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良言寫意》原著:沈寫意「骯髒」的出身,才是沈家悲劇的根源

《良言寫意》原著:沈寫意「骯髒」的出身,才是沈家悲劇的根源
2021/12/08
2021/12/08

沈寫意,錯怪了厲擇良很多年。

兩人的愛情,因家庭的變故,一度走進絕境,沈寫意把喪父之痛怪罪在了厲擇良的頭上,瘋狂地報復厲擇良。

厲擇良是何等精明的男人,他早就看出了沈寫意險惡的用意,卻還是縱容她將他拖下苦海,寧可自己千瘡百孔,也要護她安好。

只因,她是他心中永遠的寫意。

直到真相揭開,沈寫意才發現自己報錯了仇,沈家的災難,並不是因厲擇良而起。

《良言寫意》原著裡提到,沈寫意的父親沈志宏,和厲家有交情,兩家在商場上的合作,是強強聯合,互相成就,然而沈厲看似固若金湯的關係,卻還是陡然瓦解了。

沈家公司出了狀況,厲氏果斷撤資,沈志宏走投無路之下,尋了短見。

禍不單行,沈寫意的姐姐沈寫晴,經不住打擊,從三樓一躍而下,身體和精神都受到了重創,餘生只能在輪椅上度過。

昔日風光富貴的沈家,變得支離破碎,滿目淒涼。

沈寫意和厲擇良,曾是一對親密的校園戀人,厲擇良見死不救,落井下石,寒了沈寫意的心。

沈寫意在絕望之下,開車墜湖了,是厲擇良不顧自己的性命,救下了自盡的沈寫意。

沈寫意,並不知道捨命救她的人是厲擇良,她更不了解的是,厲氏撤資,並非是撇清關係,而是厲擇良打算先全身而退,再出手幫助沈家。

年輕氣盛的厲擇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他沒能成功救活沈家的公司。

而沈家會出事,是因為沈寫晴轉移資產的非法操作,所以沈寫晴才會因為愧疚和悲痛跳了樓。

沈寫晴瘋了,她只能認識親近的兩三個人,妹妹沈寫意,對于沈寫晴來說,就如同是陌生人。

沈寫意並沒有為姐姐的遭遇感到多悲傷,因為這對姐妹,本就彼此喜歡不起來。

姐妹成仇

《良言寫意》原著提到,直到成年,寫意才正式進入沈家,由隨母親的「蘇」姓,改為了「沈」姓。

沈寫意是沈家不光彩的「私生女」,這也是沈志宏在落難時,幾乎沒有貴人出手相助的一大原因。

沈志宏在商業上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但他混亂的私生活,直接為他的人品打了折扣。

沈志宏的「妻妾共用」,嚴重傷害了兩個女兒。

沈寫晴對妹妹沈寫意,沒有愛,只有恨。

恨沈寫意的母親奪走了父親的寵愛,恨沈寫意要與她分割沈家的財產。

沈志宏貿然把沈寫意接回了家,沈寫晴本能地排斥這個妹妹,因為沈志宏對沈寫意的疼愛,是肉眼可見的。

沈寫意從小調皮可愛,深得沈志宏的歡心,沈志宏會寵溺地喚「我的寫意」。

本是豪門獨女,活得像公主一樣的沈寫晴,有了危機感。

沈寫意的存在,是沈寫晴心裡的刺。

沈寫晴罵沈寫意是「野種」,不甘受辱的沈寫意出手掌摑了沈寫晴,《良言寫意》原著裡寫道:

「後來的那一巴掌下去,終究徹底撕破了彼此的臉。可是,如果人生能再選擇一次,也許寫意摑姐姐的那巴掌是無論如何也落不下去的。那個時刻所有人都很急躁,以至于根本沒有察覺寫晴的心情。」

為了打擊沈寫意,沈寫晴不惜以自己的婚姻為代價,服從了家族聯姻的安排,只因對方是沈寫意青梅竹馬的好友詹東圳。

凡是沈寫意喜歡的人和物,沈寫晴都要搶過來。

沈寫晴特意警告妹妹:「別在我面前裝得多清高似的,我警告你,詹東圳早就是我的未婚夫,如今我們正式訂婚了,你要再來煩他,就是小三。你媽就是專門勾引人家丈夫的,你可別來個女承母業。」

沈寫晴的咄咄逼人,讓沈寫意同樣對這個姐姐厭惡到了極點,《良言寫意》原著寫出了沈寫意的「心聲」:

「我只願這一生,她都不要出現在我的眼前,不要和我有任何瓜葛。即使這麼想,我仍舊是沈家的女兒,得規規矩矩地去看望我爸。」

沈寫意想再掌摑沈寫晴一次,卻被沈寫晴巧妙地躲過了。

沈寫晴報復父親

沈寫晴對「同父異母」的妹妹沈寫意說:「別以為爸爸叫你回來,你就是沈家的人了。告訴你,無論沈家的財產,甚至是其他什麼人,我都不會讓你丁點兒。」

沈寫晴,也的確說到做到。

沈志宏身體出了問題,把產業交給沈寫晴打理,沈寫晴明目張膽做了手腳,她的叛逆,不是首次。

沈寫晴曾在外酗酒作樂,出入燈紅酒綠的場所,沈志宏對女兒的墮落憤怒不已,將沈寫晴關了三天,母親心疼女兒,諷刺沈志宏說道:

