,帶著光芒 ,飛奔來救心愛的女人更讓大家心動了。周生辰聽說時宜遇險之后,可是急壞了,立馬帶著手下的兵,火速趕來雍城,兩人見面那一刻,所有的千言萬語,都敵不過一個深深的擁抱,時宜見到師父那一刻,滿臉的委屈之情,眼淚在眼眶中打轉,內心仿佛在說,剛才好嚇人,師父終于來了,求安慰,get到時宜這種情緒的周生辰,也顧不得所謂的禮法了,先用專注的眼神給到時宜,然后堅定的走向她,經歷戰亂的時宜,只有見到師父的那一刻,才能真正的心安。此時的周生辰有種失而復得感覺,還有就是安慰這個受驚嚇的徒兒,剛剛結束戰火紛爭,這兩位雙向奔赴的有情人,不需要太多言語表白,因為對方心里清楚,辰時夫婦這場戲碼,真的叫人破防了,在配上BGM,小編是真的入戲了,周生辰口中那一句「你已經做的很好,是我來晚了」,真的瞬間又被兩人整淚目了。

第三對《錦衣之下》中,「六元一斤蝦」,陸繹因為給夏家伸冤翻案,被皇上一怒之下抄家,關押進大牢中,于是陸大人和今夏飽受漫長的分離之苦,多年之后,新皇登基,大赦天下,陸繹被釋放,正好遇上雪天,早早就在牢外等著的今夏,看到大人出來的那一刻,滿臉開心的朝著陸大人跑過去,注意看陸繹的表情,多麼寵溺呀,相愛之人的重逢,演員用表情就能展現出來,今夏給大家來了個大大的擁抱,服化組有心了,兩人穿的這不是情侶裝嗎,今夏穿粉色,陸大人穿藍色,擁抱這一刻兩人都是極度的開心,天空中飄著雪花,氛圍感十足,旁邊的錦衣衛的占位,成為前排吃瓜的最佳視角,今夏用撒嬌式的口吻,對陸大人說:「我等了你那麼久,還以為你不來了呢,」陸大人回復到;「說了讓你等我,就一定會來,怎麼會讓你失望呢,」說完溫柔的撫摸今夏的頭髮,想仔細康康這個讓自己每天都在念的人,今夏這麼久沒有見大人,忍不住就要來摸摸,此刻的兩人心無旁騖,只想多看對方幾眼,隨后陸大人來了個標準的括弧笑,兩人手牽著手就準備回家,你兩原地成親,好嗎?

第四對《大唐榮耀》中冬珠夫婦,這對夫婦在劇中甜是真的,虐也是真的,還是那種甜了一會,男女主就要來虐一虐玻璃心的大家了,被困在房間中的珍珠,躺在床上痛哭流涕,傷心至極,隨后身后傳來一聲「珍珠」,這熟悉的聲音,她扭頭一看,這不是我的冬郎嗎?見到他那一刻珍珠痛哭流涕,說著:「冬郎,自己不是在做夢吧,我每次在夢里都會看見你,可是每次醒來,你就不見了」,緊緊的抱著自己的冬郎,聽心愛之人這麼說,廣平王心疼的留下淚水,是自己來的太遲,你受苦了,這次冬郎來了,一定會將你救出去的,兩人演員此場的哭戲,非常到位,哭的泣不成聲,是那種愛到對方到骨子里的人,才會如此吧,之后廣平王安慰媳婦兒的情緒,告訴珍珠自己的計劃,兩人里應外合,肯定能逃出去的,有胡子的國超,大家見過嗎?

在此劇中,廣平王身邊的女人雖然不止沈珍珠一個,但是這份專屬獨愛,是其他人所沒有的,一個高高在上的王爺,允許珍珠叫自己的乳名冬郎,這是其他女人想都不敢想的,可見珍珠是廣平王放在心尖兒上的人,兩人的相遇、相愛都是命中注定。

第五對《不說再見》中,青欣夫婦,此劇中男女主獲救后,歐可欣從昏睡中緩緩醒來,穆青就直言不諱叫出她的真名,這一次,歐可欣忍不住淚流滿面。兩位有情人終于能擁抱了,失而復得的穆青,他的眼中流露著復雜的神色,有驚喜、有后怕、有珍惜,角色復雜的內心戲,在任嘉倫深情的表演下,被展現得淋漓盡致。女主說出那句「我好想你」,多麼貼近劇情呀,這一句她忍了很久才說出來,女主此時的抽泣式演技,入戲太深了。這段水到渠成的感情,再次讓我們相信了他們是真愛,此劇男女的感情線很真實,也成為大家追劇最大的動力。

第六對《烏鴉小姐與蜥蜴先生》中,蟲子夫婦,看過此劇的劇粉應該知道,男女主在小時候就相遇了,只是長大之后,因為容貌的變化,沒有認出來,此場戲是女主認出男主之后,喜極而泣,那句「真的是你嗎?哥哥」,從女主問句的語氣中,感受到她想知道答案的緊迫感,在得到男主肯定的回答之后,女主好開心,好激動,相認必要的場景就是擁抱,女主小心翼翼的張開雙臂抱緊他,隨后就是滿滿的歉意,咱兩接觸這麼久,自己竟然沒有認出你來,愧疚呀,這麼多年來,她一直在找大哥哥,沒想要遠在天邊近在眼前,遲到十年的謝謝,終于說出來了,男主也是沒想到,十年后兩人會以這樣的方式遇見,小編不得不感慨一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呀!

任嘉倫在每部劇中的重逢,都演出不一樣的感覺,用的是同一張臉,卻沒有讓小編串戲的觀感,任嘉倫演技YYDS。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