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風起洛陽》武思月的這個問題,令逍遙子自知被欺騙,武攸決有問題

《風起洛陽》武思月的這個問題,令逍遙子自知被欺騙,武攸決有問題
2021/12/14
2021/12/14

《風起洛陽》中宋茜飾演的武思月不是找過逍遙子嘛,逍遙子看似瘋瘋癲癲,不過他的每一句話都是關鍵線索,而給我們勾勒出了春秋道的全盤計畫,逍遙子自知被騙了,而武攸決這一人物必然有問題。

首先,我們看一下,宋茜飾演的武思月去審問逍遙子的時候,小燕子的第一句話是,「第二十七,還是個小娘子」。

逍遙子此舉意味著,在武思月之前,出現過26個人,或者說有人出現了26次,五年間對逍遙子進行了多年的拷問,但是武思月是第一次出現在逍遙子面前,又是一個女子,所以逍遙子說有趣。

而當武思月是自己是內衛月華君的時候,逍遙子充滿了鄙視的神情,「妖後當道,女子竟然可以當內衛」。

這裡我們可以得知,逍遙子創建的春秋道,目的就是刺殺聖人,而且通過逍遙子的言談,可以令我們得知,春秋道最早的計畫是讓江山重歸李氏。

因為逍遙子說過,「芝蘭玉樹深受委賤之辱」,芝蘭玉樹代表著名門望族,受何人之辱,是「卑賤雜草」,指的就是聖人以及武氏集團。

因此,曾經的李氏宗室成員在逍遙子眼中是屬于芝蘭玉樹的。

那麼這就有另外一個問題,既然如此,5年前,逍遙子還沒有被抓的時候,依然掌控著春秋道的時候,太子為何在神都郊外遭遇刺殺?逍遙子是想要讓皇權重歸李氏的,就不該派人刺殺太子了啊。

看到這裡我好想大致了解了春秋道5年前遭遇的變故。

《風起洛陽》中宋茜飾演的武思月不是嘲諷過逍遙子,說他已經淪為階下囚,何來神道大業,可是逍遙子雲淡風輕地說教起來了,告訴武思月,你們的井底之蛙,他所建立的春秋道,要追求的神道大業是武思月她們不了解的。

同時在逍遙子的言語中,我們可以得知,他自認春秋道的計畫依然在穩步推進,雖然自己被困在內衛密牢,可是蟄伏起來的春秋道,每天都在實施著自己的計畫。

可是當宋茜飾演的武思月,問及手拿銅手戟的人是誰時,逍遙子沒了之前的冷靜沉穩,他開始大吼,說這個人不可能還活著,之後逍遙子就開始變得瘋瘋癲癲了,說話沒有了邏輯。

個人猜測,5年前,春秋道內部發生了派系分裂,《風起洛陽》的故事背景之一就是武慎行和太子之間的奪權之爭,而且是越發愈演愈烈,就算太子再不想爭權,他也明白一件事,那就是武慎行如果登上皇位,那麼不僅是自己,哪怕整個李唐宗室也難逃一劫。

相比之下,逍遙子傾向于刺殺聖人,把皇權歸于李氏,而春秋道也有人傾向于支持武氏。

所以5年前,支持武氏的人對太子下了殺手,逍遙子見狀開始清洗內部的派系,而在這一時期,宋涼和春秋道內部不支持逍遙子的派系聯合,把逍遙子一派清洗乾淨了,可是逍遙子還以為,自己清洗了對方的勢力,春秋道還是自己當初建立的春秋道。

被關在內衛密牢的逍遙子一直認為,春秋道在按著他指定的方向發展,所以他個人的境遇,他自己也是一點都在乎,逍遙子在乎的只有他是神道大業。

可是《風起洛陽》中宋茜飾演的武思月在問及銅手戟殺手的時候,逍遙子直接瘋了,說這個人不可能活著。

也就是說,此刻,逍遙子知道自己被騙,當初他以為自己已經清除掉了反對自己的實力,他自己不是說了嘛,我要的歸藏鳳不是他們要的歸藏鳳,春秋道內部的派系的目的是不同的。

5年前,逍遙子被欺騙了,就像是十六夜死而復生一樣,他以為自己清理到了內部的反對實力,可實際上人家活的好好的,想到這裡,逍遙子當然會瘋狂了,因為他明白,自己的春秋道已經變質了,被反對自己的實力所掌控了。

同時還有一點,《風起洛陽》中武攸決身份有問題,因為逍遙子在內衛密牢,武攸決想見逍遙子太容易了,而且逍遙子不是也說了嘛,這些年是有人來過26次的,這個人應該就是武攸決。

武攸決要麼是實際掌握春秋道的人,要麼就是給春秋道的幕後老大套取有用的消息,畢竟逍遙子是原來春秋道的領袖,想要完整掌控春秋道,還需要逍遙子的支援,所以武攸決需要在5年間,經常見逍遙子,從逍遙子那裡得到足夠多的資訊,來讓春秋道實現重新的勢力洗牌,變成如今的春秋道。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