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看6集《說英雄誰是英雄》,我平復下激動的心情,寫下這篇文章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上學的時候,受限于時代,又是經濟不甚發達的小地方,娛樂活動比較貧乏, 于是看書對我而言,便成為了最為愜意的消遣,而武俠小說,則是最為甜蜜的消遣。

從金庸到古龍,再到梁羽生,一個個奇妙瑰麗的武俠世界,在我的心頭竄升起一座座高山,在那座山上,有花開四季,有鳥聲渺渺,有俠客披荊斬棘,自然也有江湖兒女江湖老的無限惆悵。

在武俠微末的年代,我看到了這部《說英雄誰是英雄》。連看6集之后,我平復下略顯激動的心情,寫下了這篇文章,只作為那個江湖俠客夢的小小紀念。

第一、滄海一聲笑

「快慢訣,攬六分江山,扁舟四海,神龍低首,驍然波瀾驚,青衫磊落,童叟無欺,劍膽照無邪,生死十三限,血河應笑看。」

夜晚,篝火,梅花樹。

一人、一馬、一把劍,循著須發皆白的說書人的愔愔唱調緩緩走來,來人抬起頭來,年輕俊朗的面龐之上,是青色未祛的胡須。

細細看來,竟是掩不住的滄桑和疲憊。

還未等說書人開口,疲憊的年輕人開口便說道: 「你唱詞里的人,有的是我的故人,有的是我的敵人,他們如今都化作了飛灰。」

說書人指向年輕人背負的匣子:

「你那匣子里,放的是故人,還是敵人?」

年輕人語帶誠懇地回答說:

「是對我最重要的人,我走了很多路,想找一個安靜的地方,把匣子埋起來。」

「風霜越千里,萬山尋骨地」。

「青峰山下雪,白須園中人」。

此地,此時,此輪明月,正是那說不盡道不完的「說英雄」。

老實說,在武俠小說和影視劇已經沒落的今天,當我看到這部《說英雄誰是英雄》的開篇時,我是感到有些小小的驚艷的。

不為別的,只是感覺。

說書人,篝火,梅花樹,厭倦江湖的江湖人,讓我想到了黃霑曾為徐克的電影《笑傲江湖》所做的那首著名的《滄海一聲笑》。

黃霑大才,以中國傳統的五聲音階「宮、商、角、徵、羽」的五音排序,演化成江湖兒女的無限豪情,再參考毛主席的詞《沁園春▪雪》,終于成為武俠黃金時代最能代表江湖俠義情仇的不二之作。

一劍挽公道,一刀留相思,風雨人依舊,天涯何時還。

第二、溫瑞安名作改編在經過還珠樓主的時代之后,新武俠文學迎來了四大宗師的時代,這四人分別為金庸、古龍、梁羽生和溫瑞安。

誠然,相較于金庸和古龍,溫瑞安的名氣略小,但是喜歡武俠小說的朋友一定對于這個名字不會陌生,武 俠電影宗師級別的導演張徹曾經這樣夸贊他:

「溫瑞安對英雄俠義、男兒熱血的處理,是年輕一輩小說家里最出色的。」

他的人生經歷,也頗為傳奇。

溫瑞安的父親溫偉民曾經是葉劍英的部下,之后因為各種原因定居于馬來西亞,小時候的溫瑞安,經歷了馬來人、華人、以及印度人爭取獨立的動蕩。

此時的馬來西亞,課堂上是嚴禁教授中文的。

幸運的是,父親的言傳身教,讓溫瑞安對于中文,已經能相當熟練地運用,不止于說,也非常習慣于寫,真正讓他走上武俠小說作家這條道路的,是他的兩大愛好,一是表達,二是對于武術的酷愛。

