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雪中悍刀行》天下第五曹長卿上線,接走薑泥復辟西楚,一生為紅顏

《雪中悍刀行》天下第五曹長卿上線,接走薑泥復辟西楚,一生為紅顏
2021/12/27
2021/12/27

徐鳳年一行人離開青州以後, 下一個目的地就是江南道。從小最疼愛徐鳳年的大姐就嫁到了江南道盧家,但是剛嫁過去沒多久丈夫就死了。

因為徐脂虎生性豪邁不拘泥于小節,在江南的名聲並不好, 人們都言她克夫,隱喻其[蕩.婦]。

徐鳳年為了給大姐出氣,直接馬踏中門,想著徹底與這些江南士子撕破臉皮, 好讓大姐回北涼。

徐脂虎沒走, 但是薑泥卻被曹長卿接走了。

西楚舊臣曹長卿

曹長卿又名曹官子, 天下風流共有一石,而曹長卿獨佔八鬥。為何稱他為官子呢?因為圍棋分為三個階段,而官子就是最後一個階段,收官定勝負的時候,而他收官無敵何其霸道。

曹長卿應該是書中最風流的人物, 比之昔日劍神李淳罡,瀟灑的桃花劍神也不遑多讓。

文能治國平天下,武能孤身三入太安城,天象境內無敵。在雪中的故事中,不乏大儒, 他們是讀書人的脊樑,但是由儒轉武的卻在少數,其中就有曹長卿。

為情所困,或許是大多數人邁不過去的檻,李淳罡如是,洪洗象如是, 曹長卿何嘗不是

在雪中的故事中,真正能夠不為情所困的 也就剩下王仙芝和鄧太阿了。曹長卿初遇她的時候,只有驚鴻一瞥, 再見時她卻成了西楚皇后。

從此之後,曹長卿只能把自己的心思埋藏在心底, 恪守君臣之禮。可是西楚國滅,一襲白綾讓他陷入無邊的痛楚。

人們都說紅顏誤國,而曹長卿一生想要複國就是為了證明天下都錯了, 他要為她正名。

曹長卿可以說是代表了書中儒家最完美的形象, 「你贏了,但是我曹長卿不覺得自己輸了」。

曹長卿在西壘壁一舉成聖,由王道轉霸道, 只為了那個她。但是一切都晚了,所以 他恨 躋身儒聖太晚,他恨轉霸道太晚。

接走薑泥

「西楚罪臣曹長卿,參見公主殿下」

在江南道,徐鳳年一行人遇到了曹長卿, 而曹長卿此行的目的就是為了帶走薑泥。曹長卿在20年內曾兩次入圍武評前三甲,三次進入太安城,兩次殺入皇宮,無人奈其左右。

但是要真算曹長卿排第幾,大概是第五,呂祖、王仙芝、李淳罡、年輕宦官再然後是曹長卿。

這是小說作者大體給出的排名,但是大家對此也是爭論不已。徐長卿雖然三入太安城,但是他殺不掉離陽皇帝, 因為皇宮內有個超級保鏢就是年輕宦官。活了兩百年,你要問他能活多久, 他會告訴你「與國同齡」,這是離陽最後的底牌。

年輕宦官吸食離陽龍氣, 保離陽國祚綿長。

曹長卿帶走薑泥的時候,李淳罡曾瞬間攀升至巔峰, 但是掉了境界的李淳罡對面是不怕的。

只是輕描淡寫地說了一句 「公主要這些人是生是死」,即使曹長卿登頂武帝城的時候,也是氣定神閑,氣息只輸齊玄幀。

沒有重返巔峰的李淳罡是打不過曹長卿的, 所以沒人能阻擋他帶走薑泥。姜泥和徐鳳年可以說是真正的青梅竹馬,尤其是武當山上徐鳳年的出頭, 就已經讓薑泥這個小姑娘對徐鳳年心生了情愫。

在跟隨徐鳳年二次遊歷的期間,薑泥早已對徐鳳年產生了依賴。徐鳳年不想讓薑泥離開,薑泥也不願意離開, 但是最後徐鳳年還是讓薑泥走了。

薑泥不走,曹長卿就一直跟著, 身在京城的徐驍就得承受離陽皇帝的壓力。擅長收官的曹長卿想帶走薑泥誰也攔不住,他可以逼薑泥走。

李淳罡說讀書人一肚子壞水,曹長卿這麼喜歡下棋的人,帶走一個人還不容易。曹長卿對薑泥 : 若公主嫁入北涼王府,曹長卿即日離去。有些話就是不能說透,說完薑泥臉色蒼白,徐鳳年也是半天憋出一個字「滾」。

當薑泥走的時候,徐鳳年失落得像只落湯雞, 最後他卷起桌上的銅錢和母親的大涼龍雀就追了上去。

大涼龍雀是吳素給未來兒媳的, 而銅錢是這麼些年薑泥的精神寄託。姜泥是西楚亡國公主,這麼些年生活在仇人家中,她的日子是很煎熬的。

幸好有徐鳳年讓她念書換銅錢,才給了她一個精神寄託。雖說造成西楚滅國的是離陽趙氏,但是徐家畢竟是那個劊子手, 所以姜泥和徐鳳年一直不敢正視自己的情感。

在曹長卿說透那些話後,不說廟堂上的阻礙,單是他們心中的檻就很難跨過去, 所以薑泥才願意離開。

孤身一子落太安

其實曹長卿一心複國只是為了向天下證明西楚皇后沒有錯, 而帶著這份私心裹挾了薑泥

沒錯姜泥成了西楚女帝,走上了複國之路。但是曹長卿最後也想通了, 就算複國成功也不再是昔日的西楚,而他也看出薑泥愛上了徐鳳年。

後來曹長卿選擇放棄了複國,沒有了他的西楚,也就成了一席空話。 那一日曹長卿,孤身落子太安城,一人攻城,來了卻這樁恩怨。

如果西楚複國成功了,薑泥就真的和徐鳳年沒法在一起了,為情所困一生的曹長卿不會不知道, 所以他選擇了孤身前去給離陽朝送人頭。

結語

曹長卿的複國就是偏執的,他一生為情所困,不能再讓姜泥步了自己的後塵。複國對于薑泥而言是亡國家恨, 現在她做了,也算是跨越了心中的一道坎。

在西楚再次國破之時,徐鳳年接回薑泥, 這或許是最好的結局。小時候,吳素將薑泥帶到徐鳳年的面前說:那倆小酒窩就是為了不忘掉前世的情人,只為找到心中牽掛的人。

徐驍臨終前說:無論如何都要把薑泥帶回家。 姜泥可以說是徐鳳年父母唯一認定的兒媳婦,而薑泥的前世正是徐鳳年前世最深愛的側妃。

用戶評論