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家》看懂黃瑩如的三次變臉,才明白她為何能從外室成功上位

黃瑩如是易興華的第三任妻子,從家庭教師到豪門貴婦這條路,她走得如履薄冰。

即便她生育了一兒一女,也做了十幾年的易太太,但還是竭盡所能地扮演著賢良淑德,不為別的,因為易家的接班人未定,而且易興華還特意把三女一兒都召了回來。

雖然易鐘杰是她的親生兒子,也是易家唯一的男丁,但是卻棄商從醫。為此,她不得不重做打算。

黃瑩如著急,雖然她的兒女占了兩個名額,勝算更大。但兒子無心,女兒又太小,而老大易鐘靈名門淑女,典雅文靜,處事干練又機敏。雖然已經外嫁,但現在卻住在娘家幾個月了,依舊沒有走的意思。

老二易鐘玉南洋巨賈外祖撫養,精明能干,又是易興華心中愧疚的女兒,雖然剛回國,但勢頭強勁。

黃瑩如是窮苦出身,沒有人比她更清楚地位和財富帶來的快感,她不可能袖手旁觀好,更不舍得嘴邊的肥肉被別人搶走。

但她一個外室上位的夫人,主要就是依仗易興華的偏愛,說話做事哪能由著心性來,只能暗地里一遍遍籌謀。

由簡到奢易,由奢到簡難。黃瑩如怎麼可能甘心,尤其是她那三次變臉,更是野心昭昭。

教唆兒子,爭奪家產。

易興華為了從四個兒女中選擇合適的接班人,思索了很久。

原著中易鐘靈是易興華年輕時一夜荒唐后的產物。她的生母是四馬路上最紅的書寓先生,其身份就是一名高級妓女。

被易老太太抱回來寄養在太太名下,雖然一直得易老太太悉心教導,但卻是四個孩子中最沒有背景的。

雖說丈夫席維安是上海有頭有臉的小軍閥,但祖輩是土匪出身,雖說從席老爺子就開始就靠槍桿子掙家業。但到了席維安這一代,仍舊改不掉一身的匪氣。別說詩禮,就連基本的文墨都不通,更別說懂什麼生意經了。

易鐘玉是繼室周夫人所生,其父親又是做航海生意的,交易遍及多個國家,是真正的生意人。

當初就是看中易興華的能力,才一口氣投資40萬,就連易公館也是周老爺子的產業。這樣比起來,易鐘玉才是真正的易家正經小姐。

剩下的易鐘杰和易鐘秀,一個對生意不感興趣,主動放棄;一個雖然留學美國,對設計感興趣,但性格爛漫,心無城府,是個標準的嬌養小姐。

對于這一切,別說易興華盤算很多遍,黃瑩如內心更是清楚。

她怎麼可能真的任由事情發展,尤其是易鐘玉成了接班人,又加上對她從來都是仇視的態度,肯有可能會不顧臉面,把他們母子三人掃地出門。

雖說大人們的恩怨跟孩子無關,但周夫人卻是因為有黃瑩如的存在,才日漸消瘦撒手人寰的。

而對于易鐘靈她也試探過了,原本以為安排席維安搬過來住易家,小兩口一定會吵架,然后走人,但沒想到卻砸手里了。

不僅易鐘靈沒有要走的意思,而且還得多伺候一座大佛。

雖然易鐘杰已經做了醫生,但黃瑩如還是不死心,又再次試探鐘杰,但鐘杰心意已決,斷然不會經商。

不過,卻提及了劉會長家的女兒,黃瑩如的眼光當時就亮了,趕緊回憶起小時候來家玩的事情,一副「我很熟」的表情,還熱絡地邀請來家做客。

她又打起了婚嫁的主意,對著鐘杰更是喜笑顏開,恨不得立馬敲定婚事,最好能和她一樣有野心,激發鐘杰的勝負欲。

黃瑩如真的算是一名合格的野心家,雖然兒子不給力,但做母親的她卻從未罷休。更關鍵的是能抓住機會,不論是出現了什麼意外,她都能快速反應,分析出讓兒子奪權的有利條件。

假意拒絕,試探丈夫。

當黃瑩如聽到易興華要給鐘秀安排親事后,內心是喜憂參半。但她也不敢打擊易興華的謀劃,但也半真半假地表達了她的意思。

「你為孩子想得這麼周到,我作為母親,當然高興了。你想過沒有,姐姐還沒成親,妹妹先成親成何體統啊?這孩子倒還真是不錯,應該介紹給鐘玉,鐘秀還小,結婚不著急,再等幾年吧?咱這一家人和睦相處,勝過一切啊。你不能對鐘秀太偏心了。」

別小瞧了這幾句話,卻包含了三層意思。

其一是拒絕,以鐘秀小為理由,目的就是讓鐘秀有機會參與到爭權的斗爭中;

其二是表忠心,意思是她無心爭權,別看易興華現在對她一臉溫和,但最狡詐莫過于商人,易興華也存了試探之心,但看誰更能沉得住氣了;