「你平時也不管,就知道給她錢花,寵著她。如今出了事情,又打又吼的有什麼用。女兒二十多了,如果不是你在外面的那檔子事情,她哪兒有那麼叛逆?」

沈志宏「在外面的那檔子事情」,是整個家庭揮之不去的陰霾,沈寫晴從骨子裡,對父親又愛又恨,她的報復,全是因為沈志宏種下的惡果。

沈志宏背叛婚姻,又隨意把私生女帶回家,沒有平衡好兩個女兒的關係,偏愛小女兒,沈寫晴的「公主夢」,華麗地破滅了。

她在公司的賬上做了手腳,用盡各種方法撈錢,表面上沈寫晴的瘋狂是為了利益,實際上她正是用這種決絕的方式,報復著父親。

東窗事發後,沈志宏沒有責備沈寫晴,而是將罪責都攬在了自己身上,沈志宏對沈寫晴說:

「寫晴,爸爸知道你為了寫意和她媽媽的事情一直怨恨我,所以從小不是你不想聽話,而是爸爸對不起你,讓你生氣,是爸爸有錯在先,讓你這麼難受。于是,你覺得自己越壞,對我就是越大的報復。真的,是爸爸的錯。」

父親的認錯,讓沈寫晴潸然淚下。

沈志宏臨終前的父愛,讓沈寫晴後悔不已,她不該任性去害父親,絕望之下,她走了父親的老路。

沈寫晴墜樓未亡,成了精神失常之人,昔日光彩奪目的「小公主」,最喜歡被人圍繞,做人群中的焦點,結局卻最怕見生人,離開熟悉的環境就會不安。

這,何其諷刺。

沈寫意報復厲擇良

沈志宏替沈寫晴收拾爛攤子的事,沒有告訴沈寫意,他對厲擇良和沈寫晴說:

「我們的這些話,希望你不要讓第四個人知道,對寫晴的將來不好。而且尤其不能告訴寫意,請你什麼都不要跟她說,她還是個孩子,不可能明白這些事情。要是她知道我為寫晴做出這些,肯定會更不喜歡她。」

沈志宏以為自己的犧牲,能換來兩個女兒的和平相處,他自以為安排得周全,卻低估了沈寫意的倔強。

沈志宏離世後,沈寫意崩潰到尋死,活下來後假裝失憶,不動聲色地報仇,她把仇恨的目標對準了厲擇良,害得厲氏險些破產。

被捲進沈家悲劇的厲擇良,太無辜。

而沈寫意之所以如此心狠,離不開她的成長環境,父母相繼離世,卻不能合葬,她從小就背負著「私生女」的恥辱,為了不挨欺負,她像男孩子一樣勇猛。

沈寫意知道什麼時候反抗,什麼時候示弱,就連情緒,她也可以完美偽裝,《良言寫意》原著裡寫道:

「在遇見寫意之前,厲擇良從沒有發現過一個人,能將眼淚那麼收發自如,毫不拖泥帶水。她可以上一秒鐘在哭,下一秒鐘就咯咯地樂。

她也可以上一秒鐘在氣勢淩人地和人對抗,像一隻在戰備中豎起毛髮的小貓,下一秒鐘嘴巴一撇,就梨花帶淚、楚楚可憐。

後來,他暗自觀察,才琢磨出來什麼時候是她裝的,什麼時候是真的。也許是她的天性,也許是她在那樣的家庭中不得不練就這種本領,所以,他一時覺得她可愛,一時間又心疼起來。」

沈寫晴的怨恨,是大張旗鼓;沈寫意的報復,才最誅心。

兩姐妹瘋魔的背後,是父親沈志宏的自私。

好在沈寫意和厲擇良最終解開了誤會,厲擇良用他的深情感化了沈寫意,兩人修成正果,甜蜜完婚。

結語

《良言寫意》原著:沈寫意「骯髒」的出身,才是沈家悲劇的根源。

沈寫意的母親,是個溫柔賢淑的女人,逆來順受,不是圖錢才和沈志宏在一起的,卻到死都沒有名分,《良言寫意》原著裡寫道:

「夏天是寫意最愛買衣服的季節。她一個月的生活費,只得幾百塊,蘇媽媽雖然溫和卻在金錢上很固執,絕對不許她隨便用沈志宏的錢。」

沈志宏背叛婚姻,忽視結髮妻子,公然在外養「外室」,既傷害了兩個女人,也給兩個孩子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心理陰影。

沈寫晴叛逆,沈寫意心狠,兩姐妹的成長,都帶著原生家庭傷痛的印記。

論能力和眼光,沈志宏是讓厲擇良都要敬佩的人,但事業如日中天的沈志宏,在感情上卻有一筆糊塗賬。

沈志宏至死不知,正是他在感情上的放縱,才給沈家帶來了滅頂之災。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