溫偉民曾是軍人,擅長洪拳,溫瑞安不僅完美地繼承了父親的衣缽,而且對于北派短打、譚腿等功夫,此外還兼修了楊家拳和少林虎鶴雙形拳。

溫瑞安從16歲就開始發表小說,輾轉于馬來西亞、台灣、香港和內地,發表的字數將近兩千萬字,最為知名的作品,就是《四大名捕》系列,以及這部《說英雄》系列。

在1996年的《天下無敵》之后,溫瑞安再也沒有一本新作品問世。

他曾在多年后的一次采訪中說道,自己這些年其實一直筆耕不輟,只是已經沒有了發表小說的各種報刊雜志,意味著,在溫瑞安這一代人的眼中,他們的新作品,已經再也沒有當初的市場和舞臺。

聽起來殘酷,但武俠小說和影視劇的沒落,已是不爭的事實。

這部《說英雄誰是英雄》改編自溫瑞安的同名小說,也是這個IP的首次影視化改編,僅就前幾集看來,我對于這部小說的改編,還是相當滿意的。

第三、年輕人的快意江湖對于很多年紀稍長一些的觀眾來說,很可能對于曾舜晞這個名字不甚了解,他曾經是尚雯婕旗下的藝人,至今還未滿26歲。

作為練習生出道的他,雖然在《擇天記》《帶著爸爸去留學》等影視劇中出演過角色,但是作為演藝圈新人的曾舜晞,直到出演了《終極筆記》中的吳邪之后,才成功出圈,巧的是,本劇的另外一位主演劉宇寧,也在該劇中出演了「黑瞎子」一角。

年輕的曾舜晞是有少年感的。

王小石純直、良善,在他身上既沒有白愁飛的手段,也沒有蘇夢枕執掌大權的孤寒,他只是一顆平凡的小石頭,做喜歡的事,既不是英雄,更不是梟雄。

甚至覺得自己無愧于心時,哪怕當當狗熊也是無妨。

正是這樣的少年感,讓曾舜晞駕馭起王小石來,不知道可曾想起自己曾經飾演的吳邪,一樣的天真純良,為朋友兩肋插刀,如同冬日的太陽一般溫暖,直抵人心。

這是劉宇寧的第二部古裝戲。

身高不俗的他,一襲白衣,長身玉立,衣袂飄飄之時,比誰都更像是一個江湖的任俠。

但他偏偏身藏萬千欲望。

白愁飛曾與王小石、溫柔一同趕赴京城,也曾經拔刀相助素不相識的雷純,也曾與失意的王小石一起在京城叫賣字畫,也一起與病重的蘇夢枕,撐起了那座搖搖欲墜的金風細雨樓。

也正因為如此,他的背叛方才顯得格外猙獰。

蘇夢枕,是真苦。

陳楚河的父親,曾是威震江湖的台灣竹聯幫的精神領袖陳啟禮,但是一歲的時候,父母就已經離異,他和爺爺奶奶一起長大。

后來父親去世,陳楚河簽字放棄了遺產繼承權。

蘇夢枕,在襁褓中就受了重傷,從此一生身體羸弱多病,卻在武道之上頗有成就,但他最為值得驕傲的,卻是一個千秋家國夢。

十年飲冰,難涼熱血。

蘇夢枕的生命是短暫的,但他卻只為心中的道義和擔當所活。

一個孤膽的英豪。

楊超越以「火箭少女」的身份出道,年輕卻性格頗受人喜歡,更是被人稱之為「錦鯉」,在《理想之城》中,她就飾演了一個年輕單純的前臺小姑娘杜鵑。

劇中的溫柔,外號「小寒山燕」,父親頗有權勢,她任性、刁蠻,卻心地善良。

如此嬌俏少女的形象,再適合楊超越不過了。

寫在最后:

我知道,對于武俠來說,故事固然重要,打斗動作的設計,也是重中之重,旋轉、凹造型、空氣互抓,讓新版《天龍八部》和《雪中悍刀行》一度成為了群嘲的對象,幸運的是,我在這部《說英雄》中,最起碼看到了些許誠意。

武俠的故事或許已經離現在的我們漸漸遠去,但那些帶給我們曾經美好的記憶,以及綺麗的幻想,不該被抹去。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