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中悍刀行》徐鳳年機關算盡大鬧盧家,環環相扣,卻犯了一個錯

徐鳳年的江湖之行,也可以叫做「惹禍」之行,為的是成為「孤王」,爭得北椋的世襲罔替。

青州之行的下一站便是江南,徐鳳年要去看自己的大姐徐脂虎,但在徐驍的計畫裡,他是去分解和盧家的「友好」的。

來到江南之後,劇情十分精彩,徐鳳年看不上徐驍為自己謀劃的充滿「犧牲」的道路,決定自己開闢新路,為此不惜機關算盡大鬧盧家,計畫環環相扣,卻犯了一個的錯誤。

一、當街拖死劉黎廷

還未進盧家的大門,徐鳳年一行人剛入江南,就聽到了關于大姐徐脂虎的風言風語,說她敗壞家風,勾引才子劉黎廷,沒臉沒皮。

徐鳳年從小敬重喜歡大姐徐脂虎,也相信徐脂虎的為人,知道其中定有誤會,帶上舒羞就殺到江心郡,找到傳聞中的「男主角」劉黎廷,通過演戲套路出事情的真相。

得知是劉黎廷鬼迷心竅,為了謀求功名,得到京城的人的指導,故意勾引糾纏徐脂虎,並在被自己的娘子撞見時,反咬一口,把髒水都潑到徐脂虎身上。

徐鳳年看到這登徒子如此陷害自己的大姐,內心悲憤,直接將劉黎廷五花大綁,拖在馬後,當街拖行,並大肆宣揚, 「我就是北椋世子徐鳳年,把這個名字給我記好了,你要殺人人要殺你,這就是天理公道。」

將飛揚跋扈的公子哥形象扮演得相當到位,被當街拖行馬後的劉黎廷非常不爭氣地死了。

此事一出文壇震驚,江南學子聯名上書彈劾,這是徐驍喜聞樂見的。要想爭得世襲罔替,北椋必須是一座「孤島」,北椋王也只能是「孤王」,徐鳳年何嘗不出。

當街拖死劉黎廷,為大姐徐脂虎出氣是真,故意鬧事也是真,這是徐鳳年計畫的伊始。

二、安排刺客伏擊,身負重傷,順利住進了盧府

在京城人的安排下,劉黎廷的勾引糾纏,敗壞了徐脂虎的名聲,盧家人是讀書人,豈能容下這種敗壞門風的事情?

