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榮譽》煙火氣還是瞎胡鬧?看完這五個案子,心情有點復雜

收視率破1,市占率第1,在同檔期同時段同題材都一騎絕塵,更可喜的則是來自觀眾的認可,網友都表示這樣有煙火氣的民警劇太好看了,四個菜鳥民警個性鮮明,成長日常有歡欣有快樂,有緊張有失落,戲骨們飾演的師傅有血有肉,演盡了片警人生的酸甜苦辣。

近期關于警察辦案題材的電視劇不少,比如說臥底劇《暗夜行者》和掀起燒腦風暴的《對決》,與這些同樣優秀的作品相比,《警察榮譽》雖然只是聚焦八里河所小場景,沒有什麼大案子和大英雄,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案子,卻勝在平實凝練,透過豐富多彩的情節,演出了這群小警察的英雄本色。

劇中這些「小」案子是否經得起推敲,到底是真材實料的煙火氣,還是虛張聲勢的瞎胡鬧,《警察榮譽》是不是一部值得追下去的好劇,看完前6集的這五個案子就一目了然,可以做決定了。

第一個案子。高副所和寧理飾演的陳新城帶隊抓人,兩輛車十幾個人嚴陣以待面色凝重,開往嫌疑人所在村舍的路上。此情此景,讓張若昀飾演的新人李大為困惑了,這麼多人就抓一個人?是不是在用牛刀殺雞用力過猛了?抓人的過程中,徐開騁飾演的高才生楊樹也很不理解,怎麼抓了人就跑,對嫌疑人父母是不是太粗暴了,結果他跑回去扶人,被打了兩巴掌不算,還差點引發不可控的局面。

這場戲拍得很緊張也很寫實,在以往的警匪片里面,警察都是大智大勇無所畏懼,這里面卻小心謹慎、戰戰兢兢,一反常態,卻表現出了抓捕行動的真實面貌,抓壞人追求的是成功率,用最穩妥的方式擒獲罪犯,排除任何有可能出現風險的環節,追求的是實用,而不是好看。

李大為辦的下一個案子,仍然在強調這個道理,帶著助手一起去偵查,發現兩個嫌疑人提著箱子要跑路,自作主張就展開二對二的抓捕,受傷立功,卻被師傅和所長輪番斥責。

第三個案子是白鹿飾演的夏潔跟著程浩追小偷,追到胡同里,小偷亮出了刀,按以往的電視劇套路,這個時候程浩肯定要大顯身手,經過精彩的搏斗把小偷按倒在地,然而他卻做出了一個讓所有觀眾都沒想到的舉動,說一聲認錯人了,然后轉身拉走夏潔。

好多人看到這里還以為程浩是什麼戰術,然而期待中的戲碼并沒有發生,他是真的走了,并沒有殺個回馬槍。對方只是一個小偷,兩個警察不敢動手,無論如何都有點說不過去。

第四個讓人意想不到的案子,是夏潔在辦案過程中,看一位打工的大姐帶著孩子挺可憐的,動了惻隱之心,幫她打電話給丈夫帶走孩子,還差點幫兩人傳話。直到最后才知道,原來這位看起來可憐兮兮的女子,竟然就是首犯,好心差點犯大錯。

以上幾個案子其實都在反復營造真實感,大多數時候,辦案并不是影視劇里面表現的那麼懸念迭起,場面火爆,而是一份枯燥而且非常保守的工作,必須嚴格遵守流程,才能實現最大的成功率。

這些富有煙火氣的辦案故事非常耐看,能讓觀眾產生共情,可是《警察榮譽》沒能把這種寫實感貫徹始終,比如說楊樹和師傅老曹接到馬女士報警,下午夫妻吵架丈夫出走不接電話,要他倆連夜去很遠的別墅看看丈夫的汽車在不在。

這麼奇怪且無理的要求,有點常識的話都感覺警察不會幫她找人,如果每對夫婦都這樣,多少警察也是不夠用,可是老曹只是略微的為難了一下,還是答應了她的要求,而且非常認真的去做了。

這個案子一定程度上表現了社區民警的工作性質,每天要面對很多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要應對各種奇奇怪怪的當事人,滿足一些奇葩的要求。老曹應該有辦法應對馬女士,就像李大年之前處理的擾民報警一樣,在合情合理的情況下做出恰當的應對,而不是一味地滿足不合理的要求。

從上述五件案子可以看出,《警察榮耀》的故事整體看來扎實穩健不乏新意,但是也有缺憾和不足,并不是每一個案子都能經得起推敲,整體來說瑕不掩瑜,隨著四位新人不斷進步,在實踐中成長,融入到八里河所的工作中,后續一定有很多精彩的劇情值得期待。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