其三是對比,雖說鐘秀最得寵,但若要真論誰最有資格做接班人,一定非鐘玉莫屬。她故意用「偏心」提醒易興華,還刻意說「和睦相處,勝過一切」的話,讓易興華記住鐘玉的傲慢和無禮。

黃瑩如屬于大魚小魚一把抓的人,既怕錯過了好姻緣,好助力,又怕失去繼承掌家權的機會。

更關鍵的是她始終明白自己的依靠是誰,也一直保持著得罪誰也不得罪靠山的態度。

有一個細節是黃瑩如聽完易興華的打算,原本慢條斯理地拆紅線,卻突然之間好像跟紅線有仇一樣,咬牙切齒地加快了手中的動作。

都說了解男人的莫過于枕邊人,對于向來重規矩的易興華,是絕對不可能突然改了性去亂規矩的。

從之前全家人一個都不能少坐在餐桌上吃飯,到現在越過二女兒給三女兒說親,即便易興華夸出花來,黃瑩如內心還是警惕的,她秉著少說少錯,萬事馬屁不穿的選擇回應。

其實,夫妻倆都有一顆七竅玲瓏心,只不過黃瑩如處于劣勢,不敢硬碰硬而已。而易興華也如此,能縱容幾個孩子各顯神通,自然也不會對黃瑩如放松警惕。

說白了,倆人都有試探的意思,尤其是黃瑩如原本遇到好婚事,或開心或感激就行,卻偏偏把鐘玉和鐘秀兩個人拉出來比較,實則就是為了試探易興華的態度。

哄騙女兒相親,做兩手準備。

只不過,黃瑩如在易興華這做完好人,還得哄騙鐘秀。

鐘秀雖是個乖乖女,但留學美國,骨子里最反對的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向往自由戀愛。

黃瑩如不敢直接說是讓鐘秀相親的,只得以詩禮入手。

一邊囑托鐘秀要代表易家招待一個很重要的客人,一邊又親自守著裝扮鐘秀,卸去鐘秀的疑心。

果然鐘秀不僅沒懷疑,還很開心地盛裝打扮,像完成神圣任務一樣,躍躍欲試地出發了,但前一秒還有些欣慰的黃瑩如,在鐘秀剛離開的下一秒就陷入了深思。

這個女兒比起兒子來說,對于爭權更有機會,畢竟在易興華那里是有機會的。關于這點,易興華曾當著大家的面公開表示過,自己會在三個女兒里選擇一個合適的接班人。

但女兒被保護得太好,從沒見過人世間的惡,更不懂的即便是同一個父親的兄弟姐妹,也有互相殘殺的可能。

喜好從來都是隨意擺在臉上,雖然人長得漂亮,有一定優勢。但對于生意場合里的爾虞我詐,并不算什麼,反而有些過于扎眼,容易被當成花瓶。

黃瑩如不得不哄騙女兒相親,唯有雙保險才是真的萬無一失。

可惜,半道上遇車壞從鐘杰口中得知真相后,鐘秀就耍起了大小姐脾氣,直接撂挑子走人了,如果不是唐鳳梧主動出現在鐘秀面前,要不然這場相親就旁落了。

黃瑩如又怎麼不知道強扭的瓜不甜的道理,尤其是沒吃過苦的鐘秀,根本不知道利弊,只知道追求浪漫,也很難成事。

寫在最后

自從黃瑩如以家庭教師身份刻意示好易興華,又幾十年溫言軟語不斷的時候,就下定決心要與易家的財權爭上一二。

但凡事都有利弊,易興華當初只安排黃瑩如做外室,連側室都不敢承諾,一是忌憚當時周夫人娘家的勢力,二是因為她的身份太過卑微,對易興華沒什麼助力。

或許易興華習慣了黃瑩如的伺候,但事關易家未來接班人的事情,卻也一直保持一副清醒,甚至也忌憚她的參與。如若不然,單憑這幾十年的陪伴,大可以直接內定接班人,沒必要搞什麼三女相爭的局面。

很明顯易興華骨子里就是商人,對于取舍的把握更是精準。易興華就是要拉所有的兒女下水,讓易家這一池活水再攪弄起來,不說頭破血流,但至少也得殺出一條血路出來。

能者居之是每個候選人最基本的標準,但畢竟是一家子骨肉,也不能自相殘殺,但商場如戰場,易興華這個父親親自打磨,總比被別人蹂躪強得多。

關于這一點,黃瑩如并不是不知道,但她好不容易改變的命運,怎麼可能就此斷送。更何況她的背后有太多不堪,只一頂外室上位的帽子就能讓她矮三分。

更何況家里還有一個時刻盯著她的管家顧姨,這些曾經的老人,都如一個個沙砳般搓磨著她,無時無刻不壓制著她。

一個毫無根基上位的女人,原本就是被利器包裹著的心機女,每走得一步棋,每說得一句話都關乎生死,爭才是最初的底色。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