在府裡苛待徐脂虎,徐脂虎的娘家人來了故意攔門不入。盧家和徐家的不對付,是離陽皇帝喜聞樂見的事情,他恨不得徐家和盧家就此反目成仇。

盧家在江南是文壇大家,家中有人在朝廷做官,官至尚書,如今和徐家結為兒女親家,若聯手幫助北椋,豈不是強強聯合?離陽皇室恐怕只會愈發忌憚。

本來就不想和徐家走得很近招致皇帝忌憚的盧家,眼看著徐鳳年不知死活地當街拖死了劉黎廷,內心暗喜,此時只要獨善其身,讓徐鳳年一個人去面對江南文壇的譴責就行了。

按理說,徐鳳年當街拖死劉黎廷,飛揚跋扈草菅人命,盧家早該將他趕出府外,也算遂了皇帝的意思,和徐家對著幹。

徐鳳年卻偏偏不讓他們如願,來了一招釜底抽薪,以身犯險,剛到盧家大門就故意安排了刺客伏擊,他後背被擊中,血濺當場,人直接暈了過去。

徐鳳年只受了一點皮外傷,但他的目的達到了,用徐脂虎的話來說就是「這傷來得及時」,順利住進了盧家。

徐鳳年這一傷,把盧家上上下下驚著了,如意算盤打不響了。這種情況下,盧家只能小心翼翼地護著徐鳳年,不敢讓徐鳳年真的出什麼事,可不能讓徐驍和北椋覺得是盧家下的殺手。

這樣一來,盧家和北椋就走得太近了,在京城那邊,恐怕說不過去。

徐鳳年為何要和徐驍反著幹?為何不想和盧家鬧翻? 原因只有一個:徐脂虎還在盧家。

在徐驍的計畫中,所有人都是鋪路的石子,所有人都是爭世襲罔替的犧牲品,徐鳳年不答應,所以不打算聽徐驍的。

徐鳳年深知自己和盧家鬧翻實屬易事,他們又不能殺了他洩憤,可是他走了之後徐脂虎怎麼辦?盧家怎麼待她?徐驍狠心,可以不考慮徐脂虎的處境,但是徐鳳年不忍。

「姐,你跟我走。」

徐鳳年大鬧江南,他不怕撕破臉,也不需要去親近盧家,只求徐脂虎和自己一起離開。

三、王霸之辯,與江南文人結怨

為了洗白姐姐的名聲,徐鳳年當街殺害了劉黎廷,後來又故意受傷住進了盧家。如今,局勢非常難看,徐家和盧家交好,如何讓京城大殿裡的人放心?

在盧家養傷的這幾天,徐鳳年一直在等待時機,等待和江南文人鬧翻的時機,而薑泥和魚幼薇就是關鍵轉捩點。

明知西楚和盧家不共戴天,徐鳳年先是安排薑泥和魚幼薇入住盧府,在兩人的身份被懷疑之際,又將兩人緊急轉移。這不轉移還好,一轉移就側面證明瞭「有問題」。

其實,這也是徐鳳年計畫中的一部分,為的就是逼盧白頡出手。 盧白頡為了找到西楚的這兩個人,不好自己出面大動干戈,便找到了劉黎廷的夫人那裡。

丈夫被當街拖死,劉黎廷的夫人狀告衙門卻無人敢審理,將事情原委送到皇宮裡的皇妃後臺那裡,卻被告知皇妃已經被打入冷宮。正愁呢,盧白頡就找上門來了。

盧白頡假借劉黎廷的妻子之手,借機來核實薑泥和魚幼薇的真實身份,好報「國仇」。

于是,在劉黎廷夫人的組織下,一場主題為「王霸之辨」的清談辯難如期而至,江南名士都會出席。

專門來闖禍的徐鳳年,當然不會錯過此次「吵架」大鬧的機會,以此來達到觸怒江南文人的目的。

寫在最後:

江南一行和青州之行一樣有驚無險,徐鳳年不走徐驍鋪設好的道路,而是用內心的信念和善良,走出了更加美好的新路。

在江南,徐鳳年算無遺策,計畫環環相扣,鬧這麼大就是為了和盧家反目成仇,以爭得世襲罔替。但他比徐驍貪心,想要沒有犧牲的成功,他還想帶走姐姐徐脂虎,可惜徐脂虎不肯離開。

每次徐鳳年叫她跟自己一起離開,她就會說,「我必須留下。等你接掌北椋,就來接姐回家。」

徐脂虎自從嫁入盧家,就已經知道自己是鋪路的石子了。她為了北椋,為了弟弟,她自願充當這枚棄子, 「只要守住世襲罔替,你就可以名正言順地接手北椋。」

「一切要為了大局著想。」徐脂虎一生都是為這句話而活,徐鳳年不忍心做的事,只能她來做。

為了大局就活該讓別人受委屈嗎?青州的王林泉一家,現在自己的姐姐,都成了徐驍為他鋪路的棋子。這是徐鳳年最不願意看到的,這樣的大局他寧願不要。

在這條「新路」裡,徐鳳年想到了一切,想到了姐姐的處境,想到了姐姐的犧牲,唯獨想不到姐姐是「自願」的。 他本來可以走徐驍安排好的道路,但因為內心的善良和不忍,他繞了一大圈,最終還是殊途同歸。

他還是沒能帶走姐姐。

善,大概是徐鳳年一生中最大的「錯」。 因為善良,他沒有徐驍那麼狠心;因為善良,他沒有徐驍那麼瀟灑;因為善良,他通常要多繞路才能達到目的。

但也正是因為這份來自心底的善意,讓他成為了不一樣的「北椋王」。

你如何看待徐鳳年的這種「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