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試天下》豐莒與豐息正面交鋒,慘敗,還為自己埋下隱患

豐莒開始正式上場了,以前他一直躲在百里氏的后面,如今他站了出來,站到了百里氏的前面,當然了他依然是利用百里氏做擋箭牌,以前是百里氏設局,他站在后面享受成果,如今是他自己設局,讓百里氏入局背鍋擋在前面。

他真是百里氏的好兒子,學到了百里氏的精髓。

豐息反擊,百里氏被關

從豐息病好,百里氏從寺廟回來后,百里氏就對豐息窮追猛打,不死不休,不管豐息做什麼,百里氏都橫插一腳,給豐息添堵。

一次又一次,整整算計了豐息三次,處處想要置他于死地,泥人還有三分泥性,何況是豐息這麼聰明的人,怎麼可能處處受制于人,他決定要反擊。

他從太陰老人那里拿到了輿圖上交給雍王,然后又利用東朝的使臣來雍王室傳遞圣旨,祭拜倚歌公主。

倚歌公主是豐息的娘親,死后沒有放置在太廟,也不曾有人祭奠過,豐息通過這次機會,讓雍王為倚歌公主正名,羞辱百里氏。

百里氏一直不認可倚歌,不喜歡倚歌,可是當著大臣的面,當著東朝使臣的面,她想要逃避,雍王也不會給她這個機會,于是她只能硬著頭皮,跪在倚歌面前。

天空閃電雷鳴,百里氏看著倚歌公主想到了自己曾經受過的委屈,想到這麼多年來,倚歌公主對她的壓制,她害怕了,丟了祭祀用的杯子。

百里氏這20多年來偽裝的樣子,再次在大臣面前撕裂開了,不過是個布販之女,沒有什麼大局觀念,非常的小家子氣,不管如何偽裝,始終偽裝不了自己的性格。

當著東朝使臣的面,攪合了祭拜之禮,讓雍王非常生氣,不管百里氏如何狡辯,雍王都沒有松口,最后懲罰了百里氏,關了20多天禁閉,還讓她為倚歌公主抄經祈福。

雍王真的是個好丈夫,明知百里氏恨倚歌,他卻讓她為倚歌抄經,這是為了提醒百里氏的恨意,加深她對豐息的仇恨,繼續壓制豐息的風頭。

不得不說,這一家子,沒有一個是正常人,都是表里不一的人。

百里氏每次設局,最后都被豐息破解了,還讓雍王查到了幕后主使百里氏,讓雍王對百里氏一天比一天失望。

豐息只是稍稍動動腦子,借用他人之手,就讓百里氏潰不成軍,還讓雍王找不到痕跡,只能懲罰百里氏。

兩個人的能力,完全沒有可比性,百里氏根本不是豐息的對手,她就像個挑梁小丑一樣,在豐息面前無所遁形,還自認為自己很牛。

豐莒設計,國舅爺入局

百里氏逼著豐萇娶戚澄,戚國公的女兒,豐萇害怕百里氏泄露了他癲癇的病,讓人瞧不起他,于是他找到雍王求婚,雍王為了壓制豐息,決定為豐萇請封,賜予他爵位。

豐莒聽到了這件事,心里特別不痛快,他想要登上世子之位,想要成為人上人,想要擺脫百里氏對他的控制,于是他準備設置一局。

他讓自己的貼身侍衛去找國舅爺,說是百里氏的旨意,讓他去尋找豐萇,讓豐萇同意辦一個賞梅宴。

國舅爺以為自己真的是得了百里氏的同意,特別的賣力,可他也不想想,為什麼百里氏不親自找他呢?

