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中的6位儒聖,曹長卿排第二,張家聖人隱藏得最深

《雪中悍刀行》中的6位儒聖,曹長卿排第二,張家聖人隱藏得最深
2022/01/04
2022/01/04

物有不平則鳴

在雪中悍刀行的設定裡,一品有四境, 最後一境界就是天象境。天象境的關鍵就是 與天地感應,借天地之力增強自己的戰鬥。

對于儒家來說,更加側重于對天地的感悟, 所以他們入了一品就是天象境,沒有中間的幾個境界。

物有不平則鳴就是天道的感悟,如果心中沒有不平事,怎麼能與天地感應呢?

其他練武之人也一樣, 不過沒有像儒家這麼側重天道感悟。修天道的人,戰鬥多是借助天地力量,而武夫更強調自身的強大,真打起來武夫更強。

書中出現的幾位儒聖,大多都是有不平事,所以才能成功感悟天道,成就儒聖。 比如曹長卿熱心當舔狗三十載,對西楚皇后愛而不得;又比如軒轅敬城綠帽二十年,不惜生命成就儒聖保全妻女。

心系人間八百年的張家聖人

要說雪中悍刀行中哪位儒聖最厲害, 非張家聖人莫屬。三教中人修的都是天道,佛家入一品即為金剛,道家入一品即為指玄,儒家入一品直接到天象。

在三教中,儒家又是最特殊的那個,而儒家成就聖人也是最難的那一個。儒家是三教中受眾最廣的那一個,天下讀書人都可以是儒生。

道教說天地不仁所以要掙脫天道,而儒家不是, 雖然他們追求天道但更心系人間。

真正能夠躋身儒聖的人,不憂自身而憂後世

張扶搖是儒家的祖師爺, 曾率領弟子走遍諸國,號稱天下讀書最多、行路最遠的人。就連書中戰力天花板的呂洞玄都向他請教過學問,而他獨自鎮守人間八百年。

因為他獨佔了儒家八成氣運,所以儒家成聖比較困難。年輕宦官苟活于太安城二百年,吸食離陽龍氣,是為自己。

但是張扶搖卻是為了鎮守人間,就是為了阻止仙人過度干擾人世間。張扶搖有多厲害,這個還不好考究, 張扶搖已經到了口含天憲、言出法隨的地步,一人抵擋鄧太阿和徐鳳年兩大宗師。

畢竟儒家不擅長戰鬥, 所以不能用武力衡量。張扶搖出世找徐鳳年也不過是為了考核他,最終張家聖人化虹 用數百年的書生意氣割斷天人聯繫。

因一人困一國的曹長卿

曹長卿應該是張家聖人之後, 最厲害的一個儒聖了。在曹長卿天象境界的時候,就佔據江湖武評前三。

曹長卿的一生都是為了一個人再活,沒錯這個人就是西楚皇后。只是因為當時的一眼,曹長卿就愛上了她。但她最後成了西楚皇后,曹長卿也只能恪守君臣之禮,黯然離去。

在西楚國滅之後,曹長卿曾三入太安城,兩次殺入皇宮, 就是為了給她報仇。為了給西楚皇后正名, 他一心複國,向天下證明她不是紅顏誤國。

舔狗生涯三十載,最終在西壘壁成聖, 他恨自己成聖太晚,恨自己轉霸道太晚。眾所周知,儒家不善打架,所以成就儒聖的曹長卿並不是最厲害的。

最厲害的是轉霸道後的曹長卿,武力值直接升了一個檔次,就連徐鳳年都說他是四大宗師最強的那個。

最後他發現自己只不過是為了私欲裹挾薑泥複國,他不希望薑泥再經歷自己的痛苦。

于是曹長卿放棄複國, 獨自落子太安城,去為她報仇,最終身隕。

攪動春秋的黃龍士

黃龍士應該算一個謀士,他對成就儒聖並沒有啥興趣。 他就想以天下為局,鼓動春秋國戰,用一時之亂換萬世太平。

黃龍士是春秋翻書之人,知曉一定的未來走向, 所以他能夠在歷史長河中進行修修改改。

因為黃龍士的理念和現代人高度相似,有人說他是穿越者。在書中黃龍士對人間並無太多牽掛,唯一牽掛的就是義女呵呵姑娘。

他的一生就是想下一盤徹底改變天下格局的棋, 目的就是加速社會的發展。在徐鳳年和王仙芝大戰的時候,徐鳳年三教氣運唯獨缺了儒家, 所以黃龍士成就儒聖為其補齊了最後一部分。

最弱儒聖軒轅敬城

軒轅敬城應該是所有儒聖中最窩囊的一個, 他的妻子成了軒轅大磐的雙修鼎爐。讀書二十載,被家族、妻女各種瞧不起,但是他都不在乎,一心只有讀書。

但是家族中的老祖宗竟然想對自己的女兒下手,軒轅敬城忍不下去了。藏拙多年的軒轅敬城,一出手就是玉石俱焚。

那一句「請老祖宗赴死」,當真是把讀書人的書生意氣表現得淋漓盡致。軒轅敬城應該是儒聖中最弱的一個,他是強行用生命提的境界,目的就是與軒轅大磐同歸于盡。

拋妻棄女謝觀應

謝觀應是南宮僕射的父親, 不過這個人確實不是啥好人。謝觀應很有才華, 智謀比肩李義山,但是總想著竊天下氣運,自己成就大業。

南宮僕射的母親是一個身具大氣運的蛟龍,正值化龍之際,謝觀應出手搶奪氣運,對自己的妻子下手。

當初與南宮僕射母親結婚,就是為了她身上的氣運。

奪得氣運後,謝觀應拿了一份,剩下的三股飛向東海、北莽、太安城。 所以南宮僕射才這麼想要進聽潮亭學武,就是為了報仇。

謝觀應是人品最差的儒聖, 最後被鄧太阿追殺千里而死。

最不像儒聖的陳芝豹

陳芝豹這個人外號小人屠,手上沾滿了不少性命,也成就了儒聖。陳芝豹是承接龍樹僧人的氣運,一舉成為儒聖。

陳芝豹應該是最不像儒聖的那一個人, 本來他可以成就武夫地仙,著急竊取了龍樹僧人的氣運, 加上自己又是儒將,所以成就了儒聖。

陳芝豹帶兵打仗主要是指揮,屬于儒將所以才能成為儒聖。

結語

物有不平則鳴,或許是對儒家最真實的寫照,而這多半對應著不好的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