百里氏為豐莒親自送的貼身侍衛,為豐莒提供了方便,隨時都可以拉出百里氏背鍋,這算是你算計別人的同時,就要想到你也會被人算計。

豐萇當然不想辦理,但是豐莒給了國舅爺方法,說動了豐萇。

然后豐莒又借用豐萇的名頭,請豐息去相聚,豐息一聽,覺得這個不太像是他大哥的作風,所以要麼是百里氏設局,要麼就是其他人的計謀。

豐息知道,如果自己不去,肯定還有另外的招數等著他,不如就將計就計吧。

澄娘被殺,豐息破局

豐莒以為自己設局,神不知鬼不覺,可他不知道,自己設局漏洞太多。

豐息來到賞梅宴,卻一直見不到豐萇,讓人去找呢,結果對方各種推脫,這一看就是有問題,更不說豐息早就明白其中的關鍵。

下人支走了豐息的貼身侍衛鐘離,然后又給豐息的酒里面下了迷藥,豐息假裝暈倒,等到時機,想要看看這些人到底要做什麼。

另一邊,鐘離被下人帶到了一間屋子被擊暈,等到人走后,他就立馬醒了過來,然后帶著一個假的豐息去釣魚,讓很多人都看到了「豐息」,造成豐息「不在場」的證據。

很快豐莒的人就殺了戚澄,然后帶著人來到了豐息所在的閣樓,豐息一看,就知道這些人想要算計什麼了。

豐莒想要把戚澄的死嫁禍給豐息,破壞豐息和豐萇兩個人的兄弟之情,讓他們兩個人斗得你死我活,然后自己得利。

豐息和豐萇兩個人都得到了君位,只有他一個人,什麼都沒有得到,他不甘心。

豐息一旦殺了戚澄,豐萇不會放過他,戚國公不會放過他,雍王不會放過他,到時候就算豐息不死,他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失去民心,剝脫君位,讓他再也沒有能力覬覦世子之位,而豐萇本就沒有多少野心,那麼世子之位就豐莒莫屬了。

可惜豐莒的算計,太過明顯,讓豐息一下子就想到了關節,在進入梅園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準備。

豐莒慘敗,埋下隱患

豐莒以為自己萬無一失,不僅可以嫁禍豐息,還能為豐萇添堵,還可以讓百里氏背鍋,讓國舅爺出力,結果一個目的也沒有達到,還丟了舅舅。

這件事后,雍王一下子就想到了,這件事要麼是百里氏,要麼是豐莒設局,因為豐萇和豐息出事,只剩豐莒得利了。

豐莒以為自己很聰明,結果真正聰明的人是高高在上的雍王,他早就明白了自家人的算計,只是想要坐山觀虎斗罷了。

戚澄死了,國舅爺瘋了,而豐萇掉下閣樓斷了一條腿,還昏迷不醒,這件事一下子就陷入了僵局。

百里氏找到了豐莒,她問豐莒,這個局到底是誰出的,豐莒當然不會承認,他說這是舅舅出的主意,然后還假裝自己害怕受到牽連,向百里氏求助。

以前只要他示弱,就可以得到百里氏的維護和幫助,可是這一次,百里氏卻猶豫了。

百里氏知道自己弟弟的性格,他根本不可能有這樣的計謀,也不會把自己搭進去,要麼就是弟弟背后有人,要麼就是豐莒撒謊了,她更傾向于豐莒撒謊了,因為她終于問出了自己心里的疑問:他說的是真的嗎?

可見百里氏也開始懷疑豐莒了。

懷疑的種子一旦發揚,在經過偶爾的澆水,施肥,就會長成參天大樹,豐莒以為自己只是設計了豐息一次,算計了百里氏一局,他卻不知道,他這一次為自己未來埋下了隱患,不僅失去了舅舅的支持,還將失去母后的信任。

豐莒可以隱藏自己,可以漁翁得利,就是因為百里氏在前面為他擋刀,如果將來百里氏知道了他的真面目,知道了他的算計,百里王后和百里氏一家以及支持百里氏的人都將不會成為豐莒的助力,不會再幫助他。

看似豐莒利用了一把百里氏,他不知道,這次利用,將為他的未來埋下多大的隱患。

他以為自己很聰明,卻不知道,在皇族之中沉浸了多年,沒有人是笨的,只要找到了蛛絲馬跡,就能順藤摸瓜,想通事情的真相。

豐莒的偽裝,快藏不住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